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四章遇见十三阿哥

第四章遇见十三阿哥

    年初二月时份,阿玛跟随四贝勒与康熙帝出巡塞外。

    塞外风景很美,可是看久了才都是同样的景色,就像电视里的大自然神奇的力量的风景介绍节目,青绿的小草,一望无际的原野。

    “好无聊,好无聊!”馨兰拔着地上的草,仰天大喊道。

    她的下巴还是留下一条淡淡的疤痕,幸好疤痕很浅,若不是细看是不会发现的。她只能怪自己倒霉,都过了两个月了,疤痕还在。而她不会骑马,所以来到塞外唯一可做的只有帐篷附近瞎逛,连她唯一认识的阿玛和四贝勒都不见了踪影。凭她不合时代的眼界,也无法分出各人的官位,只好现下她每日和小桃红你眼看我眼的,那还不如留在家里来得舒服。

    “格格,要不奴才去拿些糕点来。”

    “别,我又不是要在这里长坐。”馨兰拉住小桃红的手,阻止她离开。本来这里已是落寞了,连小桃红也走开那就更没人气了,馨兰扁着嘴站起来,无聊的踢着草地。

    看着格格是无聊到了极点,小桃红忽而想了一件事“奴才记着带了个毽子来的,格格要不要踢毽子。”

    “哎,那你不早拿出来。”

    待那小玩意儿从小桃红手上拿出,馨兰顿时两眼发光,想不到这平常的玩意竟然在这一刻显得重要,区区一个毽子就能解闷了诶。想她董馨兰玩毽子可是一绝活,踢高转身踢向后踢完全没难度哈哈。

    那是看得小桃红呆了眼,自家的格格啥时候变那么厉害了。“格格很厉害呀”小桃红兴奋的说道。

    馨兰回眸一笑,将毽子踢得老高老高的,而后又稳稳接住。来回踢了几回,馨兰是有些偏离了方向,她开始尝试着更难的招式。这下更是看得小桃红瞪大了眼,给足了掌声。

    “我是挺厉害的。”馨兰兴奋的说道。

    小桃红见格格有了精神,算是舒了个心。“奴才还是去那些糕点来吧。”

    “嗯,快点回来噢。”

    馨兰的心思都到毽子上了,也随着小桃红去打点,可谁料,紧接着一个用力的,不小心把毽子给踢远了。馨兰跑着过去拣回毽子,却被一少年先为拾起。

    “给你。”少年说道。

    馨兰看着他,要如何说明呢?样子长得清秀,眼神却显得有些老练的少年。

    “谢谢,要一起玩吗?”馨兰弯起嘴角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问道。

    “不了。”少年摇头,转身离开。

    “诶,你现在有事要做吗?那等你有空我可不可以找你玩,你在哪个帐篷?”馨兰急切的问道,可好不容易遇到个年纪相仿的人呢。

    “你不知道我是谁?”少年疑惑道。

    “不知道。”馨兰摇摇头,又说道“我是第一次跟阿玛来这里的。”

    “难怪。”少年点头。

    “在这里都没人和我玩的。”馨兰低头有些伤怀的说道。

    少年瞥了她一眼,良久才说道“待会我随四哥去骑射,若你愿意,可以一同跟上。”

    “我不会骑马呀。”馨兰把玩着手上的毽子,悻悻然的说道。

    “那不成。”少年摇头。

    见少年似乎失了兴致,馨兰脑袋瓜子是瞬间灵光一闪,哀求着摇晃着他的手“那你载我不就成了。”

    “我为何要载你,不会骑马就留在这等我们回来。”

    “我不要!这里什么也没有。”馨兰想到了个法子 “不然我们比赛跑步,如果我赢了,你就带上我!”

    少年抿嘴一笑“与我比跑步?好,绕着前方的树返回这算终点,我让你半圈。”

    说罢,馨兰立马脱下旗鞋,随意的将它放在一旁的草地上,等了一会儿,趁着少年不太注意的空档,忽而对着天空大喊一声“开始。”

    这下馨兰就和少年拉开了不少距离,可当少年发力起步之后,距离便逐渐缩小。馨兰可专注的在眼角尾看着少年的身影,没有留意到大树之下有些尖锐的小石子。等她兴奋的踩在小石子上面,已是为时已晚,倒是疼得她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哎呦喂的喊着疼。

    “喂,你坐着别动。”少年上前,稳住了馨兰,瞧了瞧她脚上的伤口。

    馨兰此刻眼含泪光,扁着嘴伤心的说道“这下真的哪也别想去了。”

    少年没有迟疑,蹲下来说道“我背你去找太医。”

    “那我还能跟你们去玩么。”馨兰爬上他的背,顺着刚才跑过来的地方说道“还有我的鞋子。”

    少年挽着馨兰的鞋子,背着她到另外一头太医的蓬子里,倒是一路上无视掉多少差异的眼神,可是这背后火辣辣的视线都快要射穿馨兰的身体了。

    馨兰拉拉少年的辫子说道“你是谁呀,他们都在看你呢。”

    “胤祥,爱新觉罗-胤祥。”少年着实的回答道。

    就如她这位不懂历史的痴人都知道爱新觉罗这个姓氏可是可是皇帝的名号啊,馨兰尴尬的放下把玩着的胤祥脑勺的辫子,弱弱问道“四贝勒是你亲戚哦。”

    “他是我兄长,我排位十三。”

    “噢噢。”

    馨兰那是一阵的沉默阿,好吧,她承认先下她心中是一阵的狂乱,阿哥背过她耶,那那那那她刚才的举动是不是很无礼。要是待会他一个不高兴,把自己和阿玛怎么怎么样的那不就惨了。越想,馨兰变越僵在他背上,动也不敢动。

    “怎么突然不说话呢,你叫什么名。”

    “我叫馨兰”馨兰回答道,可这时候她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诶,十三阿哥,你知道你那些兄长的之中有没有个叫弘历的。”

    “并无,你问来干嘛。”

    “没什么,可能是馨兰这笨脑袋记错了些事情。”

    难道下一任皇帝不是弘历?馨兰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不久以后,从太医的帐篷内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叫声,太医正在为馨兰清理伤口。她有非常严重的怀疑到底这位老爷爷在她脚上撒了些什么药,竟然会如此刺痛!

    闻讯赶来的老爷子是流了一额头的汗“你这孩子,还真要留个神。”

    馨兰痛得是红了眼,抓着阿玛耍赖了“阿玛,我脚上那是什么药,疼死我了。”

    “哎,肯定是让伤口愈合的药,不痛不痛。”老爷子耐心的拍拍馨兰的额头。

    老爷子擦了个汗,转头对十三阿哥说道“奴才谢过十三阿哥,要不是小女胡闹,也不会耽误了十三阿哥的时间。”

    “无妨,我先下便去与四哥会合。”胤祥起身,对坐在榻上的馨兰说道“若你明日好点了,我骑马载你。”

    “当真?!”馨兰双手紧握,兴奋的问道。

    “嗯。”胤祥别过头,他发现自己无法直视这双过于水灵的眼睛。

    “那我们约定了噢。”馨兰突然觉得这位阿哥是可以交得到的朋友,因为她有些讶异,想不到阿哥的脾气并不坏,并没有她想象之中的高傲,倒是挺平易近人的。

    刚刚赶到的小桃红同样是一额头的汗,也没离开多久,她的格格又是受伤了。

    看见馨兰的脚缠了厚厚的纱布,瞬间变了脸似的,对馨兰说道“格格!”

    “我真的是不小心。”馨兰夸张的做了个哀嚎的表情,求救的看向胤祥,结果发现他早没了人影。

    这下可惨了,在之后的几天里小桃红是日夜跟随,寸步不离,她真想颁个最佳奴才奖给小桃红。如是者,她足足带帐篷里呆了好几个日夜,来让脚上的伤口愈合。可是馨兰开始不安分,她破着脚在帐篷内左右乱动,趁着小桃红被叫唤着出去,馨兰也单脚跳到帐篷门边,撩开幕帘欣赏着外面的景色。

    她想,十三阿哥会不会骑着白马而来,然后跟她说“我们走。”馨兰轻笑,那是因为她想起了一句话,骑着白马而来的未必是白马王子,而是唐僧。

    而在这刻,她忽而看见不远处四贝勒骑着马经过,馨兰兴奋挥手道“四贝勒~”

    四贝勒闻声转来,见是馨兰在挥着手也就微微点头,依旧是策马离开了。倒是跟在一侧的十三阿哥骑马过了来。

    不是白马,是深棕色的马,馨兰笑着。

    “十三阿哥吉祥,十三阿哥这是要去哪里阿?”

    “四哥要教我射箭。”

    “哇,牛!”馨兰看着他背后挂着的弓箭,心中是感叹着,真牛。还没等胤祥反应过来,馨兰又像只小蜜蜂一样扒在他的马边边上,说道“那我能不能跟去,我脚好了,你看你看。”

    馨兰单脚蹦跳了几下,哀求的看着胤祥。

    “你别乱跳了。”胤祥倒是被她那样子给有些逗乐了。

    见胤祥有些动容了,馨兰更是卖力的在原地转着圈圈,直到她头晕眼花分不清方向的跌坐在地上。“哎,我头都晕了。”

    胤祥下马,扶起馨兰说道“知道还一直转,诶,我扶你上马。”

    这是馨兰第一次骑马,额,其实也不算她骑马,她只是个乘客,可是当马在跑,身边的风呼呼而过,馨兰的心情竟然会有种得到释放的感觉,那是奔向自由的感动。

    “你看,四贝勒跑到很前去了,我们追他。”馨兰兴奋的转过头,拉着胤祥的衣服。

    “追不上。”胤祥摇头,又补了一句“不过值得尝试,抓稳了。”

    馨兰还有些害怕的抓紧了他的衣服,随着马鞭的落下,马儿明显的加快了奔跑的速度,身边的景物也快速略过眼睛,她从来不知道这样的才是真正塞外的风景,那是不加以修饰的自然的力量与妹,策马奔腾在这片宽广的草原里,远远比她想象之中来得宏伟些。

    “塞外的风光真的很美!”馨兰逆着风,大声说道。

    她仰起头,发现先胤祥正专心的策马追赶着四贝勒,而四贝勒仿佛也发现了馨兰正在追赶着,竟然加快了马速来个不公平的竞赛。这场比赛的  结果已经很显然,所以当馨兰他们赶到终点时,四贝勒早已下马在抚弄着他手中的弓箭了。

    胤祥将馨兰扶了下马,又自个儿的去将马圈好,仿佛从来没有过刚才那场激烈的比赛。

    “四贝勒吉祥。”馨兰正规的向四贝勒行了礼。

    “你也跟来了。”他瞧了馨兰一眼,别无他意。

    馨兰暗自的扁了嘴,这四贝勒怎么变得这么沉,和那时候遇上的不一样,一靠近他仿佛自个儿就失了分量。见胤祥走了过来,馨兰坡着脚也要马上躲回到他身后。

    “四哥。”

    “十三弟,下次四哥送你一匹好马。”

    原来四贝勒的表情也是要对象的,看他和十三阿哥的互动仿佛关系极为密切,他在此刻表现得如同一位真正的大哥,他教十三阿哥射箭,他辅导着十三阿哥的动作,明明就不是同一个母亲,馨兰轻笑着,古人的感情真是奇怪。

    就如她,大概永远也无法面对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现在这样,也没有办法再回去那个家了吧。

    “十三阿哥加油。”馨兰挥挥手,看着正在专注学习的胤祥。

    阳光明媚,甚是风景如画。

    馨兰脱掉了马蹄鞋,坐在草地上摘了身边几朵野花环成了手环,戴在手上摇晃着,其实也挺好看的嘛。

    透过余光,四贝勒可以完全看到这幼稚的娃娃都在干些什么,她还是那么不爱穿鞋子。

    “你怎么带上她来了。”四贝勒一边矫正着胤祥的姿势,随口问道。

    “前几日我答应了带她去走走的,今日她缠着非让我带上她不可。”胤祥别过头,瞧了馨兰一眼,只见她正自娱自乐的不知在忙些什么。

    四贝勒挡住了他的视线,说道“你可要记着自个儿的身份,专心点。”

    胤祥顺着风吹的方向,射出了一箭,正中红心。

    他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