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三十三章奈何缘浅

第三十三章奈何缘浅

    “格格,十三阿哥在门外头候着呢。”

    “不见。”馨兰放下手上的兰花玉琢梳子,沉默的把玩着,奈何缘浅,回来又是一样的结果。

    馨兰此刻不想看到胤祥,最近过得太高兴以至于她差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然而,胤祥却耐不住性子,推开了馨兰闺房的门,他越过了小桃红的阻拦,示意挥手遣走了小桃红,那是馨兰沉默的背影,他静静的来到她的身后。

    他宽厚的双臂从背后将她抱紧。

    镜子中倒影着他们的纠缠,这一步要不要走。

    看见胤祥严重的愧疚,馨兰其实已在此刻原谅他得彻底,她命从来都跟她作对,世事又岂会按她的意思去走,从来不会,不是吗?她握紧手中的梳子,却是不忿。

    她只是想反抗这个奇怪的定理,看着胤祥,她突然说到“你愿不愿意带我走,只要你肯,馨兰不怕吃苦。”

    然而沉默是否最可怕的回答。

    胤祥并没有看向她,而是这样回答自己的“对不起。”

    馨兰扯着嘴角一抹笑容,明知答案而去询问,她就是找虐的,只是当答案这样肯定的出现在画面之中,她心还是会痛。

    “这三个字不用对我说,你没有错。只是如果我嫁给了九阿哥,四贝勒怕是容不下我了。”

    馨兰感到很无力,她眼前胤祥总是这么摇摆不定,他没有为自己做些什么。也许世事总不如电视剧,一个转身就可以不顾一切,而他们的束缚显然多得多,除了嘴上说说,其他实在不由自己,唯有这个解释,她才可以不恨眼前这个男人,恨他没有逃脱世俗,带她离开。默默的一句道歉,仿佛将她回来的决心击碎,成粉末。

    她不能哭,一哭就代表承认了这个事实。

    胤祥黑了脸,只是用力的将她抱紧“我跟德妃要人,可是宜妃向来跟她不和,把你要走了。”顿了顿,他继续说到“你跟四哥到底怎么回事。”

    “我跟他的事情比你想的还要多。”

    胤祥的脸色极其复杂,看着铜镜里,馨兰有些冰冷的眼神,他发现馨兰此刻的眼神与四哥的有些相似,都是洞察先机,仿佛会将人看透。

    “我,不会让四哥伤害你的。”

    “所以呢?所以结果我还是会嫁个九阿哥。”

    胤祥沉默,这个困局他无从识破。

    他的沉默仿佛火堆了添了柴火,惹来了馨兰心中一阵热气。她别过头,不想再看到如此懦弱的他。书上道康熙皇十三子:志虑忠纯、嫉恶如仇、公忠体国、才干卓著、文武双全、侠肝义胆。如此伟名的他,却连一个小女子也保护不过来,看来上天跟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四周空气凝结成冰,他的沉默似乎成为了馨兰想要的结果,她不愿,又如何?

    一声轻叹,馨兰推开了他的双手,悠悠一句“不是你的错,我嫁给他是历史既定的,不怪你。”

    “馨兰,是我负你。”

    “是我先来打扰了你的人生,你要娶的人是明珠呀。”

    “馨兰说的话我不明白。”

    馨兰转过身,清澈如明镜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望着他“胤祥,事已至此我两也是有缘无分,只是你听我说,馨兰要你谨记这个故事,李世民铲除异己,杀死兄弟,逼父退位,江山易主。所无论四贝勒将来会做出什么事,你尽管追随着他便是,他除去是皇,他也是这个世上你唯一能信任的人。”

    “你指的是!?”胤祥大骇,不敢接着说下去。

    “我知道他太多事情,从我被指给九阿哥之时,他大概已视我为敌人,你也不要和我再有来往,他不会高兴的。”

    胤祥皱眉,他眼前的馨兰似乎比他认识的馨兰还要深沉些,他低语“要如何才能保护你。”

    “馨兰有自己要走的路,你无需要保护我,既然我注定要嫁给九阿哥,时间都会将我们引向正确的路上,命数都是既定的,也许从来有缘无分,也许我们还差了一回头的因果。”

    “说到底,终究是我没有护好你。”

    看到胤祥失落的眼神,她多想在此刻将他抱紧,可是感情用事又能有什么结果?她只能收起心底的怨恨,还有这份小小的感情。

    “这样的结果可能对我来说更好。”至少她不用面对明珠,而愧疚。

    “嫁给九哥就好吗,你知道他为人如何吗。”

    “大概,会好吧。”馨兰微微拉着着嘴角的笑容,好不容易因着胤祥回来,终究他们并未来得及为彼此做些什么,就要别离。

    “你爱我吗?”他握着馨兰的双肩,好生用力。

    事已至此,爱排在第几位,馨兰垂头,字句心如刀割“曾经爱过。”

    见他沉默,馨兰心如凉水,要他为自己放弃是不可能,是她痴心妄想罢了,只盼胤祥不要再和自己过多牵扯,生出了变故,九子夺第,他二人早已走上了不同路。

    胤祥掏出了挂在腰间有些残旧的兰花荷包,掏出里面晶莹碧绿的玉佩,应声砸地,这块坚硬的石头也只留下了不深不浅的裂痕。

    他离开了,她终于得到了玉佩。就如在博物馆看到的一般,缺角崩坏的玉佩,她捧在手心,嚎啕大哭。

    别离总是来得轻巧,太阳的余光像落幕的前奏,房里的人儿死了心,房外的人儿悲了情。

    马车咕噜咕噜的响着,是轮子划过地面的声音。

    康熙四十三年六月。

    乾清门前,董鄂父身穿蟒服于北面跪地。

    天色将亮,大臣从西面传旨“今以董鄂氏女作配皇九子爱新觉罗胤禟为福晋。”

    响亮干脆的声音穿遍乾清门,好比铁锤作实,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董鄂父接过圣旨,三跪九拜,紫禁城的天空下起了小雨,灰灰沉沉。

    六月已是渐夏,她此刻却感到一丝的寒气。

    握紧了手帕,庭院之外人声鼎沸,他来了吧。

    这房里的气氛截然不同,尽管如此,秋儿还是没起眼色的高兴冲了进来,毕竟外面一下子来了一堆宫里头的人,衣服格调甚至神态都有些不同,她是非常的好奇,于是乎她便喜悦的回来跟格格禀报,毕竟格格的未来夫君也在里面。

    “格格,九阿哥已经在内堂了,宫里头还来了好多人呢。”

    馨兰挑眉,还是执意的不想搭理秋儿,她是好奇,却不想看到这个男人。都说九阿哥通外语,懂商业,重义气,可惜跟错了老大,也可惜了他前卫的思想在这个朝代格格不入,也不过是生不逢时罢了,可怜人,更可怜是自己得嫁给他,一想到未来的潦倒,哎,一笔糊涂账。

    “他哎,还是没事了。”欲言又止,她抬头,又是低头,只管手中的女红。

    秋儿听到馨兰开了金口,也瞬间开了话夹子,叽叽咕咕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堆九阿哥的好话。

    这不禁让馨兰生了好奇,关于秋儿口中所说的九阿哥“秋儿。”

    “啊?格格。”

    “我问,你觉得是十三阿哥好看些还是九阿哥好看些。

    话刚落音,秋儿已经回答。

    “那自然是九阿哥要好看些了。”说罢,秋儿以极快的速度捂着自个儿的嘴,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瞧见馨兰面不改色的样子,她不知道自己说得是否合她心意,又默默的闭了嘴,把带来的糕点放在她的跟前。

    宫里头的点心好生精致,绿野桃花。

    馨兰拿起一块甜点,一口全塞进嘴里,味道比外表逊色多了,腻。

    她喝干杯子里最后一口水,愤然起身,她就不信邪了,说到“秋儿,脱衣服!”

    正厅人好多,看她们的穿着就是紫禁城里头的人,神态都在轻视,里面主要是嬷嬷、姑奶奶和侍卫之类的人物。趁着大伙看热闹,馨兰也轻易的混进了人群,随着她们一起到了正厅。

    目光越过了人群,她是那么轻易的找到了自己的未来夫君,身材魁梧,衣服华贵,模样倒是干干净净的,只是相对与胤祥来说,九阿哥的笑意多了一丝狡猾和虚假。她打量着九阿哥的身影,八辈子打不上杆的人,未曾想到最后要嫁的人竟然是他,也算上天开得一个玩笑。

    她还未好好打量着九阿哥,便被小桃红从身后逮住;两人拉扯着远走在热闹的人群中额外分明,九阿哥回头打量了她们一眼,只来得及是两人远去的背影。

    文定礼后,九阿哥完成所有礼节就应该离开。

    府里头的宴会也开始了。

    馨兰爬上了梯子,看着围墙外准备离开的队伍。

    那一眼的对视,也较量不出高下,她只是倔强的望着那个人,而他只是静静的盯着,盯着这样于礼不合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