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三十八章分出紫禁城

第三十八章分出紫禁城

    康熙四十三年十月,九阿哥举家迁出紫禁城,其府邸在铁狮子胡同东口,与八贝勒胤禩府毗连。

    而她此时此刻看见八贝勒的身影,馨兰开始相信历史的力量是这样有张力,任何事情并没有随她来到而改变过什么,一切都在继续。

    听闻今日既是九阿哥迁居之喜,临近的八贝勒也过来道贺。

    只见胤禟刚将馨兰扶下马车,便极快的走到了八贝勒身边,一阵宽畅的交谈,而后一位上了年纪的道貌岸然的中年男人也前来祝贺,很显然胤 禟对他也是恭敬,也想不起名字,听闻是康熙配九阿哥的老师。

    尾随的馨兰只好认命的自个儿跟着上前,礼貌的向八贝勒行礼,也向中年男子点头。想必中年男人的热情,八贝勒只是礼貌的点头,而他身边的八福晋则笑意盈盈,迎向自己,也避免了尴尬。

    野史有云八福晋善妒,连八贝勒都怕她。

    如今看来未必,相反八福晋该是有些智慧,在这里的关系上辅助了八贝勒。

    “想必这位一定是九福晋,看九阿哥顾着与八爷聊天,也没好生介绍。”八福晋走近馨兰,托起她的手,又说道“他们一遇上就是这样。”

    馨兰目光打量着八贝勒,可怎么看都看不出书上说他的阴柔险恶,此时的他更像读书人,一身富贵却温文儒雅,无处不显得他的气度,也难怪胤禟对他如此信任,越是缺什么越是渴求什么吧,他不就缺这样温柔的气质,才会被八贝勒吸引。

    她无奈的摇摇头“也是,先进去吧。”

    确实连馨兰也是第一次到这府里,只见里面的奴才仍旧忙上忙下,幸好基本都是宫里头随自己出来的,也少有生面孔。

    这厢馨兰跟八福晋扯着家常,难怪胤禟与八贝勒这般亲近了,原来眼前的八福晋得喊宜妃做姑姑的亲戚关系。这不八贝勒也变相代表了郭络罗家,有了这层关系,胤禟与八贝勒自然亲上加亲,自古权钱不分家,八贝勒的权还有着胤禟的钱去支持,自然事半功倍吧。

    难怪现下八福晋对自己也是客客气气,毫无骄纵感觉。

    可怎么说着说着突然就感觉,她家夫君就是一提款机,还是自动出钞票的那种。

    中午时候,八贝勒他们也告辞离开了。

    她该清楚,出了紫禁城就是自由之身了,这让馨兰也在心中舒了气。

    府里头很大,馨兰和胤禟住在祁和苑,另外小妾们各自有自己一房,孩子也各自一房,有各自的嬷嬷在照顾。这样算下来,这府里头比宫中住的四合院要大得多,景色也多变。

    至于胤禟收藏的洋玩意也专门辟开室子摆在了一起。正厅、内宅、房间、花园、后院每个布局的装修都是细心处理。摆放的家具低调而昂贵,就连馨兰都知道,她如今坐着着梨花木雕椅,工艺的繁复肯定价值不菲。之前听说过九阿哥在外暗地经商,想不到还是个富豪,见他今天搬进库房的箱子一箱又是一箱,该不会都是金子吧?

    想不到她嫁的还是有钱人。

    这天晚上,是她第一次一家人整齐的围了一桌子用膳,有小妾还有小妾的孩子,进来时候她们还喊自己做额娘。也好奇为什么古代的小孩会这样有礼,想起自个儿朋友家的孩子,那个古灵精怪的。

    胤禟坐在中间,她坐在胤禟的左侧,完颜氏坐在他的右侧,接下来是她的女儿,然后是兆佳氏,兆佳氏的女儿,还有未生育的刘氏,单品这几个人就将圆桌围成了个圈。馨兰有喜的事并未通传,按照习俗前三个月还是闭嘴不谈,这样的场面也是一家人乐雅融融,虽不是相熟,也相敬如宾。

    眼看原来九福晋还有这样逗趣的一面,没有顾虑的跟两位小女孩在闹趣,两位小妾面面相觑。

    “额娘房里有糕点,待会额娘给你们读故事,木兰代父从军,现在谁先吃完饭,谁能到我房里先吃糕点。”

    “一定是静雅姐姐,她喜欢读书。”姚佳氏的女儿说到。

    “因为我年纪比你大呀,静琳也一起写。”完颜氏女儿虽然嘴上这么说,可眼底的笑意确实藏不住,那是因为有自信能赢吧。

    “女孩一定要多读书,外面世界很大,以后说不定还能到外面走走瞧瞧。”

    馨兰点头,相对他们内敛的娘来说,看着他们期待的眼神,还是小孩天性要好些。

    只是这样说话,完颜氏倒不愿意了,说到“女子要是都常在外面走怎么得了,折了爷的面子,还不如在家中听戒学规矩,也好生为她以后找夫君。”

    馨兰并没有接话,只是将鸡腿夹到了静雅的碗中,她很可怜,馨兰是这样觉得的。

    这时胤禟悠悠说到“多读书也好,长点脑子。”

    他瞧了完颜氏一眼,这一眼却有些冷了。

    知道自己越了规矩,完颜氏也不在争执些什么,反而吩咐身旁的静雅快点吃饭,好得到福晋房里听书。从前是她想着能得到九阿哥垂怜,如今看来她先来却不及眼前嫡福晋一分,只见新人笑哪管旧人哭。握紧拳头,她一脸笑容。

    这一下,一侧的兆佳氏也分出了高下,自然附和称是。

    用完晚膳之后,完颜氏也不得不放人,馨兰便领着两个小女孩到自己院子里头。

    因为到了新房子,两位女孩都不免得兴奋,在馨兰身边捉闹。小桃红扶着馨兰慢慢的走,也盯着眼前的小人,怕他们冲撞到馨兰。

    然而馨兰只是笑笑的看着他们,也不介意什么。

    “格格,走过些,别让孩子碰着了。”

    “没事,自己小心点就好,都是孩子不懂事,你这样他们会吓着的。”

    看着她们欢快的笑容,馨兰也是欢喜,接连感叹道“妾生的小孩也是人呀,为何要将他们区别对待。”

    本应该上前的胤禟此刻却停住了脚步,嘴角微扬。

    “老爷?”他身边的奴才问道。

    做了个闭嘴的手势,胤禟又转身离开了祈合苑。

    按照馨兰的想法做法,日后静琳和静雅都很喜欢这位额娘,她很不一样,若说是额娘,更像朋友,她让她们走出了局限的世界。然而她们真正的娘亲并不欢喜,这野了性子。

    让女儿喊别人额娘,如同白白的将女儿送了出去。

    在新府数日的举动,馨兰理清了关系,让奴才们也认出了主。馨兰作为嫡福晋,自然是当家主母,除去大事需由九阿哥点头,其余琐碎事情,比如各房吃穿用度都由她分配,虽然馨兰并无厉害之举动,一切规矩都显得中规中矩,九阿哥再有钱,她也不会挥霍,可这下在府中无权位的妾们也安静了下来,毕竟九阿哥的偏心是这么明显,妾有很多,嫡福晋永远只有一个。

    其实馨兰也不想管这些闲事,毕竟她有孕在身,加上之前落水尚未调整好身子,现在可是双重负担。

    并不是馨兰保密功夫做得好,而是她根本不像孕妇,倒是愿意多在外面走走坐坐,偶尔还去荡回秋千,直到有天她忍不住在正厅里面吐了出来,大家心中才有所察觉,福晋有喜了。

    这消息自然要传回宫中。

    他唯一顾忌的女子渐渐变成心患,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的杀意。

    更可恨眼前弟弟的落寞失意。

    无从解释胤祥在求自己的那一刻,他想起馨兰给她说过的话,如果那就是她所想,如果那就是她所要。如果她看见此刻的胤祥,会不会怪他没有护好。

    “该清醒了吧,十三弟。”四贝勒拿走他手中的酒瓶。

    “我欠她的实在太多。”他低头,看着地下的灰尘,扬起,然后落下。

    四贝勒揪住他的衣领将胤祥抵在墙边,低声怒吼。“你确实欠她很多,不然答应过馨兰,我一早就该揍你一顿。”

    可笑的是胤祥别过脸,他该想起当时馨兰跟他说的话,他们两人的秘密太多了,以至于无论他怎么猜测也想不透他们,四哥说他在遵守着约定,馨兰说四哥可能会害他。这两个骗子,又在将他排除在外的演戏。

    “你们二人总是藏着无数多的秘密,我就只能像个傻瓜,被你们左推右扯。”他低声说到。

    “如果我跟他的关系都是为你,又如何是傻瓜,又傻得馨兰威胁我要护你周全,又傻得她当机立断嫁给九弟,好断了你接下来的不应该。这些事情连她都能想得清楚明白,你为何会糊涂了。”

    “四哥,我也搞不明白自己了。”

    “没什么非要一个对错,只有你强大起来,就算是错事也会变成对。”

    胤禟抬头,看着胤禛变得阴霾的眼神,他突然想起馨兰跟他说过的话,关于李世民的故事。

    他苦笑,又是摇头,如果馨兰说的都是真的

    “四哥,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有没有想过当太子。”

    “有。”他答道。

    讶异的看着如此直率的四贝勒,他不敢再问下去。

    四贝勒揪住他的衣领,说到“馨兰知道我的事情,她敢威胁我成大事也要护你周全,她的性命全在你手上,你若是真心为她好,就更应该跟我站同一条船上,而不是拒绝我。”

    “你在要挟我。”

    “如果杀了她,可以让你振作起来的话,四哥都可以做得出来。”

    面对冷漠的四贝勒,胤祥一把甩开了他的手,摇晃着走出了卧室,多日未曾外出,室外已一遍白雪,如此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