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二十三章元宵佳节

第二十三章元宵佳节

    是的,她几乎想起了这朝代历史中神秘的一环。

    那时候她与同桌还开个玩笑,自己竟然与雍正同一天新历的生日,那一定是上天的安排。

    他是爱新觉罗胤禛,既是自己认识的四贝勒。

    外围都是传说,传说康熙死得突然,来不及立遗嘱,也就是四贝勒抓准了时机联合年羹尧和隆科多占了先机,成为皇帝。或是康熙有意传位给弘历,才让四贝勒当上皇帝。她知道的只是一直以来的民间传说,并没有认真的研究过历史。

    馨兰只是在最后做了个整理,将信寄给了四贝勒。

    这样她和宫里的人也算是无拖无欠了。

    她低头,将四贝勒的信一同放入木盒中,心里却如重释放。不管四贝勒会不会相信,她要说的都说过了,只要他能护着十三阿哥,就好。

    他最后问道为何要说这样的话。

    她只是忽然的想起,然后告知一声罢了,别无他意。

    “元宵是什么时候。”馨兰突然问道。

    “正月十五。”秋儿回答道。

    “那也快了”馨兰有些走了神,元宵呀,多伤人。

    陈三和五娘是在元宵节赏花灯进相遇而一见钟情,乐昌公文与徐德言在元宵夜破镜重圆。仿佛所有美好的故事都在这里发生,却除去了她。

    “是呀,格格,听说今年在市集里会扎一个很大的莲花灯,比人还高呢。”

    馨兰侧头托着腮,笑笑的看着说得眼睛发亮的秋儿,说道“那咱们也去看看吧。”

    “嗯,一定得看一定得看的。”

    秋儿高兴的直点头,完全分不出馨兰的主意。

    她是怕自己没有勇气,一时间逃避,那还不如和别人有了约定,让自己明白了责任。

    依旧如常的过了年关,这年还隆重的放了鞭炮,请了所有亲戚来了一趟,几个来回以后,额娘似乎也有了起色,偶尔还会到花园里走走。

    奇怪的是孙之鼎并没有换药,而她却显得好了很多。

    而馨兰也在孙之鼎的指导之下医术变得扎实,不在局限于纸上谈兵,莫不是额娘阻止,她一早就按自己的行事方法继续任性下去了。

    除此而已,没有人会认为他两会怎么样。

    满汉之间的距离还有很长很长

    待到元宵那一日,平时活泼的馨兰也如平常百姓家女子一般,早早的更衣梳妆,心情是一样的。

    光是衣服就换了三套,其实无外是颜色的更改,却是馨兰心里头的七上八下,这样显得隆重了,这样显得随便了。还有头饰,配饰,都让她心乱。

    “秋儿,把这支发簪也给插上去。”

    被折腾了一整个下午的秋儿接过精致的发簪,认命的往上添。

    就是说格格长相姣好,简简单单倒是衬出了她的脱俗,可她就是贪心的拼命往发髻上加东西,现在的发髻可是摇摇欲坠,巍巍可及。

    “还是这个比较好看呢,秋儿,哪个好看些。”

    馨兰将另外一支发簪摆着头上比划着,愣是一副伤神的样子。

    说到底,她就是学不乖,就算被人扔到了谷底,只要那人肯给她一颗糖,嘴上逞强,心里已是原谅了,虽然如今事情复杂了,不回了过去了,她却舍不得。

    秋儿奇了怪,今个儿格格怎么突然来了兴致,她将馨兰的头饰差不多拔了一半出来,才说道“格格,奴才认为,这样比较好看些。”

    “这不就和平常没两样嘛。”

    “格格这样已经很好看了!”秋儿肯定的点点头。

    馨兰扁着嘴,半信半疑的看着铜镜,经秋儿这么一说,倒是觉得是比刚才好了些,没那么俗套。

    “那就这样吧。”

    等待夜幕降临的时间突然变得很漫长,是她心底的焦急在涌动着,让夜色的降临也一同变慢。

    当府里点亮了一盏盏的灯笼,街外人声鼎沸的声音传了进来,左右走动的馨兰突然有了紧张,她突然怯场了。

    然而,秋儿四处寻找以后,终于找到了四处乱逛的她。

    “格格,是时候出去了,大街上都聚满了人等着赏灯呢。”秋儿喜庆的说道。

    馨兰没有说话,倒是像只箭一样的快步走在前头。不明白情况的秋儿只好急急忙忙的跟在后头,不是只是去看个花灯么,格格急什么了。

    越是急越是乱。

    这不,馨兰才刚跨出家门,就被门槛绊倒在了地上,她忘了今天穿了较高的马蹄鞋。

    现下是摔得整个人趴在了地上,膝盖都被擦出血来了。

    “哎呀,格格。”

    秋儿傻了眼,赶紧扶起了馨兰,不知所措。

    馨兰忍着痛,用裙子遮住有些染血的伤口,说道“我没事,咱们赶紧走吧,别让街上的人看笑话了。”

    “那格格真的没事吧。”

    “没有。”馨兰连忙摆摆手,极度害怕被揭穿。

    她是庆幸今日跟来的是秋儿,若是小桃红,这不早就被发现了,还用得着出去么。

    于是馨兰也忍了痛,与秋儿结伴外出了。

    一路上张灯结彩,人们成群结伴的在路上嬉戏行走,游玩,观赏,猜灯谜。

    这下馨兰倒也来了些精神,她一边走一边专心的看着路边的花灯,而花灯之下都垂着小纸条,而她一时好奇,随手拉开了纸条,上面写道“一叶扁舟深处横,垂杨鸥不惊。”

    “格格,上面写了什么。”

    秋儿挠挠脑袋,她未曾读过书,自然是不认字了。

    “一叶扁舟深处横,垂杨鸥不惊。”馨兰叙述着。

    忽然间,从身后传来了一把熟悉的声音“无人问津。”

    主仆两人同时的转头过去看着碰巧遇上的孙之鼎,还有他身旁的一位穿着汉人服饰的娇小温婉的姑娘。她有着南方人特有的感觉,小家碧玉,柔弱动人。

    “孙之鼎,原来你也来了。”

    “是阿,出来走走。”

    “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我家了,是不是有事情要忙。”

    孙之鼎摇头,似乎不愿意提起“我能有什么忙事,既然遇到了就一起走吧。”

    说罢,孙之鼎倒是爽朗的迈步前行,而馨兰则急忙拦住了他,说道“诶,你还没介绍她呢。”

    “她是她是百福阁的乐音姑娘。”

    乐音微微颔首,说道“若格格不介意,称呼我一声乐音便可。”

    “不介意,不介意。”馨兰摆摆手,倒是随和。

    而身后的秋儿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惦记着,白福阁不就是那些三教九流的地方么,看她与自己同为汉人,怎么沦落到如此田地。不过个人走路个人命,她也管不着这么多,还是先看好格格要紧,不然依照格格的性子准一下子就不知去哪闲逛了。

    在秋儿的紧盯之下馨兰自然无处可逃脱,她一边说着笑,一边四处张望,却在人潮之中失了焦准。

    她要找的人不在这里。

    一路步行至市集中央,高大的莲花灯耸立在此处,流光溢彩,技术精湛。这也让周围围满了人群,而更有小孩骑在父亲的肩膀上来观赏着盏怒放的莲灯,进来的路被挤得水泄不通。

    “好漂亮啊。”秋儿不禁感叹道。

    乐音笑着,想起了一首诗“袨服华妆着处逢 ,六街灯火闹儿童 。”

    “长衫我亦何为者 ,也在游人笑语中 。”孙之鼎顺口的回答道。

    乐音顿时心花怒放的盈盈一笑,眼神之间无限柔情,一瞬间仿佛两人的默契极好,不许说明依然明了。一旁的馨兰和秋儿倒像了外人,却夹在他们之间。

    馨兰抿着嘴,配合着大伙笑了笑。

    突然间,一声巨响,天空散开了一朵耀眼的烟花,然后熄灭。

    本已是欢腾的友人更是热情,不断的往石桥方向涌去。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人潮汹涌,馨兰显得有些慌张,她想伸手抓住小桃红却赫然发现已跟她离了一段距离伸手不能触及。

    “小心。”身后那人扶稳了馨兰的肩膀,让她不会被人流推向更远的地方。

    馨兰转身,心中却有一小角的灯火被熄灭了。

    “原来是你。”她笑道。

    “不是我,还是其他人么。”

    “乐音姑娘呢?”

    “跟你一样,走丢了。”

    孙之鼎拉起她的手,一边护着她不被其他人碰撞,一边跟随人群走到石桥之上,烟火正在盛放。而他却只注意到了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傻瓜,一拐一拐的,将自己收藏起来。

    到底是在看天上的灿烂,还是人潮中的容颜,此时此刻馨兰已有些分不清楚哪些是真实哪些才是虚幻,只知道耳边传来阵阵吆喝的声音,眼前晃过无数张陌生的脸孔,却非她想要,也非她所想,只有手中传来温热的感觉确定她不是在发梦。

    终于,失了望。

    孙之鼎轻轻的将她的头压在肩膀上,说道“何尝不试着让自己更快乐些。”

    “我只是以为他会在这里。”

    馨兰唠叨着像个老太婆,她确实需要一个肩膀去依靠,而不是没完没了的拉扯。

    而那个人终于确认了一件事,看见他们两人的动作,他并没有想象中的潇洒,对于馨兰并不再属于他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