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六十六章心中有愧,为爱成后母

第六十六章心中有愧,为爱成后母

    胤禟正在房里看账,馨兰有些担忧的左右踱步。

    直到太阳下山,管家终于前来敲门,馨兰赶紧上前打开了木门。

    木门打开,管家见到福晋也在里面身子情不自禁的愣了一下,走到九阿哥身边说到“老爷,姨夫人生了个男孩,可是”

    胤禟眼睛闪过一丝喜悦,又假意问道“可是什么?”

    “可是可是姨夫人难产死了。”

    说完,管家扑通一声双膝跪地,不敢看向九阿哥。

    一阵沉默,看不住九阿哥的表情,他只是皱了一下眉头,说到“替她打点好身后事。”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馨兰终于在九阿哥的神色中猜出了几分隐晦,如果真的是这样做的话

    盖上账本,胤禟转身对着馨兰说到“我们是时候该回家了。”

    然而,刚出门口便遇上有些潦倒的孙之鼎,她很好奇为什么大白天的孙之鼎要喝这么多酒,该不会去找乐音姑娘了吧。

    “孙之鼎,你干嘛喝这么多酒?我和胤禟要回去了,因为出了些事儿,改日再聊。”

    孙之鼎抬眼看了九阿哥一眼,又低头让孙夫人扶着进去,看他走成醉猫的路线,馨兰此刻也无心过问了。

    马车早已在外等候,在离开九阿哥府中数月,不知是谁压下了真相,都说福晋只是有事离府了。马车缓缓驶过熟悉的街道,从前是怎样狼狈离开,今日就是怎样作为正主儿回来,他给了馨兰一个交代,虽然这个过程有点残忍,却不失为最可行的结果。

    她整理着自己的行头,在镜子中打量自己的神态。

    直到马车缓缓停下,胤唐先行下了马车再伸手将馨兰环抱着下来,始终又回到这个地方,馨兰不禁在心中感叹。

    白雪覆盖的地面,被馨兰踩出朵朵花印,她披着名贵的绒毛雪披风,动作优雅得像天上的仙子,在门外等候已久的翠儿看着发呆,她突然发觉,除去福晋有些奇怪的性格,她的容貌十分娇艳,一双大眼仿佛能吸人魂魄,美到了极致。

    管家办事从来放心,又或者说九阿哥财力惊人,没有什么是钱办不到的事,刘氏的尸体不过片刻还没来得及让人悲哀就被运出了府邸,只有不知事情的刘氏所生儿子在奶娘怀中入睡。

    刘氏死了,她的儿子自然由九福晋抚养,馨兰总觉得这是胤禟设下的局。正厅之内是馨兰看着眼前的娃娃而不敢靠近,她就这样坐着,一动不动。她是一个坏心肠的女人,也许刘氏的死她也有份掺了一脚,如今又教她照顾刘氏的儿子,她不敢也不愿,而她更清楚这个捡便宜得来的长子会 让她在九阿哥府中地位更加巩固,至此无人再可动摇。

    “我不想抱他。”馨兰摇头,拒绝了奶娘的动作。

    话刚落音,她却一下晃神了,她突然在一瞬间理解了在现代那个女人对她的敌意为何从不减退,她以为自己是可怜,现在想想自己竟然变成了她这样的人。

    “还是让我抱抱他吧。”

    思及此处,馨兰还是将男婴抱在怀里,软绵绵,暖暖的,那么轻那么小只。两行热泪划过脸颊,如果当初那个女人也选择原谅的话,她是不是也该过得好一些。

    胤禟蹲在她跟前,虽然不谅解却温柔的为她拭去泪水,“你已经表现得很好。”他爱抚着婴儿的脸孔,眼底露出一丝温柔。

    “他好像比新惠小时候还要强壮一点。”

    “因为他是男孩。”

    这是九阿哥的长子,皇室赐名爱新觉罗·弘政。

    一场风雨并没有阴谋流言,皆因九福晋和九阿哥当时已离府数月,而宜妃娘娘还派宫中太医亲自照顾,所以这两月下来大家都说只怪刘氏命薄,没这福气享富贵,又说当时恰巧九福晋不依赠药,人好自然得佛主眷顾,无意中得了个儿子,坐实了福晋之位。

    宫中收到消息,胤祥先是一愣,又一声轻笑,他笑自己还没够道行,笑连孙之鼎都比自己清醒,说起这场布局,他也只能遥望轻叹,不愧为九哥。

    他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又挽回了馨兰的真心。

    明珠敲门,在外等候。

    胤祥收起信纸,假意咳嗽。

    他们似乎更习惯现在的相处方式,亲近不亲热,恰到好处的相熟。

    “老爷,这是九阿哥府送来的请帖,九阿哥长子的百日宴。”

    “嗯,放下吧。”

    明珠上前,放下请帖,又转身离开。

    后退着轻轻关上木门,明珠垂头一声叹息,她拽紧了手中绣好的荷包又将它塞回到袖子的暗袋之中,皆因在看到他腰间的兰花荷包时,心中本 是勇气满满的也在瞬间消失无影无踪,她有些伤感,却也强迫自己变得坚强,如果是馨兰遇到这样的处境,会怎么做呢,她想着。

    牙一咬,转身推门再次进去。

    自从那一怀抱,弘政乖巧的像个猫儿卷缩在馨兰怀抱之中,她心底还没来得及生根发芽的恨意就随风而散了,毕竟她是一位母亲,还记得生新惠的时候因为自己身体虚弱,很久之后才能抱她,以至于她更亲奶娘,馨兰一抱倒是哭个不停。而弘政却安静乖巧,她越看越是喜欢。

    她抱着弘政,心里头也挂念着新惠。

    既然新惠已经被送去杭州,她心中多了想法,毕竟跟着自己以后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与其将新惠带回京城被规矩烙上枷锁,跟着九阿哥动荡,还不如寄养在小桃红那里更是安全,凭她对小桃红的恩情,小桃红对新惠自必然好生照顾,而且杭州远离京城,也没那么多规矩和危险。假如 假如以后四贝勒真的要对付胤禟,新惠更不能留在这个家。

    这回去了杭州,就不要带回来了。

    她越想以后越是心寒,忽然间,怀抱里的婴儿脸憋得红了,一个放屁声音,还有她手中温热的感觉,脑袋飘过三条黑杠,该死的这里怎么没有纸尿片这种东西。

    馨兰举起弘政,发现他的尿布湿透了一股黄色的污迹,证实了她心中所想。

    “福晋,让奴才换吧。”翠儿说罢,挽起了自个儿袖子,到水盆上拧干净了毛巾。

    见状,馨兰说到“让我试试,把毛巾给我。”

    翠儿将毛巾放好在一旁,馨兰并不熟练的解开弘政的尿布,婴儿的便便都是散的,沾到整个屁股都是,馨兰笑着并不介意,湿了手帕替他细心的清理干净,继续不太熟练的替他绑好尿布,因为是大冬天的,她虽然并不纯熟,但还是加快了自己的动作,以免冻着了孩子。

    当胤禟进来看到这样的情景,他心中是多少暖意,从前在外的寒冷在他预料下的画面又显得多么不重要,心,好暖!

    他走近,搂住馨兰的腰,同时伸手抚摸着弘政的脸颊。

    “这些事情交给奶娘和翠儿做就行了。”

    “可是我想试一下,亲自照顾这孩子,他很乖也亲我。”

    看着她慈爱的目光,胤禟就知道他做这个决定是对的,他笑道“新惠知道了要吃醋了,打算什么时候将她接回来,别给在杭州将心神玩得懒散了。”

    馨兰抬头,认真的看着胤禟,说到“我并不打算让她回来,留在杭州也挺好的。”

    他不解,又看见馨兰的眼神十分坚定“给个理由我。”

    “只是觉得她在杭州会比京城适合,小桃红会将她照顾得很好。”

    “你就舍得新惠离开你身边吗?”

    “没什么舍不舍得的,那丫头可不亲我。”

    胤禟笑了笑,亲了亲馨兰的脸“我亲了你,别赶我走呀。”

    馨兰嫣然一笑,伸手捶打了胤禟的胸口,算是接受了他的油腔滑调。

    胤禟笑着,坐到软榻上欣赏着眼前的美好画面,他心中所有的缺角在此刻被填满,那是自己从前幼年所无法得到的温馨。

    他开怀想越过针黹篮斟杯水,却不料里面的茶水是刚补上的,还有些烫手,他握着斟满茶水的茶杯边缘,手一下就反应得松开了杯子,杯子落在针黹篮中。见状,胤禟连忙捡起落在里面的杯子,然后吧弄湿的绣架子拿了出来。

    馨兰正在哄睡着弘政,并未理会身后发出的声响。

    胤禟偷看了她一眼,见她并未发现,于是连忙将绣架往衣袖里拭擦着。

    可是,这个花纹好生眼熟。

    三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一月份的京城依旧被大雪覆盖,天渐渐黑了下来,九阿哥府高挂起红灯笼,各路商贾贵人络绎不绝的到来,因为是长 子的百日宴,府中布置也更隆重些,在院子里摆了好些围,馨兰抱着弘政跟宾客道谢。

    她一直在微笑,尽管他们都来了。

    四贝勒和毓月,胤祥和明珠,八阿哥和他福晋还有十四阿哥。

    他们总是一起行动,四贝勒身边是十三阿哥,他们之间的互动更显得兄弟情切。似乎在四贝勒面前,十三阿哥更显得谨慎,他点头跟馨兰道喜,却并未停留。而八贝勒对他们更是冷淡得可以,君子之礼淡如水,又不失礼节。

    在老远看到十三阿哥来了,他自然快步回到馨兰身边。

    “十三弟这么早来,想必这位一定是弟媳了。”

    胤禟戒备的打量着眼前的十三阿哥,只见他腰间的荷包和馨兰篮子中的花纹十分相像。

    也许他的视线太过明显,让十三阿哥皱了眉头。

    馨兰的笑容僵持在一瞬间,她知道胤禟在看什么,她并不是担心会被发现什么,而是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十三弟,这个荷包好精致。”

    他说道,也是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