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五十三章闺中待嫁

第五十三章闺中待嫁

    “我可以很勇敢也可以很简单,背对整个世界拥抱着你就不孤单。”

    有时候格格总是在唱着不着调子的歌,来来去去重重复复都是几句,小桃红从未听过完整的一曲,而她唱的歌词如此明了,只是如今小桃红不敢妄加猜测,这首歌唱的是谁,尽管已是猜到一二。

    她该是感恩遇到这样主子,为她赎身,又为她找到可以挂靠的汉人家,让她身份摇身一变在小康之家的小姐,在京人如何势利,她自然知道,又怎么猜不出馨兰花了多少心思在她身上。

    她不想让自己分心,哼着歌,给小桃红选着嫁衣样款,该是绣些海南珍珠好,还是多配些金丝,这越选越是花巧,倒觉得俗气。执起图纸怎么也拿不定主意,小桃红出嫁,她不想太过简单,嫁妆自然要准备得丰厚些,莫要婆家人将她看轻。一想到杨大少那人硝信来说下月迎娶小桃红过门,她就觉得恼怒,因为信来到京城已过半月,怎么也该再提早些通知,莫要现在这么急。

    “这些都不好看!”她恼怒, 啪一声的将图纸放在桌面上。

    裁缝的掌柜见状,双膝跪地,不敢抬头也不敢言语,就想着九福晋怎么才刚哼着小曲,下一秒就变脸了。

    小桃红上前,拾起一款样式较为简单的嫁衣图纸,放到馨兰跟前,小声回话“格格别气,奴才觉得这款就很好看了。”

    馨兰一瞧,好看是好看,只是算不上华贵也显不出对小桃红的重视。

    “这件你喜欢吗。”她疑问。

    “嗯,这件好。”

    馨兰摇头,突然像是懊恼,叹气道“刚才应该让你选的。”

    小桃红着急,说到“格格为奴才费心了,其实简单配些就适合奴才的身份,连日来看格格挑选的,奴才这身份可担不起了。”

    “没有什么担不起的,虽然你小时候是买断来府里做丫鬟的,但是我已命阿玛毁去卖契,如今你已经是自由身,不必称呼自己为奴才,你我二 人亲如姐妹,你的事我能不上心吗。”

    小桃红感动,还是哽咽了,好多话在心中,倒不出来对馨兰的感激。

    知道小桃红此刻正像神一样的眼光,馨兰便遣退了身边的人。她握着小桃红的双手,心中也是莫名的一阵感动,相处多年她又何尝舍得放这个知己走。

    “小桃红,如今你名儿唤李碧瑶。”

    话落音,眼泪随着脸颊滑落,花了脸,红了眼。到底多少年了,从没有人再唤过她名字,从哪一天开始别人都叫她小桃红,而她则称自己奴才,本以为这样该是过着一辈子,平静的生活因馨兰而变得繁华,她找回了属于她的名字。

    “格格”她哭泣,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我那天明明看到卖身契上是这个名字呀,该不会阿玛搞错了吧。”馨兰额头瞬间冒出三条黑线,本以为她该高兴才是,怎么哭得比以前更凶了。

    “没,没有弄错,只是奴才一时高兴,唔哇”她哭着,抽泣。

    “别哭,看到你哭。我也要哭了。”

    看见小桃红哭得伤心,馨兰也跟着伤感,她抱着小桃红,主仆二人就这样放声大哭了起来,一时间,卧室里莫处不是伤感的声音。

    听见室内哭声,刚到步的胤禟推门而入。

    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只见馨兰二人主仆情深的抱成一团哭得夸张,他挑眉,打趣的看着馨兰哭花了妆,却是真性情。

    看到九阿哥进来了,小桃红随即恢复过来挣脱开了馨兰怀抱,吸了吸鼻子行礼道“九阿哥吉祥。”

    “嗯,你先退下吧。”

    小桃红点头,又瞧了一眼伤心的馨兰,回答道“是。”

    胤祥点头,坐到馨兰身旁,拍拍她的脑袋瓜子,好让她回神。

    “不就杭州这么近的地方,你要哭得这么伤心嘛,那我叫杨天佑滚回去别娶走小桃红好了。”

    这一听,馨兰便止住了哭声,捶打着他的胸膛“你敢,我揍你一顿。”

    胤禟低声轻笑,抓住了她的粉拳“你不正在揍我了吗。”

    “哪有,是你闹我来的。”

    “好了,还想带你去吃香喝辣的。”

    馨兰对上他狡猾的眼神,果断先斩后奏的拒绝道“不去,感觉你会卖我进窑子。”

    敲敲她那胡思乱想的脑袋瓜子,他笑道“杨少爷还等着我们去聚聚呢。”

    眼睛咕噜的转动着,倒是杨天佑有心人,这么快过来这准备着,转心一想,这回还是别带小桃红去,让他求而不得,哈哈哈,她这心真坏,算了,要逗他俩也是折腾。

    “他要真看到我就失望了。”

    她的表情变得欢快,这其中精灵的眼神还带着几分狡猾,莫教胤禟看得欢喜,不知道他的小妻子又在打算着什么。跟她相处越久,心的距离就越加接近,她终会有一天对自己敞开心房吧,他想,看见真正的馨兰。

    胤禟离开前到正厅等候。

    唤了小桃红进来,馨兰自然兴致大发好生给小桃红妆点了一番,因为没有汉人的衣服,便将自己从前少女时候服饰给她搭配着,又上了头饰装饰。

    一番装扮下来,小桃红也落得个清雅,跟馨兰比起来更是稳重些。

    “多好看。”她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清雅脱俗。

    小桃红晃神,看着镜中的自己,连忙摆手说到“格格,这打扮奴才是担不起的。”

    “我说你担得起就是担得起,不要妄自菲薄,你对我来说可重要了,还有哦,不要再唤自己做奴才,。”馨兰放下手中的梳子,对小桃红的模样瞧了又瞧,甚是欢喜。

    驱车去到白福楼,相比一层的热闹,二层早已被包下来,一眼就能看见穿着蓝衣神情有些高傲的少年。

    只是在这一刻的查看,小桃红的模样到底有几分俏丽,害得杨家大少这一眼也是目瞪口呆,任由手中的茶壶溢满了水,溢出了地面。她轻笑,推了推小桃红让她坐在杨天佑身边,好久不见小桃红羞红的脸,不如以前老气横秋的样子。

    “你、你、你今日好漂亮。”他结巴,逗趣了馨兰。

    “杨大少可是患了口疾,说话怎么结巴了,你是称赞哪个一漂亮呀。”她轻笑,接过杨天佑手上的茶壶。

    难得见到杨天佑脸上可疑的暗红,馨兰也不好再下他面子,就顺着现在的排位坐了下来,小桃红不习惯与他们同坐,却被馨兰抓住了手,生硬的按了下来。

    众人坐下,小二将热腾腾的的菜肴端上桌子,馨兰等人自然起筷,唯独小桃红不敢,也许多年的规矩将她勒得太紧,以至于她不曾习惯跟他们一起用膳。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提起了双筷,眼前便是杨天佑为自己夹来的肉,他看了小桃红一眼,微微一笑。

    馨兰看在眼里,心里头也是暖暖的,然而身旁的男人却是狡猾。

    胤禟也是笑意盈盈,喝上一口小酒,垂下眼帘作状随意说到“杨少,小桃红李府商贾之小女的身份可是满意,我可费了好久功夫才找到适合的。”

    “九阿哥办事妥当自然放心,此次前来家父吩咐我要带些茶叶到来送礼。”杨天佑点头示意,命身后的小厮奉上精良雕刻的木盒。

    不就是茶叶么,用得着这般用心?馨兰心中自是生疑,好奇的张望着木盒。似乎发现了馨兰八卦心的眼光,胤禟只是笑笑,又向杨天佑敬了杯酒,两人笑笑,一口喝干。

    “想必也是一等一的好茶。”

    “也是家父的小小心意罢了,望九阿哥欢喜。”

    她不明白场面是虚伪,面对着精致的菜点,馨兰所有的疑惑都是一瞬间消失,转心攻略着眼前的美味,官场商场的厉害关系,她虽不懂得,也略知一二。无心他们之间的厉害关系,馨兰席间自然大方,有说有笑举止可圈可点,俨然是成熟之举。

    只因她也代表着九阿哥,莫要掉了自己夫君的脸。

    用膳过后,杨天佑硬是坳着要小桃红一同去游玩,馨兰自然要随着他们意思,回府时候身边丫鬟也无他,此时她本该让小桃红挽着下马车的。

    她扶着马车门的边缘,却见胤禟已走到了自个儿跟前扶着自己的手。

    如此安稳。

    他很珍惜馨兰,如此珍惜,以至于害怕失去。

    “此次生产危及性命,能将她从鬼门关挽回来已是她命大,血气两衰,寒气侵体,身体生产落下的病根子要好生注意,按时服用药丸,也能如常人生活,只是以后,九福晋恐怕再也无法怀孕。”

    “孙太医,就没有根治的办法吗?”

    他抬头,看着眼前如此深沉的眼神“没有。”

    他沉默,面对孙太医毫不犹豫的答案,不能说话。

    孙之鼎只是稍微停顿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写着手上的药方子。然后又说到“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可记得当日九阿哥对微臣说过的话,能保存九福晋和小格格的性命已是天赐,莫强求。”

    胤禟微微晃神,在阳光下如此美好的她,深深的刻画在他心上,孙之鼎的话也是在脑海中徘徊,他微笑却不愿。

    接过她的手,两人对视一笑。

    而一大夫从府中出来,刚好遇见回府的九阿哥和九福晋,也是愕然,背着药箱跪地行礼。

    胤禟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未多加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