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五十二章为十三福晋出头

第五十二章为十三福晋出头

    她该是知道孙之鼎与胤祥之间有着什么关系,他老是举着药箱进去胤祥的帐篷,还是说胤祥病了,似乎又不像。

    馨兰在偷看却看见孙之鼎要出来,她想躲,走到隔壁帐篷旁边躲着。孙之鼎出来便瞧见她有些蹩脚的隐藏,头上发髻凸了出来,身边的影子也被阳光照射下拉长,她是很明显的在躲着他。这下孙之鼎也不禁笑容,走到她的跟前。

    “九福晋吉祥。”他行礼,还有惊讶的馨兰。

    馨兰挠着有些泛红的耳朵,虽然孙之鼎没有说些什么,直觉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倘若从前她该撒娇的隐瞒过去,现在被抓得正着,他肯定知道她是来看十三阿哥的,尽管孙之鼎并无异常,她还是有些紧张。

    “这么巧呵,孙院士这回要去哪呀。”

    “准备回去,九福晋有什么事情吗?”

    她欲言又止,看着孙之鼎笑了又有些尴尬,还是摇头说到“没什么,我戒指掉了,正在找。”

    “要奴才帮忙找吗?”

    “不用不用,可能不是在这呢。”馨兰连忙摆手,还是尴尬。怕乱中有错,也怕说多了谎自己会记不住。馨兰连忙后退了几步,说到“我还是先回去了,小桃红要找人了。”

    她逃跑了,孙之鼎无奈的摇头,只是十三阿哥的骨痛,让人伤神。

    尽管封锁了消息,有心人还是能够看出一二。

    接连几日,草原上只看见其他几位阿哥的英姿,唯独缺了十三阿哥。馨兰自然不敢询问,到发觉了四贝勒和九阿哥还能说上几句话,而他从不曾再对她说些什么,仿佛从不认识一样,眼神看不出厌恶,只是太过冷漠。

    馨兰总觉得四贝勒在计算着些什么,可是却得不到所以然。

    在塞外游荡来了一个多月,从塞外回来休息了几天,馨兰便借故觐见宜妃娘娘,跟她那还是年轻的额娘唠叨了好会儿,才离去。而后又顺道到了十三阿哥住处探望明珠,她总是不忍,除了她看谁还敢欺负明珠。

    格局还是差不多四合院子,她不明白以康熙对胤祥的钟爱怎么还不将他分出府,或者他是太喜爱而不忍心他走吧,馨兰天马行空的想象,直到来到他们门前。多得有钱的九阿哥,她是有备而来,除去小桃红外,她还领上了两位嬷嬷一同前往,丰厚的礼物自然不少得,她一身华服,在宫中也是招摇,而她却任由他人打量的目光,因为她的目的只有一个。

    当宫人道给她,馨兰在门外等候时,她是内心一阵激动。

    匆匆去到正厅,只见馨兰倒像个正主儿一样坐着,身后嬷嬷规矩得为她添茶,那气派是不假。

    也不知道她们之前说过了什么,只见眼前的瓜尔佳氏也失了往日的野蛮性子,在馨兰面前倒是乖得像个小猫,坐在一旁不敢出声。

    “九福晋。”明珠欣喜,上前行礼。

    馨兰微笑,抬眼看了看毫无反应的瓜尔佳氏,她示意明珠坐下,说道“十三福晋这家子真有趣,你见了我该行礼,怎么侧福晋见了你就不动了。”

    她的话如此直白,瓜尔佳氏自然知道在说自己。

    她嚣张是应该的,第一女第一子都是她所生,尽管只是侧福晋,身份地位自然被宫人认可,谁不知十三阿哥对嫡福晋向来相敬如冰,嫁入皇家一年肚子都未见动静,她连生两子,又有何地位差异。

    微微点头,她说道“姐姐安好。”

    明珠点头微笑,她开始有些懊恼自己跟馨兰道了家常,看她的架势,这回又不知道要生多少事端了。

    瓜尔佳氏还未能猜透馨兰,因为在此之前她未曾了解过九福晋,她的生活不因她有关联。只是如今看她是来给自己找茬的,看她华衣锦服,身后又是一堆人伺候着,也是来头不小。瓜尔佳氏认为此刻她不应该多树敌,尤其是九福晋看上去与姐姐如此要好的关系。

    馨兰皱眉,真想上前揪住目中无人的瓜尔佳氏的衣领。

    “呵,十三福晋,这规矩你该好好教教,‘侧’福晋要是这样的规矩能见得了德妃吗,怕连脚后跟也跟不上,丢了十三阿哥的脸。”

    她的笑僵硬在脸上,只为九福晋如此明确的厌恶。

    “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惹福晋不满,也莫要扯上十三阿哥。”瓜尔佳氏低头说到。

    馨兰侧头,只是很淡漠的说到“只因为我看不习惯没有规矩,要是觉得不对,你可以继续反驳。”

    还没等瓜尔佳氏反驳,明珠显得有些着急,出生说到“馨兰,到房里说吧。”

    明珠打圆场,示意着瓜尔佳氏退下。

    至于馨兰哪里肯罢手,没等着瓜尔佳氏起身离去,手中本该拿稳的茶杯应声而坠地,清脆碎裂的声音在此刻显得响亮。小桃红上前,馨兰抬手示意停下,这一下在场的人都明了。

    “能帮我捡起来吗?”她柔声说到。

    她的神情是如此自然,一双媚眼直勾勾的看着瓜尔佳氏,嘴角透漏着危险的微笑,她是询问也是要求。

    这一眼看得瓜尔佳氏都寒了心,这一双眼像极宫里头阴险的眼光,她从害怕胆小到接受黑暗,未曾再敢反抗,如今在这家里的地位也是她一步一脚印的上来。她曾经看过年少时的八福晋在宜妃娘娘眼皮子低下弄死了宫女,那日她的眼神也不过如此。只是现在她是十三阿哥的侧福晋,着实不该低头,即使眼前的是九福晋。

    看向明珠,她欲言又止。

    本性纯良的明珠又岂不是在挣扎,她知道馨兰在帮她在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地位,可是这样的场景并非她所愿,原本她该出头为瓜尔佳氏说些什么,只是有一瞬间她又想馨兰继续胡闹下去。

    四周沉默听不见奴才的声响,是她们都不敢越举,身份地位他们自然一清二楚。

    “妹妹,捡起来吧。”明珠轻声唤道。

    她该是瞪眼着嫡福晋,却忽然发现她平静的脸色露出一丝嘲讽,这一刻她从未见过的脸色,即使很快回复原样,可她还是看见了。

    瓜尔佳氏低头,上前蹲在馨兰面前,将茶杯碎片拾起。

    此时馨兰身后的小桃红才上前说道“侧福晋,这等粗活还是让奴才收拾吧。”

    她抬头,对上馨兰饶有兴致的笑容,好生骄傲的九福晋。

    而馨兰的笑脸并没有维持多久,直到十三阿哥走来,笑容隐去。她是打听到他不在才来的,如今的相见并不在她预期之中,她有些愕然。

    所有人都对十三阿哥行礼,唯有九福晋没有。尽管如此,十三阿哥还是毫不犹豫的走近她,动作如此之快,仿佛是在害怕什么,比如是九福晋?然而九福晋面对如此着急的十三阿哥,只是微微点头,那一笑便是虚假,任谁都看得出九福晋对十三阿哥莫名的疏远。

    “九福晋怎么来了。”他上前,小心问道。

    “来看看十三福晋过得好不好,怕不怕遭人欺负,如今看来尚好。”她抬眼,看向瓜尔佳氏。

    十三阿哥抿嘴,看了一眼明珠,才说道“你和侧福晋是怎么回事。”

    明珠沉默,不敢说话。倒是馨兰微微摇头,说到“我看是有人飞上枝头变凤凰,视规矩为无物,把十三福晋都没放在眼里。今天是我看不过眼,好生警告了事,难保下次宫中他人流言蜚语,到时伤了谁也不好。”

    看到馨兰狡猾的眼神,胤祥自然知道这番话要道给谁听,他无奈的沉下声,假装严肃说到“这个家自然是嫡福晋作主,谁要越了规矩,这自然由嫡福晋处置。”

    忍住胜利的笑容,馨兰嘴角微扬“十三阿哥说得极是。”

    看目的已经成功,馨兰自然要离开,她侧身拉开了自己和胤祥过于接近的距离,又是往门边退后了步,说到“看来还是不打扰十三阿哥跟两位夫人相聚,我还是趁天黑前出宫才好。”

    明珠上前,捉着馨兰的手“留下来一起用膳吧。”

    她推开明珠的手,稍显得礼貌“不用了,祖宗说的天黑前必需出宫。”

    紫禁城的规矩从前是谁定下来的,分到府外住的福晋如若入宫觐见娘娘,天黑之前必须离开,不得滞留于宫中。

    “那我送你出去吧。”

    胤祥抬手,然后又垂下手,将不太自然的手收到身后,这个举动让瓜尔佳氏觉得蹊跷,就像,就像他下一步该是拉着九福晋的手似得,想到他对九福晋的态度,又是多了几分不该有的想法。

    馨兰瞟了他一眼,并没有拒绝,转身离开。

    宫中的路好长,沿着红墙走仿佛一时间也走不出去,只是跟在她身后的那个人脚步声如此接近,她沉默他也无话可说。看着馨兰的背影,越发的遥远,是她有别往日稚气的身躯,她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已走得更远。

    送到马车前,他终究没能够说出些什么,只是眼睁睁的看她离开。

    馨兰蓦然坐上马车,才撩开窗帘对马车外的胤祥说到“十三阿哥,馨兰已到了不需要陪伴都可以回家的年纪。”

    他看着她的倔强,是决定一件事以后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意志力。她真的长大了,不再是他捧在手心的小丫头,眉宇间多了几分冷静。看见被九阿哥宠得嚣张的馨兰,他该是放手的,只是要如何放手他还未想明白。

    “无论身份,我希望你回头是我在。”

    她沉默,然后摇头“宫中尽是耳目,十三阿哥还是请回吧。”

    马车缓缓开走,也带走了一些回忆。

    他只是在这里站着,目送馨兰离开,挺直的身影多了几分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