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十六章与十三阿哥的约定

第十六章与十三阿哥的约定

    “十三阿哥三箭全中,正中红心!”

    裁判一声吆喝,全场喝彩声雷动,一遍欢腾。

    而馨兰此刻高兴地蹦蹦跳跳,更是拉着孙之鼎的衣服兴奋的乱拽着。刚才存于心中抑郁霎时间烟消云散,不见了踪影。

    “孙之鼎你看到没,十三阿哥真的很厉害!”

    “是呀。”孙之鼎淡淡的说道。

    年少有几分轻狂,只是参不透人心,他人会怎么猜度,如此耀眼的十三阿哥。

    因此,就连蒙古王也大方的笑着,拍手称赞道“好,十三阿哥好呀。”

    康熙帝面有喜色,却并没有夸赞胤祥,而是冷静的说道“比起其他阿哥,他还未够火候,不足为他人称赞。”

    “少年有成,将来必成大器。”

    “锋芒毕露,也并非好事。”康熙帝看着不远处的胤祥,沉稳说道。

    胤祥退到稍远些的一旁,沉默不语。他微微的看了四周,却没有发现馨兰的身影。输赢之于他是没有实质的荣耀,说到底他是为皇阿玛办事,赢没有赏,输却减轻了在皇阿玛心中的分量。外人羡慕他的能力,却不愿知道他背后的努力。

    “胤祥。”娜仁高娃扯扯他的衣服,兴致勃勃的说道“诶,教我射箭吧,教我射箭吧。”

    胤祥皱眉,不露声色的挣脱开来她的手,温文有礼的说道“我箭术未有教人的能耐,公主还是另找他人为好。”

    可这一拉扯下来,娜仁高娃可是不依,她再次挽上了胤祥的手。

    见台下两人之间的胡同,坐在上面的扎什轻笑着,打趣的对康熙帝说道“瞧他两小口的,满蒙两族可就亲上加亲。”

    “可惜呀,朕心中已有更为适合的人选了。”康熙帝轻声说道,看着胤祥。

    扎什笑道“还是迟了一步。”

    两人间的对话四贝勒自是听在心里,既然从皇阿玛口中说出,这事自然不假,只是不知十三弟知道这事以后会如何反应。他面无表情,依旧假意没留心听着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看着场内外一片欢腾,还有并未知情的胤祥。

    皇家儿女本该如此。

    而事情的小爆发则发生在第二天的上午,当众人随康熙帝去骑射,帐篷剩下着多为女性和奴仆。馨兰依旧在这一时段于帐篷附近溜达着,小桃红也跟随在其后,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正常,唯有馨兰还未找到四福晋的帐篷,好找到她聊天。

    “要是遇到也就遇到了,遇不到就回去好了。”馨兰摇晃着手中长长的杂草,说道。

    小桃红无奈的摇摇头,这是什么奇怪的理论,明明只要问一下人就知道了的事。说不定格格只是想到处乱跑,并非有意去找四福晋。

    “格格也许只是想到处溜达。”小桃红着实的说道。

    馨兰转头一笑“小桃红,你可是我肚子里的虫子,怎么想你都知道。”

    “唉,格格就是坐不住。”

    “是啊,阿玛不在,十三阿哥也不在,四贝勒就更不在了,现在连孙之鼎也不知去哪了。”

    说起孙之鼎孙院使,小桃红就更疑惑了,她家的格格怎么就人来熟,也不知何时认识了院使大人,总是连名带姓的孙之鼎,孙之鼎的叫唤着,也不怕惹恼了人。于是,小桃红马上答话说道“格格,你总不能直接叫孙院使的名字吧,这好像不太得体。”

    “为何?”馨兰问道。

    “因为他”

    话还没说完,她们的背后就传来一把高扬的声音拦截了小桃红接下来想说的话。

    “是不是你,胤祥要娶的妻子。”

    馨兰下意识的转身,看见隔了有些距离的娜仁高娃,正用手指用力的指着她,脸色并不好看。而且她刚刚说了什么。馨兰有点愣住了,倒是有些出乎意料的问道“你说什么?”

    “就是你,还装傻。”娜仁高娃不忿的跺着脚,生气的说道。

    “呼,我又怎么了,真是莫名其妙。”馨兰不悦的看着她手指指,她真想问问小桃红,这样算不算有礼貌。

    娜仁高娃见她一脸茫然,心中就更是来气了,凭什么她是皇上所意就能这么容易的到胤祥,最气的是她自己是那么骄傲,却输给一个一般满族女子,甚至是连马也不会骑的傻蛋。难道皇上不觉得她更配嫁给胤祥么。

    娜仁高娃抽出卷在腰间的长鞭,用力的将鞭子摔打在馨兰的跟前,吓唬吓唬她,心里总比较好过吧。她骄傲的说道“我并非输给你,我只是不如你运气好。”

    这一下,馨兰可是心跳加速,瞪眼看着娜仁高娃手上的鞭子,哇~要是刚才那一鞭打在自己身上,那个疼呀。

    倒是着急的小桃红勇敢的站在馨兰跟前,说道“格格别怕,奴才挡着。”

    话才刚落下,那鞭子倒是扎实的打在了小桃红身上。

    馨兰何不是与小桃红同样的心情,她虽然害怕却不是弱者,从前她最讨厌的就是哭哭啼啼不会反抗的韩剧小可怜了,她推开小桃红,卷起双袖,有些生气的说道“你现在是怎样,有胆和我打一架,拿个鞭子狂魔乱舞的算什么大漠儿女!”

    说罢,对面的娜仁高娃果然扔掉了鞭子冲了过去,霎时间,两人在草地上扭打成一团。

    小桃红先是窒了一下,又吓得赶紧过去试图要将两人分开。

    “格格,别打了。”

    “格格,小心!”

    一旁的小桃红同是忙得焦头烂额,一边叫喊着,一边乱折腾着,她却无法分开两个同样倔强的人。

    渐渐的,四处也聚了三三两两的几个人,有人拦阻,有人看戏。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偏偏恰巧撞上了皇上回来的时间,于是整个庞大的骑马队伍就这样缓缓的靠近着他们。这不,康熙帝远远的就看见有人围了成圈,倒是好奇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越是靠近,轮廓就越是清晰,众人定眼一看。

    “哎哟!”老爷子一个踉跄的滚下了马。

    而胤祥也同一时间的下马,两人赶紧跑到人群堆之中,拔开了一条路。

    胤祥与老爷子分别将两人拉开,只是此刻两人也拉扯得疲惫了,也任由被身后的人分开。

    被拽起身的馨兰是打得气喘嘘嘘,头昏眼花也看不清现下是什么状况。而在一旁的小桃红也凑了上前给馨兰清理着夹杂在头发上的杂草。

    “胡闹,不像话,你看你像什么。”老爷子扶稳了馨兰,大骂道。

    馨兰眼睛咕叨的转了下,说道“阿玛。”

    老爷子握着她的肩膀,说道“你跟阿玛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馨兰吃疼的发现自个儿手臂已是擦的伤痕累累了,顺着余光侧头看了看娜仁高娃,却发现胤祥已是将她扶起,两人也贴得近了些。

    “阿玛,我没错,她打小桃红。”馨兰扁着嘴小声说道,却有些心虚。

    其实想想,她其实真的没错吧。馨兰擦了擦脸上的泥巴,一脸倔强,明明就是娜仁高娃找茬,可是为什么大伙的眼光都在责备她呢。馨兰看向对面,那是胤祥脸上一贯的温柔,却不再是对她。甚至到目前为止,他连看也没有看过馨兰,那他会不会发现其实馨兰同样受了伤,同样的疼呢。如果知道了,是否就会走过来,关心她?

    在不远处的康熙眯起眼,眼里映出的只有十三阿哥,他不需要一个如此鲁莽的儿媳妇,尽管她是扎什的女儿,对他而言也是毫无用处。

    待康熙的大队策马离开以后,孙之鼎落了队来到他们几人的跟前,说道“请公主与格格到帐篷处,让奴才为两人稍作治疗。十三阿哥,都统,请。”

    馨兰一声不吭的在小桃红的搀扶下走在了胤祥他们的身后,连阿玛也在对娜仁高娃问长问短,她能不能对大伙说话,她真的伤心了。

    孙之鼎先是查看了娜仁高娃的伤势,然后仔细的在擦伤的地方上消毒上药。

    只是连娜仁高娃在上药期间也不免吃疼的握着胤祥的手臂,以减轻疼痛感。

    现下馨兰何止身上疼,连心也微微的疼了。

    也许疼到一定的程度也就有些麻木了,馨兰看着孙之鼎看着她的伤时候皱眉的样子,倒是觉得有些可笑,不就被石头划出个血口子么,不就是淌了血么。

    “呵,得留疤了吧这次。”馨兰笑了一声。

    她抬起手还有些颤抖,而孙之鼎却什么也没有接话回她,只是用最温柔的方法为她清洁的过于深的伤口。这次连小桃红也不敢看了,这深邃见肉的伤。当孙之鼎为她清洁伤口时,她是疼的,却不想说,大概没有人会同情。就连坐在一旁的阿玛这次也黑了脸,盯着她不说话。

    清洁完伤口,也用纱布包扎好了,孙之鼎才说道“只要日后处理得当,疤痕是不会有的。”

    “嗯。”馨兰扯了个笑脸。

    小桃红扶着有些沉默的馨兰回到帐篷,而里面的空间静得有些可怕,只有从外围不断传出人和马的声音。而不论小桃红问她什么,或是在她身旁做些什么,馨兰只是一直保持着同一个托着下巴的姿势,神游的会意不到周遭的事情。

    她只是发现自己太敏感了,如果今日她是十三阿哥,她也会先去扶娜仁高娃。可那却是馨兰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在生活中作出了选择,心疼是因为感情始终是胜利的那一方,她害怕,她只想唯一的爱情,连一丝危险也不允许拥有,可事实上这样的爱情并不存在,而她也忘记了。也许付出未必得到对等的回报,甚至是零。

    于是,心灵的小天窗就这样的被胡思乱想关上了。

    当负面情绪来临时,谁也无法抵抗。

    是夜,十三阿哥摆脱了娜仁高娃,逃了一些无用的宴会,来到了馨兰的帐篷前。可让小桃红传了话,却没瞧见馨兰出来。胤祥抿着嘴,看着一脸害怕的小桃红,他倒也有些茫然,之前还不是好好的么,怎么说变就变了。

    “小桃红,今日发生了什么事。”

    小桃红握着手帕,低声说道“其实是娜那公主用鞭子鞭了奴才一下,格格是一时气不过来就想吼吼她,所以作势也强硬了些,结果她就禁不住过来打了格格了。”

    “那她怎么会打你了。”

    “她一开始想要鞭格格的,说十三阿哥要娶的是格格,然后奴才就出去挡了一下就给打着了。”

    说罢,胤祥倒有些疑惑,他并无对娜仁高娃说话这样的话吧。

    他看了看仍然亮着灯的帐篷,对小桃红大声说道“你告诉馨兰,要是她不出来我也不走了,今晚就呆这。”他最后一句特别加重了语气,仿佛是对室内的馨兰说的。

    帐篷之内的馨兰当然听到了胤祥的话,倒也是有了心软,虽说已是六月,可夜里的草原也是有些寒意,要是让十三阿哥遭了罪那她可就不得了了。

    当小桃红进来时,馨兰就迫不及待的回应说道“小桃红,让十三阿哥请回吧,夜冷风清,我怎敢让十三阿哥长站门外呢。”

    “那要我进来么。”胤祥说道。

    馨兰摇头,她知道胤祥是不会进来的,这无外乎于两人之间名声。“何必那么固执呢。”

    “是你固执不肯出来相见罢了。”

    馨兰诧异的转过头,却是发现胤祥已走了进来。她顿时有了感触,原来只要他一低头,馨兰就会原谅他一百遍了,管他之前做了什么,都只是无关紧要。

    “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挺想你的。”

    胤祥倒是喜欢她忽而一句的甜蜜,嘴角微微的漾开了弧度。他走了过去,坐在馨兰的身边,说道“让我看看你的手。”

    “有什么好看的,包着像只猪蹄一样肿。”说罢,馨兰却又顺从的把手放到他跟前,接着说“我要是破相没人要了,你得娶我。”

    “为什么呀。”胤祥皱着眉头,审视着这包扎住的手。

    “因为事情有一半是因你而起的,现下害我疼了一晚上。”

    胤祥无奈的点点头说道“是我不对,要是真要留了疤那我就娶呗。”

    “就算没有疤,也都得娶。”

    “那又是为何啊。”

    “因为,因为这是个秘密!快,对天发誓,你十三阿哥,愿意娶我为妻。”

    胤祥掂量了一下,点头笑道“行,娶妻就得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