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二十九章宴会
    果不出奇然,她真的中了电视剧奇毒,昨晚梦见的都是什么。

    在这里翻查了好些资料,她梦到的人物分明是这堆故事的主人公,真是令人可怕的结果。梦里的人也是她臆想出来的吗,太真实了。真的活见  鬼了。如果梦境是真实的,想必那位仁兄就是康熙了,馨兰忍不住从心中打了个寒颤,想起那个梦,她若在古代的生活过,那必是一场不得意的人生吧。

    呵呵,人倒霉起来无论在哪里都会遭遇一样的憾事。

    争夺的故事就像电视剧一样风起云涌,他们的每一个的脸容时不时的略过眼前,记忆渐渐堆积,像大石压在她心上,或许是太多真实的情景强压在她眼前,她仿佛闻到当时树木的味道,檀香花香交织在一起,不是梦。

    喜欢过的人,恨过的人,羡慕过的人。

    脑袋像炸开一样疼痛,真实和梦境交织在一起,她已分不清谁真谁假。

    “就这样回去好吗?”

    “回去哪里?”

    “你不是记起来了吗?”

    “不可能。”

    “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

    “到底回去哪里!”耳边嗡嗡的声响甚是烦人,馨兰愤怒的嘭一声站了起来,身后的椅子后仰在地。四周的人都抬起头看着她有些奇异的举动。馨兰迅速收拾着桌上一叠书本,理不清的思绪在脑海中发疯一样的盘丝缠绕不轻,凌乱如她,是谁叫她回去?

    忡忡走出图书馆,只见路口那辆有些熟悉的车子。

    馨兰有些疑惑,好奇的走了过去打算瞧瞧。这不刚靠近,驾驶座的车窗就下来了,里面的人让她吓得吞了吞口水,竟然是董之轩。

    “你一直在等我?”

    “你知道除了智慧和努力之外,成功的人还有一样不可或缺的东西。”

    “那是什么意思。”

    “是懂得抓住机遇,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上车。”

    馨兰此刻竟然无言以对,道高一丈,她认了。

    仿佛像着了魔似得,她乖乖的坐上了车。不可否认,他说对极了,所以刚才董之轩才会说她终于过上一般人的生活,试问在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是在努力和用工读书,她董馨兰也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

    车辆快速的行驶,最后来到这里,名媛购物名点,各个名牌的集合点,里面的贵得吓死人,更可怕的是不招呼外宾,只有vvip客户可进入。百闻不如一见,她董馨兰今天受的刺激可算多了。

    董之轩步伐稳健,大步流星的没有任何犹豫,踏进一间女装店,门口的服务员更是对他180度的鞠躬,甚为尊敬。跟在身后的馨兰也壮了壮胆,双腿有些窸窣,至少是抬起头进去的,她瞄了一眼导购,一个字,美!这样的容貌做导购真的好吗?当个模特什么的钱会挣多一些吧。

    “董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帮她换套好点的衣服,参加宴会用的。噢,还有,处理好她的样子。”

    导购忍住笑容,回答道“是的,董先生请到vip间稍作休息,我们会为这位小姐找到最合适的服饰。”

    什么叫做处理?还不如直接叫导购小姐把我换个人吧,馨兰心里唠叨着,怨恨的看着董之轩。

    “你们只有一个小时,知道吗?”

    “是,董先生这边请。”

    她终于感受了一回什么是专业,导购小姐像鹰一样的视线仿佛要将她看穿,害馨兰都不好意思的用手捂着胸,一阵害羞。但是导购小姐并没有轻易的放过她,才短短些许时间,她手上已经拿着几套神秘的衣服过来,笑笑的看着她。

    “导导导购小姐。”

    “嗯这套可能有些紧了,这套,还有这套,这套,这套,嗯董小姐,这两套你都可以试试。”

    几番奋战下来,馨兰感觉自己已经脱了一个星期分量的衣服。

    忍耐还好没到极点,导购小姐就已经停止下来。

    “你看。”

    导购小姐蹲下身子将她裙子里顺,馨兰看着镜中的自己,小露香肩,纯白的长裙及地,裙摆飘飘,体态更显轻盈,嗯,裙子很漂亮,再看看腰上的价钱牌,更漂亮!

    “裙子是很漂亮。”

    “董小姐,漂亮不是因为裙子,是因为人。”

    导购小姐将她领到了化妆间,里面的化妆师和发型师也摩拳擦掌了许久。

    馨兰感觉自己像玩具,被他们舞来舞去。闭上双眼,可以感觉到化妆师的粉刷轻巧的扫过她脸上的每一处,头发也在被烫卷着摆弄着。

    只是闭上眼她会想起胤祥,是真的地位不可跨越还是喜欢的不够,不够让他勇敢爱自己多一些。呵呵,馨兰心中一阵苦笑,苦涩的滋味涌上心头。

    感觉身旁的动静都停了下来,馨兰睁开眼,呵呵,她这样子倒像着结婚的新娘,卷翘的黑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未免华丽了些。

    “我觉得自己像个新娘多一些。”

    “这不是挺好看的嘛。”

    馨兰回头,董之轩早已靠在墙边,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穿成这样,是要带我去哪里哦?”

    “回家呀。”

    馨兰不解,但也没有时间让她考虑了,董之轩说得没错,他们的车子开回了家,只是这个家的夜晚比平时多了几分喜庆,宾客正在大厅中交谈。

    来到门前,馨兰却有些却步,兴许是脚上的高跟鞋不习惯,兴许是她知道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挽着我的手,抬头挺胸,你是董耀集团的千金。”

    “有钱人的玩意。”

    馨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瞟了一眼董之轩,发现他此刻的神情到底有多冷酷,一点也不想今天看到他的模样,也许面对这个肮脏的社会就得戴上面具,免得以后脏了自己。

    脚步划过台阶,每一步轻盈优雅,一头秀发缓缓而随动。

    今夜仿佛她就是主角。

    多得董之轩的包装,馨兰在进入会场的那一瞬间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也夺走了某人的心。

    在不远处的董夫人看到馨兰的这副模样,手不自禁的紧抓酒杯,浓妆之下露出一丝恨意,太像了,太像那个女人。让她恨之入骨,让她失去家庭的那个女人尽管已经死了,可如今她的女儿又回来了,将她安排好的一切计划都要破坏掉吗?

    她拍拍身旁年轻女子的腰间,说到“过去介绍高医生给你认识,记得舅母说的话吗?”

    一旁的女子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嗯,记得。”

    “去吧,不然又要给狐狸精勾走了。”

    “舅母,你说什么?”女子回头,看向有些失神的舅母。

    “舅母今天高兴,你快点过去呀。”

    董之轩看着那年轻的女子,一阵不悦,向来生意来往当以自己集团和高氏企业为主,现在高氏企业长子还没结婚,最合适的人选自然是刚来的妹妹,要不是母亲的任意妄为,何时轮到他们捡了个便宜,双方子女有了婚姻的关系,合作力度不可言喻,馨兰是目前最适合的人选。

    见状,董之轩推了推正在茫然若失的馨兰“快,去找高以文。”

    “你?” 出乎意料的,她这位哥哥帮了忙,尽管看到他眼底的盘算,馨兰倒也省心,他们暂时不会是敌人。机会来了,她是否应该捉紧,可是如果出丑了呢?她是怕了这些名利场,害人心神。

    鼓起勇气,她仰头举步,一摇一仪态,无不是优雅。她可曾记得小时的训练,入宫的训练,自然而不做作,轻摆裙绮,婀娜窈窕。

    高以文又怎么会留意不到今天星光闪烁的馨兰呢。

    他嘴角上扬,走向馨兰。“子轩这家伙,你今天真漂亮。”

    “嘻,我他派来来给你挡桃花的”

    馨兰指了指正在向咱们方向走来的漂亮女生,一眼看上去就是不知道哪家的千金。

    “那就拜托了。”

    说罢,高以文大胆的挽着馨兰的手,俨然已是伴侣。

    董夫人暗自跺脚,怎么就给馨兰这小狐狸快了一步,她也只好亲自出马,将侄女儿推向高以文。

    “哎哟,以文来了,最近家母可好,上回她说过喜欢高宁酒店总厨做的点心,可惜那厨子已经退休,我特意让那总厨出山给做了些留着,以文呀,你可待会带给她尝尝。”

    “家母最近都在研究院里忙着,她很好,董夫人有心了。”

    “叫伯母,我们两家可熟了。”

    说罢,她推了推身旁的女孩,介绍道“这是我的侄女儿,灿灿,大家年纪相仿,不妨当个朋友。”

    “灿灿小姐好。”高以文疏离的打着招呼,眼前的女孩眉清目秀,倒不像那些富家子,相信也只是被推着出来跟自己见面吧。他这把年纪每次一到大大小小的聚会都这样,真是怕极了那些人。不是对面女孩不好,是他已经心有所属,看了一眼身旁的馨兰,她却玩味的看着自己,恐怕跟她一起还要摇摇之期。

    “那也和我当个朋友吧?是吧,董夫人。”

    只见董夫人的脸青了一半,并没有理会馨兰。

    “你!”董夫人脸色变了变,转心一想也是不对,她又握着馨兰的手,说道“馨兰呀,过来陪妈坐坐。”

    感觉到董夫人的手劲可大着,她不悦的皱起眉头,很很很用力的将手抽了出来。

    瞧见他们的较量,高以文自然有责任救他们两出苦海。

    “额,伯母,我和馨兰还有些事要聊,不如改日到府上聚聚。”

    董夫人听到这么一说,自然是喜上眉稍,临走前瞪了馨兰一眼也就放过她了。

    “我们到外面走走,跟你说个故事。”

    高以文疑惑,也随着馨兰出去。

    远处的董之轩看着他们,转身对母亲聚起酒杯,胜利的笑容在嘴边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