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三十九章保大人还是小孩

第三十九章保大人还是小孩

    时间进入腊八,年味也越来越浓了。

    前些年,都是阿玛提前放假回家好生休息一番,然后举家去贴对联之类的。这是她离开家里头第一次在外面过新年。

    说来也奇怪,胤禟虽然是阿哥,却一点也喜好在宫里呆着,以至于出宫居住之后,他甚少回去,更多时间是在账房里盘数,然后便是巡视铺子。说实在馨兰还未得出结果胤禟到底有多少身家,只是偶尔跟他出去巡铺子,一间又是一间,几天下来也逛不完。

    年关年关,他忙着去收账,她也忙着去打点家务。

    尽管有些劳累,该打扫的打扫,该监督着奴才的她也没敢歇着,这也是她自己爱折腾,总想着把以前没有的一次过补回来,谁晓得,她在现代的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别说过年,连个红包也没人给,除了打工还是打工。

    “额娘,静雅过年想要新衣裳。”

    “嗯,额娘都备好了,待会送你房去可好。”

    “那我娘有没有呀,过年穿旧衣裳别人会笑话她的。”

    “都有呀,静雅告诉额娘,谁要笑话你娘的。”

    “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馨兰拍拍她的脑袋瓜子,说到“尽想些有得没得,额娘可曾偏心过谁。”

    静雅抱着馨兰,又伸手摸摸她的肚子“额娘以后要偏心妹妹的。”

    恍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馨兰只是抱着静雅,兄弟姐妹多了又怎样,教不好还是生了妒忌。

    “我要是生了妹妹对你才好,你不又多了个妹妹跟你玩了嘛。”

    “可是静琳老跟着我,我不爱跟她玩。”

    馨兰蹲下来,看着她“兄弟姐妹如果能互助互爱,这个家才会强大,才不会让人欺负的。”

    “静雅知道了。”

    馨兰扶着小桃红的手站起来,此时她的肚子已经圆滚的凸了出来,就像她的营养被孩子吸收了,大从她怀孕以来,她还更瘦了些。

    经静雅这么一提,馨兰马上让下人把物品发放下去,免得落人口实。

    至于过年的新物,材质比平时的要好一些。她也乐意在此刻挥霍一次,毕竟过年是值得喜庆的事情,还有就是她的丈夫很会挣钱。

    响午过后,阳光也把大地照耀的暖和些。

    胤禟派人过来接着馨兰,说是神秘。

    来到酒楼的二楼贵宾室,一阵悠扬音乐传入耳中,馨兰轻笑,推门而进。

    想不到有朝一日会在这里听到大提琴的声音。

    “你来了,坐这边。”胤禟召唤着她,坐到自己身边。

    解开斗篷,给小桃红放好。她看着眼前的外国人在悠扬的演奏着大提琴,也不知道是哪国的人,哪国的歌曲。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是什么音乐。

    “你看着洋人的乐器,和二胡也差不多。”

    “可是出来的声音是不一样呀。”

    “这是大拉琴,洋人的乐器。”

    悠扬的音乐将她引入了遐想,是她和胤祥在庭院之中翩翩起舞,尽管没有音乐却是开怀,也许当时介意的并非这优雅的琴声,而是身边的人吧。

    又是一年冬,物是人非。

    看得出神,是胤禟温暖的手将她覆盖,她侧头看着眼前仍然英挺的身子,思绪又拉回到现实之中,她看着胤禟,微微一笑。

    直到现在,她是很感激他的。他给予了她一切作为福晋的权利和尊严,并由始至终的信任她,在这百般无聊的日子里面,胤禟总能变着法子逗趣,好得她开怀一笑。

    未曾问过他们之间有没有过爱。

    她想对于胤禟,更像亲情,更像志同道合的伙伴。

    或许这才是让她为难的地方,她是真的支持胤禟跟八阿哥的来往吗,如果有得选择当然希望他跟得是四贝勒的,好让以后过得快活些。可是如今看他信任八贝勒的态度,除了为他收拾好家里的事情,其他又可以怎么样。想他自信而明朗,明知这条路会很难走,此时去建议去分歧他和八贝勒的关系,只会让他为难,让馨兰彼此走远。如果有得选择,又怎么忍心让他走这条艰难的路,只是当你跟定了这个人,又怎么会有得选择,他的 选择就是自己的选择了吧。

    看着馨兰的脸红扑扑的,胤禟皱眉“兰儿在想什么这么入迷。”

    “觉得这音乐很好听。”她回答道。

    将手覆盖在她额头,微微发热。胤禟突然将自己的额头贴在馨兰的额头,又摸摸她绯红的脸蛋。

    “小桃红,怎么福晋病了也不知道。”他训斥道。

    他的情绪转变的太快,以至于身后的小桃红一阵讶异,只是双膝扑通的跪在地上。

    音乐停止,众人莫不作声。

    “我没病,小桃红你别跪着,起来。”

    馨兰皱眉,起身扶起小桃红,奈何眼前一阵晕眩,幸好胤禟手疾眼快将她扶住。她病了,她自己怎么感觉不出来,也许忙着也忘了身体的不舒服,现在舒服了倒开始生病,怎么就像别人说得劳碌命,休息不得,一休息就是病。

    他将馨兰抱起,馨兰窝在他怀中,瞧见他着急的表情,心底却有些高兴。

    想不到他还是唤来了孙之鼎,也许因为馨兰和孙之鼎是旧识,胤禟还是选择相信这位孙院士。

    怕馨兰被外面冷气冻着,她的房间窗门并没有打开,只有小桃红和另外两位嬷嬷在守着,而九阿哥则心急如焚的坐在偏厅,等待着孙之鼎的到来。

    直到孙之鼎到来,他向九阿哥行礼,然后为馨兰打开了一扇窗户。

    光线从外面照进来,冰冷的空气让她清醒了些。

    与他对视,微微一笑。

    为她诊脉,他却皱眉。

    “孙院士,你的的表情会让病人感到不安。”

    “气虚肾弱,九福晋只是偶感风寒加上疲劳过度以至于体力不支,无需感到不安。”

    她又怎么会猜不透孙之鼎的表情,多年的友谊是她性情跟孙之鼎有一半的相似,一半的相反,她猜到一半,又想不到另外一半。

    “你倒说得轻巧,血虚的有点严重。”

    孙之鼎放下馨兰的手,只是微微点头“孕妇偶有发生,福晋还是多卧床休息,切勿再随意走动。”

    不肯定他眼神中有几分真假,馨兰抓住他的衣袖,细声说到“我的事不必说,让九阿哥担心。”

    “福晋这又是何必呢。”

    “我只是不想这个节日要在病床上度过。”她是这样回答。

    “依福晋意思,臣会给福晋添加道安胎药,以后每日定时服用,无非必要还需卧床,直到生产。”

    馨兰点头,良久才缓缓说到“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保小孩。”

    她的眼神如此明澈,让孙之鼎瞬间失了语,她其实也知道了。

    见孙院士诊断久久未出,胤禟也耐不住性子到里面房去看。只是当他进去便与挂着药箱的孙之鼎差点撞到了一起,见他出来,胤禟瞧了一眼躺床上的馨兰,又跟随着孙院士出去。

    两人走到院子偏僻处。

    还没等胤禟反应过来,孙之鼎劈头就问他“要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胤禟心中一沉,握着他的双肩,说到“你这是什么意思,是馨兰出了什么问题了吗。”

    “请九阿哥先回答微臣的问题。”

    “保大人。”

    孙之鼎心头放下大石,单膝跪地“臣也是如此认为,九福晋身子本是虚弱,加上怀孕血气供给胎儿,依她现在情况,生产之事未必能保全二人。”

    “我怎么不知道她身子虚弱。”胤禟抿嘴,想起她最近的活跃。

    “她曾经坠湖,在鬼门关走过一回 ,想必福晋怕九阿哥担心,才没有告知。”

    可以给他生小孩的女人很多,但馨兰只有一个,如必须在两者只见二选一,不需要犹豫,肯定要将馨兰保全,其他女人他爱新觉罗胤禟看不上眼,唯有馨兰是他额娘肯定的人,是可以与他分忧的人,说到底只有她的身份配做九福晋。

    “孙院士,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大人。”

    “微臣自当竭力办到。”

    天下起雪,冰冷了这个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