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三十六章藏着秘密的妻子

第三十六章藏着秘密的妻子

    等她回到院子里头,九阿哥也起来了,这不正在院子里溜达,衣服的绳子还没系好。

    看着九阿哥与自己对视,馨兰心里头也漏了一拍,名副其实的做贼心虚。她低头走到九阿哥的跟前,叹气的跟他整理着衣服,将他腰间的穗子系好。

    “你今日起得很早。”

    “嗯,想着回娘家有些睡不着,出来走走,老爷呢,也早起?”

    九阿哥摇头“你起来我便醒了。”

    馨兰停下手中的动作,低头应道“哦。”

    “其实无人的时候,你该唤我胤禟的。”

    “”一阵沉默,馨兰脸稍稍泛红,应道“胤禟。”

    胤禟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细声说到“既然已经嫁给了我,有些规矩也要守着,我不要再看到有下次。”

    馨兰愕然,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笑容。

    点了一番带回娘家的小礼物,其他物品也都备妥了,想必九阿哥也是个暗富豪,这车上的东西哪件不是精品,尽管是阿哥也不会富贵到这程度  吧,天知道馨兰此刻的心情如此复杂。

    马车之上,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她其实想问他看到了什么,可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侧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并不大搭理她。

    于是馨兰突发奇想,坐到他的身边,看他看得风景。

    然而窗外景色并无异样,唯独胤禟的手轻轻的覆盖着她的手,尽管依旧沉默。

    回到娘家,额娘和阿玛早已在门前等待。

    马车才是刚停好,馨兰已经撩开了门帘,迫不及待的走了下去,她的举动俨然并不适合如今的身份,馨兰的额娘看得心惊胆战,倒是责怪她野着性子,让下人看了笑话。

    “额娘,阿玛!馨兰好想你们呀。”

    她抱着额娘,似乎又闻到家里的味道。

    “兰儿如今都是长大了,怎么还小孩子心性。”

    “夫人,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老爷子生性豪迈自然不介意这些小问题,仔细瞧瞧馨兰,好一个小灵精,在宫里头可没给憋坏了吧。看了看馨兰的神态,自然知道她心情俨然不错。

    眼看九阿哥才缓缓下的马车,老爷子赶紧迎了上去“九阿哥吉祥。”

    胤禟礼貌的将老爷子扶起“不必多礼,今日你们才是主儿。”

    回到娘家,馨兰自然嘀嘀咕咕的跟小桃红还有秋儿唠叨了许久,若说他的妻子有什么过人之处,大概是为人太过随和,连身边的奴才也比她嚣张些,也难怪他们如此性情,谁叫他们有个不争气的主子,若说在宫中这样的性子也是要遭人欺负。

    幸好,她嫁的人是他。

    胤禟还是了解馨兰的性格来至谁人,大概是她阿玛。两人一唱一和把她额娘转得昏头,如此简单的家庭自然是好,好得他看得入迷。

    中午吃过饭,馨兰拉着胤禟到后院,她坐在千秋上,他推着。

    阳光洒在庭院,透过大树穿插着一缕缕光线,风将树叶吹动然后飘落。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在身后护着她的人会是九阿哥,原来缘分是这样奇怪,一个未曾相识的人就这样突如其来的来到她的世界,一个相识已经的人突然就退出了她的世界。

    “你今天一早上都没跟我说话了。”

    “我以为今天你应该没空跟我聊天,你家女仆可真多。”

    “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胤禟低声轻笑“未曾听过。”

    “因为兰儿经常闯祸,连累他们跟着受罚,他们都是好人,没有跟额娘告状。”

    “我小时候从来不敢犯错,因为我犯错的话那些奴才很可能会死掉。”

    胤禟停下来,随意的坐在馨兰身旁的草地,如此风光,让人慵懒。

    “所以你才这么逃离紫禁城,想到宫外住。”馨兰也下了千秋,坐在他身边。

    胤禟看了一眼有些出神的馨兰,微微的打量着她。

    “宫中多烦扰罢了。”

    知道胤禟在打量着她,馨兰并没有其他想法,她反而觉得坦荡“你为什么不问我今天早上的事情。”

    没想到馨兰提问,一时间胤禟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只是看着远处被风吹起的落叶,说到“这宫里头没什么秘密,就算今天你不说,很快就会有人告诉我,或者来看我笑话。”

    看九阿哥如此大度,她却纠结了,像做错事的小孩。没有哪个人面对这样的境况会好受的,只为他还反过来安慰她,馨兰的良心一下子被戳了中,说道“我跟他曾经希望拥有过什么,可是最后遇上的人却是你,最后牵着我手在这宫墙下走的人也是你,没有人会笑话你,因为你才是胜利者。”

    话刚落音,胤禟突然捏住她的脸蛋,亲吻了她的额头。

    又见馨兰双颊泛着粉红的羞涩,九阿哥总是那么随意的表达着自己喜好,害馨兰也不能脸色正义的跟他说教。

    归宁之后,馨兰又硬是憋回去宫里头生活着,她开始期待自己搬走那天,听说皇上为九阿哥在宫外备的房子正在整装之中,再过数月便可搬出去了。

    要说有什么让她无奈,便是院子太小,人有点多,不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原谅她这个不够威力的九福晋,眼看底下的小妾都要无视她的存在。就算不是无视也是不尊敬吧,毕竟自己是迟来的大王。完颜氏和兆佳氏侍着自己已经生育,和在这头家里面时间更长,对于她这个外敌,俨然组成了小团伙,更多时候顾忌着馨兰,两人自顾自的细语密聊。

    七月的太阳已经毒辣,馨兰在宫里头的这两个月频频出乎意料的举动让九阿哥惊奇,惊奇她的思想新潮,惊奇除了他以外,还有人会理解这些洋人的玩意。

    因为馨兰不大喜欢外出,所以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将洋人的书放在卧室里,有时回去,他会看见馨兰看得兴起,甚至有时会大笑。如果他在此时出现,馨兰又会装得很无辜,仿佛不知道书中的内容,可分明的,他就是觉得馨兰能看明白那些书。

    因为胤禟带过来的书实在太有趣,就像国外笑话全集。

    其实这书也是伪科学,根本就是害人,也正是可以想象,在清朝以外的国土,工业革命正在崛起,各种新奇事物整慢慢越过这个国土,然后向前。馨兰不禁想起这个朝代的落幕,如果这里多几个像九阿哥这样愿意接收新事物的王,也就不会落得如此命运了吧。

    这些书让馨兰沉闷的世界出现了笑意。

    “福晋,九阿哥差人回来,今晚有事搁误让你先吃。”

    馨兰抬头,那是九阿哥带在身边的奴才。

    “成,我知道了。”

    这一天也到了傍晚,胤禟在外面做事没有回来,自己一个用膳也是寂寥,而两位小妾与她身份悬殊,规矩上是不能一起用膳的,既然宫里嬷嬷是这样教导,她也不好争论什么,毕竟现在也属于寄人篱下,到处都是眼线还是规矩点好。

    小桃红在饭桌上放置着些小菜,这里的吃穿用度其实并不比宫外要好,至少她家做的饭菜还合胃口些。

    这不吃了几口,胃里就开始闹腾。

    小桃红站在馨兰身后,看见她只是拨弄的碗中的白饭并未动手,于是她问道“格格可是饭菜不合胃口?”

    “我只是不太饿,都撤了吧。”

    馨兰挥手,让小桃红把饭菜撤去。

    此时天已经渐渐变暗,唯有紫禁城的乌鸦在鸣叫,四处静悄悄的别有一番景象,也许她从未曾试过在着样的晚上,站在紫禁城之中,心有憾而无处可解释。

    传说努尔哈赤幼年曾经被仇家追杀,后来被逼到绝路。只有一棵小枯树,努尔哈赤只好做在枯树之后,但是根本无法遮挡。眼看仇家追来,突然天上飞来很多乌鸦,落在枯树上,遮挡住了努尔哈赤,因此躲过一劫。所以当大清建立之后,乌鸦被奉为神鸟,并在皇宫立起高杆,放食喂养。

    正是如此,乌鸦比人精贵。

    让它们此刻扰人也无人甘出声。

    “我可以很勇敢,也可以很简单,背对整个世界拥抱着你,就不孤单”

    不知为何,她的脑海突然回旋着这首歌,当日她就是唱着这首歌来到这个朝代的,原来她始终没有办法去勇敢,爱没有了回应,做什么都是不对吧。

    “兰儿连哼曲调也很奇怪。”

    听见背后的声音,馨兰只是微笑并没有回头,任由那人窝在自己的颈脖之间。

    “你才是,堂堂一个阿哥老喜欢着些洋玩意。”

    “你不也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嘛。”

    馨兰轻笑“我看这些东西和你想的可不一样。”

    就像博物馆里面的藏品,不是吗?她惊讶于古人的逆天手技,也感叹他们的审美到了一个出奇的高度,这是现代人所无法比拟的。

    “尽是蛮夷,却有些地方让人惊叹。”

    “在未来,他们的炮火才是让你们惊恐源头吧。”馨兰小声的唠叨着。

    他发现,这位指定的妻子似乎异常的适合他,不是吗?

    “陪我吃饭去吧,巡视了一天的铺子也没来得及吃完饭。”

    说罢,馨兰便被他拖到了饭厅,她这位丈夫总是一时兴起的就要她跟随,除去她不能出宫之外,总是像秤砣,秤不离砣。

    还好她嫁的人并不深沉,不好权力。反而,他比较喜欢做生意,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业务搭理得整整有条,也对,人各有志,他志不在此也难怪急于搬走。

    坐在席上,底下奴才又是搬来了些饭菜。

    看着胤禟吃得津津有味,她也有些饿了,拿起碗子夹了些菜,刚才突然涌起的食欲却没了踪影,都成了无味之物。

    看她犹豫的神色,胤禟问道“不高兴?”

    馨兰摇头,放系手中的筷子“只是突然间不大想吃。”

    “那就是不舒服了。”

    “确实,脑袋沉着呢。”

    胤禟看了她一眼,又低头趴着饭,幽幽说道“让太医过来瞧瞧吧。”

    馨兰翻了他一个大白眼,多大的事,用得着这么矫情请太医过来嘛,她自己不就半个医生,还不治得了自己嘛。

    或许,难道,会不会?

    她想,应该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