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三十一章初入宫闱

第三十一章初入宫闱

    “真的有人会这样跳舞吗?”

    “这是洋人的玩意,他们会在好大的厅子里面,很多人听着音乐翩翩起舞,小提琴声,钢琴声,非常的优雅。”

    “馨兰为何会懂这些。”

    “书上说的。”馨兰轻描淡写的略过,只是拥着胤祥在院子里转呀转呀,裙摆微扬,扬起地上的白雪一同舞动。

    历史已经记得很清楚,她却决定了不再诉说。如果蒙蔽了心眼,她希望这样靠近的时光要再多一些才好,那样就不会走向灭亡。可事实上历史的洪流并没有为她停留,反而还在作怪,她也只能随着波流而动,保护好眼前的人。

    心底的叹息还没落下,便听到小桃红叫唤“格格,孙御医在侧室内等候。”

    自从这次事故,小桃红倒再也没有提过离开,秋儿和她两人轮流着不敢大意,日日守在馨兰的附近。

    她走,他拉着她的手。馨兰轻笑,快速的摇摇头“孙御医给我看病呢。”

    “我”

    “你也回去宫里头吧,在这里待多久了。”

    胤祥点头,松开了她的手。

    馨兰垂敛,轻轻一笑。回到房间,孙之鼎早已在等候自己了。

    “和宫中的人过多来往并非明智的决定。”

    “我也是这样觉得。”

    “尤其是四贝勒,他为人太过内敛,你心机不够,与他相处更该小心。”

    “孙大夫,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话了。”

    无视着孙之鼎的担忧,馨兰只是将孙之鼎带过来,四贝勒的信细细的看了一遍,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写了足足两页纸的话语,才将信封好递给他。

    “不要打开。”馨兰嘱咐道。

    天空莫名的变冷了起来,对于孙之鼎,胤祥他并没有言语反驳,他摇头,一声叹息。看着馨兰远去的背影,他伸手又捉不住。

    回到宫中,四贝勒早已在院子里候着,他并不认同自己的做法,甚至来说他现在的胤祥感到失望。这座皇宫就像牢笼,红墙内外一遍截然不同的心境,现在对他来说不过是束缚。

    “你去哪了。”

    “四哥”

    四贝勒放下手中的茶杯,定眼看着他“倘若皇阿玛知道你屡犯宫规,每天出宫就为了去看她,你猜阿玛会怎么做。”

    胤祥抿嘴,沉默不说话。

    门外,阳光灿烂。

    瓜尔佳氏手捧茶点,脸色煞白,咬着唇静静的站在门外。宫里头流言蜚语满天飞,只要有一步走错,大概就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话,正如他们所说十三阿哥在宫外养了女人,被迷昏了头。她忍耐着,从不敢妄语,静静的在深宫做好自己的本分,他说过并不爱自己,可谁又知道依靠也只剩下十三阿哥了。

    “我只说一次,不要再往外跑,你懂吗。”

    “听四哥的。”

    四贝勒沉默,眼色冰冷如霜。算漏了馨兰如此命大,逃过也一劫,倒不如他更想馨兰已经死了,好让事情回到可以控制的程度。他抬眼,看见门外被阳光出卖的影子,深深皱眉。十三弟任意妄行的消息总算封住,倘若有天传到阿玛耳中又不知是修改了多少次,以阿玛的心思,馨兰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四哥要保的从来是你一人,而她是今届秀女,如果阿玛知道了你荒废心思,罔顾法纪往这跑,她必定逃不了责任。”

    胤祥愕然,馨兰竟然是秀女“为什么我不知道。”

    “你自己好好想想,要如何做才是保护她。”

    低头,胤祥不再说话,沉默的看着自己无力的手心,被隐形的丝线拉扯的人生。

    听到室内一阵沉默,瓜尔佳氏深深的吸了一口起,抬起头,优雅的踏入。

    “四贝勒吉祥。”

    她规矩的行礼,将茶点摆到座子上面,又默默的退到胤祥身旁,这一切看上去倒像个下人而不是侧福晋。在胤祥面前,她突然变得好渺小。

    胤祥没有看向她,只是说到“我和四贝勒还有事谈,你退下吧。”

    “是。”她扯了牵强的笑容,低头退下。

    一个月也碰面不到几次,每天回来时候又只在书房办事。她这个侧福晋着实没什么用,连自己夫君在做什么也不得而知,她突然很想知道,夫  君喜欢的那名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是美若天仙,还是一笑倾城。她看着胤祥一脸默然的样子,悲伤之于也生了好奇。

    她退出房间,也松了口气,这里的生活太过压抑,以至于难以喘气。

    康熙四十三年五月。

    董鄂馨兰,年芳十六,都统之女,满洲正红旗人,中选。

    从额娘告诉她被选定为秀女时候开始,她就知道,要来的都该来,进去见识一番未必不是好事。

    只是之前十三阿哥的事情让大家心中没了低,不知道皇上看见了馨兰会有什么想法。馨兰的额娘担心并不是空谈,有谁不知,皇上顾忌她,倒不如第一轮就落选,好让她不进宫中,当年额娘的愿望也变得淳朴。

    “额娘,我很快就会回来。”

    “回来也好,宫里头不适合咱们兰儿。”

    “爹,你能别偷偷掉眼泪么。”

    “爹爹没想到兰儿这么快就长大了,都成小姑娘了。”

    康熙四十三年五月,各旗参领、领催负责将候选的女子送上专车,运往皇宫前往宫诚北门--神武门。到达神武门后,候选的秀女在内侍监的引领下穿过神武门,穿过门洞,在顺贞门外等候挑选,户部官员带队负责。

    千百年,看不出太大改变,故宫还是那个故宫。

    自下了骡车,她便和其他同时豆蔻年华的秀女排成了队伍,也不知道去哪里,只是安静的跟着走。她左顾右盼,打量了百年前宫里头的情景。

    “不要抬头,内侍监会看到。”

    突然身旁一双芊芊玉手戳了戳她,那女孩也没看她,迅速的低下了头。

    馨兰低声回话“谢谢。”

    身旁的内侍监瞧了她两一眼,并没有责罚。

    “我叫馨兰,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微微一笑“毓月。钮祜禄·毓月。”

    听见她的姓氏,馨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落落大方、娴静脱俗,看来也非寻常。

    “我有预感,你会中选的。”

    她莞尔一笑,不可置否。

    斑驳的红墙让人压抑,宫中的气氛并不活跃,按照排位和顺序,她排的位置并不靠前。第一轮阅选并不如她看到的电视剧一般华丽,甚至可以说得有些简陋。户部官员在宫门外止步,由内侍监领入阁内。从五官到身体的各处,将有瑕疵的人剔除。

    可这样一来馨兰也看了个明白,所谓五官并非容貌而是指他们的缺陷。如同上三旗与皇亲国戚的亲属女子,睁眼闭眼选的就不是他们的容貌,而是地位罢了。

    名字一个个的被叫唤进去,馨兰也免不了有些紧张。

    “宣正红旗董鄂·馨兰进内。”

    馨兰抬头,对不远处已经通过检视的镶黄旗的毓月微微一笑,又看看脸色漠然的嫲嫲,起身理了理衣服便快步走了进去。

    不远处有两处房间,都是大门紧闭,看不清样子。

    额娘交代过,人前人后都是银子疏通,以至于她袖子塞满了金珠,额娘说,金子银子都不如这个金珠实在,宫人给,太监也要给,向你道喜的要给,跟你通传的也要给。

    嬷嬷领进门,馨兰自然要道礼,待嬷嬷停下指路进门之时,她微微向嬷嬷富了付身子,说到“谢过嬷嬷带路。”然后赏了她一些金珠。

    见馨兰也是个懂事的丫头,嬷嬷将她带往左边的房间。

    进去后也是一番害羞,想不到古时候选秀如此大胆,连馨兰出去时也不禁红着脸。照理打赏了些金珠给嬷嬷与太监。他们的脸色似乎比之前要好了些,说话也弯着腰。

    “正红旗董鄂·馨兰留名字。”

    经过第一轮的鉴别,刷下来的秀女将随骡车一同返回家中,而初选留下来的秀女们也被安排在储秀宫里居住。

    馨兰父亲为正红旗从一品武官,除去上三旗和其他有关系的秀女,她为初次选秀居住的房子也在靠后一些,这也无碍她进来参观的心情,原来故宫居住的地方比外头还要再拥挤些,四人一房,私隐甚少。幸亏,同样为父亲为正四品的毓月也居住在馨兰不远处的厢房,她两来往的要方便些。

    收拾完行装,还没得跟对床的人打个招呼,倒是门外来了穿着稍好些的旗袍的奴才,表情一点笑容也没有,召唤着各位秀女出来,排了几行队伍。

    原来,储秀宫里头负责管事的是徐嬷嬷,还有两个奴才,一个叫春夏,一个叫秋冬;他们是专管选秀女子们的日常起居。

    “各位格格金安,老奴是负责储秀宫日常管理的徐嬷嬷,她们是负责照顾各位格格的奴才,春夏、秋冬,各位格格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吩咐奴才们去办。”

    “这么多人,只有两个奴才要照顾谁。”前方一秀女唠叨道。

    宁静之中尽管细语也是假作大声,徐嬷嬷只是抬眼看了看那名秀女,继续说到“各位格格有幸中选,每一位都有可能成为我们将来的主子,奴才们自然心感恩会,尽心尽力服侍好各位小主。只是宫中有规矩,初来宫中,也希望大家遵守好,不要让奴才们难办。格格们好生休息,稍后春夏、秋冬会提供梳洗用具到大家房里。”

    宫里头奴才的气势比她想象中还要厉害些,在徐嬷嬷离开以后,各位秀女们只是互相打量对方,并没有多作聊天,各自回到房中。

    因馨兰志不在此,对于同房其他三人的顾忌谨慎,她反而更显轻松些。天渐渐入黑,秋冬捧了热水进来,同时篮子里面还有着大家换洗的衣服。各位秀女都有礼貌的像秋冬点了点头,秋冬将衣服逐一放好在他们的位置上,又整理了些物品。临走前,唯独她对着馨兰微微一笑,又是退下。

    “诶?你说这裙子都是淡淡的颜色,我不喜欢。”对面床的秀女执起裙儒,一阵皱眉。

    “像我们这种刚刚进宫的穿太艳也不合适,是不是。”另一位秀女回答道。

    馨兰沉默不语,回到自己床上,打量着淡粉的旗袍,她抚摸着这个时代独有的质感,却意外发现旗袍之内还有一些异物。

    待月上枝头,夜深时分,馨兰才从怀里掏出秋冬带来的信。

    她就知道他会来找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