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六十章被他捡回家

第六十章被他捡回家

    孙之鼎愕然,拗不过馨兰的性子,当下即刻下了决定“走吧。”

    馨兰一听性情还是欢快起来,她转身感谢身边这位姑娘的通传。“这位姑娘,真是谢谢你刚才的照顾,敢问你叫什么名,你想要什么尽管跟我说,我要好好报答你这碗饭的恩情。”

    乐音轻笑,说到“我名唤乐音,以我们的身份,不应该有所牵扯,姑娘还是回家好。”

    这一听,馨兰可就不高兴了,她可没别的意思“不不不,身份从来在我眼里不是阶级,该感恩的馨兰自不会忘记。”

    还没来得及细说,孙之鼎便趁二楼没什么人将馨兰拉走,就怕被人见到似得。

    由始至终,乐音都未曾参与,只有离开的时候孙大人微微的向他点头道谢,一如他从前的淡漠,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他就是她的常客,听曲喝酒然后离开。她深深仰慕着这个男人,她曾几何时以为这就是他最真实的性格,却在今天被打破,原来他也是个热性情,可惜不是对她罢了。

    这一出来,馨兰便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孙之鼎,可见那里头乐音姑娘对他眼底无限情谊,唯独这个木头脑袋怎么也不回应一下人家,真是浪费了人家一番苦心。

    第一次去孙之鼎家中,可见他朴素的性情,相比九阿哥府上的奢侈,这里简直可以用简陋二字来形容,尚大的院子只有一颗榕树孤零零的站着,周遭地下不过是常见的小草。

    走到院子里头,只见一个汉装妇人模样的女子提着灯笼等候着,看她装扮馨兰不禁猜想,又侧头瞧了孙之鼎一眼,该不会是

    “是我夫人。”仿佛看见馨兰的想法,他首先说道。

    被孙之鼎看穿了心思,馨兰咳嗽了几声来掩饰自己的讶异,她好像从来没听过孙之鼎提起过自己的家事,额,看他年纪确实是该有位夫人了。眼看现在也不好在他夫人面前说他些什么,馨兰只是笑笑,又看着孙夫人一脸戒备,好像误会了什么,又说孙之鼎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也难怪孙夫人这样担心,她懂!

    “这位是?”孙夫人问道。

    “一位朋友,安排客房给她。”孙之鼎并未多言。

    孙夫人微微点头,又不再过问。一旁的馨兰看他们的关系像雾又像云,或许是她认识的人里面还没看过这样夫妇,太过恭敬太过小心翼翼。

    孙夫人安排好她的住宿好,又名底下奴才布置好卧室,她停留似乎还想打听些什么,又碍于情面不好过问,看得出挣扎的情绪最后还是问不出口,只好握着她的手说道“格格好生休息,我这里地方浅窄,委屈你在这里休息了。”

    馨兰这一听也不好回答她话,她最怕这些将礼仪做到极致的人。

    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他家的床硬的和木板没什么两样,枕头也是硬邦邦的,被子还有一股久久不用的风尘气味。对比九阿哥府真不是一点点的差距,被宠得不知人间疾苦,如今又岂能适应,馨兰摇头,试图甩掉心中异样的想法。

    不知道何时入睡,反正起来的时候已经不算清早,要是平时翠儿会端着面盘来为她梳洗,现在倒是孙夫人亲自端着过来,她的贤惠简直让馨兰羞愧。

    “格格,你梳洗一番,我做了些早点待会到饭厅可以尝尝。”

    “夫人,你太客气了。”馨兰吐舌,赶紧下床自己收拾着。

    孙夫人微笑,看着她不合时宜的举动“你是老爷带进来的客人,不能怠慢了。”

    馨兰不禁感叹“孙之鼎娶你真是三生有幸。”

    孙夫人再次笑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孙之鼎这会儿已经进宫,她其实很害怕孙之鼎会告密,可转心一想,他说了也没什么好处,更何况九阿哥根本猜不到她会在这里。

    把心一横她便揪起衣服舞弄着,可是孙夫人为她准备的是汉服,这下有点难办,馨兰搔头无助的看的她。

    孙夫人会心一笑,便走过来帮忙,穿好了衣服,还帮她梳了个少女的发髻。

    馨兰微笑,想起自己遇过的汉人都是好人,不禁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早饭过后,孙夫人便到前堂医馆打理着,馨兰看着好奇自然要跟着出去。昨夜太黑,没有看清地方,原来孙之鼎堂前的地方划分了个小小的医馆,人来人往都是些粗衣麻布的寻常人家。

    又见三两大夫坐着为病人诊症,药童在百子柜上拾药,好生忙碌。

    “脉盛身寒,得之伤寒。谵言妄语,身微热,脉浮大,手足温,生。”一名大夫说道。

    馨兰皱眉,看着眼前虚弱得可以的病人。又瞧见后方药童正在拾药,等候的人们队伍越加长,身旁的孙夫人早已顾不上她,帮忙安抚着病人。馨兰跟上,瞧了又瞧他们的药材,算不上顶好也不至于病患可以用这么廉价来购买,这一看就是亏本的生意,馨兰轻笑,看着那收钱的掌柜。

    也许今日人有点多,药童一时间慌乱将药撒到地上,馨兰上前一一拾起。

    “ 羌活、独活、前胡、柴胡、川弓、桔梗、白茯苓、甘草。”她一边唠叨着一边拾起地上的药材,而后将它仔细包好才递给病人。

    孙夫人看到,哑然,还有失意。

    之后她并没有说些什么,馨兰不自觉的融入了这里,为病人打包着药材,一帮药童虽然奇怪,但是夫人允许着也没说些什么了。

    晚上孙之鼎回来听到药房掌柜回报今天的事,他似乎并没有太大反应,反而转身定眼问道还在帮忙收拾的她“你打算何时回去,他在找你。”

    馨兰停下手中的动作,低头说道“我不回去,你留我在这住吧。”

    孙之鼎无奈的摇头轻笑,眼色有些闪烁“随你。”

    一旁摆弄着碗筷的孙夫人这听到可就一脸惨绿,慌忙摆下碗筷便匆匆出去了,馨兰很确定这个女人确实误会了什么,可是眼前这位仁兄却无动于衷,看他自行吃得安稳。馨兰只好着急赶紧追了出去,解释这个误会。

    出去之后追逐着身影,直到她停下哭泣,馨兰心里叹了一口气。走近拍了拍她的肩膀,只见她哭得我见犹怜,完全是江南小姐的温柔模样。馨兰不禁在心中吐槽刚才孙之鼎淡然的模样,似乎跟他无关紧要,转心一想,他也似乎从来未曾说过这位妻子,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也不好怪他。

    馨兰冷静下来,紧忙解释道“孙夫人,你别误会,孙之鼎是我老师,他从前教过我医术也医治过我娘亲,因为这回是离家出走实在走投无路,孙之鼎才好心收留我的。”

    孙夫人听她说后,心里头是舒服了些,只是看他的眼神看向馨兰时候眼波流转,又怎么会猜不出一二分情意,何况眼前女子又未婚嫁,看她模样乃是读过书识过字的千金小姐,一双小手嫩得要出汁来,说话也是自然欢快,也难怪相公入了眼。

    “兰姑娘,我识字不多,莫怪我这妇人的小心眼,因为相公从未带过女子回来,我一时间一时间就”

    馨兰握着她的双手,说到“你看你家相公,着实一等一的大好人,看你们今天给他们的药,不是半卖半送根本挣不了钱,本该生活过得还算富贵,却奈何有位自命清高的丈夫立意拯救百姓,累得家中连像样的摆设也没几件,这等吃亏的事情你都肯跟着孙之鼎去做,家里有位好妻子,他又 怎么会另有异心,反而我很羡慕你呢。而且我跟他呀,永远都不可能的,孙夫人,你放心。”

    只是说到,又想起胤禟,心中不禁一阵苦涩。

    孙夫人失神,想不到眼前女子来这里不过一天就将她家中情况看得彻底。之鼎是太医院院士,本该生活过得和美悠哉,可是他一身傲骨也不受他人好处,为了穷人也能治病,便开了这小小医馆,不挣钱还亏了,可他从未介意。

    “兰姑娘真是好眼见力。”她感叹道。

    “我若是好眼见力,今天就不会活成这般境况。孙夫人回去用膳吧,我敢说,他还未起筷在等着我们回去,别让你家相公饿着了。”

    孙夫人点头,也由得馨兰挽着她的手一起走回去。

    回到饭厅,果然孙之鼎还在等着他们,桌上菜肴未曾动过。

    馨兰掏出刚才从厨房拿得一小碟酱萝卜,说到“刚才心里想吃酱萝卜,孙夫人便变出一碟,真是家里的事都难不倒巧手的她。”

    孙夫人看着她,感激一笑。

    用过晚膳之后,馨兰在庭院中散步,月色倾洒在她身上,美得像一幅画。她却低头,看似不快活,孙之鼎经过廊道看到她,不禁停下脚步,看着恍如仙女下凡的馨兰。

    他低头,然后离开。

    九福晋失踪,这件事并未大肆宣扬以加寻找,也许是顾忌着皇家的身份,九阿哥想找也只能隐晦的去寻人,一时间他突然发现,他未曾聊过馨兰的生活,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爱去哪里,又有哪些可以依靠的朋友,她就像突然消失在他的生命中,不留痕迹。

    胤禟负气,一手扫落了桌面上的字画。

    一卷并未捆绑的卷轴在地上打开“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

    他拾起馨兰娟秀的字迹,一声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