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十章生日快乐
    “八哥是不是”

    “回去再说。”

    四贝勒神情自刚才于宫中一直严肃,恐怕是看出了八贝勒的神态对太子不妥也不恭,在场之人自是心中明白。只是太子为皇阿玛所钟爱,又岂敢有比优劣,存有异心。

    而跟随在其后的胤祥同样皱了眉头,一向温文儒雅的八哥仿佛有些变了。

    两人骑着马,快速的回到四贝勒府里,都是皱了眉头。

    “圈马,十三弟,到书房去。”一回到府中,四贝勒迅速抛下缰绳给奴才,转头就走往书房。

    而在院子里闲坐着的嫡福晋乌喇那拉氏见此状况,马上唤来总管,并吩咐不允许靠近书房。她看着行色匆匆的四贝勒,叹了口气。

    “八哥的态度很奇怪,他在执着些什么,永定河他并无参与。”

    “他是说你,说我,却不敢说太子。”

    胤祥深吸了一口气“他也不是不知道,太子是皇阿玛所立的,说不得。”

    “十三弟,你这般想法就对了,在皇阿玛面前说太子的不是就如同损了他的面子,今日之事你我心中自是明白,不必惹火上身。”四贝勒抿着嘴,虽是讨论这事,心思却不在此,他有他更深的思虑。十三弟还年轻气盛,莫不能承担。

    胤祥倒是心里还有些不服气,无端端的被人摆了一道,至从额娘过世以后宫里头的奴才已是冷眼了,其他兄弟也不如以往热络,要是皇阿玛真信了八哥的话,不就否定了自个儿投入到永定河的努力么。他想反驳,说道“可是,若皇阿玛相信了八哥呢。”

    四贝勒拍拍他的手臂,说道“听不懂我的话吗,皇阿玛根本志不在八弟的话,而是他的态度。”

    “此话怎讲。”

    “前些时日,有人上奏告发索额图其中也包含了太子的事,皇阿玛在心里算计着没说出来,他是不会理会奏折上说过太子些什么,反而计较了索额图的过错以及上奏的人。倘若你如今表现得不服太子,处处与他比,挑他的不是,在皇阿玛心里会是怎样想的。”

    胤祥心头一惊,脱口而出的字句“谋篡?!”

    四贝勒点头,说道“皇阿玛只需要可以辅助太子的人,你懂我的意思么。”

    “韬光养晦,不露锋芒。”

    四贝勒见胤祥已是想得通透了,也有意结束这个话题。

    他走到书架上,拿出一木盒子,打开来将里面的信递给了胤祥,倒是打趣的说道“还有,馨兰给来的信,天天往宫里送信,都快被人以为我做什么不得了的事了。”

    胤祥接过信,也没多想直接的在四贝勒面前打开了。

    “馨兰邀请我们参加她的生日派对。”胤祥有些疑惑,又问四贝勒“什么是派对?”

    “不知道,精灵古怪的丫头。”

    胤祥点头,认同着四哥的话。他细细的看了信,内容大多是关于生活,仿佛她每天总有想不完的点子,还有无限的动力去实现点子。至于信中所问到明珠在宫中的情况,事实上他并不了解,只是疏通过了钟粹宫的宫女,应该也是无碍的。

    “她说要我想好送她什么贺礼,还要我告诉四哥你这次一定要把福晋给带上。”

    四贝勒低沉的笑了一声“这丫头。”

    “那要送什么呢。”

    “让宫里嬷嬷去打点就是,十三弟何必费心。”

    “四哥你也知道,馨兰就爱那些奇怪的玩意。”

    看着十三弟一副出了神的模样,四贝勒摇摇头,两人的交往越来越密,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生日的布置自然不能马虎,此时此刻的馨兰正指挥着家仆们努力的用浆糊将红色的长纸条环成圈圈,做成锁链状,而自己和小桃红则用不同颜色的纸折成玫瑰。

    “你,能不能认真一点呀,那圈圈大小都不一样,挂在上面多难看哟。”

    “还有你,折反了。”

    “你,粘的那花疙疙瘩瘩的。”

    馨兰完全享受着这个劳作的过程,也不管会不会有人留意到这些装饰,她喜欢过程,而不是结果。

    “格格,那今年想好了什么节目了么。”小桃红微笑着看着过动的馨兰。

    馨兰想想,说道“这倒是没有,像往常一样吃个饭就是了。”可是说完,连馨兰自己也接受不了,真的就吃饭这样的无趣?!

    她笑着,突发奇想的站起来,往门外空地里走去,对室内的大伙喊道“小桃红,你看我!”

    说罢,馨兰连续侧身翻了两个跟斗,然后稳稳的站好在地上,她非常自豪摆了个胜利的手势。可那是吓的小桃红心惊肉跳,皮笑肉不笑,倒是身后一群奴仆都笑成了一团。

    小桃红叹了一口气,跑了过去。她细细的拂去馨兰手掌上的灰尘,说道“奴才以为,还是像往年一样请戏班来较合适。”

    “那也是啦。”馨兰点头认同。

    生辰那一日,自是一早起来便要向祖宗禀告,添上香。

    “今个儿兰儿又是平安长了岁数,多谢列祖列宗保佑。”夫人虔诚呢喃着。

    同一跪在一旁的馨兰倒是显得有些不耐烦,她非常确定老祖宗们没有在管她的,要不然她求了几年的回到现代,都没有实现过。馨兰不断的往外偷看,嗯布置还算妥当,戏台子也搭起来了。只是自己的头饰是不是有些素了,就一朵绒花加两根发簪。还有还有,衣服也不是新的,说什么也是过生日嘛。

    “额娘,我要不要去换件鲜色一点的衣服好。”馨兰小声说道。

    夫人斜眼的看了她一下“这样已是够好的了。”

    哎,电视不都有演么,为什么人家发髻上都一大簇一大簇的发饰覆盖着笑两把头上,她就算过生日了,也只是往头发上插多了一根发簪。

    她下意识的拍拍挂在腰间的荷包,虔诚的向老祖宗说道“你给了这块玉佩我,又不告诉我什么意思,你要我怎么回现代唉。”

    她其实有想过是否所有的根源都在十三阿哥那里,毕竟玉佩是他送的。可转头一想,虽然是她送,可也是她要求的,只是恰巧图案是她送给十三阿哥的那个荷包的图案罢了。有,没有,有,没有,啊,她的脑袋又要凌乱了。

    当太阳西下,夜幕降临,董鄂家也点亮了四围的灯笼,馨兰千盼万盼终于等到了十三阿哥和四贝勒的到来。

    两人骑马的样子,也算是骑着马的王子吧,可惜不属于她的。

    当看见四贝勒身后跟随着一名女子,馨兰双眼发亮,想必是嫡福晋了吧。她完全兴奋得无视掉十三阿哥和四贝勒的本人,直接奔往他的身后,瞪大了眼看着四福晋,说道“你是四福晋吗,哇~福晋吉祥。我叫馨兰,四福晋来这边,来这边坐。”她伸手就抓着颇为年轻的少女四福晋,这一举动倒是吓了四福晋一跳,欣欣然的缩回手。

    “兰儿!怎么能这么没大没小的。”夫人赶紧走到前头,恭敬的对十三阿哥和四贝勒行了礼“十三阿哥吉祥,四贝勒吉祥。”

    馨兰这才尴尬的吐吐舌,没敢看向额娘着急的脸孔,说道“十三阿哥吉祥,四贝勒吉祥。”然后又对十三阿哥眨了一下眼。

    胤祥自然与她有了默契,开声说道“四哥,我们到那边坐坐吧”

    “嗯。”四贝勒点头。

    小桃红一下醒觉,马上说道“四贝勒,十三阿哥,这边请。”

    当四贝勒掉头离开,四福晋自然跟随。馨兰突然发现四福晋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和额娘是相像的,一种外柔内刚的感觉。

    随着阿玛和额娘与不认识的人认识了一番,馨兰才得以坐回桌上准备用餐,这排位呀,馨兰也下了点心思,现下自然可以与十三阿哥同坐了。

    美酒佳饶甚是得人欢喜,连馨兰也不得不感叹额娘的策划是最高的。比如这道烤羊肉,肥而不腻,火候刚刚好!那是吃得馨兰有些忘了相,谁要为了此刻装淑女而放弃吃东西,她不是,她绝对不是。

    “十三阿哥,你快点偿一下这个,真的很好吃。”馨兰一边往嘴里塞着肉片,一边指点着十三阿哥夹菜。

    胤祥倒是觉得馨兰现在的样子比桌面的菜色来的有趣“我不和你抢。”

    “不是,真的很好吃的。”馨兰绝对是带着分享的心情而豪迈的夹了大量的烤羊肉到胤祥的碗中,吃饭皇帝大,谁的脸色也不用看。

    胤祥轻笑,吃着碗里的肉片。他第一次看见有女子的吃相会这般的豪迈,毫无顾忌,相当有趣。不如宫中,即便是精致而美味的菜肴,也不见他人用这样喜悦的心情去食用。

    “的确好吃。”胤祥附和着说道。

    “真的,欸?十三阿哥,你好像还没送我礼物噢。”

    “还没机会送给你,等一下给你吧。”

    “能不能先告诉我是什么。”馨兰好奇的问道。

    胤祥摇头“先说了就不灵光了。”

    “我倒是知道十三弟送得是什么。”四贝勒这时说道。

    “什么什么。”

    胤祥有古怪的神色,急忙的喊道“四哥,你别说。”

    这下,馨兰更是好奇了,她盯着胤祥的表情很久很久,却发现是猜不出送得是什么。只好欣欣然的说道“好啦,那十三阿哥记得等一下就给馨兰噢。”

    馨兰的额娘自是看在眼里却又不想多说,顺势夹了些菜到馨兰碗中,说道“吃饭时候别说话。”

    “知道了,额娘。”

    馨兰耸耸肩,对着胤祥笑了笑。

    晚宴过后,大伙都聚在戏台子前入迷的看戏。馨兰也趁此机会,独自的逃了开来。仿佛每年的这一个夜里她都有着不同的感触,毕竟在现代,可没有人会这样替她庆祝,小三的女儿,见不得光,见不着人。

    “你果然在这里。”

    “我要是去别的地方怕你找不着。”馨兰轻笑,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人是谁。

    胤祥走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这么久没见,嘴巴倒还一样厉害,给你。”

    馨兰欢快的转过身,双手乖乖的接过锦盒子。

    “那我要打开看咯?”

    “看吧。”胤祥抿着嘴,端正了神色。

    馨兰好奇的打开来,里面摆着的是一把极为精致的雕花玉梳子。她兴奋的将梳子拿在手上,不断的在心中感叹,太漂亮太精致了,这几朵兰花栩栩如生的被雕刻在玉器之上,只怕在博物馆里也难找到这般贵重的梳子了。

    虽然不是有趣的东西,但梳子上的雕刻的确出乎她的意料以外。馨兰扬起了笑颜,眼睛笑成一道弯月,说道“虽然不是很有趣的东西,但我真的很喜欢,谢谢十三阿哥。”

    反观胤祥,现下却有了紧张,他说道“你愿意收下它吗。”

    “我愿意啊,我干嘛不愿意。”馨兰笑着。

    还没来得及反应,倒是胤祥一把将她抱住,吓了馨兰一跳,瞬间身体愣住了,抓着玉梳手也不知往哪里放。

    “啊?”馨兰轻喊了一声,回不过神来。

    “就这样,不许你逃跑了。”胤祥低沉的在她耳边说道。

    她睁大了眼睛,心头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馨兰不敢乱动,小声的说道“十三阿哥今个儿很奇怪呢。”

    “我一点也不奇怪,我是认真的,要是馨兰喜欢,我每年都送你礼物。”

    “可是你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馨兰有些艰难的说道。

    说罢,十三阿哥果然放开了她,脸上浮现着有些可疑的暗红色。两人一时间沉默无语,馨兰别过头坐在石凳上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良久,她抽出腰间的荷包,摇晃着看着,老祖宗呀你要馨兰如何是好。

    她把玉梳子一同放到装着玉佩的荷包里,说道“那你为什么当时要送我玉佩呢。”

    “是你要求我送的。”

    馨兰侧头,说道“我要你送你就送呀,怎么那么大方。”

    “你赠我荷包,我赠你玉佩罢了。”

    “那要是别的女人先送你荷包,那玉佩不就到她手上了么。”

    胤祥摇头,轻轻的搂住馨兰的肩膀,说道“我只会送你一个人的。”

    馨兰靠在他的腰间,幽幽的说道“你可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呀”

    她是不是可以稍微的依靠一下下,这个变得可靠的人,尽管她不会相信,他的生命之中只有她一个女子。

    若是能在现代遇到他就好了。

    一个男人不必要样貌出众,若是有气度有能力就能让女子为之倾倒吧。

    “爷?”

    四贝勒回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却让人看不出情绪。

    四福晋却害怕着这样冷漠的表情,深不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