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二十八章似曾相识

第二十八章似曾相识

    高以文找到了间颇有情调的餐厅,漂亮的乐者正飞舞着弹奏着钢琴,周边的侍应显然训练有素,昂首挺胸的站得笔直,四周只有曼妙的音乐在悠扬。打开产品一行行的英文工整的排列着,看到价钱,她无从下手。很显然,对面的高医生已经熟练的为她点餐。

    “经常带女生来?”

    “你是第一个。”

    馨兰轻笑“看不出来。”

    “我的额头明明琢着宅男二字好吧。”

    “又帅又有钱还那么温柔的宅男要到哪里找呀,高医生~”

    他总是希望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馨兰面前,却没有发现越是展现,他们之前内心的差距越是增大。确实,高以文也没说错,他的生活单调而无味,研究院到医院,一年365日几乎每天如是,只有来这里吃饭听着音乐让他感到放松些。

    “那是你还没看到真正的我。”

    “我想我们需要互相了解的过程,对不对?”

    两人相对一笑,仿佛知己。

    晚饭之后,高以文便将馨兰送到家楼下去了,她下车跟高以文道别,她站着挥手,他也不走。笑笑,原来是高以文想看着她进到家里才安心,怎么就遇到这样好的人?一番挥别远走,高以文终于露出放心的笑容开车驱去,而馨兰还不想这么快回到房间里。轻轻踏进草地,她蹲坐在地上抬头看天,今夜的月亮是橙红色的。

    最近发生的好事情让她感到不真实,都说电视剧源于生活,现在也是信了。

    “一醒来就知道招蜂引蝶,真行。”

    眼睛都不用转就知道是谁在身后了吧,没想到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偏偏遇上了最不愿意见到的董夫人。

    “这黑漆漆的,夫人也来散步?”

    “这大半夜的,就想看看你勾引哪个回来,这不高医生你也不放过。”

    握紧拳头,深深地呼吸着。馨兰迈开艰难的微笑转身向那女人优雅的点点头,尽管内心已经一百个翻腾,还是要假装不在意,甚至她潜意识的微微蹲了蹲身子,点头说到“夫人这大半夜妆也没化,着实让我一时间没认出人来,都让你瞧见了。哎,岁月催人老哎,夫人也该习惯像老人一样的生物时间呀,不然皮就松了~”

    “哼,就是一狐狸精!我警告你,高医生我一早就看好了准备介绍给表姑妈的女儿,她可是你爸爸生意上的大客户,你别来搞破坏。”

    馨兰一声哀叹,看吧,就说高以文是骗子,吃饭神马的早就去过一百几十万次了吧。

    “那你就去介绍呀,与我何关?”

    说罢,她转身离开,再也不想看到这个黄脸婆。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窗外依旧一轮橙红色诡异的月光,淡淡的透漏出一阵神秘。

    闭上双眼。

    男儿有泪不轻弹,明白事理如他,哀伤如他,好想轻轻拂去他眼角的涙。他的双手很温暖将她包裹着,不该,不该,用如此悲伤的表情望向自己。

    “她本应该香消玉殒,幸好有孙太医为她送药,皇阿玛那边封了消息,你又怎么可以丢了心神,整天呆在这里。”

    “连这个时候我若还不能在她身边,又算什么。”

    “那你也该知四哥此刻为何执意提醒,十三弟,一子错满盘皆落索,她的生死,在你手上。”

    “皇阿玛身边乖巧聪敏的阿哥何止我一人。”

    “但有些事情只有你我可以办到,入宫的马车已在府外等候多时。”

    “我是不会跟皇阿玛屈服的。”

    “你呀,应该要知分寸了呀”那个男人的眼神露出一丝阴霾,直教梦里的馨兰一阵窒息的不安,她看着身边疲惫的男子,好生感慨。他的名字是?话说到嘴边又想不起来,真让自己给着急了。

    “一直以来,我在宫中何不是规规矩矩,各守本分,可如今又落得怎样的际遇。”

    “她值得你去冒险嘛?!”

    还没等馨兰想个明白,那名男子便拉扯着另外一个人离开了卧室。望着那人离开的背影,顿时心感悲哀。

    “胤祥!”她想唤他,喉咙却是火辣的沙哑,小而声沙。

    幸好,他还是听见了。

    连日来的等待换来了一声叫唤,胤祥激动得身子也在颤抖着,他快步走向馨兰,握住她的手“我在这里,馨兰,我在这里。”

    “胤祥”

    一切终归于黑暗。

    再次睁开双眼,早已是白天。原来她在梦中,只是那心底的苦涩如此噬骨,她抹掉脸上的泪水,已经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分明掌心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他到底是谁?

    拍拍脑袋,馨兰试图驱走一早上心中的不安。她下床走到衣柜边上,打量着镜中的自己,一个字,素。这不现在她也是个有追求的人了,不可以太随便,不然得把高以文吓跑了。馨兰打开了衣柜,挑选了几套衣服,在镜子前摆弄了许久,鉴于她之前人生的乏味,可以看出来她的衣服基本都是一系列的牛仔裤和帆布鞋,无论怎么搭,都是休闲。最后她也只好放弃,穿着衣柜仅有的连衣裙,现在看来确实有些过时,幸好男生是很难留意到时尚是什么东西,比如高以文,上次穿了条6年前的裙子,他都没话说。

    之前跟馆长商量过,从下个月一号开始上班。

    所以今日的行程自然是图书馆之旅,因为并非节假日,馨兰没打算找高以文陪着去,为求方便,尽管穿着长裙,她还是搭配了布鞋,背上还背着个有些残旧的背包,这样的搭配不过是路上行人的一员。

    他开车经过她的身边,又倒车回去她的身边。

    “去哪,上车。”他说到。

    在这里遇到董之轩一点都不奇怪,毕竟家就在附近。奇怪的是他叫自己上车。

    “不用了,谢谢,都快到中巴站了。”

    “上车。”

    董之轩顽固得像石头,他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并示意她上车。

    只怕是敖不过这位少爷,馨兰只好欣然的坐上副驾驶座上,说到“我要到图书馆,谢谢。”

    她瞄了一眼董之轩,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董之轩瞟了她一眼,缓缓开口说道“你的人生很简单,母亲在你十六岁那年就病死了,依靠她留下来一点遗产和奖学金,读完了外贸学院,学的是翻译,一直在打工没有谈过恋爱,博物馆的工作也是从大学实习期间的到的工作,一直做到现在。”

    “你查我!”馨兰微微的表示着心底的不悦。

    正如他所说,自己的人生单纯也是乏味,谈恋爱对她来说太艰难,看过母亲的怨恨她也不敢跨过这条线,除了工作挣钱她并无太多特别嗜好。

    “你的人生并不值浪费钱去调查,妈一定失望了。”

    他低声轻笑,并没有理会馨兰愤怒的视线。

    “我知道我的人生不够你们精彩,可是我拥有的东西都不比你少。”

    “例如?”

    “智慧和努力,这两样东西不需要钱却可以改变环境。”

    董之轩继续轻笑,没有否定也没有表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妹妹出乎意料的有趣?

    “所以你过上了一般人的生活。”

    总觉得这句话带有些许贬义,馨兰侧头鄙夷的看着他,生气了没有说话。

    一路沉默。

    图书馆渐渐出现在眼前,馨兰也迫切的想要下去,毕竟跟董子轩在一起的感觉不太好。

    等车一停下来,馨兰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下车。只是董之轩却抓住了她的手。

    “不要和高以文在一起,你们并不适合。”

    馨兰皱眉,心底忍不住一阵愤怒,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她好像永远都喜欢上不对的人,又是伤害得自己彻底。

    “得了吧,适不适合不是你说了算的。”

    说罢,她甩手离去。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董之轩摇头,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说到“高总,今晚的宴会希望你们父子两都能到场。”

    通过电话以后,手机显示着秘书的来电,董之轩拒绝了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