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六十九章遇见霸道总裁

第六十九章遇见霸道总裁

    如如果可以选择时光倒流的话,他一定不会打开这对门,就好像没有人会愿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

    刚从急救室出来看到董之轩的信息,高以文内心一阵欣喜若狂,他想快点,再快点去看看这个让人振奋的消息,然而在开门的瞬间,本是满腔热情骤变六月飞霜。

    想说的话到了嘴边还得硬生生的吞回进去肚子里面,眼前有些荒谬的情景是馨兰潮红的脸色,还有某人精装的背影。

    而董之轩听到身后门锁被打开的声音时候就已经清醒了九分,迅速放下馨兰并将被子盖在她身上,好遮住一片春色,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一脸求欲不满正准备发难的样子,却诧异的对上高以文痛心的眼神。

    “……你们?”高以文瞬间觉得自己不太好。

    眼前的景色实在诡异,他静止没有上前。

    馨兰羞红着脸,悄然将自己落下的衣裳慢慢从床边扯回来,她想她难以回答高以文这个问题,毕竟一回过神来就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她只能在  高以文看不见的视线中握着董之轩伸到背后的手。

    这样的情况总该有人先负气离去,而他们三人却一动不动,任由这股尴尬在空气中酝酿成酒。

    她叹气,紧了紧某人的手。

    “是我主动的,跟他没关系。”馨兰没头没脑的爆出一句话。

    空气依旧凝结成冰块。

    似乎感受到身后她紧张的情绪,董之轩懊恼着自己一刻的失神,计划赶不上变化。他并非容易受人诱惑,商场之中多是美女投怀送抱,他如果定力不够,早就死上了千次,只是刚才对上馨兰看似柔弱的眼神,仿佛依赖,一眼便是着迷。

    他诧异,自己心中可怕的想法。

    董之轩要抽回手,她却不许。

    “所以是你自愿的?”高以文不敢相信,馨兰有些奇怪的举措,他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董之轩在筹谋着什么,毕竟一直以来狡猾如他,高以文不能不这么想。

    高以文弯腰将董之轩的白衬衣捡起来,甩到他身上“把衣服穿好,我们出去聊聊。”

    这场景都不过在熟悉,她心生恐惧。

    手上的指节被推开,奈何他还是挣脱了馨兰的手,淡然的穿好衣服,跟着高以文出去。

    “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聊的。”她扯住快要脱离范围的衣角,显得有些害怕。

    该怎么解释,这个女人醒来以后突发的依赖,像树熊一样对他看似毫无戒心的信任感。

    “如果你想裸着上身听我们聊天的话,我并不介意。”他颜色正浓,盯着那细滑的肌肤。

    似乎能感觉到董之轩太过炙热的眼神,馨兰面色正红,缩到被子里面。黑暗之中,门再次被推开,也再次被关上,当四周都安静下来,馨兰迅速套上病患服,翻下床,尾随出去,尽管她还没找到属于自己的拖鞋。

    这一次,她可不想再落单了。

    光着脚总是比较引人注目,只是现在她也顾不上太多,等那两人走得远,她便尾随着。见他们上了电梯,楼层停在19楼。她跟随进了电梯,幸好此时电梯并没有什么人,她按键,却发现最顶只有19楼,待电梯停好打开门,眼前只有一条楼梯顺着上去,隐约可见阳光照入。

    她上楼,轻轻的推开铁门。

    这里是天台,眼前一片高处景色并不见他们两。

    “太过分了,她不是你身边的那些女人。”

    “你又了解她多少,都不过是贪慕虚荣的女人,今天是她自动送上门的。”

    “不可能。”

    “随便你信不信。”

    董之轩不愿再跟他解释,他该知道高以文有多顽固,才会让馨兰住到这个医院,一直守候着她醒来。

    终究是说得不明白,高以文上前揪住董之轩的衣领,一挥手便是一拳。

    “啊!”馨兰忍不住发出惊呼,在看到这张脸被打时候。

    她冲上前,扶住董之轩,心疼的捂着他的脸,怒视着高以文“你干嘛打他!”

    她知道眼前这个人并不是胤禟,只是看到相同的脸被揍得不轻,她一时间也忘记了这么一回事,果断冲出去护着董之轩,再加上董之轩说的是实话,是她迷糊了分不清,要不然也不会跟他纠缠。

    其实不知高以文疑惑,是必最惊讶的是董之轩,她护着他的样子不似作假,如果她有心做什么事情,演技倒也厉害差点将他骗到。

    董之轩将她推开,擦了擦嘴角“你滚远点。”

    被他一推,馨兰瞬间觉得自己矫情了些,也意识到眼前的人只是董之轩,她负气的说到“高以文,除了他的脸,其他地方你往死里揍!我帮你把风。”

    这话一落音,可让严肃的场景突然变得有些滑稽,高以文叹气。

    他走到馨兰跟前,看着她的光脚,说到“我们聊完了。”

    “不把他打死吗?”馨兰问道。

    “那可能还要很久,也许我们应该先找到你的鞋子。”

    馨兰有些尴尬,下意识的卷缩着脚趾头。

    董之轩默不作声打量着她唐突的行为,他走到馨兰跟前,背对着她蹲下来,说到“上来。”

    她灵巧的迅速趴在董之轩的背上,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她总有一千个办法可以将孙之鼎跟高以文,胤禟和董之轩的脸重合起来,可惜他们现在是兄妹,可惜她跟高以文不来电。她突然很期待如果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个像胤祥的人,又该是怎么样的情景。

    留院观察了两天,身体机能正常的馨兰也被允许出院了。

    只是现在的她正式变成了无业游民,博物馆因她身体问题拒绝了继续就业的申请。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才会回到古代,不敢翻阅历史是因为知道九阿哥的结局太过残忍,而她作为九福晋的纪录在当时看来就少之又少,也许这次她真的死了吧,然而这个结束来得太突然,她还来不及抽离,幸好家里面讨厌的女人跟友人去了旅行,她还能迟个5、6天再跟她作战,悠闲的在家中也是不错。

    又比如眼前这个西装笔笔的董之轩,从前怎么不觉得他笑得很迷人。

    总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目光太过诡异,竟然像是爱慕。

    “轩,你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呀。”她上前,主动结果董之轩脱下来的西装外套。

    董之轩没有回话,任由她这两日奇怪的举措,看着她嘘寒问暖,一副崇拜又依赖他的样子,旁人不认识的还以为是他董之轩的妻子。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对他来说太过奇怪,馨兰笑笑,又将他的西装递给了一旁的佣人。

    “你在这里做什么。”董之轩叹气,他并不习惯馨兰突如其来的改变。

    “我试着做了些小菜,待会吃饭时候你一定要下来尝尝哦。”

    馨兰也害怕被打枪,着实收到他不耐烦的眼神之后,快速的往后走回到厨房之中。

    她也猜不透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任由情绪发泄,在这里尽可能的弥补着什么,也许是她才刚萌芽的爱意,也许是她还来不及的告白。

    她相信人和人之间不会无缘无故的相遇,也不会无缘无故的长着相同的脸。

    她更相信是老天给她的机会,去追逐该有的背影。

    打开花洒让热水流淌,这样似乎能让他一天的疲倦得道舒缓,他不敢去承认是她早上一句等你,让董之轩提前了下班。有些东西在心中发芽,却是不应该也不允许,他懊恼,关掉了冒着热气的花洒,试图用冷水来让自己清醒。

    去到饭厅,馨兰已摆好了送菜,乖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

    他总有种错觉,她像是妻子。

    “快点坐下来,菜都要凉了。”她唤道。

    董之轩皱眉,也甩不去心中的异样,只好跟着她的话坐下来。

    这一顿饭并不算美味,甚至有些难吃。但见她心情似乎很好,嘴角还微微上扬,董之轩也就随意的扒了几口饭,倒勉强还能下口。

    “明天还是让福婶做饭吧。”他说到。

    “很难吃吗?”

    “非常。”

    “那我明天会做的更好吃一点。”

    “你不用上班吗?”

    馨兰抿嘴,低头啃着有些太老的青菜“不用,被解雇了。”

    他心突然一个激灵,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也让他犯了糊涂“来公司上班,我正缺个秘书。”

    话说了出去,也收不回来,但见他说的话对于馨兰并没有什么波澜,是馨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前思后想,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来董之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好偷偷瞧了他一眼,然后再瞧一眼。

    “秘书要不要做奇怪的工作。”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董之轩虽然心里觉得好笑,却眼神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你有能力做奇怪的工作吗?”

    “当然没有!”馨兰惊呼,差点拍翻了桌上的汤碗。

    “明天过去面试,我不喜欢迟到的人。”

    说罢,董之轩转身离开,再也忍不住眼底的笑意。

    馨兰沉寂了好久都没能反应过来,这难道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剧情,她惊呼,这次真的拍翻了桌上的汤碗,溅得她一身油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