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十二章塞外奇遇
    小桃红曾经的名字叫李碧瑶。

    在记忆里她八岁以前也算过得好日子,住着瓦房,家里还有奴仆,这一切的消亡源于一场洪水,上天带走了原本的一切,只剩下奶奶还有瓦片。为了银子,她跟着牙婆子来到这里,然后遇上了夫人。

    她并非一出生就是个奴才,可是命运由不得人,逆不得就顺着走。

    这十几年来,小桃红都是在照顾着馨兰,从学走路到如今,心中早已不同了分量,只因馨兰至于她来说,已是一份挂牵了。

    “小桃红,你为什么不追问我为什么哭了。”

    “因为格格不愿意说。”

    馨兰是心中长叹了一口气,她不会说的,可是如果小桃红能追问下去,她还是会说的,说到底她需要倾诉,可是如何说,如何解,她也没了想法。

    良久,馨兰才默默的说道“额娘,额娘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奴才以为并没有这样的事。”

    “我也以为没有。”馨兰别过头,唠叨着。

    小桃红理了理馨兰有些散落的发梢,没有说话。她发现格格长大了,有些情绪是很容易被发现的,不如小时候,懵懂不知凡事。

    作为奴才,她却是不该多话。

    可是看着馨兰忧心忡忡的样子,小桃红却没能忍住“天下间没有父母会不疼自己的小孩的,格格还有着双亲,是该高兴的事儿。”

    她必须承认在心底,她曾经羡慕过馨兰,无论是身份亦或是亲人。

    “小桃红?”馨兰疑惑的看着小桃红,却也发现她脸色有变。

    小桃红瞬间低下头,没有说话。

    之后的时日里,馨兰终于明白,为何额娘凡举出外远地都不去参与,因为身体是不能承受的。所以此次跟随阿玛出塞外,依旧是阿玛和馨兰两人。

    这次出巡是应了皇太后的心,顺了康熙帝的意。随行的还有直郡王,太子殿下,四贝勒,十三阿哥,十四贝勒,十五阿哥,十六阿哥,以及庞大的家族队伍。

    长长的队伍延伸到很远处,馨兰所在的马车已是靠到中末端了,遥遥也不见前方的人。

    同样的,遥遥不见的还有胤祥。

    因为路途遥远,十三,十四,十五,十六这几位尚未成婚的阿哥自然同坐与马车之中,四人虽平日无过多来往,却也相安无事。年纪最小的十六阿哥胤禄与十五阿哥胤禑是同出一母,自是亲密些。两人也因出游而显得兴奋,而十四贝勒胤祯与十五阿哥同为德妃所扶养,因此这三人间的关系也有了牵连。

    倒是胤祥显得有些孤立了,虽说如今他也是挂名于德妃名下抚养,可他向来与四哥要好,所以与德妃和十四弟之间也少有来往。

    他和他们聊不来,应付着聊了几句,也只是话不投机。

    而聊得兴起的胤禄则很是高兴的见到兄长,问长问短,有些缠人。

    “哥,昨日额娘千叮万嘱一定得给你的。”胤禄从怀里掏出一道平安符,递给了胤禑。

    胤禑拿过手上,仅仅是放入腰间并无多余表示,转头继续与胤祯攀谈,无外乎一些学问,或是琐事。即便如此,胤禄也饶有兴趣的参与到其中,毕竟他们是一体的。

    胤祥这一次虽无参与其中他们的话题圈,他也是乐得逍遥,独自一人看着窗外渐渐宽广的天地,在眼前飞速而过,他想着很多事,有时是深远的记忆,有时是凝重的历程,人越是成长,心里越是看不透罢了。

    接近午时,队伍也停了下来稍作整顿。

    大伙也趁机出来透透气,胤祥眼睛此刻倒是看了四方,像在视察。

    却被眼尖的胤禄逮个正着,他拦在胤祥身前,说道“十三哥,你在找什么。”

    “我在看四周的风景罢了。”胤祥别过头说道。

    而去在此时,胤祥身后传来了熟悉的灵粹的声音“嘻嘻,十三,十四,十五,十六阿哥们吉祥。”

    其他几位阿哥用怪异的目光看着馨兰,大概如此行礼的人,她是第一个。

    倒是胤祥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笑,转身神色凝重的说道“这样行礼,你胆子可大了。”

    “十三哥,我看她也是无意的,别跟孩子计较了。”胤祯煞有介事的说道。

    馨兰眼睛狡猾的转了转,对替她解围的十四贝勒说道“十四贝勒你真是个大好人,好吧,也许我们还可以继续聊聊。”

    还没等十四贝勒反应过来,胤祥一把拉着她舞动着的手,说道“有什么好聊的,过来。”

    胤祥将她拉近自己的身旁,有意无意的隔开了馨兰与胤祯的距离。

    这下变得馨兰有些难为情了,她甩甩被胤祥拉着的手,小声说道“大伙都看着呢。”

    说罢,胤祥倒也真的放开了她的手,这下馨兰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些失落,挥之不去的不良的感觉。

    “原来是相熟的?”胤祯看着眼前奇怪的女孩。

    “还行。”馨兰说道,点点头。

    聪明如他,胤禄心中笑道,原来十三哥在找这样的风景呀,他可又发现了除了原本的十三哥,还有另一面的十三哥呀。

    胤祥示意着勾勾手,引着馨兰来到队伍以外稍稍有点遮掩的地方。

    “不必与他们处太好。”

    “谁?”

    “十四弟他们。”

    馨兰疑惑着,问道“十四贝勒他们怎么了,人挺和善的。”

    “人各有志,好恶不同。你若是相信我,就不要靠近他们。”

    “我相信你。”见胤祥说的认真,馨兰嘴上是爽快的答应了。

    可她不免心生感叹,皇家如此感情淡薄,归了群,也结了党。奇怪了,真是奇怪,馨兰突然身子一震。

    这时,胤祥没有注意到馨兰有些僵硬的身子,他拍拍馨兰的头,说道“今晚”

    “十三阿哥吉祥,皇上叫唤十三阿哥一同过去用膳。”

    胤祥瞪了突然前来的小太监,又转身对馨兰说道“你先回去吧,我会去找你的。”

    馨兰微笑着点点头。

    回到马车上,馨兰的表情一直很奇怪,她忽然有种感觉爱情之于现实,如何跨越。

    即使看见馨兰不如以往的神情,小桃红也没有多言,她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观察着。

    记得夫人说过,身为女子是没有权利选择自个儿的幸福的,特别是旗族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这是自古的定律,是无法改变的。而格格正在做着一件错误的事,若是如今有所差错,就连小桃红也必须附上不可逃脱的责任。

    格格是喜欢十三阿哥的,可那是错误的事。小桃红也说不上来,这错对并无准则,除非总归格格可以嫁给十三阿哥,不然留的只有遗憾。

    “格格刚才不是笑着的么,怎么一回马车就不说话了,是否发生了什么事?”小桃红试探着问道。

    “我没事。”馨兰应道。

    见此,小桃红倒是叹了口气,说道“格格要不要吃点东西,都已是中午了。”

    馨兰咬咬唇,忽而对小桃红起了反感,怎么问长问短,如此缠人。她别过头,对小桃红说道“我还出去走走吧,你别跟着。”

    说罢,她撩开帘子,迅速跳下了马车。

    沿着车龙往前走,看着各式各样的人,有别家的格格,有衣着华贵的夫人,还有扭打在一团的臭小孩,更有趁着空闲时刻打盹的车夫。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历史,见证着这年间的历程。忽而,见一身穿白衣的男子,他坐在车夫的身边,口中是念念有词,而吸引着馨兰的却是车夫不耐烦的脸,还有熟悉的句子。

    “六气所伤,各有法度;舍有专属,病有先后;风中于前,寒中于背;湿伤于下,雾伤于上湿伤于下,雾伤于上;雾客皮腠,湿流关节;极寒伤经,极寒伤经极热伤络;”

    见男子一副伤了脑筋的样子,馨兰轻笑着,随口而出的接了话“风令脉浮,寒令脉紧,又令脉急;暑则浮虚,湿则濡涩;燥短以促,火躁而数;”

    “风令脉浮,寒令脉紧,又令脉急;暑则浮虚,湿则濡涩;燥短以促,火躁而数;风寒所中,先客太阳;暑气炎热,肺金则伤;湿生长夏,病入脾胃;燥气先伤,大肠合肺;壮火食气,病生于内,心与小肠,先受其害;六气合化,表里相传;脏气偏胜,或移或干;病之变证,难以殚论;能合色脉,可以万全。 啊,是这样是这样的。”男子兴奋的点头,似乎为自己的记忆力而感到高兴,可是下一刻他便反应过来疑惑的问道“你是?”

    “你是大夫吗?”馨兰盈盈笑颜,看着眼前有些年轻的男子,原来遇着个傻乎乎的人?

    男子低声说道“我只是个打杂的,倒是你,我还没见过会有女子读这些书的。”

    馨兰吐吐舌头,说道“读医书,只是想必要的时候可以救自己的命罢了。”免得还没回到现代,先在古代挂了。

    “学医是为了救更多人的性命,并非为己。”男子仰头看着远方。

    “如果每个大夫亦如你这般思想就好了,阎罗王也乐得清闲些。”馨兰无视着他坚定不移的表情,就算让他读完所有的书,没有医疗设备的古代死亡率依然高企,无关医术高低。

    男子脸色微微一变,没有理会馨兰,仰头看天,继续背诵“六气所伤,各有法度;舍有专属,病有先后;风中于前,寒中于背;湿伤于下,雾伤于上,湿伤于下”

    “希望日后还会见到你,打杂大哥。”

    男子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还没知道你的名字呢。”馨兰说道。

    “孙之鼎。”

    “我叫馨兰,你是汉人?”馨兰看着他有些好奇,可面对着午时有些毒辣的太阳吗,因此她还是挥挥手说道“再见罗,这会儿太阳晒了,我还是回车里歇会凉。”

    说罢,馨兰转身转身离开这里。

    而后不知从哪里出来的一位小太监,说道“院使大人,皇太后有请。”

    “麟搁,把我的药箱拿过来。”

    孙之鼎对着车内说了一声,再转头看向远方,馨兰也已是走远了。

    “大人,已准备好了。”

    “嗯,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