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五十六章你要宠我

第五十六章你要宠我

    听见翠儿惨叫,馨兰心中一惊,慌忙摆下茶杯。然而接下来却听见自个儿门脆弱的断裂声,还有斧头下来的狠劲,框框几声,锁着门的把手就这样开了,馨兰只能呆呆的看着外面阳光照了进来,翠儿在一旁哭哭啼啼的站着,还有胤禟此刻特别黑的脸。

    馨兰吞了吞口水,也不敢看着胤禟,又慢慢的在他眼皮子底下走到别室坐着,她缩着背,不用转头也可以感受到背后要杀人的视线。

    然而,他却扔下斧头,只是将她硬生生的扳了回头,一声苦笑着将她温柔的抱着。

    如此靠近的距离,她能听见胤禟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就在耳边活跃的跳动着,她叹气,双手紧紧的揪住他的衣裳,这男人被逼急了也是凶。馨兰吸了吸鼻涕,才想起自己还在生气,又抬手擦了擦眼泪,推开胤禟。

    “你凶我。”她用手指在他胸前画着圈圈。

    他捉住她不安分的手,说到“是你把我给急得。”

    “我还着急,她怀孕了你却不告诉我,给个解释呗。”

    胤禟皱眉,才缓缓说道“没什么好说的,琳琅怀孕了有管家打点着,你最近都忙着小桃红的事,忙得咧。”

    这番虚伪的话馨兰自然不能接受,只好说到“你是怕我知道?还是不想我知道?还是忘记告诉我?三选一,请回答。”

    他沉默,然后回答“不想你知道,要知道了就成现在这样了。”

    馨兰心中一沉,咬着唇也是生气。

    “你是想说我现在嫉妒她吧,虽然确实刚开始时候我是有点伤心,还有点失落,不过我也不是个小气的福晋,我生气的人是你,这个时候更应该坦白,你藏着掖着还觉得有鬼。你看我何时待薄过你的小妾们,我对静雅静琳都要比新惠好,你分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胤禟失言,是他想错了方向,莫叫馨兰怪起他来了,而他心中所想,又是黑暗。听着馨兰的唠叨,他并未回话,又将她捞回怀抱之中。

    又或许,他本不想让他人知道刘氏怀孕这个事实,不止馨兰。

    他突然探头,吻住怀里馨兰喋喋不休的小嘴儿,终于将唠叨化成一声嘤咛,这才满意的离开她的唇。让吻得头昏脑涨的馨兰也羞红了脸,怎么会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她想再说些什么,张嘴又被胤禟吻住,直到她放弃了抵抗,顺从的搂着他的肩膀。

    他将她抱到床上,吻过她的发梢,吻过她的一双桃花眼,吻过她的唇,吻过她的香脖。

    胤禟除去上衣,露出精壮的胸肌,她还是害羞得像个少女,半眯着眼看着眼前裸露着宽厚的胸膛。

    “门没锁。”她小声说着。

    “都关上了。”他声音有些沙哑,却是在笑着。

    “你都撬开了,哪能关得上。”

    他封住馨兰的嘴,话真多。这一吻让馨兰也忘了事,只能随着他走。

    一番缠绵,馨兰显得有些疲惫。

    唯有胤禟心情却是好的,他恨不得将她揉进怀里,轻轻的在她耳边低吟道“你说你会妒忌,会伤心,你是不是肯承认终于爱上我了。”

    而她却睡得深沉,看不到胤禟眼底的情意。

    被恼人的算盘声响吵着,醒来时候已日落西山,只见胤禟搬了账本进房专注的算着数,也没留意到她醒来。夕阳的光辉映照着他好看的侧脸,还有他厚实的身躯,专注的眼神正在盘算着什么似得,这时候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吧,如此精明的目光,仿佛能将一切盘算了出来。

    这一面她甚少见过,狡猾而奸诈,贪婪一切的模样。

    “胤禟”她唤道。

    他回神,停下手中飞快运转的算盘,露出眼底的笑意。“福晋,你今天可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她侧头,抬手撑起脸蛋,被子滑下,露出光滑如玉的香肩,似乎有些懊恼,想了又想,才说到“衣服、首饰、鞋子、哦!还有一栋别院。”

    “刚才账房的来跟我说,你是买了不少东西。”

    “他给你打小报告来着,着实我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呵呵”她笑着,也想不起来。

    “一共六百三十两。”他笑着,看着一脸迷糊的馨兰。

    说实在她还没太清楚着银子的价钱,从小出去都是嬷嬷跟着付钱,大了嫁给他,还是管家跟着身后付钱。想想她好久没问过老板,老板这个东西多少钱。这样一想倒是怪有趣的,曾经斤斤计较的她,来了古代却奢侈了些。

    “用太多钱了吗?”馨兰好奇的问道。

    他摇头,宠溺的走到床边坐着,抚摸着她白玉般的肌肤。倘若她知道其他房人每月不过二十银两使用,管家也不过每月三两月俸,也该是失笑。

    “你花了钱,我再赚回来就是了。”他终于知道为何馨兰能把两房妾侍训得服服贴贴,赏她们的东西都比月钱多,莫怪她们不敢得罪金主。这也不亏为一个好办法,至少他这府里头和谐得可以,钱他多得是,还是妻子高兴紧要。

    看胤禟说得,该是霸道总裁爱上你的戏码,她笑着,也是灿烂。

    都知道自家福晋为刘氏怀孕而发了一场脾气,差点把刘氏撞流产了,更有流言说福晋购置了别院准备把刘氏赶出去,最重要是九阿哥竟然默默允许了。这件事自然要传到宜妃娘娘耳中,听着眼前奴才绘声绘色的形容着,她脸色暗了下来,这等闲事她莫不管着,真正传来宫中也不知变成多少版本,这刘琳琅不过普通百姓,要孩子没了就罢了,只是这馨兰怎么也愚昧的沉不住气,流言千万个不该也别累着九阿哥的名声。

    踏入宫门,她未曾想到宜妃娘娘会宣她觐见请安。她思量了一夜,也只能想到和刘氏有关的事了,而胤禟今天随了穆景远出去了,想不明白他们两个是怎么聊得起来,一个连普通话都波折的外国人,还有一个似懂非懂洋文的九阿哥,净是闹腾,想起待会要单独跟宜妃见面,她又忧愁了几分。

    再次见到宜妃,馨兰行礼,却不见她让自己起来,只听到她沉声说道“跪下。”

    馨兰心中一惊,双膝跪地不敢抬头,心中千回百转想不出自己哪里得罪了她。室内只有三四个奴才侍候着,这下可好了,没人救得了自己。

    跪了脚酸也不见宜妃说话,她悄悄抬头却对上了她正在打量自己的眼神。见已经被发现了,她只好抬头对视,没有惊慌没有胆小。

    宜妃微微一笑,想着这个媳妇倒是胆大。

    “本宫让你跪着,可感到委屈。”

    “兰儿不敢委屈,只是前思后想定知个中必是兰儿做错了事情,才会受到责罚。”

    宜妃娘娘挑眉,拿起茶杯作样喝茶,倒是掩盖了她的几分脸色,她接着说到“刘氏怀的毕竟怀的是皇家血脉,你作为九福晋无论有什么因由做事都应该顾着颜面,我罚你跪,如今可知道错。”

    馨兰眼睛打量着周遭还有门外两个守着的太监,转心一想,伏地说到“兰儿知道错了,请额娘原谅。”

    “知道就好,来人呀,扶福晋起来。”

    她示意,身旁两位奴才将脚跪的麻的馨兰扶了起来到一侧的椅子上坐着,才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说罢,周遭的奴才和门外的公公都退下了,只剩下一个年纪稍长的宫人守在门外,想必这个才是宜妃的心腹。宫中耳目众多,她做做样子告诫了馨兰,当下止住了流言,也更改了宫中新的流言,莫不是宜妃告诫了九福晋之类,也好长了自己德行。

    刚才那几个奴才自然是流言的传播者了吧。

    见房里头剩下她们二人,馨兰才悻悻然的揉着小腿,说到“额娘,我腿好麻呀。”

    “你这孩子,脑袋反应得倒是机灵,就是不懂这厉害关系。”

    馨兰抿嘴,疑问道“额娘,这话怎么说?”

    “你说呀,这刘氏的孩子你不愿看到了去掉便是,发了脾气当着这么多人面子冲撞她,还要逐她出府,这事自然损了你品德,你这人是我选的,要是皇上皇太后知晓了要怎么想本宫。”

    这句话让馨兰的心沉了下来,再想着宜妃也非纯良,也是该让她能在后宫中得宠,只是人心呀,怎么能这么狠。馨兰掩嘴轻笑,也不反驳宜妃,此刻要跟她说真话,倒是不得她欢喜,以为自己不是跟她一党的,馨兰淡然的说道“兰儿明白,是兰儿做事鲁莽了,倒是府里头的事这么快就传进宫中。”

    “这世间上哪有密不透风的墙,有心人自然会知道,你谨慎些便是了。”

    “嗯,让额娘也受累了,兰儿明白该怎么做了。”

    又是闲聊了一阵子,见天色有些昏暗,怕是下雨,馨兰便告辞回家了。

    出来时候没有带上雨伞,天空下起小雨,翠儿伸手为馨兰遮挡着行走,馨兰笑着还是推开了她的手。“那么大雨,你自己挡着。”

    “不行,这么大雨会把福晋打湿的。”

    “反正都是要被雨水湿了衣裳,也罢~”

    要是宫里头的路那么长,绕到了御花园时候,天下了滂沱大雨。

    雨是朦胧,人影越近越清晰,他愕然,因为她跑到亭子避雨,他也是。只是相遇来的这么恰巧,恰巧是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