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五十章又是一年春

第五十章又是一年春

    等杭州商铺基本能扶上轨道,他们在杭州已经逗留快一个月了。

    相遇时候这么轻巧,离别又有多少重量。

    家仆将行礼都搬上去,是小桃红望了又望没见人影。她的心思之于脸上是这样明显,看得馨兰又忍不住笑了。

    “你在看什么呀,看得魂都丢了。”

    “啊,没有呀。”

    小桃红低头,左摸摸右摸摸也不知道怎么弄着手里的包袱。

    她当然知道小桃红在等谁,都要走了,杨大少还没来,也是个无心人。太阳渐渐耀眼,胤禟扶她上了马车,便让车夫启程了,也没瞧见小桃红等得  到人,就离开了。

    去的时候觉得远,回去却像一下子,虽然依旧颠簸不平的路让人屁股受罪,但因为有过之前的经验,馨兰倒也没什么话说。回城几日,还是到了城门口。

    紫禁城的压抑是无形的。

    习惯了杭州的悠闲,回到这里,大家都会喊她福晋,规矩一下子就绑在身上了。

    回去时候还想邀八福晋过来尝尝这杭州特产,却听闻八贝勒一行人已经皇上到塞外去了。回头想想,她家相公好像没跟着去过呀,依他能力皇上应该欣赏才是,多会赚钱的人呐。

    转身逛了出去花园,只见胤禟也是闲着修剪着摆盆的松树。

    她上前,双手托着粉鄂,靠在石桌上“九阿哥,你好闲呀。”

    “你好像比我更闲吧,夫人。”

    也没有理会身后馨兰的举动,胤禟依旧专心致志的修剪着眼前的盆栽,不知道这样剪一刀合不合适,还是把下方的叶子再修一修?

    他苦恼如何显得更加美感,而馨兰却来到他背后,硬是伸手一把抱住他的腰间。剪刀咔擦一声,一根稍粗的树枝被剪了一半,剪刀还卡在了上面。

    没能看到胤禟此刻的脸色,馨兰轻轻的,轻轻的松开环抱着他的要的双手,然后后退了一步,然后再一步。

    “你这剪得特别有技巧,我突然想起新惠这回应该要吃点什么,还是到厨房去瞧瞧。”

    胤禟转身,大手一捞。便将身后惊呼的馨兰抱回身边。

    “捣乱了之后还想逃。”

    馨兰低头,看着那双宽厚的大手,说到“我这不是担心你嘛,听说其他阿哥跟着皇上去塞外,想问问你怎么还悠闲的在家。”

    “皇阿玛没要我去,难道我还扒着要去不成。”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馨兰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一来怕他不爱说,二来怕说了些她不应该听的话。

    只是胤禟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拆下卡在树枝上的剪刀,一下将刚才分叉的树枝剪掉,如此一来松树缺了一角,也不再完美。他眼底闪过一丝不忿,很快又消失掉,以至于馨兰根本没有察觉出他的什么,只有安静的听着他说话。

    康熙宠宜妃,却不宠九阿哥。

    无他,正因为他的身份,和宜妃的地位,九阿哥一出生就是娇贵,用现在的话来说不折不扣的富二代,还是一个不受控制的富二代。所以他在宜妃的纵容下活得潇洒,他无须要讨皇阿玛欢心,也无须要顾忌宫中的关系,他可以不顾他人眼光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也许在康熙眼中,九阿哥只是个不成材的皇子,因为他没有做皇子应该做的事情。相比于十三阿哥的顾全大局,很显然九阿哥不顾世俗目光的态度更合乎情理,是人性,却不是康熙所钟爱的。

    心疼的抱抱他,馨兰也只是沉默。

    身旁是馨兰无形的支持,他知道他的小妻子又该胡思乱想到什么。一阵清风吹过,凉透了心脾,旁人看他潇洒,可身上不过是隐形的枷锁,一直连接着紫禁城,永远都不会断裂。

    就凭他是九阿哥,就凭他信任的八贝勒。

    平静的日子过得缓慢而平凡,也许已经在暗地里潮涌,而他们却得到表面的平静。

    孙之鼎之后来过一次,麟搁也来过一次。知道小桃红可能要嫁人,他还是沉默看不出表情,是在宫中历练让他看不出情绪,他就像孙之鼎一样寡言。

    一个晃眼便是寒冬。

    是小桃红期待又怕失望的眼神。鲜红的嫁衣早已准备妥当,府里头谁不知她是要嫁的新娘,只是对于新郎是谁,其他人一无所知。

    她的纠结,谁知。

    是夜,九阿哥留于宫中,馨兰在花园的千秋上摇荡着。今夜的月光并不圆,却是诡异的橙红色,她看着月光出了神。

    “格格,天气寒冬,披上披风吧。”

    馨兰看了看小桃红,接过她手中的裘皮披风。一眨眼又是一年冬天,少女时候她总想着将千秋荡得再高一点,就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如今发现景色都不过一样。儿时的记忆变得模糊,她想起初相识明珠时候的幼稚,没有一丝杂质的友谊。

    “今年,提前把东西都备好了吧,该换新的都换了吧。”

    兴许格格只是在感叹,她没有目标的言语,该是冷风吹。

    “格格夜深了,还是回去吧。”

    馨兰却没有起来,说到“小桃红,要你走了我真不习惯,以后谁帮我打点,谁能这么了解我呀。”

    小桃红微微眨眼,说到“那小桃红就一辈子留着陪格格。”

    “你傻,要不是杨少爷对你有意思,也是个正经大户人家,我哪肯把你让给他,就是杭州有点远,我也不能去探望你诶。”

    只见小桃红感激得红了眼,她该是有恩于格格的。

    “格格,你对小桃红真好。”她哭了,眼睛闪烁着泪光。

    馨兰摇头,说到“你才对我好。”

    又是一年腊八,又是一年新年。

    今年府里头倒是热闹了些,因为新惠也是爬爬走,三两个人顾着她,馨兰也比较放心。而家中几位小妾还算安分,今年照旧配置新物品。

    月上枝头,众人还未入睡围成一桌,等待着明年的到来。

    “祝额娘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静雅静琳齐声道贺。

    馨兰微笑,递过红包“静雅静琳都乖。”

    静雅静琳拿着手上的红包欢喜的回到娘身边,只见完颜氏和兆佳氏也过来道贺,至少脸上甚是欢喜。

    “谢谢福晋对我们静琳(静雅)如此有心,这一年来吃的用的都比其他人家要好的多,真的谢谢福晋。”

    “都是老爷的孩子,应该的。”

    本以为自己作为妾,头顶又有福晋,自己也不敢嚣张。可自从九福晋来了之后,她们的使用反而变得更好,福晋还为静琳静雅请了先生到府上教她们读书写字,平时也是有什么赏得什么,大方的程度让人咋舌,刚还是她们并不相信,直到这一年来她说到做到,对静琳静雅好得不得了,倒是自己女儿反而没那么上心。

    如此待遇,还有什么好挑剔。

    同样的份额,同样的用品,只因为她不想替新惠招来闲言闲语,也不想让静雅静琳起了妒忌心。除去刚生产时候九阿哥的规定用度,之后新惠的穿着并不精贵,相反馨兰刻意对其他妾生子更好,对自己女儿反而没有顾得太多,只有这样,才不会生妒忌,才不会生事端。

    没有哪一位娘亲会计算对自己孩子好的人。

    “老爷,门外鞭炮都备好了,看是否可以出去了。”从外面忙活着的管家也是兴致盎然,步速显得有点快,他拱手,向胤禟说到。

    胤禟点头,领着众人走出门外。

    不比寻常人家的小鞭炮,九阿哥府上的鞭炮更长一些,高挂门前一直到在地上转了个圈。

    贴了对联,在踏入新年的第一天,府外门前点起了鞭炮。声响有些大,前去观看的小孩都捂上耳朵,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火光声响,是一片祥和。

    她看得出了神,是火光之间看见自己的过去,还有一段段回忆。

    “你在看什么。”胤禟握着她的手,好生用力。

    馨兰回过神,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因为回忆很多,她该说哪一段比较适合。

    没等馨兰回答他的话,胤禟又自顾自的说着“希望下年,下下年陪伴在我身边的人都是你。”

    “当然是我,不然你还想有其他女人陪你。”

    馨兰轻笑,摇晃着他温暖厚实的手。

    是谁说过,有些人在爱情中教会你现实,有些人在现实中教会你爱情。看着胤禟真挚的脸,他的肩膀,他的大手都随时为她准备好,她有一下的晃神分不清自己到底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心态是否还如初见他时候的决定,一开始她并不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