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三十五章巍巍宫闱难细诉

第三十五章巍巍宫闱难细诉

    阳光影进屋内,她成为首先醒过来的那个人,果然不是梦呀,馨兰终于仔细认真的看清眼前男子的容颜,因为害羞,馨兰将被子尽量卷到自己的那边,背对着他,默默的不敢出声,毕竟现在的情况显得很尴尬。

    她像小虫子一样蠕动着。

    对于这位新婚发妻,他并无太多想法,只是她偶尔奇怪的举动让他觉得甚是可爱。比如现在,她将自己的被子都卷在身上,让他冷醒。

    他一手将包成腊肠的妻子搂回到自己身边。

    身后的手宽而有力,不仅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一些,还强迫着馨兰与他对视。

    “早。”这是馨兰面对他唯一想到的话。

    馨兰脸上泛起的粉红,惹来胤禟将她抱紧,头上传来一阵爽朗的轻笑。

    新婚第二天早上,他们必须到皇太后、皇上、以及宜妃娘娘处奉茶行礼。皇宫这么大,他们住的地方分布得这么开。现在馨兰才真正感受到了这里的人气。其实大部分皇子都住在同一个地方,只是这里又分出了好多的小四合院,他们与家眷又分别住在不同的院子里面。他们所住的院子真心不比外面要大,像九阿哥这种没娶老婆已经有妾的人来说,生了孩子屋子里头更挤了些。若说有什么好处,倒是出了大门见了生人会多一些。

    因为在宫中,馨兰也不敢太过于随意,吩咐小桃红在装扮上做足了功夫才出门的。

    在衣服上面搁误了一些时间,外面等着的九阿哥也嫌弃她走得慢,没来由的牵起她的手走快了几步。这要是在院子里头还好说,出了院子也收到了奴才们的眼光,连厚脸皮的馨兰也自觉于理不合罢了。

    她挣脱开胤禟的手,自顾自的跟在他的身后,马蹄鞋虽然美丽,着实有些累人。

    胤禟停下了脚步等着馨兰来到身边,又再次的握住她的手。

    “再松手,我就抱着你走。”

    馨兰脸微微一红,反手握着他的手,说到“我可没松手。”

    无视掉身后如影随形的注视的目光,一个高大魁梧,一个娇小玲珑,手牵着手在暗红的宫闱下行走,这情景在宫中也是难得,难得如此随性的 人,她突然发觉牵手,拥抱这样的动作是自己有心便能做到的事,不碍于地方,还是规矩。

    去到慈仁宫,皇上,皇太后,宜妃娘娘早已在里面候着了。

    等待着太监的通传,连馨兰也不免有些紧张,手心微微的出汗。

    至于九阿哥态度此刻也端正了许多,他看着紧张的馨兰,眼睛却在偷笑。

    “呆会他们问什么你照着回答便是了,无需紧张。”

    “那我答错了,让他们不高兴怎么办。”馨兰小声的问道。

    “最坏不过被人留了个心眼,还有我在,不会错的。”

    馨兰斜眼,心想真不知道这位阿哥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要是在电视剧里头他早就挂了八百回了吧,还有得他在自己跟前耍帅。看来还得靠自己,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严肃对待,最高警戒级别。

    太监通传,一位年纪少年轻的姑奶奶将他们引至室内,也不知道这位姑奶奶在宫里头呆了多久,年纪轻轻的一举手一动作都是规矩,其实在馨兰看来也是好生压抑。

    室内一片肃静,姑奶奶将他们带了进去,一身深色旗袍的太后坐在中间,打扮较为鲜艳的宜妃娘娘和一身黄袍的皇上分别坐在两侧,人那么少,感觉大家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虽然馨兰很想抬头看看他们的样子,最后还是在一瞬间放弃,专注着数跪拜的次数。按照之前院子里嬷嬷的教导走位,面对皇上和皇太后,九阿哥站在她的左前方,三跪九叩;她在九阿哥身后稍右方,六肃三跪三拜;而后才是到宜妃娘娘,九阿哥二跪六拜,她四肃二跪二拜。

    在馨兰提心吊胆的数数之间,他们已经完成了跪拜之礼,也算她心中放下了巨石,这里的繁文礼节太多,她来得时候在脑海里实习了无数次,现下 终于可以安心。

    面对他们之间的交谈,馨兰更多时候低头不语,天知道这么近距离的面对历史人物,她心头的紧张是到了什么程度。这也似乎正合了宜妃娘娘的心意,本来规矩就是这样的定下,她还是挺中意这位乖巧的媳妇,比起自个儿闲云野鹤的九阿哥,馨兰似乎更适合在宫中相伴。

    眼见两位年轻人似乎对他们的谈话都不太上心,皇太后也道出了自己所知,毕竟在宫里头可没什么能瞒过她的双眼。

    “听闻九福晋曾跟孙院士学习医术,哀家倒想知道个中缘由。”

    馨兰迟疑的望了望九阿哥,看见他并无任何表示,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回太后娘娘的话,奴才家母身子羸弱,于是想到跟孙太医学习些医术,好了解家母状况。”

    “也难得九福晋有这份孝心。”

    康熙在侧,认同的点头。眼见气氛也融洽了些,宜妃娘娘也笑意盈盈,说到“馨兰懂事,以后也好生照顾九阿哥身子,有你这样的善德品性,本宫也放心些。”

    “既已成婚娶妻,接下来胤禟也好分府到宫外住。”康熙徐徐说到。

    “儿臣,谢过皇阿玛。”

    看着馨兰有些僵硬的笑容,九阿哥也是觉得有趣,这宫里怎么会有将情绪写在脸上,如此单纯的人。虽说这位妻子是额娘为他挑选,之前他未曾跟馨兰有所接触,现在看来额娘眼光尚合乎他心意。

    一番虚伪应答,也接近了响午。

    皇太后应是有些疲倦之意,皇上也要回宫中处理政务去了,于是他们便随着大伙退下。

    回去的路上,他们也走得慢了些,只是仍旧的九阿哥拉着她的手继续回去的路,与来时相比,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阳光照耀下的紫禁城多了一丝阳气,仿佛变得没那么阴森,也不知道是因为九阿哥在她身边,还是通过了早上的考验,回去的路也快了些。

    “你心情很好?”馨兰看着他,似乎心情不错。

    “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所以你并不喜欢在这里生活。”

    “谁会喜欢紫禁城。”

    馨兰轻笑“你跟其他阿哥很不同,也许你不应该生在古代。”

    九阿哥停下脚步,定眼的看着馨兰“我跟十三弟确实性情有差别。”

    听到那个人的名字,馨兰有些诧异,她只是默默的同样的回看着九阿哥,抿嘴沉默。她未曾考虑过事实上九阿哥知道多少关于她的事情,谁又想到她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活出今天的状况。馨兰只是看着他,像最初那样的眼神,在打量。

    未想到一句话会触及到她,九阿哥也是莫名的生出了疑问,可如今她已是自己的福晋了,不是吗?

    “我以为你跟十三弟是友好。”他说到。

    馨兰摇头,握着他的手,清澈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只是点头之交罢了。”

    “那就好。”九阿哥点头,笑道。

    “嗯。”馨兰笑笑,不再言语。

    她不想成为胤祥的负担,或者是把柄。毕竟历史上九阿哥是八阿哥党的,他们终究走不到一路,又何必此刻多生事端。

    紫禁城的围墙很高,高得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所以才如此吸引。可是同样的紫禁城就在他们心中,无论哪一个人都未曾走出,心有围城,就算走到哪里都不过是高高红墙,在宫中斗得你死我活,出了宫又哪里是自由,都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回到院子里,完颜氏的女儿和兆佳氏的女儿正在花园中玩耍,因为两位小女孩年纪相仿自然生出了亲密,只是她们的娘亲并没有多跟对方交谈。

    见到馨兰和九阿哥回来,她们两人都起了身过来行礼,同时也将女儿唤回到各自几身边。尽管馨兰还没有学习到如何猜出她们的心思,至少在她看来,这两位小妾敌意不浅。并不习惯跟她们交流,馨兰还是推开了九阿哥的手,毕竟她认为,小孩子在的时候,不应该这样做。

    “阿玛回来了。”完颜氏的女儿说道。

    是的,是她低估了这个年代的关系,很显然,九阿哥对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对她们微微点头,而这两位小妾,也守着规矩,过来跟她们行了礼,也不在多话。

    她曾经汹涌澎湃的幻想了正室与妾之间的花火,不过都是她脑海的幻想,如今一切平淡。

    “你愣着干嘛。”

    “我只是在想接下来她们会不会对我干些什么。”

    九阿哥白了她一眼,像看戏一样的看着她“你以为能有什么。”

    馨兰着实的接收到他的白眼,头也不回的自己继续走回房间去,她唠叨着“电视剧不都这样演的嘛。”

    对于馨兰来说,九阿哥的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虽然现在不得不产生关系。他的小妾还有小妾生的孩子并没有造成她的焦虑,就像看陌生人一样,不痛不痒。

    这大概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毕竟爱人眼里容不下一颗沙子。

    在这宫中无惊无险的呆过了九日之后,便是馨兰归宁的日子。

    好久她终于能出宫透透气,虽说紫禁城之大,她能自由出入的地方却不多,而且更多时候她也不敢随意外出,慢慢都说九福晋文静。

    因为在中午之前必须回到宫中,这不今天馨兰早早就醒了过来,天还没亮,她却再也睡不着,越过还在熟睡的九阿哥,她已在梳妆台前摆弄了一番,毕竟回娘家是大事,穿衣用度都要比往常的好一些,不知准备的那些礼物够不够,就怕背得不够好,落人口实,越是考虑,越是焦虑。

    她匆匆换好了衣裳,倒也显得时间有些早,于是便自个儿出去走走,不要说她,恐怕连随她进来的小桃红也不适应这里吧,左一个姑奶奶,又个嬷嬷。还要顾忌着其他主子的奴才,活得也够累人的。

    天还是灰亮,她并不知道现在的时辰,只知道自己不知怎么着就醒了,在辗转也睡不进去。

    当她勇敢的跨出了门槛,她并不知道宫里头很大,可是相遇的都会相遇。

    “馨兰?”他是这样唤道的。

    一个回头仿佛已隔了很长的时间,她应该认得这把声音,也许说她怎么可能忘记这声音的主人。

    “十三阿哥吉祥。”她转身,半蹲行礼。

    这一声十三阿哥唤得他失了神,是他越举了。胤祥看着她,一身华衣,颜容娇俏,他想说些什么,倒觉得于理不合。

    “九福晋。”胤祥回答。

    只是听到这一声九福晋更是刺耳,馨兰点头,心又是缺了一角。

    他腰间的荷包如此显眼,像在诉说什么。低头不去看胤祥,馨兰脚步像生了根一样动不得,她艰难的让自己尽量不要失了礼数,福了福身子,转身离开。

    见馨兰转身离开,胤祥也着急了,伸手拉住了她,一把将她抱紧。如果这一瞬当做永恒,他们只是感受着彼此的温度,他的手很冰,还很粗糙,她的手很柔,很暖。

    “馨兰,你过得好吗,他对你好吗。”他缩紧了手臂,将她抱紧。

    都说紫禁城很大,有些人兜兜转转一辈子也未必遇上,而他们的紫禁城很小,如果有心,一转身就会遇见。而她呢,在他怀里一下就忘了本分。

    天若有情天若老,如同胤祥也憔悴了几分

    “我过得很好,十三阿哥不必担心。”

    馨兰沉默,手指节也因为抓紧了他的衣服而有些泛白,衣服上是属于胤祥独有的香气,她有一瞬间想一直沉溺,毕竟她是爱他的。

    “铛、铛、铛”

    铜锣敲打的声音惊醒了他们,天亮了。

    馨兰将他推开,转身跨进了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