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六十八章哥哥是九阿哥

第六十八章哥哥是九阿哥

    她听见推凳起来的声音,还有人走路的声音,然后是门锁的声音。

    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四周变得沉静。

    馨兰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变得好快,仿佛要冲出自己的身体,她努力睁开双眼,瞬间刺眼的阳光从玻璃窗投射进来,她抬手,挡住那强烈的阳光,而熟悉的消毒水味道环绕在她鼻间,环顾四周,桌子上还摆放着好看的百合花,一张医院的交椅伶仃的摆放在床边,一如她从前所梦见。电视上播放着古装剧,她抬手看见自己瘦得可怜的手骨还插着吊针。

    桌面上还摆着一本翻了四分之一的书,那么刚才是他在这里吗?

    她想笑,想着大笑,笑出了眼泪,在自以为是的下定决心以后,她竟然又回来这里了。

    那现在到底算什么,她不会是才刚发现自己的心意就死了吧。馨兰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似乎还能想起那一刻的刺痛感,还有刘氏诡异的笑容。

    原来被刀子捅一下,真心的疼。

    馨兰拔下针管,用睡衣压着针口,她还算敏捷的翻下床,弯着找了一圈也找不着拖鞋,只好光着脚在病房里面踱步,这病房和以前的一样,都是单独病房,尽管她醒来了好些时间,都没有人发现。

    至少打开电视机里面还是播放着跟秘书小姐看的是同一套电视剧,看了看柜上的手机,时间只过去了几天,她离开的时间不算太多,尽管在古代已经遭遇太多变故。

    她轻笑,回到床上看着不沾边的古装剧。

    “皇阿玛,八哥并无异心,这一切都是误会,若是皇阿玛要罚的,儿臣愿与其同受惩罚!”

    “梁山伯义气,愚蠢之极,莫要威胁朕。”

    “儿臣只是说的实话,请皇阿玛三思!”

    这电视剧其实挺有趣的,可惜即使如此靠近,她却从未跟八贝勒说得上话,真是失败。

    这样想想其实她对胤禟的意向并不算了解,他苦心积累的人脉,他经营壮大的商铺,馨兰从来无心过问,她总是鸵鸟般去逃避某些事情,比如八阿哥,比如他的贪婪,如此一来自己的付出倒小得可怜,她甚至说不出胤禟喜欢吃些什么,不喜欢吃些什么。

    在她看着电视剧情继续推进的晃神瞬间,有人并且敲门的推门而入。

    她来不及假装入睡,愣是显眼的坐在床边,而后又被眼前抱着百合花来的人吓了一跳。

    “胤禟?”她愕然,只是在一瞬间看到属于某人的脸,觉得不可思议。

    刚进门的董之轩显然也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他定眼看着精神奕奕的馨兰,倒不像昏睡了几天的人。只是她现在看他的目光实在太可疑,竟然像是有几分爱慕。董之轩皱着眉头走过去,将还未开放的百合花放到桌子上面,又盯着馨兰奇怪的眼神。

    说实在,他应该到时间走了,去面试第十二个秘书,然而他却停住了脚步。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他问道。

    他们之间的影子轻易的重叠在一起,馨兰诧异的从没有发现原来你董之轩和胤禟长得如此相像,为什么她之前就没有发现,那也是因为在那之前她 并未遇见过九阿哥。

    一瞬间的委屈汹涌,毕竟刘氏捅她的那一刀,还是记忆里边的疼,她哇一声的抱住董之轩“你干嘛不相信我!”

    被吓一跳的董之轩二话不说将馨兰抓得过紧的手指节一根一根的掰开,他只想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她所说的你都是谁?只能肯定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他。

    “安静!”他握住馨兰的双肩,低声吼道。

    馨兰一边抽泣,一边擦着眼泪,感觉身前的人身体变得紧绷,她微微推开他,这才看清楚眼前正是表情严肃,一头利落短发,身穿白色衬衣的董之轩,她认错人了!莫怪董之轩现在一脸黑乎乎的表情,衬衣上还有被馨兰鼻涕润湿的痕迹。

    她羞愧的低下头,虽然还是忍不住心中的伤心。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资料显示你并没有一个叫胤禟的男朋友,他是谁?”

    馨兰摇头,连忙解释道“我只是看电视剧太入迷了,当然没有这个人。”

    说罢,电视里头果然传出对白“胤禟,不要去跟皇阿玛理论”

    董之轩瞬间心底泛起一抹笑意,是馨兰太过羞涩的脸让他觉得现在的状况有些滑稽,却仍然冷着一张脸,迅速离开她的身边,他将高以文叮嘱他带来的百合花换至到玻璃瓶中,又传了简讯给他,等待他来。坐在椅子上,他发现馨兰正传神灌注的看着无聊透顶的肥皂剧,一时随着里面的人物哈哈大笑,一时间又为他们伤心。

    她本是自己手头的一只棋子,又是一只难以揣摩出心思的棋子,放她在身边并不算安全。

    他要拉拢高以文,馨兰就是最好的一步,只是她不稳定的因素完全出乎他意料以外,难以掌控。

    “这出电视剧说的是什么?”他有些好奇,只因为她奇异的眼神。

    馨兰轻笑,语气中却露出出淡淡是失落“康熙复立太子,圈禁八阿哥,九阿哥与康熙翻脸力保八阿哥,怀中藏毒,愿随时与其同死。”

    “那这种义气的行为真是愚昧之极。”

    她转身,看了董之轩一眼“可这就是他呀”

    按照董之轩的说法,她昏睡了一个星期,期间还因为心脏停顿而一度进去抢救,可就连高以文也说不出来她身体到底什么毛病,更多时候她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随时会醒来。

    馨兰只是微微一笑,她突然想起好像生孩子的时候见过高以文一次,也许就是那时候吧。

    莫不成只有她面临生命威胁的时候,才会回来?

    心底模糊说不出一个想法,到底还是莫名其妙的回来了。然而冥冥之中却见董之轩如此想象的侧脸,也许这一辈子是天上的神仙赏赐给她的,要是真的成为家人也好,至少这是无法解开的牵绊,逃不掉也离不开。

    “我很好看吗?”董之轩看着她,专注的视线。

    馨兰的脸瞬间变得有些粉红,她诧异董之轩发现了自己的目光。

    “不是在看你。”她别过头,有些懊恼。

    董之轩一把握住她的下颚,强迫她对视自己的双眼,距离近之又近,他刻意忽视心底奇异的感觉。

    “我不相信。”他确定的说道。

    这句话几乎成为海浪打翻了馨兰的心。“我不相信,你要我如何相信一个没有心的你。”那声音在馨兰脑海中徘徊,她怎么会忘记,两张脸迅速的重叠起来,她终于也必须承认,在和胤祥别离之后,自己没有廉耻的爱上了另外一个人男人,只因这个会将她宠得无法无天的男人。

    说实在她真不该对自己的哥哥有一点点心动,可这张该死的脸却让她一时间抽离不出来,如果她现在吻他,会不会被董之轩当成怪物一样看待;又如果,她抱着董之轩痛哭一场,会不会心情要好一些。

    很显然这两个想法都不是太合理的选择,馨兰也不必再想,因为脑海里形成的念头会教她如何冲动,她迅速挣脱开董之轩的手,一如从前般搂住胤禟的肩膀,那一抹朦胧那一抹相像,她深深吻住近在眼前的唇。

    她将董之轩压倒在床上,一手撑在床边,一手压着他的胸膛,只是看着那深刻的五官,她不想再放手,两个人怎么可以如此的相像。

    “你为什么不相信多我一次……”她喃喃自语。

    她的手滑过他的眉,滑过他的双眼,滑过他的嘴唇,现在才表明心迹会不会太迟了,她轻笑,然后落泪,一颗两个,她并不太灵巧的解开着他衬衣的纽扣,直到董之轩露出了壮健的胸膛。

    如果说她疯了,那么他可能也疯了。

    董之轩这个时候应该冷静将她推开,可是他的身体并不太听话。亦或眼前的景色如此诱惑,她酡红的脸色带着几分娇俏,微微敞开的衣裳若隐若现 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他的手情不自禁伸进了馨兰的衣裳探索着这过分光滑的肌肤,惹来她一阵的颤抖。

    “嗯……哼……”

    不过是一个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他眼神微暗在她身上肆意的游走,顺势翻身将馨兰压在身下,他俯身延续着刚才的一吻,甜腻得像在吃着蜂蜜。是馨兰太过妩媚的目光将他勾引,她刻意迎合又跟他仿佛配合得天衣无缝,他吻着她的唇,吻着她的锁骨,理智正在瓦解……

    她喘息的,却想起了胤唐。

    只是她已经顾不上眼前这个人,只为被他带领着沉迷,而董之轩也不会允许她在这个时候反抗。

    他在她身上啃咬出个个诺言,仿佛是宣誓主权,这种奇妙的感觉他从未尝试过,未试过有女人可以将他的意志力侵蚀。

    馨兰感受着身体的刺痛,是他留下的痕迹。

    就算不对,那又如何?

    没有上锁的门,却在此刻再次被打开,高以文只看到董之轩裸露的背脊,还有躺在他下面脸色绯红的女人,模样如此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