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四十二章她终究是十三福晋

第四十二章她终究是十三福晋

    康熙四十四年六月

    尚书府之内人声鼎沸,甚至还有乐队奏乐,天阶上已是摆满了宴席的桌子,任谁去看也是一副办喜事的模样了。

    外面的喜庆与房里的气氛俨然成为两种不一样的环境,只有身边的丫鬟仍然平静,皆因几年的相处她是知道格格的脾性,好静。

    “格格,内务府的人来了,夫人让你在房间。”

    听到奴才的传话,此刻,表现得有些忐忑不安的明珠放下手中书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前她曾经有所期待关于十三阿哥的事情,如今却是畏缩,那一眼,简陋的兰花。

    当下回到府上拾出馨兰赠与的手帕,果然如记忆般想象。

    而兵部尚书大人及其夫人早已身穿正装,在大门之外等待受礼。

    马车缓缓停在门前,奴仆搬下了一箱箱物件。分别置于正堂,阶前,阶前中道。

    而那内务府的官员则在一切准备就绪以后,打开卷轴有条不絮的说道“赐姚佳明珠,镶嵌东珠珊瑚金项圈一个、衔珍珠的大小金簪各三支、嵌东珠二颗的金耳坠三对、金镯二对、金银纽扣各百颗、衔东珠金领约,貂皮、獭皮、狐皮数三十张,绸缎一百匹,棉花三百斤,饭房、茶房、清茶房所用银盘银碗银壶银碟若干。赐姚佳马尔汉黄金十两,白银七百两,狐皮朝服一件,薰貂帽一顶,金带环、手巾、荷包耳挖筒等配饰一份,备鞍马一匹。赐予富察氏衔珍珠的金耳饰三对,狐皮袍一件,獭皮六张,雕玲珑鞍马一匹,钦此。”

    “马尔汉谢主隆恩。”

    说罢,马尔汉率领着一众亲人在中阶下以东望宫阙的方向行了三跪九叩之礼,甚是隆重。而紧接着富察氏也领着家中女眷在中阶下以西的方向行六肃三跪三拜之礼,礼数绝不含糊。

    依照惯例,内务府照例一早在府里摆设了酒宴五十桌,羊三十六只,饽饽桌五十桌,黄酒五十瓶。

    烈日当空,万里无云,宾客已基本到齐,笑容满面。然后由鸿胪寺的官员引礼,钦天监官员报时,中午时分升堂就坐,男主外,女主内。男人们坐于外堂,亲族中有职位的官员与本旗的官员座东面西,而其余的宾客们则坐西面东,富察氏则与命妇宴坐与内堂之中。

    尽管曾是身份较为低下的富察氏此刻已是春风得意,仿佛身后顿生金光,就连平日无过多来往的亲戚夫人们此刻都笑意盈盈,蓄意巴结。任谁都知道当今的十三阿哥深得康熙帝欢喜,如今明珠能嫁如皇家,这门亲事是谁也想得到的好康事,这下他们家也算是光耀门楣了。

    “明珠向来文雅,作为十三阿哥的嫡福晋,实在合适。”

    “是呀,要是咱家那儿有明珠一半就好。”

    “我说啊,还是夫人调教得好,养得女儿水灵。”

    富察氏眼神透露出骄傲,她嘴角的微笑,假装谦虚说道“是明珠生得命好,都是佛主庇佑。”

    “瞧你这话的,明珠琴棋书画有哪一样不通窍,哪一样不伶俐,这可不是佛主教出来的。”

    被赞得有些心花怒放的富察氏也开了怀,掩嘴一阵笑声。

    明珠被选为十三阿哥的嫡福晋的确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不过也多得老爷在朝为官,也就比常人多了几分机会,让当今圣上多留意了一分。

    众人们恭维话语听多了也不觉得腻,只当是为她高兴。

    午时正是热闹,明珠吃着精致的小糕点,听着室外乐队欢腾的乐曲声响,她想,自己是嫁给多了不起的人了。

    她与十三阿哥只见过两次,第一次是中秋节的那晚上,远远的也看不清他的脸容。第二次是在塞外,她才赫然的发现,十三阿哥很高,眼神却很冰冷。

    奉茶、奉果、奉酒、奉馔酌酒。

    宴会到了尾声,也迎来了结束,紧接着全体官员在阶下望宫阙的方向行三跪九叩之礼才算真正完结。

    等宫里头的人都离开了,明珠才走出房间透透气,只是还未来得及享受阳光的温暖,额娘迫不及待要过来自己房里,不免得一番教导。

    才刚坐下,额娘就来了。

    “额娘。”明珠起身,上前去扶额娘坐下。

    “你也坐下,额娘和你说会儿话。”

    明珠回到到位置上,一下子倒是沉默了起来,她不知道额娘还要说些什么,只是在姐姐出嫁以后,额娘也寂寞了些,她生性不如姐姐活泼,每每都是规规矩矩,所以额娘自然亲近姐姐些。

    “额娘,喝口茶。”明珠自觉为她斟上茶。

    富察氏只是看了一眼,说道“莲儿,去换壶热茶来。”

    身后的莲儿自是看了脸色,上前提过还是温热的茶壶说道“是,夫人。”

    等莲儿退下以后,沉静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过几月,便要嫁入宫中了,有什么话要和额娘说说么。”

    明珠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扯了一抹笑,说道“额娘是有话要跟明珠说吧。”

    富察氏点头,说到“有些话是要对你说了,外围都说嫁给十三阿哥是你的福分,可要真能做当家主母是不简单的,你是嫡福晋,所有人都该看着你做事。”

    “明珠明白。”明珠点头,认真听着。

    “虽说嫁宫里头不需要你费神打点家中大小,可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该拿出分量的地方还是要显示出来。宫里要疏通的地方很多,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情你毕竟还年轻,行事不够谨慎,就怕你呀不是这样的性子,被人欺负了。”

    这些话明珠自然明白,只是听不进心中。

    她想要的,从来不是这样的生活。

    “额娘,怎么说起这些来了。”明珠说道,却疑惑了莲儿怎么这么久还不把水拿过来。

    “额娘知道你不爱听,只是外面的人并非人人如此清高的,就教你惕防个心。”

    明珠不语,这样说起来她倒是想起了管理秀女的姑姑,自她被调往洗衣局也没了来往,宫里头的勾心斗角她可算是略懂皮毛,却只是略懂皮毛已让她打了个冷战。

    在门外等候的莲儿见两人已是越趋沉默,于是敲门,在门外说道“格格,夫人,奴才送茶水来了。”

    “进来吧。”明珠有些急切的说道。

    莲儿跨进了房门,仔细的为两人斟好了茶,并放上一碟糕点。

    只是,富察氏礼貌着轻酌了口茶,说道“额娘不阻你看书,刚才说的话都记到心里头去,别忘了。”

    明珠起身,福了个身,说道“嗯,明珠明白,额娘慢走。”

    富察氏点点头,极度优雅的转身,离开了明珠的卧室。

    如今还能对谁诉说,心中的忐忑不安,彷徨还有慌张,馨兰呀,若是你在就好了。

    七月,夏天将要来临,这将是明珠嫁入皇家的日子,天响起了雷鸣,并伴随着暴雨,她红妆艳抹,他冰冷如霜。都说嫁人这天不能下雨,下雨代表这对夫妻未来感情不会好,然而今天却是暴雨,也未能阻住迎婚队伍前进的步伐。

    他来了,神色却是冰冷。

    那身穿红衣的人儿被媒婆背着,而后至于喜硚。

    太医院内。

    “孙太医,九阿哥派人来说九福晋坐马车时候突然见红,现下昏倒了,那血流的稳婆也没辙,让你赶紧过去!”

    手上的黄芪跌落桌面,麟搁从未看过孙太医的神色如此慌张,就连太子生了病,他仍然从容面对。只是如今看他执起药箱,奔跑着出去的神态,好是陌生。

    只有麟搁追了出去,说到“需要通传十三阿哥吗?”

    孙之鼎摇头“不必!”

    当他脚下的路在不断变换,当他不禁奔跑在紫禁城的红墙之下,那心跳快要炸裂,快点,再快点,是一声雷鸣,闪电划破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