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三十章回到有你的地方

第三十章回到有你的地方

    对于宴会里面宾客虚伪的表情,花园外的空间更让人轻松,馨兰和高以文离开了大厅,漫步到花园。花香在夜里飘着香气,馨兰脱掉脚上的高跟鞋,不知为何露出了苦笑。至少她想起了很多事情,只是荒唐得不知道该如何说明。

    她拉着高以文就地而坐,草地微微的泥土味混合着身旁的男人的古龙水味,疲惫如她,下意识的靠在高以文的肩膀上,无论从前到现在,至少有一个人可以让她依靠。

    今夜的月亮变得更加橙红,诡异之极。

    “你的肩膀很可靠。”

    为她理顺了额前的头发,发现她已经闭上双眼,似乎累极了似得。

    “我会一直做你可以依靠的肩膀。”他看向她。

    馨兰嘴角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抬头与他对视“我撞车的时候失去了些记忆,你不知道吧。”

    面对馨兰明静如水的双眼,高以文显然有些慌乱,他并不知道馨兰曾经失去过记忆,也许她醒来时候表现得有些慌张却被误解。他并没有说,只是皱着眉头,打量着馨兰生硬的笑容。

    “我曾经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他也应该是喜欢我的吧,可是长大以后他的父亲为他安排了更好人,那个更好的人并没有错,她的父亲可以帮助我喜欢的人去到更高的位置,但是他并不喜欢那个人,一天醉酒,他让另一个女的怀孕了,他并没有告诉我,直到有一天我自己发现了,他的小孩都多大了。”

    “所以呢?”高以文吞了吞口水,声音有些沙哑。

    “所以我放弃了。”顿了顿,馨兰整理了思绪又说道“我们有个定情之物,当时我决意要离开他,所以把那件东西还给他了,可是前天我发现,他竟然还留着,挺奇怪的,都这么久了,还留着到底几个意思。”

    “那他和别人结婚了是吧?”

    “结婚了,而且他还跟其他女人生了好多好多小孩。”

    不知为何高以文长吁了口气,他的情敌真是个渣。仔细想想,馨兰的语句也很奇怪,她知道知道那件物品在他身上留着,好像还有点感情。不过想想看来,那男人也是挺懦弱的,连自己的幸福都不敢争取,吃着碗里惦着锅里的,可惜了馨兰一片痴心所托非人。

    “馨兰,我跟他不一样!。”

    “你呀,比他活得潇洒多了。”

    高以文握着她的手,神情坚定“馨兰,我!”

    “这个故事,我还没说完呢。”她抽出手,别过头没有看见高以文眼底的失望。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很久很久以后,有天听到别人说她有小孩了,我一个激动滑湖里了,也不是故意的做傻事,只是刚好脚滑就下去了。”

    听到这里,高以文竟然无言以对,他不知道原来馨兰经过这些事情。

    “当时外面都在谣言我为了他跳湖自尽,所以大家都顾忌着,没有医生愿意救我。”

    “他的父亲在医院的势力很大”高以文想了很久,却猜不出是什么人,能动用到这样手段,非富即贵,恐怕也是名利场里的一员。

    “可是他在我昏迷以后一直陪着我呢。”故事到了这里,馨兰也有些迷糊,世事理不清的太多,她不知道是应该是进是退。“故事暂时到这里,如果他此刻选择了我,那么他将会失去很多东西,比如父亲的信任,比如某些权力。高以文,你说我应不应该再从他人生中出现,自私点让他选择我?”

    “你故事的结尾很奇怪,我只想说既然他已经结婚生子,你再搅和他的生活,受伤害的不止是你还有他的家庭,如果因为你的出现而阻碍了他的前程,你不会愿意的。”

    馨兰摇头“确实是这样,我只是想回去告诉他,我活得好好的,不要担心。”

    “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成定局了,他还活得好好,你也已经可以从头再来。”

    “我不确定自己到底有多爱他,只是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很难受。”

    高以文苦笑,伸手抱着馨兰。“他并没有为你放弃过什么,而你却选择奉献自己。”

    “也许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伟大,因为我跟他一样,没有尽过全力去参与这段感情,才会落得如此结果。”

    高以文沉默,人类都有一种心态,叫不到黄河不死心。尽管馨兰还在他身旁,却突然发现她离得好远好远,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未曾了解过她。

    “所以你现在想,健康的出现在他眼前,让他没有内疚的选择其他人吗。”

    馨兰拍拍他的心脏位置,满意他的答案。“高以文,你是我肚子的虫吗?突然发现你人很好。”

    “爱情没有更好,只有刚刚好,无论是你,还是我,还是他,也许就是欠缺那么一点刚刚好,才会生疑,才会错过;我为人并非你认为的好,一直以来我在这里,只是希望自己是你要回头时候看到的,那个刚刚好的人。”

    馨兰摇头,她伸手挽着高以文的脖子,轻轻的吻了吻他的唇。

    “你要等的人应该不会是我。”

    月亮此刻在一瞬变成红色,染红了大地。

    高以文瞪大了双眼,感到不可思议,尽管周围变得有些模糊,他想延续这个吻。

    然而怀抱里面的人却闭上了双眼,身体瘫软下来变得沉重,高以文愕然,而后一阵慌乱。他以为她只是睡着了,却发现她更像沉睡,只是他不知道这是就是离别。

    “可我就是喜欢上你了呀”

    康熙四十三年二月

    京城大雪封霜,如此寒天尽管卧室已经加备炭炉,仍然挡不住寒意入侵。馨兰的冰冷,连孙之鼎也叹息摇头。

    雪上加霜,这两日原本沉静的馨兰发起了高烧,人倒是有了生气,却是危险。十三阿哥为一民间女子连夜留宿于宫外,一时间外面传言甚嚣。各种各样难听的说话四处私传,侧福晋瓜尔佳氏哑然而终归沉默,真相将一切解释得淋漓尽致,毫不犹豫的把这位妇人的心踩得好痛好痛。

    “十三阿哥还没有用膳嘛?”

    “是的,夫人。一天了,十三阿哥都没有动过桌子上的食物。”

    哎,她的兰儿倒底是福气好还是坏,性子烈得像野马,劝也劝不听,也怪她平时没有好好管束兰儿,野了心智,才会铸成大错。庆幸如今境况,难得十三阿哥有情有义日夜陪伴左右,令人动容。生死不到自己左右,但求菩萨娘娘保佑兰儿大难不死,熬过此劫,不要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

    “哎,也不知兰儿不知熬不熬得了这个冬。”

    “格格吉人天相,一定没事的。”

    “我的兰儿怎么那么命苦”

    董鄂夫人一声叹息,惹来了小桃红双眼泛红,如果她好好守住格格,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吧。

    他们的对话定是让他如受重击。

    一切因缘都由他而起,他很错。

    元宵节她身旁得那个男人竟然是孙之鼎,如今可以救她的也是孙之鼎。而他,从头到尾,除了无能为力和任人摆布以外,他似乎做不了什么,这种无力的感觉在他心中泛滥,像尖刀在他心上划过。

    药熏独特的香气,耳边人们走动的声音。

    馨兰知道,她回来了。

    他的手很暖,握着手心都要出汗。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沙哑,是不是太久没有休息了。很想将他抱紧,告诉他自己很好,却无力。

    很热,全身像被打了一顿一样疼痛,她舞动着身体却像被大石压着,努力的睁开眼却仍然一片黑暗。

    颤抖的手让胤祥握得更紧,仿佛一松开就会失去。

    “馨兰,馨兰”

    “十三阿哥,请让奴才先给格格喂药。”小桃红的声音。

    “药,放下吧。”

    “是。”

    本应想诀别,如果难舍,更是难受。眼泪温热的滑落脸颊,被他温柔的拭去,如天堂如地狱,苦口良药也变得甘甜。

    她失去力气,沉沉的睡去。

    再次清醒,已是清晨,微微的亮光让昏暗的房间有了些生气。她张开眼,多么熟悉的环境,她真的回来了。转身看着床边趴睡的男人,啊,果然是你呀。

    卧室木门轻轻被推开,是孙之鼎背着陈旧的药箱进来了。

    看见馨兰竟然苏醒过来,一双清澈的双眼正定眼看着他,会心一笑。他愕然,想走过来,却被她抬手示意,不要吵醒十三阿哥。

    进不可退也不可,孙之鼎走到别室,安静的坐着。

    馨兰抚摸着胤祥的半光头,真是奇怪,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试过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的睡颜,在现代呆久了,也忘了分寸。

    突然间,胤祥抓住了在他头上乱舞的小手,好生用力。

    四目相对,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胤祥,我很好。”

    胤祥俯身将她抱紧“馨兰,我”

    馨兰原本以为可以冷静,却在凝望他渴望的双眼后变得无力反驳,她只能抓紧胤祥的衣服。之前在疑惑回来是错是对在这一瞬间已经无用,再见到他的那一刻已经确定了心意,她并不想与他分别吧,如果闭上眼自私一回,上帝会不会原谅她这只迷途的羔羊?

    “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呀。”

    “一直都只喜欢你一个。”

    “我知道了。”

    寒冷的冬天变得温暖一些,心中也是暖暖的。

    快三个月没有下床,她的腿一点也不听使唤,好不容易挽着拐杖倒像个拐脚的人。从醒来的那天起,府里头也渐渐一改阴霾,热闹了起来。十三阿哥不在留宿府上,但是三天两头就往这里跑,好吃的好玩的全往这给送来,四周谣言四起,他并不掩饰,坦荡荡的做人。

    天冷却人不冷,他两更多时候坐在院子里,散步,说笑。

    “问你一个问题,一个病人去看病,大夫叫他看开点,请问他得的是什么病?”

    “重疾?”

    馨兰卷缩在胤祥怀中,看着他正派的脸色强忍着笑。“不对!再猜。”

    看着她鬼灵精的样子,胤祥无奈的摇摇头“我猜不到。”

    “就是对眼。”说罢,她的脸搊成一团,好生好笑。

    胤祥只是微微一笑,又是将她抱紧,原来抱着喜欢的人的感觉是如此微妙,仿佛全世界的喧嚣在此刻沉静下来,在她身旁即使什么都不做都会感到安心,平日带着伪装的面具也在一瞬间卸下。

    “古灵精怪。”

    馨兰抚摸着他笑意的脸容“馨兰只想告诉十三阿哥,我很好,你真的不用再为我费神。”

    “那要馨兰一直在我身边守着才行。”

    她低头,隐去了情绪“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遵守这个约定。”

    “回来了,就不允许你再离开我的身边了。”

    看着他正义的神情,馨兰大胆的举手搂住他的脖子,说到“你闭眼睛。”

    “闭眼干嘛。”虽然发出疑问,胤祥还是顺从的闭上了双眼。

    馨兰抬头,看见胤祥微微闭着双眼,一脸正派,她偷笑着轻轻的吻摩挲着他的唇。胤祥吃了一惊,瞬间睁开了双眼,此刻两人的距离如此靠近,馨  兰红扑扑的小脸正在诱惑着他,四周的空气如此暧昧,呼吸变得急速。还没来得及让馨兰开口挣扎,胤祥温热的唇已经覆了上来,加深着这个吻。

    天,微微的下了小雪。

    “夫人,是宫里头的人来了。”

    “嗯,我这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