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十七章回家
    在帐篷里蒙个两天,馨兰也快不知道人间事了,这回小桃红不知怎么的就是铁了心步步跟随,绝不离开,害她快要闷成个蛋出来了玩玩了,因此她左想右想唯有趁着去换药的机会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想起孙之鼎她倒是想起一件事儿。

    那个大骗子。

    “孙之鼎,原来你不是个打杂的。”

    “格格是怎么知道的。”

    馨兰摇晃着脑袋,精明的说道“一个打杂的怎么可能跟皇上去打猎,我估计怎么着你也是个太医,而且那一晚上,你不坐我阿玛旁边么,估计官位和阿玛差不多。”

    “大概吧。”孙之鼎轻描淡写的掠过,他解开馨兰原有的纱布,又从新上了药,说道“还疼么。”

    “已经不疼了。”

    “幸好这次没有伤到筋骨,否则这右手就废了。”

    身后的小桃红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惶恐外加非常自责。

    馨兰喜欢现下这清凉清凉的药倒是听了这话也没什么感觉,却又看到一脸怯意的小桃红,于是说道“没事小桃红,祖宗爷爷奶奶们会看着我的。”

    孙之鼎无奈的看着她,继续为她的手缠上新的纱布。他知道什么是真性情,却很久未成见过愿意表露无疑的女子。无论是宫里宫外其实都同样的烦杂,关于汉人和满人的区别,那是无形的枷锁,而她却反道其行,满汉之间果真是能共存么。

    “那我也是祖宗派来照看你的了。”他完美的在纱布上打了个结,说道。

    听到这话,馨兰倒是咯咯的笑了起来,想想也是,若不是遇上他,自个儿现在肯定还在挨疼呢。她说道“那是你学以致用,我来训练你的。”

    “那你呢,书背得挺好的,那有研究过药材么。”

    馨兰摇头“虽然我能讲出哪些症状要用什么药,可是我却连那些中药材的样子也没见过。”

    孙之鼎迅速的从包包里拿出一袋袋东西,每样都倒了些出来。然后拿着其中一样长得像人参的东西,说道“这是什么?”

    “花旗参?”馨兰只有回忆起现代卖过广告的某参茶。

    “这是党参,那这个呢,你再猜。”孙之鼎又拿起了第二种中药材,说道。

    馨兰继续摇头,茫然的看着眼前这堆有些像小石子有些像豆子的东西,说道“我猜不到。”

    “这是决明子。”孙之鼎笑道。

    现下他终于确定了馨兰并无说谎,有谁能想到一个熟读医书的人竟然连最简单的药材也分辨不清楚,估计也只有她了。孙之鼎一声轻笑,若馨兰为男子倒也值得栽培,只是现下也把他给难住了难不成收个女徒弟,这真是异想天开了。

    “你行。”馨兰羡慕的看着他,忽而,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说道“你是太医,那医术肯定也是一等一吧,等回去以后能不能帮我额娘治病。”

    “那你知道是什么病吗。”

    “哮喘。”

    话刚说完,就从外面进来一担架上的人。而一太医模样的人说道“堕马,断了肋骨。”

    孙之鼎挑挑眉,转身对馨兰说道“我会去的。”

    而后他迅速的赶到二话不说开始实施施救,见此,馨兰也就默默的退出了帐篷。

    一边走,馨兰就一边说道“刚才给忘了,怎么也得那些祛瘀的药。”

    “格格是哪里疼着了么。”小桃红急切的问道。

    “不是,上次不是娜仁高娃鞭着你么,就想拿点药给你擦擦。”

    “奴才不疼。”小桃红倒是感动得不知如何回答,遇上馨兰是她的福气,她是把自己当亲人看待。

    馨兰也懒得理会小桃红这样丰富的感情,之于她来说她并没有做了什么值得让小桃红感动的事,人与人之间们来就是互相尊重,说什么满人汉人都是胡说。这里的人不开窍她说不通,可馨兰心中永远不会在这件事上妥协,用民族用等级去区分任何的人。

    “不疼,不疼才怪呢。”新兰奇怪的眼神看着小桃红,这人怎么就奇奇怪怪的。

    见小桃红也没有回话,馨兰也顺着她意回到帐篷里了,她突然有点想笑,因为她想起了监狱里那些犯人也是要放风的,他们的区别只差有没有穿上制服。馨兰轻笑着,心情倒是变好了。

    之后几日馨兰倒是收敛了些,多数时间还是会留在帐篷之内尽管东摸摸西摸摸的瞎忙活着,而老爷子总算心里下了气,舍不得对馨兰生气,看见了馨兰变得乖巧,老爷子没过个两天又是对她有说有笑,就是心疼了她的手伤。

    现下大伙都笑说道,老爷子家里养了只小老虎。

    因为手有伤患,老爷子就决定让馨兰跟随最前的队伍提早回京,只是这样一来也不知到何时才能与胤祥相见了。

    而馨兰却没有告诉胤祥,总觉得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离别。

    “回去好好和额娘说话,不许哭闹,不许惹额娘生气。”

    “知道了,阿玛,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没有这么快回家的,怎么,现在倒是会害怕了噢。”

    馨兰扁着嘴,这不就是有一点点的怕额娘会责罚她罢了。“行了阿玛,我上车了。”

    老爷子扶了馨兰上车,倒是松了口气,这丫头除了她娘就是谁也管不动的。

    当马车缓缓行走,馨兰的心情也是别扭的,她希望在这一刻胤祥会发现她的离开,另一方面她又不想胤祥过来,因为会有所留恋的。微微撩开门帘伸头往回看,后方只是长长的队伍并无异样,馨兰轻笑,怎么连自己也变得如此不坦率了。

    “格格,怎么了?”小桃红疑惑的问道。

    “没,看看天气好不好。”馨兰随口说道。

    小桃红也跟着傻傻的伸头出去看看天空,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她缩回进马车内对着馨兰说道“格格,今天天气很好呀。”

    是呀馨兰瞧了她一眼,随即又闭上了双眼,说道“我睡觉!”

    她是谁,他的生活本就不该围绕着她来转的。

    小桃红马上拿了软垫放在大腿上,说道“那格格躺着睡这吧,都垫好了。”

    馨兰枕着她的大腿,撒娇的说道“还是小桃红对我最好了。”

    等馨兰睡醒了过来已是日落黄昏,风景也换了一道。最后肯定的是胤祥果然没有追来,这是馨兰预料之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她明白却又失望。

    回到京城,已是七月时份了,空气中无不是弥漫着一种局促的氛围。

    每一次的回来额娘必定在门前相迎,只是这回馨兰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额娘见是清瘦了些。额娘瞧见了她手的纱布倒是没说什么,轻轻的拉着的她的手,一派平静而不过问,只是轻声淡气,转头看了看小桃红,仿佛责备,仿佛无奈。

    那是馨兰所不了解的,小桃红要走了。

    替馨兰梳洗了一番,小桃红捧着还是温热的水盆,穿过廊道。看着满树绿叶心中也有些感慨,呆了这么多年的地方,岂是没有感情。

    之后夫人拉着馨兰到内堂坐好,又挥手唤了唤嬷嬷,馨兰只是有些奇怪着现下的气氛,静得连根针掉地下也听的见吧。不到一会儿之间嬷嬷就领了一个小孩摸样有些瘦弱的丫头过来。那孩儿见到馨兰还有些怕生,躲在嬷嬷身后不肯出来。

    见状,馨兰好奇的问道“额娘,她谁呀?”

    夫人点点头,让嬷嬷将小女孩带到馨兰的身旁,说道“她叫秋儿,以后接着小桃红来服侍你的。”

    馨兰大惊,转头看向小桃红说道“啊?小桃红那你呢?”

    “奴才想回乡下。”小桃红低声说道。

    倒是夫人已是预料到馨兰的反应,说道“小桃红年纪已是不小了,她肯定是自己掂量过才决定要回去的,兰儿你也不能一直依赖着小桃红的。”

    馨兰想了想,看着小桃红说道“你乡下在哪里的,不然我以后想找你都找不到了。”

    小桃红说道“在广州,很远的格格。”

    广州?馨兰心里可是诧异,这下可真是远了。虽说走个京广高速也勉勉强强是个路,可这里哪有什么京广高速,就是让你坐个马车,恐怕摇到去不知车散架了还是人也散架了。馨兰不自禁的提高音量说道“真的是远呀!”

    怕两人聊得起劲,也疏远了秋儿,夫人插话说道“小桃红。”

    “是,夫人。”

    “接下来的日子里,你可要手把手将该会的东西都教给秋儿。”

    小桃红点头说道“奴才明白。”

    馨兰看看小桃红,又看了看悉悉索索的秋儿,这下可有点伤脑筋了。

    小桃红和秋儿又是互看了一下,两人表情各异。

    等事情确定了下来,夫人又招着馨兰来到跟前,打量着馨兰受伤的右手,她轻轻敲了一下馨兰的脑袋,正色说道“好了,接下来可要好好跟额娘说明白,说清楚。”

    于是馨兰的脑袋在一分钟之内发挥出无限的小宇宙,将该说的事左添加又糊弄的长篇说了一遍,那关于十三阿哥的自然是删减了,免得额娘又要多想。娜仁高娃欺负她也是事实,只是之后的受伤是突发事件,她所给额娘所说的故事可没有半点走偏。馨兰滔滔不绝的说了快一个时辰了,她却没有发现只有她说而额娘并无答话,只是叹气以及皱眉。

    还是头一次额娘走神了。

    “额娘?额娘?”馨兰摇摇她的手。

    “嗯,额娘在听呢。”

    馨兰疑惑的看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兴奋说道“额娘,这回我认识了个厉害的太医,他还答应我等回来了就过来给额娘治病。”

    夫人爱怜的摸摸她的脸,说道“好兰儿,你要是乖一些,额娘的病就好一些了。”

    “那我肯定得乖,不过额娘的病还是要治的。”

    可是馨兰却不知道,在这个时代的悲哀,有很多病根本无药可治的,就像明明在现代可以控制的哮喘在这里却变成了让人畏惧的病,不是无药可治,只是药用效果微乎其微。

    她以为事情都该有最好的结果,因为这里是让她重生的地方。

    接下来的个把月里,馨兰可算是见识到笨笨的孩子是有多笨,打烂了被子,斟错了滚烫的热水,以及葬送了她最心爱的粉红色旗袍,把明珠送的耳环扫到了床底下,最后她还将馨兰刚写好给十三阿哥的信送到了嬷嬷手上,幸好小桃红手疾眼快给拿了回来。

    这傻瓜是不是上天派来整治她的呢,馨兰悻悻然的在心中问心自问。

    之后待阿玛回来之后,一家子也就像往常一般度过了中秋节,小桃红也开始将工作正式交接给秋儿,而她多数时间都在服侍着夫人。

    因为馨兰伤着的是右手,在行动上有很多的不便,现下又遇上了小桃红与秋儿的交接工作,于是她遭遇到史无前例最难受的待遇。就说这头发,亲爱的秋儿从太阳还未出来一只挽到了太阳晒到正头上了,她才勉勉强强的成功了,期间还把头发勾到了耳环上面,解不下来,差点要拆了明 珠送给的耳环,后来听她说那是汉人不会挽这样的发,而一般百姓倒是本个小辫子已是可以了。

    除去秋儿不够小桃红精灵以后,她的性子倒是温纯的不会多话也不会生是非,这算是馨兰唯一值得庆幸的事了吧。

    这日,自是平静,馨兰也只能在房里放空,做不了什么事。

    秋儿有些喘着跑了进房“格格,信。”

    只见秋儿手上张扬的掐着那封信,馨兰顿时心中尖叫,她是要给多少人知道今日来信了,她说道“你别动,我过来拿。”

    “是,格格。”秋儿回应道,保持着刚进来的动作,真的就不敢乱动了。

    馨兰迅速的抽走秋儿手上的信,他们已经快三个月没见了,这信也就那么几封,十三阿哥到底是有多忙呀,口中念念碎的说道“秋儿,下次别把信给露出来,危险,待会让”

    良久,秋儿却疑惑的抬起头看着馨兰,怎么话说一半又停了下来。

    只见馨兰呆呆的手是有些颤抖,信纸一时失去了拿捏顺着风飘落到了地上。秋儿好奇的看了看,可奈何她也不认字,只有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