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七十三章总裁的承诺

第七十三章总裁的承诺

    整理好报表,馨兰也就兴冲冲进了办公室。

    “总经理,这是你要的报表。”

    董之轩接过文件,看了半响也没反应,馨兰也趁次空荡寻思着怎么说。

    “还有事情吗?”他抬头,盯着馨兰的笑脸,并不寻常。

    被发现小心思的馨兰吐吐舌头,被发现了也没办法,只好回答道“今晚跟同事聚会,不跟你车回去了。”

    董之轩挑眉,何时她变得跟大伙这么熟了。

    “嗯。”他放下文件,淡淡的应到。

    其实她非必要一定跟董之轩报备,可她意识上就这么做了。得到董之轩的首肯,馨兰的心情更加期待,今晚的聚会呀……

    这时候董之轩的电话声响起,他看了看屏幕,并没有马上接听。

    馨兰意会,连忙摆手示好,然后退出办公室。

    下班时间终于到了,为了庆祝馨兰的加入,按他们所说的话就是花费巨资请的她去烤肉。馨兰着围桌的大伙说笑的说笑,玩手机的玩手机,这种感觉真实而鲜明的印记再她脑海之中,不经不觉已经回来这么多天了,胤唐那边该怎么样了,她想念着,这个宠她成爱好的男人。

    肉滋滋作响,因熟透而泛着油光。

    馨兰兴奋的为大伙烤着肉,边吃边说着笑。坐在一旁麦非看得她的侧脸一时间出了神,她的笑其实多了几分优雅,举手投足间满是贵气,他在一旁看着馨兰陪笑着。

    佩珊和艾米丽两人相互一笑。

    知道麦非肯定对人家有点意思,去唱卡拉ok的路上也由得他们走在后头。

    只是看麦非也是个正人君子,一个走左边,一个走右边,中间几乎可以格出了个银河系。

    “你们两个走这么快赶着去投胎呀。”

    麦非笑的有些无奈,快步跟上她两,任由馨兰一个人在后头跟着。

    “呆子。”

    “傻子。”

    两个人一同鄙视着他。

    脑海之中仿佛能看见今年情人节某人汪汪的的叫声,好一只单身狗。

    这一场鬼哭狼嚎持续了好久,有人唱歌,有人唱歌词,他们都是单身男女,未免带伤在心,唱到动情之处,更是吼得大声。

    她唱歌,也是在唱歌词。

    --------

    谁的心 谁独自悲伤

    谁的爱 在失去之后才触动了心房

    你只会不停往前追

    追悔重重你错过的美

    时光的错位 谁会记得谁

    你就这样爱了

    在离别后开始了

    谁消失离开 谁停在原地

    默默地哭泣 是你

    我多想一辈子

    不是只要片刻地相依

    我会在下一世等你 看那温暖晨曦

    ---------

    当歌词触动心房,她只能强忍着泪水,喝下冰冷的啤酒,在这一刻,她身体每个细胞都在想着他,真的好想他,她低头,张开着空白的手掌,一阵失落。

    在这之后,她自顾自的走到门外,隔绝了些许吵闹的声音,才按下了电话的通话键。

    仿佛是漫长的等待,电话被接通了,却是李琳琅的声音。

    “喂,喂,谁呀。”李琳琅看着这没有名字的电话号码,又见董之轩在洗澡,顺手便接了电话,可是她还没来得及问出什么,电话那边就挂断了。

    恰巧这时候董之轩洗完澡出来,见她拿着自己的电话,心底也有几分不爽。

    “你拿我电话干嘛。”他擦着头发。

    李琳琅陪着笑,走过去接着毛巾,拭擦着他的头发,说到“刚才有个无聊电话,我一接那人就挂了。”

    董之轩看了看号码,也是明了。

    见他没有动作,李琳琅自然坐到他怀里,挑逗着看着董之轩。

    他迟疑了一秒钟,拦下了李琳琅的动作,电话回拨了过去,一声,两声,直到电话自动挂断都无人接听。

    “该死的到哪里去了。”他低声怒骂。

    在听到李琳琅声音的那一瞬间,心中的防线彻底的崩坏,她奋力得将手机摔到地上,口中念念有词的咒骂着“混蛋董之轩,坏蛋董之轩,你这个变态,大变态,死色鬼。”

    麦非弯下腰捡起被摔得裂屏的手机,铃声悠然想起,董之轩三个字正伴随着电话而震动着。

    听见熟悉的电话铃声,馨兰抬头,只见麦非已经捡起了电话并递到她手上。

    “老板找你?”

    馨兰暗自叹气,认命的接过电话,奈何滑动屏幕却没有反应。

    她着急,电话却在此刻挂断了。

    看来她和董之轩确实没有缘分,馨兰肃然起身,擦干了眼角的眼泪,拍了拍麦非的肩膀,扬起一抹微笑。“但愿明天经理不会对我发飙,回去唱歌吧!”她笑着,却有些无奈。

    麦非拍着心口说到“我第一个能证明是你电话坏了。”

    前后脚出去,进来时候两人也是有说有笑。作为妈妈级别的佩珊眼神正泛着美好的光芒,她开始幻想着男闺蜜变成老婆奴的样子,太好笑了。

    “今晚嗨起来~”艾米丽摇晃着手上的麦克风,甚是陶醉。

    一帮人都喝高了,麦非作为团队唯一的男生,自然负责将她们通通安全护送回家。因为馨兰住在山顶,所以就先把市区的两位女士送了,最后才轮到她。

    如果馨兰不是醉了一大半,她不会随便报出家住地址,因为这里的小区都是独栋别墅连着宽大的花园,门口还配备着守卫。连麦非也暗自惊奇着馨兰的住处,这不是一般有钱可以住得上的地方,难怪刚才看她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多是高贵。

    “是这里吗?”麦非看着门牌号,又不大敢确定。

    馨兰点头,有些潦倒的下了车,一旁的麦非赶紧下车将她扶着,看了周围一圈,却没看到门铃。

    “你的钥匙呢。”他问道。

    “想不起来了。”她笑着。

    麦非脑袋瞬间三条黑杠,他该不会被人耍了吧。

    正在着急时候,电动的大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着出来一个黑色的身影。

    越走越近,某人惊呼“总、总经理?!”

    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打搅他约会之后,还让他回家等了空门,现在还烂醉如泥的依附在其他男人身边。董之轩心里只觉得非常恼火,尤其是在看到她跟其他男人一起。

    他点头,并不温柔的接过挂在麦非身上的女人。

    尽管如此,馨兰还是从他身上嗅到熟悉的气息,她笑着,心满意足的搂着董之轩的腰间,她似乎看到从前胤禟就站在这里,他们不需要道别。

    “你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吗?想保住工作,今天看到的事情不要说出去,你现在可以走了。”董之轩扯松了领口的领带,似乎在生气。

    麦非认命的点着头,虽然还没看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看了馨兰一眼,果断转身上车,开车走人。

    只是在远去的时候,他似乎从后视镜里头看到正在纠缠不清的两个人,连忙摆正胎盘,安抚着自己受伤的心灵。

    她生气了,借着醉酒,清醒的咬破了董之轩的唇,她该是犯了糊涂,把他当成了胤禟。

    董之轩抱着这个醉着酒疯的女人,又无可奈何。

    “你可以给我写一首诗吗。”馨兰搂着他的脖子,看着他好看的侧脸。

    他并不想回答醉酒的人任何问题,只是看见她动情的眼光,氤氲着爱意,董之轩心底泛起了挣扎,还有一丝丝暖意。

    “我不会写诗,但是我可以给你钱。”

    说完这句话,董之轩也愣了一下,却是低声失笑,他怎么也跟着馨兰幼稚起来。

    可是她却因为这句话而哭了,止不住眼泪还有回忆。耳边仿佛还能听见他温柔的对自己说道“也许我无法为你写诗,但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去买你喜欢的东西。”

    这句话铭记于心,是他最初的承诺。

    她摇头,动情的将董之轩抱紧,她低声轻喃“我不想要你的钱了,我只想你爱我,像我爱你一样。”

    董之轩低头轻轻的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除了爱,什么都能给你。”他回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