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四十三章鬼门关走一趟

第四十三章鬼门关走一趟

    胤禟的手都是血,他的衣服也沾上了些,他想留在这里陪着馨兰,稳婆却不许。

    热水染红了又端出来换了一盘,数不清送了多少热水进去,却只听见馨兰她痛苦的低吟,孙太医还没赶过来,而她的呼声越来越弱,宫缩得剧烈,她却不知如何用力的生小孩,只能任由那钻心的痛在身体肆虐,任由那血流出。

    外面下着雨,他顽固的停留在门外,不肯离开。

    心急如焚。

    一道闪电划过,响起雷鸣,稳婆迫切开门出来,说到“不好了,福晋昏迷不醒了。”

    恨不得将稳婆打倒,胤禟咬牙切齿,冲进了卧室,只看见一遍染红的血色,他握着馨兰苍白的手,着急而无力,而她的手,太过冰冷,好生可怕。

    时间一点一滴在流逝,胤禟低声咆哮。

    当孙之鼎来到,为这现场的血红一遍心慌。

    撬开馨兰紧闭的嘴巴,将椮片之于她口中,抬手就是一巴掌。

    她惊醒伴随着强烈的阵痛,脸上的火辣远远比不上产道的痛处,却足以让她清醒过来,迷糊之间看见了胤禟极力控制着惊恐的表情。

    阵痛越来越急促,馨兰已顾不上眼前的男人在这里做什么,或者尴尬什么。额头层层汗水,滑下发梢之间,原来生孩子真是该死的痛。

    “好疼阿,我的腰好疼啊。”

    见她已经清醒,一旁的孙之鼎转身走到室外,将稳婆唤了进来。

    他背对着馨兰的床褥,清晰的指挥着稳婆该如何操作,低沉的声音让众人惊慌的心不禁也一同沉稳了些,这便是孙太医,临危不乱。

    吉时一到,鞭炮锣鼓声声响,响遍了大街小巷,今天不就是十三阿哥迎娶尚书府之女的大喜日子,普天同庆,长长的迎亲队伍占了街道,尽管下着雨,四周是热闹围观的人群。

    媒婆背着明珠走出尚书府,莲儿在旁边撑伞,雨还是撇落在她身上,又或是心上。

    夜色降临,宾客进场,胤祥四处瞭望,希望,然后失望。是谁都看得出他在等待着什么人,很显然,那个人并没有来。

    “九阿哥怎么还没有来。”

    “九阿哥刚差人来说九福晋出门前突然要生产,是不能来了。”

    他眼色黯然,抿嘴沉默。

    奴才低头,继续说到“而且孙太医似乎也过去九阿哥那边了,他药童还在外面等着送礼呢。”

    当两个巧合在恰当的时间聚集在一起,他内心却莫名的惊恐,关于流言蜚语,他所珍重的人。“叫孙太医的药童进来见我。”胤祥不忍,面色不佳。

    胤祥挥了挥手衣袖,遣走奴才。

    面对艳红的布置,他突然感到恐惧,如果连孙太医也要赶过去的话

    四贝勒走去,拦住通传的奴才说了些什么,然后走向胤祥,他总是不忍,最看好的弟弟为情所困。

    药童说,九福晋难产,血流不止,恐有性命之忧。

    这一个个字将胤祥打进了地狱,在今天的大喜日子。

    觥筹交错,鼓乐齐鸣。胤祥微笑,在众人的祝福之下,喝下一杯又一杯苦酒,他很清醒也很痛苦,在今日。他要走,四贝勒拦住,只是摇头。

    时间渐晚,让红色在没有明月的夜里此刻变得诡异,胤祥站在门外,始终不肯进去。

    门外守着管事嬷嬷还有小太监,他们殷切的眼神让他无所适从,仿佛都在劝导着要他进入这个牢笼。今夜乌云密布,而他的心早已像今天的天气又是雷鸣又是下雨,心意无法看清,他也不可能表露,对着这个太皇太后赐婚的福晋的厌恶。

    深呼吸了一口气,胤祥提步跨入了那道贴着双囍的门。

    他是不愿意的,而此刻室内正襟危坐的明珠却依然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握紧了裙服,她知道十三阿哥进来了。

    知道他进了门,却在闭门以后没了动作,只有嬷嬷欢喜的声音在延续着她俩之间的动作。掀开喜帕,行礼,交杯酒,这一切更像被人像木偶一样的推着前进着,眼底是一片鲜艳的红色,而她的夫君,显然心不在焉的神情,明明是如此美好的日子,为何她却心有不安,仿佛可以感受到身旁那人不悦的情绪。

    可终归她已是成为了他的妻子,又怎么能疑虑呢。

    当众人退下,当胤祥看着眼前面红的明珠,恍如听到室外雷鸣低沉的一声裂响。在烛火摇曳的夜里,他有一瞬间被眼前的人所迷惑了,然而只是一瞬。

    “你是真的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他问道。

    明珠抬头,诧异的看着他,她不懂,愿不愿意是可以选择的吗。“我愿意。”她回答。

    别过头不去看明珠温和无害的脸容,胤祥自嘲了一声低语,他将握在手上的红头帕放在了桌上,而自己起身,说道“我不愿。”

    “可是”明珠急忙起身,想要拦着他。

    胤祥越过她阻拦的手,说到“没有可是,你已经得到了该有的位置,其他的我不会再给你。”

    说罢,胤祥已是走出了房门,没了人影。

    被他冰冷的眼神吓得傻住的明珠是一辈子也没有想过的,两人的缘分是那样浅薄。还以为未来会如她想象一般,只为那个平凡的梦,如果今日是馨兰的话,她一定会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这个让人难堪的局面吧。明珠看着红烛,一起流泪,她是如此的懦弱。

    是她忘了,他两本来只是陌生人。

    走出门外,四贝勒却似乎在门外等候多时,胤祥低头,沉默止住了步伐。

    “马车在外面等着,你走吧,万事四哥帮你顶着。”

    他愕然,然后感激。

    天下起了滂沱大雨,而谁的心又是雨天。

    规律的呼吸必须配合阵痛的频率,用力然后放松。腰椎的疼痛仿佛被生硬折断成两节,稳婆的助手抱着她扶着床栏跪着,馨兰死死的抓住床沿,手因用力而在颤抖。她忍耐,然后流泪。

    血腥的气味弥漫房间,是她呼喊着痛苦的哭声。

    胤禟已退出房间,在外等候。心急如焚的他顾不上身世,雨点撇过他的衣裳,分散了馨兰的血迹,他左右踱步,深感不安。每一声尖叫都让他跟着心痛,他坐下又站起,向前走到门边又被管家拦住,这个夜分明的长,害怕的感觉每一分每一秒的在侵袭着他。

    夜色的灯笼在黑暗中高挂亮起,被风吹得四处摇摆。

    他只是站在门外,沉默的等待。

    毕竟,他不能进去,打扰别人的人生。

    “福晋,用力!孩子要出来了,用力。”稳婆检查,再次催促。

    “我不生了,我没力了!”

    馨兰很怕自己会这样死去,毕竟眼前都是血,而她快要倒下。只知道意识越发模糊,握着床栏的手变得无力,迷糊之间却看见了高以文,他正跪在自己身上,慌乱的为自己做着心外压。

    她该为这样的情景感到惊慌,却已挤不出力气说话。

    模糊之间下身一阵剧痛,是婴儿像猫儿一样的哭声,天渐亮。

    她知道孩子出来了,所有力气在此刻消失无踪,她颓然跪下却被稳婆拦住,她说道“还有胎盘没出来,福晋用力!”

    谁还管得什么胎盘,只看见馨兰像死去一样颓然垂下,昏了过去。稳婆及时伸手将胎盘扯出,幸好,硬是折腾了一天一夜,危险之间大和小都保住了,同样的也保住了自己的老命。

    剪去脐带,稳婆将婴儿包裹着,抱出门外。

    “恭喜九阿哥,是位格格。”

    胤禟只是点头,越过抱着格格的稳婆,快步走到房内。

    提心吊胆得快要不能呼吸,他的兰儿平安无事,她生产,他一样狼狈,站在门外一夜,被雨撇湿的衣服湿了又干,一脸的憔悴。

    说到底,他们都很担心馨兰,无论是九阿哥、还是孙之鼎、还是他。

    小桃红打开后门,向小厮递出纸条。

    天渐亮,小厮将纸条递给窗内,载着十三阿哥的马车缓缓离开。

    “大小平安。”他打开纸条,四个字,安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