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七十一章危险的关系

第七十一章危险的关系

    明知这是不被认可的行为,他却偏偏充满**。

    “又怎么了。”他用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温柔,伸手试去了馨兰脸颊的泪水。

    “你严重的伤害了我的自尊,这份文件应该是我处理的,而且我相信自己有能力翻译好。”

    他埋首在馨兰的发间,是混合着洗发水的味道,与外面那些女人挑逗的气味并不一样,清新而脱俗。他总是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你有能力?”他啃咬着馨兰的耳坠。

    馨兰忍不住抽了一口气,艰难的支撑着身体,她想辩驳却瘫软在他怀里。她闭上眼睛,任由董之轩放肆。

    “当然,英语是我的专业!”

    “那就证明给我看。”

    董之轩解开脖子上的纽扣,又将她抱起推门进了属于他的私人休息室。

    这是多么让人惊世骇俗的事情。

    然而此刻的他们,眼中只有彼此。尽管馨兰看到的可能不是他,这并无碍这场意外的发生,他们亲吻,然后怀抱在一起。他是成熟的男人,她的心早已非处子,身体的契合程度让他们莫名的兴奋起来。

    愉快伴着疼痛。

    直至床单的一抹鲜血,让他诧异,还有馨兰的反应。

    “你玩过火了”

    “是吗。”馨兰轻笑,芊芊手指滑过他的胸膛,惹来某人的低吼。

    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床单上,馨兰被阳光叫醒,她习惯性的越过身旁的男人,起身走到左边,却突然醒起,这里不是九阿哥府,这里没有摆放旗袍的衣柜,她摇头试图甩去心底的失望,又看向还在沉睡的男人。

    她董馨兰真是疯了,竟然将第一次交给了这个男人。

    穿好衣服,她偷偷离开。

    当门关上,董之轩便懊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荒唐的事情了。

    然后,她莫名的逃跑了,在他不可预料之外。

    今天是公司和美国项目那边签约的日子,然而此刻站在董之轩身边的是秘书小姐苏云,于是大家顿时理解为,经理的第十二任秘书终于被吓跑了。

    而流言的主角正躲在家里舞弄着烘培工具,听说做饼干是最简单的,她等待,看着烤箱中慢慢变色的曲奇饼。

    然而,安静的大门在此刻打开。

    董夫人悠哉悠哉的进来,看见大厅中飘着香气,而某人正弯着腰,专注的看着烤箱之中的变化。

    “你是?”她上前,拍拍女子的肩膀。

    馨兰转身恰巧对上了董夫人的目光。

    她脸色一阵煞白,而后连忙后退两步一声惊呼“你这狐狸精怎么在这里!?”

    本是去完旅行正是美好,回家却看见最讨厌的人,可想而知董夫人此刻的心情到底有多糟。

    也许是因为经历,董夫人在馨兰眼中并不再那么讨厌,相反,还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她可以理解董夫人讨厌的心情,她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更可怜,因为她的丈夫似乎更热衷于工作,见也见不上面,回来也只有争吵。

    “阿姨好,阿姨坐,阿姨,我的饼干快要出炉了,一会来尝尝味道?”馨兰笑意盈盈,还上前将她扶到沙发上坐着。

    她突然转变的态度让董夫人好不习惯,前思后虑总觉得有着大阴谋。

    “你想毒死我,没那么容易。我才不会吃你做的东西!”

    说罢,她盯着馨兰,看着就是讨厌的表情。

    馨兰也不理会她,专注的看着烤箱,嗯,今晚等某人回来尝尝。

    等曲奇饼出炉时候,董夫人早就离开了大厅,她等着饼干冷冻,然后打上包装,一切都显得很顺利,她放好在盒子里,看着时间流逝。

    他在门外等馨兰,心情显得有些焦虑。他查阅了很多书籍,里面也不乏在病人沉睡之后醒来性情突变的例子,可终究人类大脑极其复杂,这些种种案例都得不到解释。

    馨兰哼着歌,挽着包装好的饼干走出门口。

    只见高以文一身白色衬衣依靠在车门边,不知道在思虑些什么,表情并不好看。

    她上前,在他眼前挥手“以文,以文?”

    高以文回过神,抓住她在眼前乱晃的手,然而并没有松开。他细细的打量着馨兰的神态,看着并无异样,只是这改变有些突然。

    “你没事吧。”

    “我没事呀。”馨兰松开他的手,愉快的在他跟前转了个圈。

    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却问不出来,高以文在心中叹气,隐去心中的苦涩。

    “听说你去了之轩的公司上班。”

    “嗯,因为被馆长解雇了。”

    “为什么?”他疑问,想要得到答案。

    “我做了些饼干,这是你的份。”馨兰看到他眼底的失落,却不想去询问,如果这份失落来源于她。

    她问非所答,不去想这个为什么,也许就连她自己也想不清楚,去依赖一个只是样貌长得像胤禟的人有什么好处,也许好处就是她无处安放的感情,知道她不愿回答,高以文并没有再问下去,两人都可以不去触碰雷区,这让他们今天的行程顺利了许多。

    馨兰先去了博物馆,结果被告知那块玉佩被不知名的买家买走了,她想问也不会有人告诉她,失落固然有,这毕竟是她跟古代唯一的联系。

    而后她去到图书馆,想看又不敢看。厚厚的清史稿摆在眼前,她却不敢翻阅,更可能是她一介女流怎么会有留名,她盯着封面足足一个小时,而后又归还了图册。高以文看到她奇怪的举动,心中不禁多了几分疑惑,她不像来游玩,更像是寻找着什么东西。

    踏出图书馆门口,她张开了空无一物的掌心,终究什么都没有。

    她在前面走着,高以文在后面跟着。

    电话响起铃声“我可以很勇敢,也可以很简单,背对整个世界拥抱着你就不孤单”

    “喂”

    “你又旷工了,而且也不在家。”

    “你已经回家了吗,我去了图书馆,现在就回来。”

    “不用,我在公司,今晚有应酬,不回来。”

    “哦。”她有些失落。

    挂掉电话,她看了看身后的高以文,又见他踌躇着,便说到“轩说他今晚不回家,也许今天我也不能这么快回家,阿姨回来了。”

    很显然高以文快被眼前的情节给逼疯,他只是没想到董之轩会这样的举动,像跟妻子汇报行踪的丈夫,更难接受,是馨兰的明显失望的眼神,难道他不知道董夫人回来了,会让馨兰难受嘛。

    “那我们再走走吧。”

    “去哪?”馨兰微笑,他总是这样善解人意,又不会让人为难。

    “老地方。”

    “嗯?老地方?”

    她终于知道属于他们二人的老地方到底在哪里。

    曾经几许,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馨兰看着四周未曾改变的环境,她轻笑,随意的坐下。从前的记忆突然侵占了眼前的场景,还是这个让人充满距离感的餐厅,她曾误以为对高以文的熟悉和安全感是刚萌生的爱意,如果记忆不在,她应该会爱上眼前这个男人吧。

    缘分真是奇妙,相比爱情,她更感激是他的陪伴。

    她笑了,他也笑着。

    “在睡着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成为了逃家少女,然后被你捡回去。然后你的家很大,还有个院子,哦,还有个很温柔的老婆,在梦里头你仍然是个医生,而且还是个心底善良,救死扶伤的医生。”

    “你梦里还有我呀,好像你醒来了人好像变了些。”

    馨兰点头“睡几天,把人都睡迷糊了吧。”

    “那梦里面,我的老婆是长什么样子的?我很好奇。”

    “嗯”她想了想,才说道“她很温柔,而且特别善良,做菜也很棒。”

    “那就不是你了。”他摇头。

    馨兰拨弄着菜盘子里的牛肉,扯出一抹尴尬的笑容“那确实不是我。”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馨兰借故上着洗手间去逃避高以文过于期待的眼光。也许由始至终她都未曾爱过高以文吧,只是面对他期待的目光,又怎样拒绝才不会伤人呢,她不知道。

    从洗手间出来,她似乎绕了个圈。

    “谷总生日快乐!”

    馨兰张望,好奇从哪里传来让人酥麻麻的娇声。

    她循着声音走近,隔着屏风似乎看到这个叫琳琅的女人像八爪鱼一样依附在某人身上。凭她一等一的直觉还有视力,这分明就是董之轩。看他也由得李琳琅扒着自己,脸色也是温和。

    转身离开包间,她回到自己的桌位上面去。

    不得不承认,她会因此而妒忌,不过转心一想自己也没什么权利去讨厌,毕竟是见不得光的关系,还是压抑着内心小小的愤怒感。

    愤怒的切牛扒之中!

    “怎么回来之后心情变得不太好了?”高以文细心的发现,她正在切着牛肉碎。

    “可能是这块牛扒太可恶了!”

    馨兰继续舞弄着刀子,眼看着7分熟的牛扒血流成河。

    好死不死,她愤怒的主角竟然快一步吃完饭走出来,眼角还是不情愿的瞟到了他们挽手的模样。

    “哎哟,这不是小秘书嘛,和男朋友来吃饭呀。”

    眼尖的李琳琅怎么可能放过这个高调的时刻,看着今晚轩来找她,就知道她的地位还在,却不料在这里遇上了那天那个小秘书,她得意,挽着董之 轩。

    馨兰没有抬头,也没有回话,仿佛并不是跟她说话。

    还好对面的高以文维持着一贯的风度,温柔翩翩的说到“你好。”

    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馨兰并不太想看到董之轩此刻的脸色,也许是因为害怕,害怕他眼底的温柔给予了别人,她慢慢的端起酒杯一干而净。

    见董之轩并没太大反应,李琳琅也不好太过得逞,他们还是没有多作停留,又挽手离开。

    知道馨兰的表情变得失落,他们也就匆匆结束了行程。

    回家的路不算短,却对于高以文来说很快,他犹豫了好久,终于在到站停车的瞬间,拉住馨兰正准备解安全带的手。

    “别走,馨兰你到底现在跟董之轩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