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七十四章爱错的人

第七十四章爱错的人

    第二天醒来她似乎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的,在床上打滚了半天似乎回想起来是麦非送自己回来的。而且她昨晚好像还梦见了胤禟,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侵入了自己的梦境,刹那间她害羞得像个小姑娘,谁叫馨兰想起了成亲当晚的事情,甜得心头都会发腻。

    今天是星期六,馨兰的闹钟并没有响,像她现在起来已经快11点了,肚子饿的慌。

    思量着这个时间家里应该没什么人,馨兰便穿着睡衣下去了。

    她渐渐的习惯了现代的生活,不会在睡醒之后等着翠儿伺候,也不用烦恼着这天怎么打发时间。唯有偶尔的,会因为看到街上的小孩而在心中挂牵着新惠,她这个不称职的额娘是对新惠极大的亏欠,却没有办法再弥补了。

    吃着面包,她想掏出手机尝试搜索着新惠的名字,却赫然发现,手机的屏幕漂亮得可以开花,她懊恼,才想起更多的片段,为昨天的脾气而烦躁,但愿麦非没有看到她打电话给谁。

    因为要修手机,馨兰也就出门了。

    老实说,她自从醒过来之后,未曾试过自己一个人单独逛街,没有这个机会,她也不大爱逛街。

    乘着中巴,吹着风。她打量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她想知道观察人群到底可以看出些什么,正如当日胤禟习惯性的遥望。可惜直到车到站,她还看不出个所以然,也许她从未曾了解过这个男人吧,即使他有十分爱着自己。

    下车去到手机店,修手机屏幕还需要些时间,馨兰只能到附近商场逛逛。

    她试图从商场最顶层开始闲逛,从前的她可不曾这样悠闲过,尤其是假日。顶层基本都是些服装店,看着橱窗里面价钱牌,馨兰是不打算进去看了。只是走着转着弯,她被眼前这间古色古香的首饰店所吸引,是它在玻璃后面展示的白玉兰花梳子,这一眼就是移不开眼睛。

    她心里剧烈的跳动,快步走了进去。

    “你好,我要那边那把梳子。”她走到柜台,急切的说着,指着。

    很显然,里面的销售员也被馨兰下了一跳,顺着她的方向,销售员才发现她看中的正是展柜中的兰花造型梳子,很显然她无法完成这单生意。

    她抱歉的说到“不好意思小姐,这是展示品,不卖的。”

    “怎么可能不卖呢?”馨兰咬着牙看着那朵兰花,她不会轻易的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多巧合。

    她打量着这间不大的小店,店面装修简洁,伶仃的摆着些发簪头饰,都是仿古。她拾起竹篮里头摆放整齐的小荷包,那熟悉的质感仿佛勾起她心底的回忆,花纹并不一样,可样式,甚至是两端的系结,都如从前明珠所教她那般,很久未曾再见过。

    一定会在机缘底下遇着什么,她认定了是老天爷给她的暗示,看了看眼前的销售员,也不好为难下去,她默默记住了这个地方。

    馨兰离开时候与进店的男子擦肩而过,他带着口罩,所以馨兰也并未留意到黯然离开了。

    男子进店脱下口罩,看着馨兰离开的背影。

    销售员见老板来了,又见他看着刚才那位小姐离开二不说话,便上前跟老板说到“老板,刚才有位小姐想买这把梳子,被我说回去了。”

    “我知道。”男子低声轻笑。

    “啊,你刚回来就知道?”

    男子并没有回话,坐在位置上抽出柜子里的画像。

    销售员偷偷瞄着老板打开的画卷,怎么画里头的女人和刚才进来的客人有点像?

    被这一搅和,馨兰倒也没了逛街的心思。

    在商场胡乱逛了一圈,也没能买上什么,回去取好手机已经是中午了,她打电话给高以文约好了吃饭,时间有些紧急,她只是打赌这个男人不会拒绝。

    坐好在餐厅,他显然因迟到而有些着急。

    “抱歉,刚才有个急诊,延误了些。”

    “救人比较重要,我也才刚坐下。”

    馨兰喜欢看到他着急的样子,一如往日孙之鼎的模样,只是相比孙之鼎,高以文的情绪更容易表现在脸上,这也不失为一个好笑之处。

    他看着馨兰的好心情,自己也变得愉悦起来“今天放假了?”

    “嗯,昨晚跟同事聚会把手机给摔坏了,刚修好就想找你一起吃饭。”

    “我们还是朋友吧。”

    馨兰点头“朋友。”

    高以文失神,低头喝着白开水。

    “你想不想知道,我昏睡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故事其实还有个结尾,这次醒来我突然就想起来了,不过你可以把他当成故事,因为我也分不清了。”

    “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是吗?”所以她现在想起来,才会突然变了性情?高以文看着眼前云淡风轻的馨兰,一时间也探不出究竟,只好听着她接下来的故事。

    “嗯,因为实在太扯了。”馨兰笑道,又继续说着“其实在溺水之后我们两又和好了,可是结果他爸爸看不得我们在一起,让我跟那人的哥哥结婚了。”

    话刚落音,高以文差点忍不住嘴巴里的水,又硬生生的吞了下去,惹来一阵咳嗽“你说什么,结婚!?两个都是他的儿子,讲不通。”

    “那是因为他并不大喜欢大儿子,也不打算把事业交给他,大儿子对他来说只是一枚棋子,这样你应该懂了吧。”

    “那真是糟糕的爸爸。”高以文黯然,馨兰说的也不过是豪门轶事的小儿科,他不得不同意在现实当中这种事情听多太多。

    馨兰轻笑“这些只是我脑海里的一些记忆,说实在我也分不清楚。”拿起纸巾递给了高以文,她继续说到“我以为嫁给他哥哥也就这样了,夫妻相处久了没有爱情总该有亲情,我曾经以为对他的感觉就是亲情,可当我离开他的时候却发现这根本是爱情。”

    “可这一切都跟子轩没关系吧,这不该是你跟他在一起的理由。”

    “因为董之轩跟他很像,因为他不在这个世界里面,我只要看到董之轩的脸就会想起他。”

    “你爱上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真正存在的人?”

    馨兰轻笑,这一瞬间倒是自己也觉得可笑“要不是爱他,我就没理由缠着董之轩了。”

    你们不是兄妹吗?他想问,又不敢问。

    “所以我也还喜欢着你,知道吗馨兰。”

    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摇摇头“那我真是作孽,会被你的粉丝唾弃的。”

    “所以说我们只能是朋友吗。”高以文心底泛起一阵苦涩,他很奇怪的被馨兰吸引着,又不得不承认她未曾喜欢过自己,这样纠结的心情,有没有书本可以解释。

    一阵沉默,高以文还是说到“可是子轩已经有女朋友了,这样对她并不公平。”

    “我会离开,如果董之轩真的不要我了。”

    她不得不承认,除去名字以外,现实之中的李琳琅和刘琳琅是活生生的两个人,她恨的也不过是那么多巧合底下的李琳琅,而非她跟董之轩的感情。如果有一天李琳琅真的和董之轩结婚了,她会不会吃醋,也许到时候,她又必须学习孤身一人上路了吧。

    显然这次谈话并没有太大的作用,馨兰的心意似乎坚决的决定了些什么,他在外围无法进入。匆匆一顿午饭,馨兰坚持这次一定要她请,也许是因为不想有所亏欠。

    用过饭,高以文坚持接她回去的。

    馨兰前脚下车,后面董之轩的车就回来了。他停下在馨兰身旁,却是车后面的董阿姨看见高以文,迅速打开了窗户,跟他打着招呼,也不管坐她一旁的李琳琅脸色此刻有多难看。

    “是以文呀,进来坐坐,阿姨好久没有跟你说过话了。”

    高以文点头,又看着董之轩。

    一番寒暄,本以为他会拒绝,此刻高以文却欣然答应了董阿姨的邀请,一起进去坐坐。

    五个人坐在大厅里头,这对情侣自然走到一起去,而她却被董阿姨挤到边上硬生生的分开了她和高以文。说来也奇怪,按照董阿姨的性格,她怎么会允许董之轩跟模特来往,现在对李琳琅该特别的积极。

    也罢,她从来不懂有钱人的玩意,自己不是做有钱人的料。

    李琳琅打量着眼前不协调的情景,也猜测内情,怎么好像她去了一趟巴黎,回来全变了样。

    她假意问道,也挑明了事情“诶?这不是轩办公室的秘书嘛?你怎么也在这里,而且还和高氏集团的高公子一起?难道你们在交往?”

    要说这高氏集团的继承人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在宴会上偶尔见过上面,听说去了当医生,只是对于这个横空出世的秘书,似乎跟这两个男人都认识,她就不能理解,好像馨兰突然闯入了自己的生活。

    馨兰翻了翻白眼,无法忽视她在董之轩面前的娇柔做作,她可不想,在此刻看着董之轩跟李琳琅打情骂俏,尤其是他嘴角的伤痕,该不会是琳琅咬的吧,越想越是来气。

    “李小姐,这里也是我家。”她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