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四十四章爱的结晶

第四十四章爱的结晶

    也许这是她人生中睡得最沉的一回,她梦见了高以文安静的侧脸,安静的坐在她旁边翻阅着书本,一切似乎终归于平静。电视仍旧播放着喜剧,她似乎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电视机嘈杂的声音,还有属于医院该有的消毒水味道。

    她伸手,却什么也摸不着。

    胤禟很好奇她到底梦见了什么,尽管睡着了,却是一脸笑颜,确认馨兰无恙,他便外出办事了。

    一天一夜,她终于清醒。

    张开眼依旧是熟悉的木质床顶,看来不过一切都是梦。都说古代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过一回,她算是体验得透切,下身的疼痛,以及手肌肉的酸痛无时无刻提醒她刚经历过什么。此时此刻她该看看自己的孩子的,到底是男是女。

    知道主子已经清醒,一旁候着的小桃红赶紧扶着馨兰的转身。

    “生孩子真疼。”馨兰说到。

    只见小桃红忍不住一行热泪,回答“格格,你终于醒了。”

    她去生小孩,还给小桃红热哭了,馨兰也是莫名其妙,只是越想分明越是尴尬当时生孩子的情况,她问“我孩子呢,是男是女呀。”

    “是小格格。”小桃红回答道。

    “快抱过来我瞧瞧。”馨兰有些激动,也忘了身上的酸痛。

    熟知馨兰的性子,也安慰她醒来的如以往一样活泼,小桃红安抚着她“小格格在奶娘那顾着,格格别急,奴才这就抱过。”

    馨兰靠在床边,依旧天旋地转的头昏。

    奶娘抱着娃娃进来,孙之鼎也刚好跟着进来。

    现在这个时候还能看到孙之鼎,真是安慰,代表自己还是好好的。只是想起当时生产他在旁边,着实让人尴尬了一把,虽然他背对着自己,但是不可避免的想起了当时自己潦倒的情况。不过还好,她曾经听博物馆里的同事说,产房里的大夫很多都是男人,因为他们力气大,出了什么事也  好使力,相对孙之鼎保守的态度,她应该偷着乐才是。

    “女儿长得真丑,像猴子一样。”她看着眼前的娃娃,特别真心。

    只听见身边隐藏不住的偷笑,只有奶娘安慰道“娃儿小时候都这样,长着长着就长开了。”

    嘴巴是这样说,只是当女儿握着自己的手指,心里头尽是感动。

    说不清他心中的感慨,孙之鼎走到床边,放下药箱说到“看见福晋还能开玩笑,证明恢复情况还是可以,来让微臣再把把脉。”

    馨兰轻笑,伸出手“孙太医,你是馨兰的救命恩人呐。”

    孙之鼎沉默着为她诊脉,这身子骨可算捡回一条命,谢天谢地。

    “在这件事上,福晋你似乎有些事情需要跟微臣说清楚明白的。”

    馨兰点头,示意挥手遣走了嬷嬷和在场的奴才。

    “当时出去给十三阿哥道贺之前,在院子里和静雅玩,她不小心撞了我一把,本以为没什么事情,结果过一回上了马车就开始流血了。”

    “你呀”有心还是无意,他想问,却没有说出来。

    抿嘴不语,这一次他并不相信馨兰的无意,还有第二回的巧合。看着馨兰淡然的神情,他越来越猜不透她,如何可以这么冷静的说谎。

    “我说的就是事实。”她垂下眼帘,面不改色。

    “我明白,不要再有下次,你的身子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他摇头,抽回替她把脉的手,同时将她枕头底下的麝香香包一同收走。他以为她已经认命了,可是她却告诉他,并没有。她正在用最自以为是的办法去发泄,也许从头到尾她要牺牲的是自己罢了。她以为自己在惩罚中得到救赎,却并非如此。

    馨兰不语,别过头。

    九福晋产女,皇家有赏,众人道贺。

    辗转几日服药休息,馨兰面色也好了些许,只是更加清秀,不比其他产妇的丰腴。她生产众星拱月,她们生产不为喜庆,而九阿哥对新惠的宠爱如此差别对待,在月子里,他看望馨兰的时间远比其他人要多得多。馨兰的到来,着实给其他妾一个响亮的巴掌,从前还以为是传统,如今才发现不过是不被重视罢了。

    宜妃娘娘的赏赐,还有如流水般的贺礼,将九阿哥府本是安静的日子变得喜悦,原来这才是皇家。

    更甚至,是小格格的名号为皇家玉蝶所登记,赐名---爱新觉罗·新惠。这代表着馨兰所生女儿为皇家认可的格格,这荣耀是其他妾生之女所无法比拟的。

    安奈着古人可怕的月子规矩,将馨兰折磨得像个乞丐。

    孙之鼎送来的苦药却从未停止。

    她该好好庆祝自己又顺利的活了一回,不作就不会死,馨兰再也不想在这里生孩子了。好不容易熬到出了月子她又该开始四处活动了,无惊无险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而她的丈夫最近还越发腻人得厉害,怎么初见他的冷脸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这衣服穿上去不觉得是个笑话吗,左边的袖子怎么比右边的要长?”

    馨兰羞红了脸,说到“又没叫你穿,我做着玩的。”

    “夫人,你的女红可不是一般的差劲呀。”

    九阿哥话刚落因,只听见他一抬手衣服就发出了撕裂的声音,这不底下的奴才都忍不住细声在笑。这可真让馨兰羞愧的脸都又红又黑。

    谁叫他硬是要试穿,月子里无聊做起来的衣服样式可把馨兰本人都要看得尴尬。

    “你赶紧脱下来,羞不羞人呐。”

    馨兰毙了那两个奴才一眼,看她们也是看笑话憋的辛苦,她只好赶紧上前将胤禟穿得潦倒的衣服扒下来。现在不止胤禟羞人,作为做衣服的主人来说,馨兰才是最被笑话的那个。

    恨不得一手将他身上衣服扯下来,奈何胤禟左右闪躲,是不打算给她面子。

    看着馨兰捉急的模样好生有趣,他示意遣退了那些奴才,直到房门被关上,胤禟这才一把抓住了她乱舞的小手,将她压在门边,倒是他露出邪气的笑容让馨兰红了脸。

    “我忍得好辛苦呀。”

    辛苦个屁她羞羞脸埋首在他胸间。

    “你猜我现在想做什么。”

    “”

    这些当然不需要猜,毕竟春光无限好,只有传来一阵羞人声音。

    倒是折腾了好一会,害那通传的小厮不知要往搁,来回走动门外小厮还是通传道“老爷,八贝勒已在马车等候。”

    只见刚才闹腾的气氛变得有些凉,她看到胤禟的神色有些不一样,她该担心的是他跟八贝勒的关系越加密切,如非他心归于八贝勒,着实没必要奉献到这个份上。

    “今晚还回来吗。”

    “尽量吧,说不准在宫里头过了。”

    “嗯,我知道了。”

    这次胤禟是顺着馨兰,换回一身正装,馨兰为他整理了些细节,才匆匆出门。

    两个人磨出了默契,他主外,她主内。

    她从不询问关系八贝勒,十阿哥,十四阿哥的事情,因为问他不会说,再者她所知道的太多,要是问出了他们在哪一段一个章节,又怕自己多生事端。

    她在等待,也在忍耐。只希望到故事结束的时候,胤禟身边还有她。

    四阿哥对她有所顾忌,是因为此时的胤禟并未太过显露自己与八贝勒的交情,他以为胤禟是中立的,而她这个祸患还算不上什么,馨兰该庆幸此刻的平静,还是在害怕平静后的暴风雨。

    寂静了数日,她也挂念着女儿。

    因为月子里头都是奶娘在照顾着女儿,现下一个舞弄倒是生疏了,坐院子里头给她晒太阳,新惠哭着要奶娘,不肯给自己抱。

    实在没有办法,馨兰还是把孩儿还给了奶娘,奶娘一抱,新惠就安静的在她怀里像个小猫。

    这下她心情差了一大截。

    看到格格泄气的样子,小桃红忍不住想起了往事,安慰道“格格你小时候也是这样,夫人一抱就爱哭,就得跟着奶娘。”

    “那我怎么不记得这件事了。”

    “格格那时候只有这么小怎么会记得呢。”小桃红做了做动作,看她手势,确实很小。

    馨兰被她的动作逗趣,看看自己娃娃,到底还是亲娘生的,看她闭着眼睛,卷缩成一团就像个包子似得,模样实在可爱。

    忽而她又想起了老大不小的小桃红,说到“小桃红,我这样困住你是不是太自私了,要同其他女子一样,你孩儿都老大了。”

    “可我觉得在格格底下做事也很幸福。”

    “我明明看见你跟孙太医的药童很要好,每次他走都要瞧你几眼。”

    小桃红脸红,急忙摆手说到“哪有的事,不过见他人也挺好的”

    馨兰点头,意味深长的附和道“想起麟搁虽然寡言,人还是不错的。”

    看着小桃红难得娇羞的模样,馨兰也不禁跟着一同欢喜,只是要这么一撮合,身边又少了个人了吧,身边的人来了又走,怎么也留不住,她来这里世界多久了,也不知道高以文怎么样了。

    “还有,格格,刚才十三阿哥差人送来小格格的贺礼,是让他拿过来还是放库房里头。”

    “那嗯,放库房罢了”那他呢,她不敢问。

    看着馨兰落寞的神色,小桃红似乎想说些什么,格格太寂寞了,如果直到现在格格还是想念那个人的话,那太可惜了。就如同那天夜里她打算去找夫人告诉她格格要生产了,却遇见十三阿哥在门外,在雨中站了好久好久,担忧还有落寞,她劝也劝不动,直到四贝勒将他扯回马车上等候。

    “格格,其实十三阿哥”

    “他怎么了。”馨兰低声问道。

    “奴婢听说他最近到塞外去了。”小桃红莫名其妙的说到,她咬着牙,有些事不应该道出吧。

    她曾几何时以为皇家贵族就是最高的荣耀,是幸福的。

    如今看来不过各有各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