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二十五章回到现代

第二十五章回到现代

    这里是?

    睁开双眼,窗外明媚的阳光将她刺痛,是梦吗,隐约间还能听见电视播着新闻的声音。最后她还是闭上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

    “高主任,又来巡房了。”

    “这是我的本分,每个患者的情况我应该了解的。”

    “她呀,都一年了也没能醒过来,就是董事长坚持着不肯放弃,说会醒过来的。”

    “谁也说不准她什么时候就会醒过来了。”

    高以文没有理会她,抽起床尾的状况卡走到床头,拿起照灯照射她的瞳孔观察情况。

    感觉得到身旁那人正要对自己做些什么,她睁开眼,用尽力气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这一下,可吓着了在场的三个人,她他她。

    这里是医院,她的身边有很多不知名的仪器,对面的墙上还挂着液晶的电视机,中央空调,还有不是当季的水果。馨兰疑惑了,她怎么会在医院,她坐公交车回家呢,然后呢。

    那女人将她扶起靠坐在床头,还有一个很亲切的帅哥医生。

    “我,咳咳”馨兰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喉咙干渴得要命,她皱了眉头,不乐意自己如此粗犷有磁性的声音。

    秘书女见高以文正在替她做着检查,就走到门外自顾自的拨着电话了。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医院”馨兰回答道。

    高以文倒了杯水递给了馨兰,问道“还记得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馨兰着急的将水一饮而尽,又转头看了看窗外那陌生的景色,她记得那日从同学那接了个活,就给外国人翻译,然后她们还到了博物馆游览,有时候她还很懊恼有些中文是翻译了过去就没了这种韵味的,然后晚上还去吃了个饭,然后就回家了。

    “我记不起来了。”馨兰低头,努力的回忆着。

    高以文拍拍她的头,说道“别急,以后慢慢就会想起来了。那么待会我们先去做几项检查,你身体上有没有感觉什么不舒服的。”

    “没有。”馨兰迅速回答道,而她担心的却是这个,“医生,我想出院,我付不起钱。”

    这回倒是高以文有些诧异,说道“这一年来都是你的家人为你付了医药费。”

    “一年?!”某人惊呼。

    “你已经昏迷了一年了,而你的家人却不愿意放弃。”

    馨兰的心跳突然加速,她不知道一眨眼的时间竟然会是一年,而那个没有放弃她的家人难道是爸爸,她还以为自己已经被忘了呢。

    原来身体躺在床上一年早已变得虚弱,她就像个娃娃一样坐在轮椅上被他们推来推去,做着她并未见过的仪器来检查,而她差点就要忘记自己有个爸了,毕竟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吧,或者人家还不愿意见她呢。

    听秘书小姐说,爸爸正在国外谈业务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那也好,她还没心理准备去面对。

    而接下来的那些日子里对于馨兰来说就像梦一样,她在医院却像个公主,每天除了基本的复健,大多数时候秘书小姐都会跟在她身边,想要什么想吃什么都是最好的,除了她有些厌恶的嘴脸,一切都很美好,好到她会有些害怕,这样突如其来的幸福。

    可是每当午夜梦回,她却梦到了高医生穿着满清的官服,拿起书卷朗朗上口“六气所伤,各有法度;舍有专属,病有先后;风中于前,寒中于背;湿伤于下,雾伤于上,湿伤于下。”

    真是奇怪了,她怎么会发这样的梦。

    话是藏不住心里的,这日见高医生来巡房了。

    馨兰特意守着哪儿也没去,见他进来了,她赶紧走到高以文跟前,仔细的打量着他的五官,和梦中的他真的有九分相像了。虽说高医生年轻有为,又是个医生又是个单身,样子长得怪好看了,自己怎么会这么花痴竟然连发梦都梦见他了呢。

    “打从我一进来,你就老盯着我。”高以文照例的填写着床头的资料卡,头也不抬的说道。

    馨兰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果然马上转移了视线。

    “我只是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每个想跟我搭讪的病人都会这样说。”

    馨兰鼓起双颊,不忿的说道“我是说真的,才不是搭讪呢。”

    “姑且先相信你一次吧,最近感觉怎么样,腿还使得上力吗。”

    “没问题,我可以走路。”

    “嗯,恢复的情况还是不错的,多到外面走走,晒晒太阳,知道不。”

    “知道了。”

    馨兰还是情不自禁的看呆了眼,要是他们两个是同一个人就好了,她是衷心的这样想的。

    其实在这段时间里她也搞不懂自己怎么了,想给朋友发条短信,愣是转用了繁体,说话倒是文雅了些,现下是不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有时候她也会笑想,要是当个古人会更适合吧。

    除去心里头那些搁心的感觉,一切都很好,只要她康复出院,一切都会变好的。

    这日到外面散步完了,高以文还没来巡房,见有些无聊,她倒也打开了电视,怎么自己竟然会激动了,馨兰笑着,不断转换着不同的电视台。她知道自己变得很奇怪,虽然没有人知道她的情况。她的身体是好了,心却缺了一角,无论如何也找不回来了。

    因此,她只好归咎于撞车以后的失忆。

    “这套片子重播了很多遍呢。”

    馨兰一个回身,看了看同是百无聊赖的秘书小姐。她想说她并没有看到电视的内容。见秘书小姐似乎看得入迷,馨兰只好附和道“是吗。”

    “电视台天天都播。”

    馨兰也认真看起了那电视剧,却皱了眉,脱口而出“我们哪能天天往宫里头跑,倒是糊涂了她们。”

    “你说什么。”秘书小姐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我没什么。”馨兰皱眉,她说不出来,只是打从心底的不认同电视剧里的装束以及自由。

    馨兰摇头,试图驱走脑海中有些零碎而奇怪的画面,仿佛她从小就在那里长大的。

    “你是不是哪里见不舒服。”秘书小姐问道。

    “没有,一时间脑袋糊涂了。”

    馨兰不愿意多说,这些日子下来她倒是和秘书小姐熟悉了些,虽然她平时说话是有些刻薄,却是好人,要不然哪里能在医院守了她一整年呢。

    “欸,听上面说董事长这几日便会回来了,说是要接你出院。”

    “是噢。”

    馨兰看着电视剧,有些心不在焉,她有多久没有见过那个人了,就连妈妈死的时候他也未曾出现吧,现下倒是会关心她了,那她是不是该感谢主耶稣了。

    “他演四贝勒特帅了,好深情。”秘书小姐投入的感叹道。

    而此时就连馨兰也专心起来看着电视剧,四贝勒不是这样的,她轻叹了一声,也不知为何。也许历史中的四贝勒一点也不帅,更谈不上情深呢,为何世人只会欢喜于自己所创造的角色之中而不愿意面对现实,宫里头的规矩明明不是这样的。

    馨兰越想越是气愤,她讨厌这些深情,谁说只靠一股冲动就可以在一起了,明明无论如何都不能冲破那道枷锁的,那是他们该有的命。

    “都是演的,你也太投入了吧。”馨兰泼冷水道。

    “谁知道他们以前是怎么样,可能真的是情深呢。”

    看着秘书小姐一副坚信的样子,馨兰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电视,那里头的人儿爱来爱去然后哭得死去活来,当然最后会在一起,这是多么令人欢喜的结局。

    只是看得她心里不舒服,闷闷的,下了雨。

    几日以后,那个人来接她了。

    陌生得很,是她的父亲,虽然她从未叫过出口,一声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