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四十章没有选择的选择

第四十章没有选择的选择

    “回十三阿哥的话,马尔泰大人邀请到府上一聚。”

    “滚,不去。”

    “可是太皇太后的意思。”

    “没听见我说的话是吗,滚出去。”

    “是,奴才明白。”

    他是应该结束如今的困境的,在这宫中如同困兽之斗,无能的太子,异心的八贝勒,或是隐藏的四贝勒。当他开始接触这棋局,便发现自己早已无法置身事外,从前还是今日他都无从选择。

    如果反抗是唯一走出困境的办法的话。

    另一厢。

    “我可以很勇敢,也可以很简单,背对整个世界拥抱着你就不孤单。”

    馨兰哼着歌,往自己头上插着流苏簪子。

    昨晚跟胤禟说了一下,今日他便遣珍宝阁的老板把首饰都带过来了。只见形形色色的珠宝首饰一盘盘的放好在她眼前,这架势好生气派。馨兰随手挑了几件,随意的放到桌子上。也不知道她这是何用意,老板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宝贝们孤零的被挑选了出来,说实在,这几件东西并不特别。

    瞧见老板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馨兰眼底一阵笑意“除去这几件,其他都留着吧。”

    这下珍宝阁的老板大喜,连忙一阵道谢。在场的奴才也是倒抽了口冷气,看着眼前金光闪闪的首饰,也不知够他们多少年的吃穿用度了。

    馨兰心里畅快,花自己老公的钱就是实在。

    “小桃红,把这盘送到静雅静琳娘亲那。”

    “是,福晋。”

    小桃红看了看馨兰,欲言又止。

    那天,她明明听到了孙太医说的,两个只能保一个。

    没看见小桃红的神色,馨兰只是觉得卧床几天以后,身子骨硬朗了些,又是积极的吩咐着下人们工作,说到底她也是闲着没事,谁不知过年宫里头还有聚会,她也就想装扮好些,结果今天还是愉快的把东西都买下来了,无他,正是胤禟跟她说,钱随便花。

    这让馨兰在这里也过了一把土豪的生活,幸亏胤禟的脑子好使,钱生钱,她们家的使用也比其他阿哥要豪华些。她幻想,换做现代胤禟应该就不止是个被人忽视的阿哥,也许就像董之轩一样,是ceo,是个商人,又懂外语又懂经商,在这里真浪费了他才能。

    所以才不被康熙重视吧,难怪之前要出游,也没九阿哥陪去的份。

    终于熬到了除夕这天,之前就听嬷嬷说过简略的规矩,她也好早起,因为有孕在身,九阿哥先到宫中参加祭祀,待傍晚身为嫡福晋的她再前去参加宴会,其他小妾自行留在府上倒数除夕。其实她也不懂,只是按着嬷嬷的话去了。

    驱车到了紫禁城,小桃红好生扶着馨兰漫步前往保和殿。

    对于宫中的摆设,四处张望的馨兰也是好奇的,相对民间的喜庆,宫里头更要严肃冷清些,可见得春联都是挂在墙上,这不禁让她怀疑,是不是明年还要回头用些。

    而她的丈夫早已在门外等候,英伟挺拔。

    她伸手,他扶着。

    “你看你,等得手都凉了,在这站多久了。”

    “这不你来晚了。”胤禟缩回手,在自个儿嘴边吹着风。

    馨兰摇头,将胤禟的手握着一同伸进袖套里面,两人相对一笑。灯笼夜色,映出两人交错的身影。

    “十三弟,过去坐。”

    胤禟看着门外那双人,眼神好生冰凉。

    一旁的十阿哥推了推他,也随着他的方向,那是九哥和九福晋呀。他再次催促十三阿哥回到位置上,奈何他更像雪人,屹立不倒。

    只见九阿哥动身往自己方向走来,眼神却是戒备。

    “十弟、十三弟。”

    撇开暗涌的关系,他还是认为九阿哥为人是值得结交的朋友罢了,这宫里头像他和九哥如此淡薄权贵的人也不多了吧,都不过是逃避者。他在宫中夹缝生存,九哥则选择逃离从商。

    向前迈步,他迎接胤禟“九哥,你好久不来看我。”

    胤禟轻笑,指了指傍边的馨兰“家中有喜,顾不得你。”

    “噢,原来是有喜事,福晋可得九哥喜欢了。”

    他们的谈笑,还有他们的对视。可想而知馨兰此刻紧张得手心微微出汗,是因为胤祥大胆的目光。

    “十阿哥吉祥,十三阿哥吉祥。”她上前行礼。

    只谓她心神不宁,步伐不稳,一下闪失。那双手及时扶住了她,再抬头,他已经站在自己面前。

    是胤禟。

    “兰儿要在小心些。”胤禟看着十三阿哥,说到。

    馨兰没有推开他的手,由得他握得有些用力。“嗯,让十阿哥、十三阿哥见笑了。”

    他收回在半空的手,只是看着她被九阿哥扶着的画面,如坐针刺。不过短短数月,已将他的心毁得彻底,她的怀孕像巨石快要压他断气。而如今人人看是和谐的画面,他却眼红生妒,是九阿哥坐享其成拥有了馨兰。

    那朵熟悉的兰花,是他一直挂在腰间。

    馨兰只是垂下头,不再看胤祥。

    “九福晋没事就好,听闻前些日子九福晋身体不惜,如今可是感到好些。”胤祥说到。

    听见胤祥的关心,馨兰只是漠然,手上的力道在提醒着她如今的身份,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只觉得距离好远。心痛了一下,恍如被针刺过。她说 “好很多,多得孙太医的药方,十三阿哥有心了。”

    十阿哥疑惑,说到“十三弟,你消息还是挺灵的呀。”

    胤祥直视,看着馨兰“不过是碰巧听闻罢了。”

    感觉到胤祥并不纯正的目光,胤禟上前挡在馨兰跟前,说到“十弟、十三弟、宴会要开始了,就坐吧。”

    也许是故意,也许是为了宣誓主权,他并不介意所谓礼俗的眼光,只是戒备的看着胤祥,他想要他愿意,胤禟更是显眼的搂着馨兰,转身离开。

    胜负已分出高下。

    太监高声通传,众人低头行礼,康熙帝驾到。

    随着皇上的到来,属于紫禁城的除夕夜终于开始,按照排位,太监们一一送出菜品,规矩得让人感觉不是过年。馨兰也察觉,菜色并不一般,不一般在于分量、内容会因应分位高低而去更改,不由得可以猜想坐在后排的人到底能吃上什么。

    但这是皇家的晚宴,丰盛自然是一定的,猪肉、肥鸭、菜鸭、肥鸡、菜鸡、猪肘子等等山珍海味应有尽有,摆盘的精致让人惊奇。

    这才是皇家的气派罢了。

    低头吃着东西,相比周遭热闹的气氛,她和胤禟两人却显得有些冷清了。她自然是在这里没什么熟人,相对于旁人热切的谈论,她甚至不敢抬头,因为抬头就可以看见四贝勒正坐在自己的对面,虽然他并没有扫过自己一眼,依然心慌。

    而胤禟嘴边挂着虚假的微笑,他并不喜欢皇家的聚会,或者说关于这里所有的联系,因为太过虚情假意,太多利害关系,说过的话,听过的流言蜚语,都会不断被人放大,因为是阿哥,所以不得不虚伪。依他在这里的位置,还好,不会有人攀附他,还好,是八贝勒的旁边。

    “这孕妇呀吃东西得讲究,鸭鹅不吃、桂圆山楂也不能吃。”

    “啊,那我得吃什么。”

    “这道翡翠虾仁倒是挺合适的。”

    眼见相对八贝勒的距离感,八福晋为人倒是挺亲切的。见馨兰似乎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她也过来聊着家常,毕竟这个宴会只有嫡福晋在,身份也自然要合适些。

    看着馨兰与八福晋的热聊,四贝勒眼神更是暗了几分。

    一番酒饭入肠饱肚,康熙举杯齐来庆祝,天空一声巨响,闪亮漫天花火。

    宴会的**,众人起身举杯,走动聚集观望天空的闪耀。

    他握着她的手,抬头看天“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胤禟的低吟,像冬天的一个温暖,馨兰微微靠头在他肩膀,并没有回应,只是望着被照亮了的天空,盛放着漫天烟花,闪亮然后消失。

    做这个选择,她是对的吧,她质问自己,却得不到答案。

    唯有胤禟紧握着自己温暖的手在此刻如此真实,如果在这里能依靠的人只有他的话,又有什么好犹豫的呢。抚摸着凸起的肚子,馨兰温柔的笑了。

    胤祥握拳,极力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