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六十一章暗自较量

第六十一章暗自较量

    在医馆帮忙了几天,好些功夫馨兰都驾轻就熟,尽管她天生娇贵,但其实的她吃过苦,这些对于曾经的她又算得上什么。

    扇着扇子顾着三四个药壶,她微微冒着细汗。

    孙夫人看她辛苦,过去将馨兰拉了起来,说到“兰姑娘,这等粗活你别做粗了手,不如跟我出去逛逛吧。”

    “还有好些药要看着呢。”

    “今天是中秋节,我想买些东西正愁着没人帮忙拿,又看你在这”

    馨兰想了又想,还是答应了她,低头看她自己一身汉人装扮,任谁都没人生疑她的身份吧。

    京城有多大,市集和商铺都不过聚在一起,知道胤禟的地头在哪里,馨兰自然不会跟着去,倒是跟着孙夫人到市集里头闲逛。这家的糖葫芦真好吃,那家的烧饼也不错,怎么走着怀里越是多食物,幸好孙之鼎给了她些碎银,不然可享受不到这里的美味。

    “这个好便宜,这个也很便宜,这么点钱老板够吗。”

    馨兰连连惊呼,淘着兜里的铜钱给着老板,从她必须自己付钱的那一刻开始,她发现她所认知的价值观和大家的价值观真是相差甚远,眼前一切都显得很便宜便宜还是便宜。

    孙夫人轻笑着摇头,看她如小孩呼叫,似乎对钱这样东西感到很惊奇。

    “兰姑娘怎么对这里的价格这么惊奇?”她问道,顺带拿起手上的蔬菜给老板称这种量。

    馨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回答道“我自小上街都是奴才随着身后付钱,现在叫我都不知道价格了。”

    孙夫人心中暗暗称奇,着实她买的东西都不算便宜,有些小贩看人买卖还要卖贵些,也着实她认为馨兰是富家小姐的想法。

    付过钱,接过手中的青菜又将它放在篮子中,孙夫人也没有搭话,继续采购。

    还想去前方绣庄买点布,奈何馨兰怎么也不愿意到里面去,也只好随着她站在外面。孙夫人进到里面去选着还算朴素的布匹。

    “这些都是要送去九阿哥府的吧,别弄错了,还有之前福晋看好的布王,锦绣牡丹花纹,也一并送过去。”

    “九福晋前些天交代下来,另外这些样式都要几款,说是要中秋赏给奴才,她可真心细。”

    “我听说,九阿哥府上做工也挺多好处的。”

    “工钱高些也好”

    孙夫人心想这些满人哪里来的钱,看老板手里头尚好的布,还是赏给奴才,她摇头看着老板手中所谓的布王,突然想起馨兰初来时候身穿的旗袍。

    她走近绣庄老板,问道“老板,这匹布好漂亮,怎么卖的。”

    老板看了孙夫人一眼,说到“这匹布不卖,是九福晋专门定制的花纹颜色,这城里头就她一个人用。”

    孙夫人心中一沉,看向在外围站着的馨兰。

    等了良久,终于等到孙夫人买完布,见她拿着很多东西,馨兰便主动上前帮忙拿着些。却见孙夫人从绣庄出来就就一副奇怪的表情。

    “买完了,我们要回去了吗。”

    “嗯。”她点头,又看了一眼水灵的馨兰。

    一边走一边打量着馨兰,看她约莫比自己小几岁,一路看见新奇的事情,心里头倒是欢快。孙夫人疑惑,又犯难。

    “兰姑娘,我刚听掌柜说有匹布王,专供九福晋用的,那花纹好生漂亮,和你之前穿着倒有几分想象,你看了一定喜欢。”

    馨兰轻笑,回忆起从前往事,说到“那花纹是按府中盆景让绣娘绣的,出来颜色确实出彩。”说罢,馨兰突然停了下来,她发觉自己说错话了,又连忙摆手道“这是我听府里嬷嬷说的八卦。”

    孙夫人看着她,总该知道些什么了,又不确定。

    “兰姑娘,回去吧。”她说到。

    “嗯”馨兰抿着嘴,不再说话。

    她并非猜不出馨兰身份精贵,只是她倘若真的是九福晋的话又另当别论,孙夫人是顾忌了几分,她怎么会知道自己丈夫这么大胆把九福晋给带了回来,他不道出她的身份,孙夫人自然不敢说些什么,当然现在这一切都未曾明了,她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中秋佳节,街上小孩点起了灯笼,一家大小聚在一起欢笑说话。孙之鼎家里算是人丁单薄,算上了佣人不过五六,夫家长辈在南方中秋时节自然回不去,往年都是他夫妇二人和家仆吃着月饼水果看月圆,今年多了个兰姑娘气氛也活泼些。

    往年中秋节,她该是清早就进宫给额娘请安,跟胤禟和宜妃用过午善后才离开宫中,然后到自家额娘阿玛那里送送礼,见见面,直到下午才回到府中将准备好的礼物分派到各房,这一来就到晚上,大伙也会聚在一起赏赏月,吃吃水果,一天忙碌下来都不成话,而现在她是太过悠闲,中秋明月月团圆,一轮满月是该与家人共聚,不过团圆,她想新惠了。

    拍拍自己的脸蛋振作起来,到厨房看着孙夫人忙碌,她突然觉得这样平凡的感觉真好,实实在在的彼此需要,为自己丈夫洗手作汤羹,大概孙之鼎的生活都是孙夫人一手在包揽,就算不算喜欢,也离不开彼此了吧。

    这不看见馨兰望着自己失神,孙夫人也不禁感叹,中秋明月本该一家共聚,她这样一个姑娘家又有多少不得已才寄人篱下。

    她走过去,将馨兰拉了过来“这道菜很简单,不如你试试做。”

    “我?不行不行,要坏事儿。”馨兰撒手摇头,她可没自信在这柴火炉子里头做菜。

    虽然否定得坚决,在孙夫人软硬兼施底下,馨兰还是拿了铲子做菜去,若说她在这里十指不沾阳春水,那么她在现代就是艰苦劳动的人民,虽然现在的身子不习惯,底子还有点。动作虽然慢点,举止还是有模有样,虽然馨兰口上说着拒绝,但是她手中的动作却越加纯熟,看得出她曾经做过菜。

    和孙夫人合力做了一桌子菜,她也慢慢的成就感,如果新惠在就好了。

    等到傍晚孙之鼎提前从太医院回来,眼看今天是中秋节,又怕馨兰会伤感,他看了馨兰一眼,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当她捧着自己做的小菜在笑着,这样欢快,该说的话又吞回到嘴里。

    他今天看到九阿哥去找十三阿哥了。

    胤禟也没想到自己会来这里,只是今天中秋,就算没有馨兰在,他还是撑起责任到宫中跟额娘请安,只是回去时候兜兜转转他竟然还是来到这院子。

    他沉着,迈进大门。

    九阿哥来这里,明珠有些讶异,回过神却看不见馨兰在侧,想必是找十三阿哥议事,因为她知道那个男人是馨兰的丈夫,也算自己半个大哥。

    “九阿哥吉祥。”她上前行礼。

    胤禟眯眼,也没看向明珠,只是问道“十三阿哥在吗?”

    明珠点头“他在院子里,九阿哥随我来。”

    胤禟看着她前行的身影,随着她走,院子不大清幽静雅,朴实而简单,确实是十三弟该有的风格。他沉默,还是缓缓开口道“听闻九福晋和十三福晋曾是深交,不知这几天有没有上门打扰了。”

    也不知九阿哥从何打听,明珠回头,微笑道“这几天未曾来过。”

    随着十三福晋行走,这四合院子有多小,一眼就望尽。他心情既是侥幸又是有些失落,听到十三福晋的表情和答复不似作假,说不清心头的几分情绪。

    对于九阿哥来访,他很是以外,因为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来往,尤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两人静静的坐着,却不见九阿哥开口说话。

    他突然很后悔自己的鲁莽,两兄弟相见并没什么好谈,他突然不想告诉十三弟关于馨兰不吃而别的事情,他当然不想十三弟会知道,或者是从他口中可以打探到什么,胤唐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变得这么犹豫不决,他心中的秤砣已经不平等。

    “不知九哥来我这里所谓何事?”他先开口询问。

    他眼色闪烁,倒是注意到十三弟腰间似曾相识的荷包,心中不禁沉了几分,心中想道馨兰的离开,更是莫名的恼火,但他还是压下心中的情绪,冷静的说到“今日入宫觐见,顺道过来看看十三弟,听闻前些日子福晋曾过来拜访。”

    胤祥眼色看向九阿哥,并未发现几分异色,又怕他生疑对馨兰为难,才说道“也就来跟十三福晋道家常。”

    他心中并不相信,又见那荷包刺眼之极“哦,我见十三弟腰间的荷包好生特别。”

    “一位朋友赠的罢了。”

    胤禟也不追问下去,他总觉得那 花纹好生熟悉,但对于绣品他并不曾在意过,又摇头没有搭话。

    胤祥以为九阿哥来是有什么事情,却在他们见面寒暄几句之后又匆匆离开,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不禁让他猜想,甚至是他刚才三句不离馨兰。

    唤来奴才,细细打听。

    “去打听一下,九阿哥府里最近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有九福晋也查一下,要保密。”

    “是,奴才这就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