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十三章孙打杂的
    “哀家这几日总觉得很疲惫却无法入眠,不如以往精神。”

    说话的人正是当今的皇太后,她温润如水,虽是年迈,却是无量慈心,一心向佛。只是能到如今的位置,即便再世菩萨,也有过迷途罢了。

    “回太后,太后脉象平和,臣以为只是近日太后周居劳顿,体力减少导致。稍后臣会开几帖安神药茶,太后若能定时服用即可恢复。”

    孙之鼎起身,躬身离开。

    “孙院使。”

    “是。”孙之鼎恭敬的答道。

    “哀家想知道,为何襄嫔会早产。”皇太后定眼看着孙之鼎,她非想要问出个什么,好得知这位虚弱早产的小皇子。

    “十九阿哥早产三月,实为襄嫔身体较为虚弱所导致的,并无他况。”

    孙子鼎低头,话语平稳不见破绽。不过为法不传六耳,不能道不能记。

    皇太后撑着额头,闭上双眼,说道“作为汉人,你却能当上院使自是有道理的,孙院使,有时脾气太硬在宫中并非好事。”

    “太后所言极是,臣必铭记于心。”

    “嗯。”

    太后挥挥手,示意他离开。孙之鼎眯起眼睛,表情难以猜测。

    队伍缓缓前进,直达热河避暑山庄。

    此时,蒙古的臣王贵族早已在前等待,这是馨兰第一次见到如此震撼的场面。蒙满之间的关系是这般的密切,并非一日之成。

    馨兰站在人群之中,被逼得无法呼吸。

    “喀喇沁杜棱郡王扎什见过皇上。”扎什弯腰行礼。

    “免礼。”康熙帝心情大好,挥挥手说道。

    “谢皇上。”

    这一听,她是心里澎湃着,都在古代几年了,还不给她瞧瞧康熙帝的样子真是说不过去,馨兰挣扎着跳高,试图穿越人群的身影,一度伟人的风采。

    “你,你站好。”老爷子一把握着她的手臂,防止馨兰乱串。

    “我想看看皇上的样子,要是能往前走去就好了。”馨兰甩开他的手,继续蹦跳着。

    老爷子吓得赶紧用蛮力将她拉下,低声说道“皇上是随便让你看得着的么,好好站着,别动。”

    “阿玛~”馨兰撒娇的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老爷子比比禁止的手势,强而有力。

    说罢,馨兰扁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人群汹涌的墙,挡住了康熙帝的身影。倒是身在前方的胤祥仿佛早有料到,转头看着馨兰,脸上有些不合时宜丰富的表情。

    见到馨兰也发现他,还兴奋的挥着手。胤祥有些无奈的笑着,也是和老爷同样的比比禁止的手势,可是馨兰还不死心的闹着,对他做着怪相。还有谁会在这时刻如此的兴奋,大概也只有她了。

    “十三弟,走了。”身旁的四贝勒提了提胤祥。

    这时候,胤祥才反应过来,赶忙跟上队伍,进入大堂。

    当康熙帝与蒙古亲王同坐于席,各位皇子与大臣也顺着排位坐好,而对面则为蒙古贵族所坐,他们之间的排位倒没有太多讲究,其中更为坐着两位年轻女性。

    而在座的较为清秀,大方得体的正是嫁给到这里来的和硕端静公主。

    她首先起身上前,向康熙帝行了礼“赛云珠向皇阿玛请安,愿皇阿玛千秋万世,皇奶奶福寿安康。”

    “来,让朕好好看看你。”康熙帝虽是面无表情,语言之间倒也听得出几分宠爱,至于有几分,也只有他自己可以了解罢了。

    赛云珠顺从的走到康熙帝身边,这是多久了,可以如此靠近的看着皇阿玛的神情,若不是还能唤他一声阿玛,也不知会不会就这样被遗忘于草原之中。世人总羡慕公主这虚衔,却不知命运非可爱,只有可怜。

    她想说些什么,可转身看了看在座的人,也就是在心中暗暗叹息,只有强颜欢笑,恭敬的说道“皇阿玛,这回要留在热河多长时间呐,好让赛云珠准备准备。”

    “全凭太后懿旨。”

    太后轻笑着,接着说道“皇上这是让哀家乐着了,像以往那般时间回城即可。”

    “是,赛云珠明白了。”她站在太后和皇上跟前,却发现自己无法靠近,习惯了草原豪爽之气,现下这里也让她无所适从,尽管眼前的都是亲人。

    这时,扎什随即说道“今晚,我们部落也准备好了欢迎宴会,请皇上和皇太后,以及各位务必前来参与。”

    “一定的。”

    除了两位大人物互相寒暄,坐在低下的蒙古小公主娜仁高娃可就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满人讲求礼节,额直格在此之前一直教导她绝不能胡来,不能像往常一样随性,如此一来,她坐在这里,坐如针板。

    她看遍了对面正襟危坐的男子,倒是一位面目清秀,耳朵往外翘的少年得她欢喜,只因为在所有人之中,他的神态最为正气严谨,也最为合她意,年纪亦与她相仿。只可惜少了几分霸气,够不着她心中的条件,要不然倒可以相处相处。

    “十三哥,你看看那边,有人看着你呢。”胤禑隔着胤祯,示意的看了看对面的娜仁高娃。

    胤祥心思不在此处,自然不予理会。他连眼睛也也没转过去,只是漠然的说道“也许是在看十四弟。”

    在两人之间的胤祯马上回嘴道“我也与胤禑一样看法,她在看着十三哥你。”

    见十三哥并没有理会他,胤禑转头又是瞧了瞧对头的蒙古女子,结果不知是怎么遭,倒是被瞪了一眼,他微微摇头,依他的观察,果然如此。

    待这次会晤结束以后,人群也慢慢的向大门涌出,等待夜幕降临,聚会的开始。

    而本来就无所事事的馨兰更是到处乱逛,趁着这时候也基本熟悉了地形,她只差没骑上一匹好马,驰骋草原。

    关于骑马,很抱歉,她无能为力。

    刚往人多的地方走,就恰巧遇上了孙之鼎,他依旧是一身白衣,挽着药箱站在树下。身旁还有一名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年,其实如此看来,他并不像是打杂的,倒像是大官。看见他对着少年说了些什么,少年也就离开了。

    于是馨兰也走了过去,说道“打杂的大哥,你的书背完没有。”

    孙之鼎一看,原是那个聪明的丫头,他说道“书海浩瀚无尽,背不尽读不完。”

    “你真的是打杂的?”馨兰心想,打杂也要高学历?那她还连个打杂的都不如。

    “那你是谁?”他反问着。

    “我,我是馨兰,不不不,也对,我是馨兰。”

    馨兰瞬间脑袋变得有些迷糊了,她虽然是馨兰,可是这副身体并不属于她的,那么她就不是这个年代的馨兰。可如今她已经是馨兰了,那她真的叫馨兰。这下,她也搞不清自己是谁了。

    她的小脸纠结得皱成一团。

    “我的问题有那么难回答么?你说你是馨兰,那么你就是馨兰。”孙之鼎摇头,说道。

    也对啊,何必执着于这些无解的问题呢,馨兰瞬间展开了笑容,说道“你说的很对,我就是我。”

    “似乎我两并非在说同一件事,也罢,你高兴就好。”

    “嗯嗯,打杂的大哥,可不可以请教你的名字是?”

    “你已经问过了。”孙之鼎看着她,甚是可爱。

    “我忘了,那你再告诉我一次,这次我一定会记住的。”馨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孙之鼎,还有,我是个汉人。”

    馨兰睁大了眼睛,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会问这个的!?”

    “因为你之前也问过了。”孙之鼎轻轻的点了点头,是太久未曾看到过如此如此纯洁的人了,如清风掠过心湖,是清新的。

    “你的脑袋好像很好使呀。”馨兰打量着孙之鼎,绕着他是走了一圈。

    她心想,若是相信自个儿的眼光,这人以后必有一番作为吧。馨兰一直瞧着他,倒是几分赞赏。

    好心情还没在心中占个位置,她的眼睛又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了。该怎么说呢,只是看到一个年轻貌美,身穿奇装异服的女子挽着十三阿哥的手臂,而十三阿哥竟然没有反抗罢了。馨兰停下了脚步,睁大了眼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下孙之鼎就不知情况了,他看着馨兰的脸从兴奋变得沉默,心里的表情完全表达了在脸上,他顺着馨兰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十三阿哥被那蒙古小公主死死的缠住了。

    “那是蒙古王最小的女儿,娜仁高娃。”

    馨兰转身假意不知情的说道“是噢,挺漂亮的嘛。”

    “你为何不高兴?”孙之鼎奇怪的看着她。

    “我没有!”馨兰辩驳道。

    “他们正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了。”

    馨兰嘟着嘴,眯着眼一手扯住孙之鼎的衣服,说道“我们也走好了。”

    说实在的馨兰连回头的勇气也没有,拉着孙之鼎的衣袖掉头就走,越走越快,毫不犹疑。她从来对这些场面没有任何办法,她想不到有任何的话或者方法去解决如今的尴尬,所以在几百年以后的她,依旧只愿意缩在自己的小世界中。

    “馨兰。”胤祥一边追着馨兰,一边甩着粘人的娜仁高娃。

    馨兰没有回头,倒是孙之鼎回头,他瞧见十三阿哥有些着急的样子甚是有趣。“我认为十三阿哥在叫唤你停下来。”他说道。

    “那那个高娃还在吗?”馨兰问道。

    “还在。”

    馨兰生气的说道“那我就不要停下来。”

    见状,身后的胤祥当然加快步伐紧跟其后,只是娜仁高娃缠人的功夫实为了得,从刚出门的那一刻起,她就缠着自己,怎么甩也是甩不开。现下还给馨兰这丫头撞个正着,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了。

    胤祥本来心中已是郁闷,结果馨兰还不听他解释,那是着急呀。

    他小跑着走了上前,也顾不上门面,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你先听我解释。”

    馨兰本来心中还有一丝窃喜,可当她转身看到挂在胤祥手臂上的什么高娃,真是火都冒出来了,她别过头却也字字铿锵的说道“可惜我不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