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四十八章杭州情缘

第四十八章杭州情缘

    “东子,今天开始你只管在店里盯着他们,不用跟着我了。”

    “老爷,这是杭州着边三年的帐。”

    胤禟抬头,接过厚厚的账本,神色凝重。错误的地方太多,要修正的地方太多,牵一发而动全身,到底要揪出多少个人,才可以将错误改正。

    他和皇家的对立始于商,在皇阿玛的思想里面,商人即为狡猾,尽管黄金富贵仍以不得被重用,而他很显然不得皇阿玛喜欢是因为他爱好从商,对于皇阿玛所期盼的皇子来说,他是另类。对于现在得到处境,他落得清闲,也不屑与其他王子斗争,就为了一个虚名。

    他看了恭敬的管家一眼“回去告诉福晋,今天不回去了。”

    管家点头,默默的为胤禟移开桌子上的茶具,又在房间点亮了其他蜡烛,才低头退去。

    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夜,从第一本看到最后一本。胤禟密密麻麻的在账本上做着批注,眼看着三年来,掌柜的在里面多少猫腻,他都会一一将其捉出。

    算盘踢嗒的快速运算着,越算越心寒。

    他面色冰冷,一圈锤在桌子上。

    第二天深夜,他领着家仆漏夜到杭州各处店铺巡查,并当场明人清点了仓库库存,少的少缺的缺。在东子的观察下,一个一个伙计被揪了出来。因为牵连的店铺数目较多,好多动荡都吓唬了其余的工人,都怕连累自己掉了饭碗。毕竟真正知道自己老板的人没几多,这一看便是京城来的贵族,自然惊吓,这一切都在夜深进行,很多人还来不及做梦,就醒了。

    经过一夜的突击,此刻杭州著名的丝绸店及木材店倒是冷清了些许,见了客人也不敢上前,该因能逃的逃了,不能逃的坐着也等死。

    时间来到清晨,九阿哥巡店,左右一老一嫩的家仆,身后还带着几个能抬能抗身材魁梧的奴才。

    没有人知道他才是真正的老板,因为一直以来在杭州的丝绸店都由他人暂代管理,这他一来,只有掌柜的双膝跪地,看得其他工人也吓了一跳。

    “九阿哥吉祥。”

    “你就是掌柜的?”

    “草民正是。”那瘦小的身躯只是跪地不起,一阵颤抖。

    胤禟坐到椅子上,翻阅着还在登记的账本,神态默然,他说道“这帐做得漂亮,该写的还有不该写的,我看你倒是机灵。”

    听不明白九阿哥话里的意思,掌柜的伏地不敢起来,也不敢抬头去看他精明的眼神。

    “我可大方到把你全家给养得白白胖胖,贪了多少,能吐出来多少。”账本应声匝地,众人面面相觑。

    “九阿哥要命,草民上有老下有小,家母重病”

    胤禟摇头“这并不是你贪婪的理由,比你苦的人多得是,不见得他们动歪脑筋。”

    心头的火还没能灭去,前来的管家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胤禟在也无心看着他们,起身离去。临走前头也没回,说到“我不要再见你在店里,马上滚。”

    去到茶楼二楼厢房,馨兰正在像小麻雀一样嘀嘀咕咕的给对面男子说着什么,手舞足蹈而后一阵轻笑。胤禟莫名怒气涌上心头,都怪着杨家二少,天生就一风流样。

    “咳咳。”胤禟假意咳嗽,提示着他们自己已经来了。

    见他来了,馨兰对他一个鬼灵精的眨眼,高声呼喊“表哥,你来了~”

    只见胤禟脸上抽动了下,僵硬着表情硬是挤到他两中间,着实的坐到了椅子上。斜眼看了看馨兰,才说道“表妹怎么会遇上杨家少爷呢。”

    扬少爷托着下巴,侧面美得像幅画。相比其他女子唯唯诺诺或是阿谀奉承,眼前的馨兰之于他就像一股清泉,虽然隔着胤禟,他还是大胆的目光看着馨兰。

    “缘分到了就遇上了。”他说到。

    馨兰习惯性的握了握胤禟的手,才说道“刚才杨少帮我提东西呢。”

    “扬天佑,怎么认识你这么久没见过你善心大发,不会是看上我家表妹了吧。”胤禟直白,云淡风轻的说到。

    说罢,吓得扬天佑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来,看着胤禟严肃的脸,说到“你用得着说的这么明白吗。”

    馨兰掩嘴轻笑,假意瞄了胤禟一眼,又低头说到“杨少爷,恐怕你的心意馨兰不能接受了,因为馨兰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一眼尽是故事,傻子也看得出来这位喜欢的人到底是谁。杨天佑吞了吞口水,看了看他们暧昧不明的视线,心里头也有些底了,原来这回是撇开家中原配,跟佳人出游呀,这京城的人都这么会玩,差点得罪了九阿哥。

    “呵呵,那杨某跟表妹真是没缘分了。”

    也不点破是谁,杨天佑吃着碗里的点心,也没刚才的热情跟馨兰搭话了。

    吃过午餐,馨兰也缠着胤禟外出,因为她想看看百年前的风景,西湖美景,许仙还有白娘子,为了尽地主之意,杨天佑当然不能放过出游的机会,自愿领队带他们去游玩。

    多得许仙这个负心人,才有白娘子的痴情,一味的付出还得不到回报,大概是用情至深,拼了命只为一人,可惜那个人如此脆弱。所谓故事都不过再一次证实,男人真的没有想象之中坚强。

    百年前的雷峰塔显得有些残旧,经过岁月的洗礼,砖头裸露在外,可这样寂寥的气氛显然跟故事的气氛更加适合,是白娘子孤独的等待着许仙。

    她不免有些伤感,对于什么都无能为力的许仙。

    是胤禟握紧她的手,是突如其来的外力将她拉回现实之中。

    “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景色很美。”馨兰低头,不去跟他对视。

    “”

    属于他们心中的雷区,看似平和,其实一碰就该引爆。此刻平和的美景,她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而打扰了什么。

    见两人此刻心情大好,杨天佑也不好意思打断他们,倒是站在小桃红隔壁,跟她搭话,打探打探这表妹到底什么来头。只能说京城里来得人就是拽,问那奴才三句话也答不上一句,太不给他杨家大少爷的面子了,怎么说他爹也是杭州富商,好歹也要给几分薄面吧。

    “你家小姐名儿唤什么呀。”

    “她爹能放心他跟表哥四处走,多大岁数了呀。”

    “怎么之前没听过九阿哥谈起过你家小姐,青梅竹马?后来相识?”

    小桃红额头上三道黑杠,不是没见过有钱家少爷,是没见过这么婆妈的少爷,比三姑六婆还要再唠叨些,她都不想回答了,杨少爷还一个劲的再问。

    “杨少爷,你问这么多问题,要奴才怎么回答你呀。”

    小桃红不禁斜眼的看了他一眼,这大好情景就被他破坏个精光。

    这丫头挺厉害,杨少爷也是看她一眼,赔笑着。

    接下来几天,胤禟也放下了工作专门陪着馨兰去游玩,倒是杨天佑这个不通气的夹在两人中间也不觉得害臊,吃饭要一起,坐马车要一起,现在连游湖也要坐一船上。

    “你,下一架。”胤禟指指旁边的小船,示意杨天佑止步。

    说罢,也不给杨天佑机会反驳,领着馨兰上了小船,示意船家开船。可怜的他只能在西湖边吹着风,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

    小桃红默然的看着杨天佑演戏,那苦情的要让人误会了。

    “杨少爷,船家在等着呢。”她指着船家,又走过去将杨少爷推上船。

    没想到他也有这样一天,得和个奴才游湖,还是个看不起人的奴才。看着一脸淡漠的小桃红,他想聊天也没了对象。

    “小桃红,你跟了你家小姐多久了。”

    “这是你们第一次来杭州吗?”

    “你家小姐喜欢吃些什么?”

    再次斜眼,小桃红忍住不想搭话,奈何身边这位妈妈实在太能聊。

    “我家小姐最讨厌多话的人了。”

    这一说,给杨天佑闭了嘴。只想到,这丫头有个性呀。

    看着不远处小桃红这严肃的表情,馨兰也觉得怪有趣的。毕竟她这样的性情可不常见,可见杨家大少是有多难缠,把小桃红给逼得。

    “这杨少爷到底是什么人呀,真奇怪了,把小桃红给气得。”

    “他爹是杭州富商,天佑习惯了吊儿郎当,他就这德行,人还是好的也重义气。”

    “看来你跟他关系挺好的。”

    “杭州毕竟不是我地盘,很多东西需要他帮忙疏通。”

    馨兰点头,看来这人除了性子怪了点,心地倒是好的。倒是看小桃红生气的模样,还是挺有趣的,她家小桃红处事细腻,哪能被人逼到这样。

    她无心听胤禟关于商铺的事情,皆因这些都与她无关,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他那些牵扯可要命的联系着历史。

    “今天不是出来玩嘛,不聊这些。”

    胤禟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说到“好,都不聊这些。”

    风景如画,不如享受一刻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