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三十二章指婚九阿哥

第三十二章指婚九阿哥

    紫禁城守卫深严那是真的,但是对于像他们储秀宫的尴尬位置,守卫也未必配置那么多。不知是那人刻意安排还是偶然,馨兰并没有太多掩饰,只是整理了下衣服便忡忡出去与他回合,一路上她并未见到太多守卫,可以说一路上没有看到任何人。

    才刚放松了心情,她沿着宫墙走,突然间见到了灯笼若隐若现的亮光,她躲在门边,不敢出声。

    “徐嬷嬷,有事吗?”

    “嗯,那后房跑了只猫上去扰了小主们休息,可否帮我赶走它。”

    “可,徐嬷嬷带路。”

    这不是储秀宫的徐嬷嬷么,馨兰闭气,等待着她与侍卫的远去,幸好不是走这方向。

    提心吊胆,她来到了御花园,那背影一身正气。

    “四贝勒吉祥,没想到你这么快会来找我。”她上前,走到四贝勒的身边。

    四贝勒转身,看着一脸无辜的馨兰,好生打量着她不知轻重的脑袋。

    “你在信里头写了那么多大逆不道的说话,我自要来会会你。”

    “信不信由你。”

    四贝勒打量着有些瘦弱的馨兰,一女子的话未必可信,宫中事情,多有忧虑。

    “钮祜禄·毓月父亲不过四品典礼,和我并无关联,我想不到任何理由阿玛会将她指给我做妾。”

    馨兰微笑“没有理由,这是你命定的事实,倘若你不信我,那我们便赌一把就是。”

    “如何赌?用什么来赌?”

    “五天后皇太后会在御花园选阅镶黄旗秀女,我们静待结果即刻。”

    “你想要什么?”四贝勒眯起眼,眼底冰冷。

    馨兰转身,刻意没让他看出自己有些怯场的表情,低声说到“馨兰别无所求,我知道你未来成就,日后无论以后宫中争斗,望四贝勒守约定护十三阿哥周全。只要四贝勒答应我,后面故事馨兰自会道出所知,馨兰担当的不过是个说书人,里面故事你可信亦可不信。”

    “说得轻巧。”四贝勒摇头。

    “可我说的事于你有利是吧,四贝勒,馨兰无心阻碍你和十三阿哥的前程,如果要牺牲我来周全十三阿哥,我是愿意的。”

    “你说的,留待日后自会辨出真伪。”

    “我最终要的结果是他无碍的前程罢了。”

    馨兰轻笑,微微的点头,她并不惧怕眼前的四贝勒,她想要的结果,从来和他们无关。说到底,她只是想默默的隐身于历史的洪流,不露痕迹。只要看到胤祥安好,不就是她回来的目的了吗,如果一场爱情注定没有结果,她希望他会成为更好的人,而不是责怪。

    “时间已晚,那馨兰还是先回去了。”

    她没有去看四贝勒,也许是他眼神太过冰冷,也许她并不想踩到他的尾巴。

    看着馨兰离去的背影,四贝勒甚是忧虑,他并不相信有巫女之事,世间尽事所谓天命不过人为,只是她信中提及的一切又是那么刚刚好,刚刚好是他所想,刚刚好是他想要做。恐怕她太过了解自己,并非好事。

    “徐嬷嬷。”

    “看着她,别生了差错。”

    “遵命。”

    在给太后妃嫔选阅之前,她们这班刚进宫的秀女还需要一个小小的培训,这样一来也免了在太后面前出糗的几率。

    不过就三五天的训练,仪态举止要得体,话语轻柔不得粗俗。

    她又想起当年在府上宫里头退下来的桂嬷嬷对她铁一般意志的锻炼,她可以装的人摸人样却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一步一走,轻柔慢止,馨兰此刻除了哈欠还是哈欠。

    不远处,宜妃娘娘正在观看。

    “这届秀女倒是没什么出色之人。”

    尽管如此,她却眼尖的留意到了其中几位秀女,她们身上的旗袍与其他秀女倒是有些区别,不是材质是绣着的图案。身居宫中多年,她自然生出了疑惑,轻摇蒲扇,打量着她们几个。

    “影翠,赏些饰品给穿蝴蝶样式衣裳的秀女。”她倒惦记着她们几个的身份。

    “是,娘娘。”

    宜妃身旁穿着青衣的奴才退下,到房里打点。

    恰巧,惠妃娘娘娘也是有意过来瞧瞧,倒是先看见了宜妃在盘算着什么,她细思一番,也没跟她打招呼,自个儿领着奴才们回去了。

    见惠妃过来了又回去,宜妃自然不肯,谁知道她安得什么心眼,于是乎,吩咐了身边的奴才去打探着。接近响午,太阳也暖和了些许,宜妃看着阳光下的一帮青春丽人,一笑一魅,也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只道是年华衰去,不复光阴。

    而馨兰并不像其他秀女只顾着低头蹲步练习礼仪,她分明看到不远处那位衣着华贵的妇人,四目相对,馨兰欣然一笑。

    宜妃晃神,眼前女子不懂规矩的嚣张,眼神却清澈明亮不见杂念,她微微点头。

    一天训练下来,小腿也有些疼,手也有些酸。

    跟她一房的秀女也一边坐床上休息,一边聊着家常,几乎都是关于着她们的家势以及自己的才艺,因为馨兰并不跟她们混熟,倒是显得孤零。她们三人俨然成为了小圈子,大家家势基本相当,剩下只当是馨兰自己高傲了。

    当然馨兰也懒得跟她们嚼舌根,不是一路走不到一道。

    正当馨兰捶打着自己的小腿,徐嬷嬷领着春夏和秋冬进来,她们手里捧着些首饰,好是别致。偷瞄了几眼,她和其他三位秀女便半蹲着身子行礼,没有得到嬷嬷的指示,谁也不敢抬头起来。

    “宜妃娘娘有赏,正红旗董鄂·馨兰领赏。”

    徐嬷嬷声音响亮。

    这下,这小小的卧室算是炸开了,她分明听到隔壁女子抽气的声音。

    馨兰有些疑惑,呆呆的抬起头,结果是徐嬷嬷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和四周羡慕的眼光。她抬手,接过首饰的盘子。

    还没等她开口,徐嬷嬷又继续说到“惠妃娘娘有赏,正红旗董鄂·馨兰领赏。”

    这时候,她终于感觉到四周像射线的眼光,论如何用眼光杀死一个人?

    春夏将她手上盘子领在手上捧着,又让她继续蹲礼领赏。

    “德妃娘娘有赏,正红旗董鄂·馨兰领赏。”

    三盘赏物,有衣服,有发饰,还有首饰。这下默默不出声的馨兰要让大伙都惊叹,同时受赏赐的还有其他房里头的几位秀女,一共四人。以至于之后几天,大家对他们都有了顾忌,有人攀关系,有人避嫌。

    同样得到赏赐的毓月自然被分成了她们的一派,其实宫里头传言传得神呼,她们之间四人并不认识对方,而馨兰和毓月也不过是点头之交。

    日月交替,皇上与皇太后于御花园选阅秀女,每天参阅两旗。

    镶黄旗钮祜禄氏留牌子。

    正红旗董鄂氏留牌子。

    四贝勒握着手上的纸条,眼神深邃,嘴角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如果钮祜禄氏留牌子是既定的,那她自己的结果又是不是早已猜到。馨兰的位置让他感到不确定,更猜不出皇阿玛的心思,又或许皇阿玛没留意到馨兰的身份,一切都是他的猜测,一切都还没确定,不如顺水推舟,他倒是要瞧瞧结果会是怎么样的。

    出乎意料之外,馨兰竟然通过了皇上的选阅,她以为这矮小的麻子脸男人一定会小肚鸡肠的搁她牌子,然而却没有。选秀的参阅如此简单,与电视的剧情差得远了些,康熙甚至没有问她话,也没有让她多做介绍,只是凭着一纸姓名记录着父亲的职位与自己年龄,一个站姿一个抬眼就轻易的被选择了。果然,家势还是必然的条件吧,馨兰心中暗自感叹。

    她突然感到有些惊恐,留牌子对于她来说是不是要留于宫中,还是康熙有意整蛊她。

    所有的不得而知让她开始后悔,为什么她当时在图书馆看尽所有的故事,却没有翻阅自己的身份。

    另一头,心急如焚的十三阿哥。

    听到太监的传话,正红旗董鄂氏留牌子。他并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是好是坏,也许此刻他应该做些什么,可是到底要做些什么?心中略过千百个想法,他唤来了太监,细语。

    “秀女之中,臣妾是有意镶黄旗钮祜禄氏与正红旗董鄂氏,看着一个乖巧,一个机灵,给四贝勒与十三阿哥,合适。太后娘娘不知意下如何。”

    “哦?德妃想必留意过她两品性了。”

    “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妾虽是有心,也得两位皇子自个儿喜欢得了,才让我这个做额娘的来给您说说。”德妃微笑,安静而优雅。

    “太后娘娘,眼看九阿哥到适婚年纪,我倒是想着让董鄂氏做九阿哥福晋,她父亲是正红旗从一品武官,身份也合适些。”

    宜妃跟德妃四目对视,两人微微点头轻笑着。

    太后细啄清茶,淡淡说道“这事哀家再想想,你俩都退下吧。”

    经过这次参阅之后,留下来的秀女就更少了,馨兰他们并不知道接下来在宫里头还要做些什么,因为现在能留下来的秀女必须还得经过再次的检验,直到检验出她们的命运为止,进宫、指婚、还是复选,亦或回家。

    尽管都是在宫中,这段时间,她并没有见到过胤祥或是四贝勒,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她于宫中生活更是寂寥,因为这里就是紫禁城,随意出入根本是不可能的。她开始怀疑当时四贝勒是可以安排了什么,才会让她一路的走到御花园。

    又是过了数日,还是像往日一样休闲。忽然间,徐嬷嬷便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堆宫女,她们手中捧着好多东西。馨兰愕然,她不会是中了最坏的结果吧。

    “正红旗董鄂·馨兰批准出宫,以下是宜妃娘娘的赏赐”

    只听见徐嬷嬷一古脑的说着赏赐物品的名称,宫人们整齐一派站好,那派头甚是奢华。只是,宜妃?这个名字最近怎么老是出现在她耳边,不过徐嬷嬷说的话却让馨兰暗自松了一口气,应该是皇上搁了牌子,这不宫里头的妃嫔也来高兴一下,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吧。

    “董鄂·馨兰谢娘娘赏赐。”

    馨兰扣头跪谢,偷瞄了徐嬷嬷奇怪的眼神。只是她没有说些什么,馨兰也不好站起来,这次倒是徐嬷嬷自个儿将她扶起来,模样好生亲切,这不禁让馨兰打了个寒颤,太诡异了。

    收拾好行李,马车已在外面等候着,可是馨兰很确定这并不是她家的马车,因为豪华太多,这并不是阿玛的风格。同样离开的人还有毓月,两人都是差不多时间出宫,正好在马车前撞个正着。

    在这里看到毓月让馨兰心头一惊,她不该出宫的,她应该嫁给四贝勒的吧。

    “毓月,你怎么也回家啦?”

    毓月点头,说到“嗯,皇上指婚,婚配四贝勒府上。”

    听毓月一说,馨兰这才来了精神,果然历史还是会正确的走下去。那么她回去该不该跟胤祥也说一番,不过依他那性子,一定当自己迷糊乱说了。不过不碍事,只要方向是对的,胤祥应该在这场战役中能活下来,而她也有了四贝勒这个靠山。

    见馨兰若有所思,毓月也一恭喜道“馨兰,恭喜你与九阿哥共谢涟漪。”

    原谅这个消息太过突然,以至于她以为自己患了耳疾,不对吧,怎么会是九阿哥?

    “你说什么?”馨兰声音提高了八度。

    “嗯?皇上将你指婚给九阿哥做福晋了,你不知道?”

    嗯,她真的不知道,难怪刚才徐嬷嬷会这么亲切,难怪她出宫了还能收到赏赐。千算万算她怎么就算漏了自己,仰头望天,不禁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