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二十六章她的家人

第二十六章她的家人

    还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她第一次见到爸爸,那是一个既美好又痛苦的回忆。爸爸拉着她,还有妈妈的手到游乐场,玩咖啡杯,坐摩天轮,还吃了个儿童套餐,里面有三文治,还有可乐,走累了爸爸还会抱着她,有时候骑在他的肩膀上,有时候则直接让他搂着,从中午一直玩到太阳下山。到这里为止一切都是很美好的回忆,这个突如其来的爸爸。

    然后她来了,身边还有个比她大的男孩,起了争执之间她推倒了馨兰,也推倒了妈妈,然后爸爸就不见了。

    这就是馨兰对爸爸的唯一的印象。

    后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会问妈妈,爸爸呢,还会不会带她去游乐园。

    再后来呢她长大了,倒也不死心去过爸爸家一次,然后才发现,他们才是一家人。

    现在她很明白,也许妈妈才是第三者,她到这个世界来是一件让人为难的事,虽然妈妈到死之前都没有说过些什么,她却感受到妈妈怨恨的眼神。

    “恭喜你终于可以出院了。”、

    馨兰回过神来,瞧见了站门口的高以文。

    挥不去那种奇怪的感觉,馨兰把心一横问道“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复诊的时候就能见到了。”

    “我是说在外面,不是在医院里。”

    “如果你要约我的话。”

    馨兰轻笑,拿起手机摇晃着“给我号码。”

    留了号码,她的心也安定了些,紧接着秘书小姐也很积极的帮忙她收拾东西,拉开一年前的袋子,东西是杂乱的,毕竟从车祸现场捡回来的,里面的东西也不齐全了。

    然后她拾起了博物馆的介绍小册子,一阵心寒。

    “董事长在车库等着呢,咱们得赶紧下去。”

    “那他为什么不上来接我。”

    秘书小姐白眼了她,说道“你是不知道,有钱人最忌讳这些有的没的。”

    馨兰摇头,她真的不知道。

    拖着新买的行李箱,她和秘书小姐乘坐电梯直接到了负一楼的车库,这时候一部黑色房车开了过来,司机下车提她将行李箱放好,又为她打开车门。

    从没见过这副架势的馨兰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笑笑的向司机先生道谢,才低头进到车里头。

    终于,她和爸爸的视线相对,时间改变了很多,包括人的容貌。

    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言,她有很多话想问,可是从何问起呢,十几年的时间在两人之间画起了巨大的鸿沟,她跨不过,他走不来。

    “你知道我家在哪吗。”好不容易,馨兰再挤出这样的一句话,顿时想咬舌自尽的心都有了,这个问题怎么这么烂。

    紧接着一个更为惊吓的答案摆在了她的眼前“我打算把你接回来住。”

    你老人家可在说笑,馨兰心中突然好激动,她压抑着心中的力量说道“这样不好吧,不适合。”

    “我已经决定了。”董长青不容置疑的说道。

    馨兰偷偷的看了他一眼,却有些失望,果然现实和回忆还是有差别的吧,他有了白发,眼角生了皱纹,一脸严肃,这样已经不能撒娇了吧。

    车缓缓开上山头,一处别墅独立的放置着,像城堡。

    从车库到屋里,馨兰只是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她发现她已经不是需要爸爸的年纪了,除了一丝恨意还有失望,别无所有。她是恨着这个男人的,恨他在阔别多年以后突然以父亲的形象出现在她面前,现在还要求她参与到他的未来之中。

    馨兰没有辩驳,当车停在了大门口,铁门缓缓开启,她是吓住了。

    门口前面有着一个她永远无法忘记的女人,鲜红色的口红,一丝不苟的发髻,还有没有感情的脸孔。

    刚下车,便来了个小姑娘,倒是一副专业的样子,才刚站稳,她就急切的扶着馨兰的手。馨兰好不习惯呢,她稍稍推开了那个女孩的手,有些尴尬。

    “进来再说。”那个女人有些高傲,她走过去挽着爸爸的手进去,连抬眼看自己的一刻也没有。

    为什么突然变成好冷,来这里到底是不是好事呢。

    进了门,三人各自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只有时钟沉静的声响。什么叫如坐针般,大概是形容现在的情景吧,谁能说明一下情况呢,让谁来说一句话也好啊。

    馨兰别扭的盯着自己的有些残旧的布鞋,不知所措。突然间从背后的楼梯传来规律的脚步声。那一霎的回头,她却愣住了,直觉的伸手想要抓住些什么。

    董之轩冷冷的看了一眼举止怪异的她,又低头按通了手机,转入了楼下的书房里。

    “轩,你过来,爸爸给你介绍个人。”董父说话。

    董之轩将电话放回到裤袋里,转头说道“爸,我知道她是谁。”

    馨兰愕然,可是仔细想想,他知道自己是谁一点也不奇怪,甚至可以说他们从小就知道对方的存在了吧,只是从来未曾遇见过。努力撇开心头怪异的感觉,她还是想触摸他的身体,那是一种让人恐惧的执着,想要多触碰些,再多一些。

    “他是你的哥哥。”董父有些不悦的看着房门紧闭的那一方。

    还没轮到馨兰想说的话,倒是那女人先开了口“之轩不接受也是自然的事,老公,即使是我也不能接受。”

    “闭嘴。”

    这时,她却也乖乖的不说话了,只是有些敌视的看着馨兰。

    确实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把馨兰这个流落在外的女儿找回来,在这样的时候,没有症状的。

    各人心思各异,却又沉默不语。

    这里的生活对于馨兰来说太陌生,太压抑了。除了神出鬼没的哥哥,还有刻薄挑剔的女人,这里实在平实,毫无波澜。

    她的爸爸依旧是日理万机,怎么就显得她是个闲人呢。

    这一日的傍晚,天空映成了橙红色,她靠坐在有些西式的雕花椅子上,熬着时间,闲着无聊。

    手机终于在一年以后响起了熟悉的铃声“我可以很勇敢,也可以很简单;背对整个世界拥抱着你就不孤单”

    拾起有些旧款的手机,馨兰有些迟疑的看了看荧幕,倒是一个意料以外的名字。

    “喂,高医生?”

    “还以为你忘记我了。”

    馨兰吐舌,尽管电话那一头没有看到她俏皮的表情“差点。”

    “明天有空吗,刚好手头上有两张电影票。”

    馨兰轻笑,怎么还有这么老套的对话“你想约我。”她肯定的说道。

    电话那一头的高振文愣了一下,倒是诚实“是呀,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意思。”

    “我去我去,什么时候在哪里等。”

    “明晚七点钟,也许我们可以先吃个饭,我来接你。”

    “知道我家住哪吗你。”

    “去过几趟看病的。”

    “原来你们还有这层关系呀。”

    “工作而已。”

    馨兰终于感觉到了小兴奋,嘻嘻哈哈的聊着不着边的话,原来上天还是可喜欢她的。

    挂了电话,再看看时间,原来已经凌晨了,月光很好,天色也很美,她很高兴。

    可是,仅此是这样而已。

    有时候,她会觉得自己是不是遗忘了一些很重要的记忆,可是无论如何回想,她空白了一年的时间只是不间断的躺在床上,根本毫无记忆可言。那为什么她心里的纠结会如此莫名其妙的出现,就像一个等待着的人。

    她皱了皱眉头,眼前景物在一瞬间转移了,啪一声的跪倒在地。

    像溺水了一样的难受。

    不知道挣扎了多久,身前出现了一个黑影,强而有力的臂弯将她抱了起来。

    她很慌乱,因为脑中闪过了太多不属于她的记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