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四十七章我是夫君的表妹

第四十七章我是夫君的表妹

    都知道经过这一轮挽妻计划,此刻又变回春风得意的九阿哥。

    其实夫妻间相处不一定要对不起,也不一定要道歉,如若两人都是一个方向,一眼便明了,因为不忍挣出个高下,所以选择原谅,因为原谅,所以才有生活。

    如果说八贝勒是因为福晋善妒而不敢纳侧福晋,那九阿哥则是相反,若不是把福晋宠上天了,才会对其他女人无法上眼,这不,只为九福晋一句闲聊,又把狗儿给弄来养,还圈了地方给狗住让人看管着,不过人比狗贵。

    知道她不喜欢交际,或者说是和其他福晋交际,所以弄了狗儿来给她玩,可见他夫君,心思还是很细,或者说想法很多也爱实行。

    终归就与他经商的成就,会挣钱的男人最帅了,不是吗。

    “老爷,这是这个月的帐,你看杭州那边是不是得去看看。”

    “那边的铺子是该管管了,不然没人放我在眼内。”

    胤禟斜眼,看着杭州商铺那一片的烂账,一个放松就会出乱子,一群吃饱饭没事干的家伙真以为潦草几笔修改就能瞒天过海,中饱私囊。

    盖上账本,心里的算盘踢嗒的响着。

    尽管当胤禟提出去杭州之行,馨兰第一个想法是杭州多美女。

    “我也要去。”她说道。

    “你还是留在家里头舒服些,杭州路远,不必京城舒服。”

    “我就是要去。”她说道。

    “新惠那么小,还需要额娘,这个家也还要你管着。”

    “我要一起去。”她说道。

    “那旺财呢,旺财每天都得粘着你。”

    “我说了我得一起去。”她说道。

    “好好好,让管家收拾好行李,我们明日即便启程。”

    只听见身后奴才强忍着笑意,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他们向来行事果断,精明威武的老爷此刻像哄小孩一般的对着福晋也是没了办法,认命的程度倒像福晋的下人,不,他们怎么可以想着老爷成为下人,要做的也是管家的,说罢,大伙默默的看向一旁不出声的管家,很显然他也正在偷笑。

    这一闹腾,胤禟就没了法子,也只能随着她高兴。

    这不,在京城呆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出去见识见识,杭州呀,美景呀,美人呀。不都说杭州水好,养出来的美女都是水灵水灵的。

    莫不是杭州有什么特产,好吃还是好玩的。

    指挥着小桃红整理装备,馨兰这才突然自己最近跟得胤禟多了,不自觉的花钱如流水,买下了林林种种的玩意,回家搁一边倒也忘记得一干二净。莫说杭州特产,其实她想要的又怎么会没有呢,只是把这一次出行当作旅行,倒也是件好玩的事。

    挑了些衣裳之类的,还是带上了孙之鼎千叮万嘱的小药丸,已经塞满了一整箱子。

    不过是出游数日,她要带的东西可多了,忽而,看到她做女孩时候的衣服,灵机一动。

    “东子,去催催福晋,这么久还没好吗。”太阳已经晒到头顶,这么久也没见馨兰出来,胤禟拍拍身旁的马匹,等待得有些不耐烦。

    奈何身边小厮并没有回答,只是失言“福、福晋来了。”

    胤禟疑惑,只是回头。

    馨兰还是那个馨兰,只是此时此刻就像当初的一眼,是少女心思粉白旗袍,楚楚动人。看得胤禟闭不上嘴巴,如此娇俏,像春天的花蕊,含苞待放。

    少女和妇人的装束是有些区别,相比之下现在头上更是轻松些。馨兰微微一笑,向九阿哥行礼“九阿哥吉祥。”

    只见刚才的不耐烦已经化成灰,他僵持着脸,掩饰着贪婪的目光假意咳嗽了几声,沉稳说到“上车吧。”

    见胤禟对于自己的装扮并没什么反应,馨兰也不好再说什么,跟着他上了马车。

    “不好看嘛?”馨兰问道。

    她戳戳没有反应的夫君,只见他维持着以往的习惯,从窗帘缝里看着外面风景,似乎对于她刻意的打扮好像并不太欣赏。她倒是很满意今天的装扮,照着镜子感觉自己年轻了几岁。

    哎,浪费了她一副心机打扮,没人欣赏。

    好看,是好看。只是这么穿着要给其他公子哥儿给惦记了,怕馨兰失望,他才缓缓说到“好看。”

    并不满意这个答案,馨兰伸手抵住窗帘,让他转头视线对着自己,再次问道“刚才没看到,你现在再瞧瞧我好看不。”

    胤禟轻笑,双手掐住她的脸蛋,说到“这样会更好看。”

    这样一来,她脸不就变形了嘛,馨兰恼怒,对他一阵捶打,她的恼怒对于胤禟来说不痛不痒,正好给他捶捶背。

    路程遥远,马车在泥地上颠簸得要命,她开始后悔,后悔让屁股受罪。是的!这里没有高铁也没有汽车,只有马车、马车、还是马车,这遇上难走的路她都颠簸得发髻都顶到马车顶棚了,而且胤禟确实不是来游玩的,沿途小城小镇几乎没有停顿过。

    几天下来把馨兰给折腾得都无语了。

    谁叫她硬要跟着来,现在也没得回头路了,就这样颠簸着吧。

    “我们真的不要停下来看看风景吗?都到济南了。”

    “离杭州还有一段路,我看是你坐不住吧,之前不是喊你别跟着来。”他悠悠说到。

    馨兰撇头,气鼓鼓的,眼困得要命,马车也抖着要命,根本无法睡得舒服。

    看来他的小妻子是越来越会生气,这脾气可不得了。

    胤禟的大手拍拍她的肩膀,让馨兰躺到自己大腿上,说到“这样要舒服些。”

    “那你一直这样坐着不累呀。”她想起来却被胤禟压着。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可比你坚强得多。”

    “我可不是一般的女子哦。”

    胤禟失声哑笑,瞧她耍嘴皮子的机灵,再加上她那年少的衣服,谁会晓得这青春少女已是为人母,他该好好说说她那不合时宜的服饰,却还是让她自己玩着,因为是那该死的好看。

    他正襟危坐抱着她的腰,她闭眼伏在胤禟腿上睡着。

    几天马不停日的赶路,终于到了风景如画的杭州,可此时此刻的馨兰已经是兴致缺缺,一到别府就躺床上不愿意动,她这身子骨要散架了。

    胤禟也随着她去,刚到步,就带着东子和管家去了巡店。

    这一觉便是睡到了中午,她起身,胤禟却还没回来。

    虽然她知道自己夫君很有钱,可没想到连杭州这里也买了房子,这要是在这里养了个小三,那还得了。想着太远,她不禁也为自己想象力而叹服,哪里有小三,北京府里头不还有几个小妾嘛,还用得着在这里遮遮掩掩,要喜欢直接带回去就好。

    她起来,恰好小桃红也带了些饭菜过来。

    不知是不是被胤禟养得嘴刁了,现下一般的菜式她觉得不怎么好吃。

    睡饱吃饱,也该轮到她出去走走。人生路地不熟的,小桃红自然谨慎些,奈何馨兰胆子大得很,没等着胤禟陪自己,就领着小桃红出府了。

    “格格,这样不太妥当吧,要不等老爷回来再说。”

    “要是他天黑才回来那怎么着。”

    “明日也可以呀。”

    “带着他逛街可得怎么逛呀,招摇。”

    馨兰摇头,自顾自的走在大街上。

    即使是少女时代的衣服,基于她的家境也是不一般,自然衣服用得上好的料子,一双莲花马鞋,一步一摇,再加上馨兰样貌清新亮丽,身后还跟着奴才,无处不显示出她是富贵人家的女儿。

    杭州美女确实多,相比北方的豪气,更多了几分温柔和水灵。

    馨兰逛街逛的开心,因为她的装扮让她可以随意的走动,不怕做得不好会有流言蜚语,她爱怎么走怎么走。心情大好,出门前胤禟给了一大袋子银两给她旁身,果不其然去到杭州又该买买买。

    虽说九阿哥府里头要什么没有,只是出去旅游的心情怎么可以比较。

    她买得欢快,小桃红背得辛苦。这不一个转弯,本该小桃红领着的高高的盒子便不稳的掉了好几个到地上,馨兰赶紧蹲下来,给东西拣好,见小桃红拿着特别多东西,她也有些后悔,于是自个儿捧了几个在手里。

    “格格,给奴才拿吧,你那些都挺重的。”小桃红自然知道馨兰的心思,她把几个重的都往身上抗,所以现在小桃红虽然拿得比她多,却比她的要轻些。

    “没事,这么重你也扛了一路,我走几步还能锻炼下身体,都买得差不多,我们回去吧。”

    小桃红感激的点头,快步跟上了主子。

    奈何茶楼上的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们两,心思各异。

    “这是哪家的姑娘,模样倒是长得标致,怎么之前没见过。”那人拍了拍手上的扇子,目光停留在馨兰远去的背影。

    胤禟挑眉,身旁管家说道“这是老爷的”

    “表妹。”胤禟说道。

    男子轻笑,点头“这么巧,九阿哥这次到杭州还带着表妹过来,不知何时介绍给杨某认识认识。”

    “再说吧。”他侧头,看着馨兰蹦蹦跳跳的走路方式,目光如此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