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六十二章捉到你了,九福晋

第六十二章捉到你了,九福晋

    “据探子回报九阿哥在找一个人,每天夜里都独自去寻找,行踪诡异。而日常则派人挨家挨户的找。听说是一个奴才盗走了府里的什么东西,所以才会如此紧张,这是那名奴才的画。至于九福晋,则是回娘家数天不在九阿哥府上。”

    胤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深深的皱褶眉头,这个日子她不可能贸贸然回娘家,除非娘家生了什么事端,他一心扑去馨兰到底生了什么事,又随手打开了图画。

    这一看也吓着了胤祥,这画里头那脸分明就是馨兰,虽然画成了少女的装扮,那神韵绝非虚假。

    “你刚刚说,九福晋回娘家了?可知是因为什么事情。”

    “说是与府中小妾刘氏争风吃醋,气着回了娘家。”

    胤祥脸色暗了下来,什么小妾刘氏算得上名号,要气得馨兰回娘家,他抓起手中画像细细看着,心中又莫名多了几分猜测,无数个可能在一一删减,他只想到了这个适合馨兰骄傲的性格的可能,如果她是离家出走并没有回娘家,如果画中的人就是她,那么九阿哥正在找的人就是馨兰,并非什么逃走的奴才。

    “你再去打听,九福晋在不在都统府,还有找个说书人来。”

    看得出十三阿哥手指节用力得掰着画像,眼底却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那名奴才垂下头,不敢看向如此阴沉的主子。

    难怪他要来找自己,原来如此。

    有听过豌豆公主的故事吗?压在二十层床垫子和二十床鸭绒被下面的一粒豌豆,她居然还能感得觉出来。除了真正的公主以外,任何人都不会有这么稚嫩的皮肤。而馨兰公主正在和厢房里头的木板床做斗争,一层床单,一层棉被,再一层棉被,依旧感受到清晰的木板咯吱的声响,还有又硬又冷的质感,她愤怒的翻身,回应她的依旧是在挣扎的木板床,咯吱咯吱的响着。

    “啊!!!!!”她用被子握着自己的脸大喊,发泄多余郁闷。

    要说孙家什么都好,就是用得东西太不省心,不是旧就是破,帮人帮得太彻底,以至于自己用得寒酸。

    天蒙亮,馨兰便呆不住还是自个儿在院子里头溜达才好,这不正好遇上回宫的孙之鼎,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到他云淡风轻的笑容,总是觉得心里头莫名的恼火。

    “这一大早的,看是心情不佳。”

    “我心情不好都是你害的。”馨兰诡辩道。

    “哦?”孙之鼎也不介意,微笑着看着馨兰的黑眼圈“心火旺,夜里失眠,待会去开点鹤眠茶。”

    “你家床太硬了,睡了几天我站着说话也腰疼。”她叹气。

    孙之鼎点头,有意无意的说到“要不熬不住就回去吧,某人找你找了很久了。”

    馨兰翻了翻白眼,鄙夷的看着他,一清早就踩人家的痛处,一说心里头就哗啦哗啦的疼得厉害“这里住得舒服,我不走了怎么着。”

    “不走就留下来吧。”

    良久,馨兰悠悠开口道“他还在找我吗?”

    “不止他,还有一个人也在找你,你说你要怎么报答我的收留之恩。”

    馨兰愣了一下,又马上微微一笑“难道你想我以身相许?孙院士,你好花心啊,又是孙夫人又是乐音姑娘。”

    孙之鼎被她伶牙俐齿辩驳得无语,解释道“乐音姑娘是知音,你别乱点鸳鸯谱。”

    “我看她眼神可不是这样想的喔。”

    “不是,我喜欢的是”孙之鼎语塞,又摆摆手不说话。

    馨兰眼波流转,一双明亮的大眼似乎要看透他“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喜欢的是孙夫人,我知道。”

    她作出结论,让有些慌张的孙之鼎瞬间一声失笑。

    恐怕连孙之鼎都未察觉他嘴角的弧度为眼前女子而迈开,他们只见的对话轻快而亲近,孙夫人想妒忌,却无从入手,在她看见原来自己丈夫还有如此开朗的一面,他似乎,从未对自己如此表露。她抿嘴低头,捧着茶点掉头离开。

    孙之鼎走后,馨兰在院子里面做起了广播体操,她试图甩走着脑海中不该有的想法,如果他也在找自己的话,不对,胤祥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不见了。

    脑袋乱得厉害,她对天一声长叹。

    思量了一下还是到前面医馆去帮忙,在这几天里她几乎认识到自己之前的生活到底有多作,穷人还是很多,她所见的不过是塔尖的生活压根没看着眼下。将来看病的老婆婆扶到一旁休息等候,馨兰又看着门外长隆,因为秋风转季,门外今天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眼看今天又是忙碌。

    馨兰拾起两张小木凳走到门外,寻思着给老人家坐下。

    这里离市集也近,经常有说书人献艺,倒是看见远处榕树下围着满满的人,馨兰摇头,恐怕又是宫中逸事惹人遐想,她去听过,说书人说书,半真半假,引人遐想。

    将小木凳分给了病患,馨兰也好奇的走过人群之中。

    “龙九之妻心生妒忌,将小妾冲撞,这一下便激怒了龙九,遂将妻子赶出家中,让小妾得逞。而她所生的孩子也就落得凄凉,遭人奚落,娘不亲爹不疼。”

    馨兰心里咯噔的疼得厉害,这故事是谁流传出来。

    她掉头离开,却不知有人跟着。

    回到医馆,前来医治病患的人却未曾减少,她热心肠又是和蔼,跟病患聊天也是增长了知识,她压下心底的不愉快,脸带微笑。

    她行走,身后的黑影如影随形。她回头,他用力的抓住馨兰的手,一脸震惊。

    “进去再说。”她并没有甩开他的手,只是反手抓住他的手快速进去了医馆,又从医馆后门进入孙家院子。

    孙夫人看到馨兰带了个男人回来,也跟随着身后偷看。

    没有想到,找到自己的人会是胤禟,她心想该死的孙之鼎,敢跟她通风报信。

    回到后院,她便迅速甩开胤禟的手,奈何他却不肯,宁愿将她套牢似得抱紧在身边。馨兰虽然懊恼,还是放弃了挣扎任他搂着。

    “你来这里干什么。”

    胤禟怀抱着她,只觉得这次本别有些久“想你在外面玩够了,来接你回去。”

    “我有说过我会回去吗。”馨兰挣脱开来。

    “你是九福晋,不回去府里,你留在这里是给孙太医找麻烦吗”

    馨兰抿嘴,心情瞬间冷了下来,他说的意思让她不悦,像是威胁,而她平生最讨厌被威胁,馨兰抬头,冷冷的看着他“如果我不回去,你会为难他吗”

    胤禟表情并无太大改变,冷静的说到。“我会毁了他。”

    令胤禟诧异的是馨兰听到这番说话之后眼中并没看到恐惧,反而是像冰窖一般寒冬,她低声说到“你毁了他就毁了他,天下之大可以留我的地方多得是。”

    “你!”他伸手好生用力,怒气一拥而上,想要落下的巴掌迟迟没有落下,他看见是馨兰眼中的失望。

    “你想打我是吗,九阿哥,你现在是想打我是吧。”她疑问又是肯定,毕竟是从前将她捧在手掌心的人,今天又怎么会舍得打她,归根到底他确实不爱她了吧。

    “我要打也打孙之鼎。”

    “你敢打他,我就打你!”馨兰辩解道。

    胤禟气不过来,他总是说不过馨兰的伶牙俐齿,看她失望,怕她离开,胤禟扣住她的脑勺,吻住了她要说出更多伤人的话的嘴巴。馨兰震惊,她以为今天该是讨论出结果,却没有想到眼前的胤禟看似情深,不轻不重的撞进了她的心房。

    挣扎然后驯服,是馨兰被他吻得气喘嘘嘘。

    “我想你了。”他说到。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句话轻了没有重量,却重重的打在馨兰心上,差一点她就沉迷了,差一点她就要原谅他了。只是当刘氏得宠的眼神在眼前略过,馨兰又迅速清醒了,她哭泣着推开了胤禟的胸膛,转身跑了回厢房,这一次胤禟再没有追他,可是他的眼神却无比坚定。

    孙夫人看这场戏也看够了,心里头也有底,看来眼前的兰姑娘确实是九福晋。

    而九阿哥对着正在看戏的孙夫人微微点头,嘴角确实一抹阴霾“孙夫人,过来聊聊?”

    回到卧室的馨兰还来不及整理情绪,思维又被再一次的打乱,她不是不想回去,只是想起刘氏的温柔乡,想起回去之后胤禟对刘氏的和颜悦色,她就挣扎不依。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她走这几日家里头又会变成什么样。

    看她一点都不坚决,才会被胤禟左右。

    把心一横,她用力的推开木门,以至于卧室的门啪一声的撞到门边又弹了回来。她快步走回院子,却发现院子里头空空如也,只剩下呆呆站着的孙夫人。

    “孙夫人,他人呢?”馨兰问道。

    “他说,他说”孙夫人结结巴巴,一时间也组织不到语言,因为太过震惊。

    馨兰摇摇头,拍拍孙夫人的肩膀“他不会恐吓你了吧。”

    “他说让我收拾好厢房,他来这住。”

    吓吓吓?馨兰翻了个白眼,他是要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