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五十一章胤禟,谢谢你爱我

第五十一章胤禟,谢谢你爱我

    春风徐徐吹来,吹散了片片桃花;百花盛开,又迎来了盛夏。

    塞外木栏,甚是好风光,除去眼前的四贝勒目光直笔笔的有些碍眼,让她无法逃脱。

    本以为像九阿哥这种富二代没什么机会参加艰苦的风餐露宿塞外游,今年着实受惊了一把,也许连九阿哥也觉得不可思议,让他们准备得有些匆忙。用膝盖也可以想象到,四贝勒和十三阿哥必定是标准配置,倘若从前她该是欢快的缠着胤祥还有四贝勒,如今顶着九福晋的头衔自然什么都不能做,尤其是明珠也来了,她只觉得心中一道气顶在心头,要说原谅,谈何容易。

    察觉到馨兰的心情并不怎么好,小桃红照例掏出了从京城带过来的糕点,这核桃糕子是格格最爱,不甜甚至还带皮的苦涩,奈何格格却最爱这种奇怪的东西。

    为了吸引馨兰的目光,小桃红有些夸张的表情,掏出盒子里的糕点。“格格,你看奴才给你备了什么。”

    各个家眷都在到步以后尽力的安排着自己住处,四周女声高低呼唤,唯独她生硬的无聊。无他,其他人都在彰显自己家族的势力还有自己的地位时候,只有馨兰早已草草准备妥当,任由胤禟自己去舞弄,简单明了。

    “还是小桃红最晓得我了。”

    接过糕点吃了一块,微甜后的苦涩。

    看见明珠就在不远处,和其他人一样,她拿出了十三福晋的气魄来指挥着家仆做事,尤其是她丈夫在康熙眼中甚是受宠,她一举手一抬头自然瞩目。十三阿哥就在她的身边,二人说不上来亲近,更像是共同合作的伙伴。

    他抬头,发现馨兰正在望向自己。

    而明珠却是望着十三阿哥,是他眼底的深情。

    然而一个晃神,还没逃离开胤祥的目光,馨兰的腰间力道加紧,一下子便后退两步落入某人的怀中,看到腰间的手,不用想也知道是九阿哥,他总是霸道得可以。

    十指缠绕,他俯身将她吻得彻底,眼光扫向远处,更是加深了这个有些粗暴的吻。

    她喘息着,直到胤禟将她松开,呼吸着空气。

    “你是故意的。”是肯定不是提问,看了远处一眼,刚才的两人已消失无踪,她恼怒,是胤禟故意的宣泄主权。

    胤禟无所谓的笑着,为她理顺了纠缠一起的流苏“我只想看见妻子眼里面只有我一人。”

    馨兰没有回话,这个地雷她不敢踩踏。一声叹气,她踮起脚尖,揪住胤禟的衣领,主动延续着刚才的一吻。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他脸上才有了笑意。

    整理好东西已经到了傍晚满天空红霞染到天际,她还一如从前,脱掉令人烦躁的马蹄鞋,随性的坐在草地上,欣赏着美丽的风光。

    皇家子都跟随康熙外出狩猎,唯有家眷在此。

    她是逃避,逃得远远的不去接触其他人。知道九阿哥并非重要,自然攀附的人并不多,只是或多或少知道他们很富有,打量的眼光多是馨兰身上的行头。看看四周风吹草动,再不回去,怕小桃红又要急了,毕竟她连小桃红也没有说明,自个儿跑了出来。

    “九福晋?”她问道。

    馨兰身子不自然的靠直,她听得出是谁,只是不想回头。

    “十三福晋,你怎么来这边了。”

    明珠微微点头,自顾自的坐在馨兰身边“看到你来,我就过来了。”她说道。

    她坐在自己身边,顺风吹来属于明珠淡雅的气息。

    对于明珠来说,今天的馨兰更显真实,是随意而不做假,她想她就会去做,她喜欢脱了鞋子坐在草地上就会脱,不顾他人目光,她所以羡慕,她所以知道十三阿哥正是喜欢这样的女子。

    “你来找我不见得是交朋友,不必随我坐下。”

    “我以为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从前是,现在不是,说实话我是恨你的。”馨兰拔掉跟前的草,然后又撒了出去。

    明珠摇头,神色却是黯然,说到“可是我却很羡慕你。”

    “羡慕我?”馨兰眼中闪过一丝嘲讽,手指头纠缠在一起,用力得有点泛白,接着说到“你可是十三福晋呀。”

    这一声十三福晋道出她曾经多少心酸,想得到而得不到。

    “谁不知九阿哥专宠你一人,家中大小事无不过问你,连妾生的孩子也要喊你额娘,一个女人要羡慕的事情都不过如此吧。”

    “嫁给十三阿哥,你不幸福吗?”馨兰疑问。

    “我可没你能干,做不好当家主母的位置,到让人生嫌弃。”

    说罢,明珠看了馨兰一眼,却见她并无太大反应,于是又低头沉默。也许此刻她只想有人安慰她,尽管眼前这个人是她的情敌。

    知道明珠忍让的性格,馨兰也没说什么,脑袋却转着。

    “以后你的事我管,以后没人会敢再欺负你。”

    明珠连连摆手,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虽然这样说,她却是感动,她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馨兰。

    翌日,又该是一场拆了身子骨的行程,只有她傻气的夫君如此开怀,他正在尝试教馨兰骑马,既然不会就学会,他是这样说的。

    于是可以从远处就开始听见九福晋痛哭哀嚎的声音,她讨厌骑马,真的太讨厌。

    马儿不听话,她也不懂得控制。就在着上下马的练习,她已经接近崩溃,尤其是那马儿哗啦啦的便便后,她便拒绝再接近马儿。

    那味儿快让她昏倒。

    “我不要不要再学。”

    “都多大的人了,还耍小孩子脾气。”

    馨兰不依,宁愿当着甩手掌柜,就是不愿意“也不见得人家福晋会骑马,我最讨厌就是马儿了。”

    “因为你是我的人,我才让你学的,其他人我管得着吗。”

    “你看那马儿眼神就是鄙视我,我们性格不合!”说罢,她还是按照国际惯例甩掉了脚上的鞋子,企图躲避这场教育。

    看着馨兰恼怒的表情甚是有趣,他饶有兴致的看着正在挣扎的妻子,最终还是灰溜溜的弯腰替她捡着踢得老远的鞋子。

    马匹踢嗒的声音在远处传来,惹起一阵沙尘。馨兰好奇遥望,四贝勒和十三阿哥正向自己身边奔跑而过,正是莫名其妙,他们在馨兰和胤禟身边绕了两圈,而又扬长而去。

    胤禟自然了解,顾不上馨兰的鞋,一跃上马顺手把正在闹别扭的妻子也捞了上来。

    “架。”他挥鞭,追赶着他们。

    手挽住被风凌乱的一丝头发,馨兰只能看着前方一路奔跑的两人。问道“你们去哪里。”

    “这只是一场比赛。”他眼底露出一丝奇异的目光。

    马匹驰骋偌大的草原,是九阿哥后来居上,十三阿哥奋力向前,四贝勒稳健在后。那一年胤祥还是年少,输给了四贝勒,如今却是九阿哥实力在上,马匹承受着二人的重量仍然奋力向前。她想起了有这么一件事,却忘记了当时为何要坐在胤祥的马儿上,只感觉是温柔。

    马儿飞奔的在奔跑,草原走过一个大圈又是折返,本在最后的四贝勒奋然追上,超过了十三阿哥,直逼九阿哥。

    馨兰恍然,他是特意保存了实力。

    因此回到了起点,四贝勒是第一名,而九阿哥则是第二,十三阿哥排在第三。

    “九弟,承让了。”四贝勒拱手点头,又看了看他身前的馨兰。

    胤禟点头,拱手示意“还是四哥了得,我竭尽全力也追不上你。”

    说罢,他下马走到不远处把馨兰的鞋子捡了回来,弯腰替她穿上,她脸色羞红,微微挣扎了一下,又被胤禟捉住玉足套上鞋子,这个举动显然让其他两人吃了惊,但是馨兰和胤禟本人却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妥。鞋子穿好了,他才把馨兰抱下了马,动作熟悉而流畅,这恰巧证明了他们到底有多亲密。

    “九福晋还是那么不爱穿鞋子。”四贝勒只是在诉说着事实。

    “哪有!要给我平底鞋,走一天回京都成。”怕四贝勒看着笑话,馨兰羞红了脸,纠结着看着鞋子。她想起了初见四贝勒时候,自己也是脱了鞋子在走,这举动至于他们应该是超越了理解范围,才会如此印象深刻吧。

    胤禟轻笑,附和道“夫人,那是不是要让奴才准备双平底鞋让你走回去。”

    粉拳一锤打在他胸口,馨兰说到“你是打算让我留在这常住了。”

    察觉身边的人的异样,四贝勒假意咳嗽,打断说到“天色已晚,不如九弟先送九福晋回去,稍后我们再叙。”

    胤禟点头,一脸笑意。

    身后的十三阿哥从头到尾都未曾说话,如今看到这一幕,恍如败将垂头离开。

    他不是生气,只是在一瞬间明白,正是因为九哥性格随性,他可以放下尊严、放下枷锁去爱一个人,才能给予馨兰更多平凡的日子,没有波澜,也不会悲伤,她的脸上洋溢的幸福的笑容。

    而他终究未曾为馨兰尽力过,活该他失去。

    并未看清胤祥的脸色,馨兰只知道他离去时候的背影有多寂寞。

    她脸上失去了笑容,眉头解不开的结,是他沉默从不说出心声。如果此刻胤祥有回头,馨兰纠结的表情是否能安抚他受伤落寞的心。

    夕阳映红了大地,仿佛要将草原燃烧。

    是胤禟用力握紧的手,让馨兰转身看向自己的丈夫,他总是如此温柔的看着自己,去奉献。

    “兰儿,我爱你。”他说。

    她的心被建起的围墙正在崩塌,她对上是他柔情似水的双眼。

    “谢谢你爱我。”谢谢你爱着如此任性的我,她想说,又是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