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五十五章刘氏怀孕

第五十五章刘氏怀孕

    身旁的翠儿连大气都不敢喘,这九福晋的神色虽然好猜,却也变得太快,跟了九福晋一天,她以为九福晋性子应该偏淡,总是淡淡的笑,淡淡的说话,奈何现在看来也是怪异,莫怪嬷嬷之前吩咐她一定好生照顾九福晋,莫要惹她生气。

    还以为九福晋看出了什么,刘氏都几乎忍不住想要说话。

    莫不是馨兰比她更快回过神,脸上嫣然一笑,似乎从前的冰冷并未曾出现过,她拍着刘氏的手,温柔说道“妹妹好生休息,我看不过你体质弱了些,大夫都开过药了吗?”

    “开、开过了。”刘氏缩回手,用袖子遮掩着变红的皮肤。

    “那就好,还是改日让孙太医再来为妹妹调理调理身体,这江湖大夫的不可靠。”

    刘氏低头,拨弄着手帕“那就先谢过姐姐了。”

    “我房里头这几日新进了些蜜饯,可上口的,当时怀孕我也爱吃来着,没想到妹妹也爱吃这些零嘴,待会让底下奴才给你送过去,你说要是你真怀孕了好,给府里头添点喜气。”

    这话便在刘氏心中荡起了涟漪,她抬头对上馨兰意味不明的眼神,猜不出她是有心还是无意“福晋说的极是。”

    馨兰眼色微微一冷,却又内敛,喝着茶心又凉了几分。她又拾起了一颗顶酸的话梅之于口中,真是该死的酸透了心。

    所以说,如她经常被人称赞机灵,在九福晋眼前却终究猜不透九福晋的心思。她冷脸,也淡然,还是个热心肠。打从西苑出来,九福晋脱了鞋子,就一头闷在千秋架上,看着也是危险的站在木板上嬉笑摇荡,每一下摇晃,仿佛都要飞向天空的狠劲,若说她不高兴,似乎又笑得欢快。可说  她高兴,又不似寻常家小姐优雅,真让翠儿伤透了神。

    日子过得太幸福,馨兰差那么一点她就得意忘形了。

    对着蔚蓝的天空欢快的大笑一回,没心没肺,似乎可以将郁闷的情绪一扫而空。她大笑,痛苦并着快乐,尽管迷惘也要描绘明天的天空吧,不知道就这样摇晃了多久,直到她疲倦的坐下。

    午饭早已凉透,又让翠儿换了些糕点,仍然是甜腻,她皱眉,甚是不喜。

    她只是因为在犹豫刘氏怀孕这件事胤禟知不知道,如果他知道即代表他在隐瞒,那么原因呢?凭什么不让她知道。又可能连他也不知呢?是刘氏刻意隐瞒?这两个答案她想不透。

    怎么此时此刻她就像电视剧的妒妇一样,患得患失。

    恼怒,笑笑,摇头,失意。

    九福晋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对着糕点一阵情绪。她未曾见过可以有人如此真实的表现着自己的心情,而后又瞬间变化。可惜她眼见力也不是十分好,猜不出福晋心思。低气压一直维持,然而直到晚饭时间九阿哥都没有回来,只是让东子来通传今晚要出去应酬了,晚饭依然冰冷的放在这里,没有用膳的胃口,九福晋这夜就早早入睡了。

    夜已宁静,模糊中是他轻轻的怀抱着她入睡,她一声嘤咛,转身缩到他的怀抱中,她从未如此细心去察觉,他身上不一样的香气,是酒气还有异样的香粉味。

    一夜无眠,她起来时候,胤禟还在睡着。她越过他先行起来。

    一番梳妆打扮,她又将胤禟今天该穿的衣服配好,便到正厅打点事情。听过管家和嬷嬷的汇报,又吩咐下该做的事情,见新惠也是粘得奶娘紧,馨兰也没有不悦,今天显得特别好兴致,哼着小曲儿领着翠儿上街购物。

    翠儿从乡下来,京城里头的东西贵得惊奇,九福晋出手豪迈得也是骇人。

    她只管买,从不问价钱。

    可是跟着馨兰走的翠儿自然回头张望,只见掌柜的莫不是卑躬哈腰好生侍候,东西少的直接甩银票买走,东西多了就打包送到府上再从库房结算。

    跟着馨兰,翠儿也是眼界大开。

    这不,她把玩着首饰店里的发簪出了神。翠儿自然觉得很美,而且知道这是昂贵的东西,倒是自个儿的主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累了,在店里坐了好久也没有选,只是偶尔选着,又放下。

    选了好一会也挑不出合眼的,皆因上回已经购置了很多发誓,直到现在她都还记不住有哪些花款,怕买了回去也是相同。

    见选不出个所以然,馨兰自然起身离开。

    这不,正好进来了身穿蓝色旗袍的妇人,说是妇人倒不如说还是少女,年纪也小。

    这一对上眼,正好。

    “毓月?!”她喊道。

    对面的女子也是愕然,定眼看了看,连忙行礼道“九福晋吉祥。”

    “别别别,你我间还用得着行礼嘛。”

    看见这位大人物,馨兰自不然向前将她扶起,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这位未来太后。她猜测的果然没错,钮枯緑·毓月,初入四贝勒府是为格格,后生皇子弘历。

    毓月起身,只是微笑。

    想必馨兰的性情,毓月显得更加小心翼翼,却是不卑不亢。

    馨兰也是一笑,选了好些东西打包送给了毓月,也不是聊家里长短,反而是亲切。莫叫他人奇怪,九福晋怎么对四贝勒府上的一个妾如此好生尊敬。

    正是她如此真实的表达自己,让毓月也慢慢放下戒心,在四贝勒府上是累了,累了斗得心肝都憔悴的日子,这个九福晋果然是活泼。

    “下次出来,我带你去百福楼,那里点心可好吃了。”

    “先谢过福晋,我也甚少上街。”

    “你可以叫我名儿,不用喊福晋,你看你脸色都不大红润,我这正好买了些上好的当归,你带点回去,女人呐一定得对自己好些。”她急切,马上唤了管家将包裹塞到毓月丫鬟的手里。

    馨兰情真意切,毓月也是暗自记心上。

    一番寒暄,毓月也是离开。

    只是怎么看上去,她的背影有些憔悴,还有些落寞。

    馨兰突然想起四贝勒冰冷冷的脸,摇头苦笑,她怎么还惦记着别人的家事,自己现在不也一团遭嘛,心情突然从高空下坠到谷底。

    再无雅致去挥霍,馨兰一行人自必然打道回府。

    她回去,发现很多奴才还有小妾们都正在围着一圈看似热闹,馨兰当然上前查看,这一看也不得了,胤禟巍巍抖抖,左摇右摆的骑着自行车,看他专心致志的样子似乎对这样东西很感兴趣。见家仆开了一条路,胤禟专注的转弯,奈何馨兰站在他跟前纹丝不动,胤禟只好笑笑,下了车。

    馨兰轻笑,上前擦去他头上的汗水。

    “从哪弄来这玩意儿。”

    “穆景远带来的。”胤禟微笑,捉住她恼人的手。

    馨兰微微皱眉,挣脱开他的手说到“那让我试试?”

    胤禟摇头“你不会。”

    “我会。”她笑道。

    没管胤禟的阻止,馨兰驾轻就熟的上了单车,这玩意虽然比她往日骑的要高些,也无关她从初中到大学日夜代步工具的骑行功力,一个蹬腿,单车就嗖嗖的走了起来,既不摇晃,也不偏移,她踩去哪里就是哪里。

    直到她对上了刘氏好奇的眼光。

    她加快了车速,转了一圈又是一圈,然后冲向刘氏。

    还没来得及刹车,胤禟以极快的速度无意的挡在刘氏跟前护着她的肚子,打算徒手的接住馨兰,而此时馨兰却在离他稍前一些的地方停了下来,她只是想证实某些事情,很显然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你还想隐瞒我到什么时候!”说罢,馨兰甩下单车,负气离去。

    这一幕自然看得底下奴才犯了难,看见九阿哥越加冰冷的神色,不知该走,还是留下。胤禟微微不悦看了刘氏一眼,倒像是责怪,责怪她让福晋知道。无奈下,胤禟又追着馨兰去了。

    刘氏失神,看着九阿哥离去的背影。

    馨兰在想,为什么胤禟不让自己知道刘氏怀孕,是自己的品性在他心中有这么差,怕害了他孩儿不成,再者,她是嫡福晋,他这样做岂不是如同在其他人面前打了她的脸,让谁都看轻她。

    回到院子,她啪一声的锁上房门,连带翠儿都被赶了出去。

    尾随的胤禟推了推门便发现是从里面带了门把子,开不了。他敲门,又没有回应,甚是恼怒。

    “你开门!”他吼道。

    “不开。”她回答道。

    “再说一次,开门!”他继续吼道。

    “你吼到天黑我都不会开门给你,骗子,大骗子!”她也吼道。

    这一吼,倒是让外面的人安静了几分,良久却听见外面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馨兰以为他们该是离开了,却又突然觉得有些伤心还有懊恼,他该是离开去了哪里,该不会去了刘氏那边吧。

    她想了又想,硬生生的逼出两行热泪,摸着脸上的泪水,她自己也愣住了。

    怒火中烧的九阿哥自个儿跑到后院担起着斧头,又气冲冲的回到院子里头,这一亮着家伙可把翠儿和管家吓得要了半条命,脚却像生了根似得不敢上前,谁不保管上前劝阻砍得便是自己。

    “兰儿,要不你开门,要不我砍开你的门,要不我砍死翠儿再开你的门!”他瞧了一脸煞白的翠儿,又是死盯着木门。

    良久,却听见馨兰悠悠说到“你砍死她吧,我不管。”

    这一下吓得翠儿脚步不稳的两眼冒精光,还好管家将她扶住不至于跌到,没想到还以为来了九阿哥府的好差事,怎么现在还有性命之忧,家乡的娘亲,女儿不孝。

    沉寂已久,只听见翠儿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