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七十六章我不可能爱你

第七十六章我不可能爱你

    唯有看见李琳琅挽着他的手出来,她馨兰承认有一点小介意。

    因此她也自动挽着麦非的手,说到“我们快去吃饭,不然套餐要卖完了。”

    不明觉厉的麦非偷着乐,瞧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总经理,也只好任由自己被当成挡箭牌,让馨兰挽着自己离开了,只是怎么觉得转身之后,背上总有  些凉凉的感觉,突然想起那天晚上他说的话,麦非头上微微冒着冷汗,停了下来。

    李琳琅看着眼前情形,倒也对馨兰解恨了,之前是怕她对轩有些什么而顾忌,现在看着她也是有对象的人,既然没有威胁就要加紧将这个干妹妹拉拢到一边上去。

    “轩,你也是到食堂用餐的吧,那就别送我到车库,跟干妹妹一起走吧,干妹妹记得帮我盯着他把饭吃完哦。”她挥挥手中的太阳眼镜,模样好生娇俏。

    这峰回路转的情节,让麦非好难接受。

    怎么一开始的仇人就成了亲人,那声干妹妹要把男人骨头都喊苏了。

    馨兰心里头恼火,坚决忽略了李琳琅笑得灿烂的脸容,连忙将看呆了的麦非拉扯着离开。身后的董之轩也顺了李琳琅的意,跟着那两人一起离开了。

    三个人一起成电梯也是尴尬。

    看董之轩昂首挺胸,目不斜视,还有属于高层特有的距离感,让一旁的麦非极度的屈憋。

    馨兰并不想靠近这个人,心底没有来由的有些生气,她知道这是不应该的,所以也只能沉默,尽量往麦非那一边挤。

    她生气的表情很好笑,董之轩瞟了她一眼,嘴角微扬。

    从前,总经理总是一个人用餐,他并不算友善,面上并无太多表情,每次吃完又匆匆的回去,不跟大家交谈。

    然而今天却带着两个下属过来,其中一个还是新来的秘书。

    此刻她正努力的往嘴里塞着饭,低头啃着碗中数量不多的排骨,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接近要开会的时间,她只能放弃享受美味,快速的吃着白饭。

    这时候,董之轩将小碟里的肉都拨到她碗里。

    “把它吃完再上来。”

    馨兰沉默的扒着饭,并不回答。

    见她并未回话,董之轩起身离开,此时他该为接下来的会议去做准备。

    她是董之轩身旁的秘书,因此在他开会时候,她会坐在他的身后做记录,因为爸爸长期在国外,这里的事务基本有董之轩代理,基本可以认为这里 的公司是董事长刻意留给他的训练基地,用来打磨他行事手段。

    而他确实做到了爸爸的要求,行事低调而稳重,公司业绩在他接手之后稳健上升,信誉也越加良好,也难怪董阿姨嚣张,有这样长进的儿子。

    她看着他起身发言,身上恍惚生光,将她目光吸引。

    这一种优越感,她曾经在胤禟身上看过,也许他们天生就属于商场,只是上天比较眷顾董之轩,让他能做到自己所愿。

    下午的会议尤其沉闷,就连馨兰都忍不住打了哈欠,唯独某人不肯放过底下高管,让他们为自己的业绩辩护。馨兰偷偷的用电脑刷着网页,好可惜她当时没有照下梳子的模样,不然摆上网看看有没有相似的也好,只是这花是她亲手所画,现代又怎么会有一模一样的图案呢,可分明的,那就像她用过的玉梳子。

    她搜索着“玉兰花”,结果电脑里面出现了好多真花的图案,样子虽然好看,都不合她眼缘。

    董之轩检视着各位高管呈上来的方案,又瞧了一眼百般无聊的馨兰,只见她看着兰花图片入了神,真是怪人,他还以为女生都该喜欢逛的购物网站。

    直到会议的结束,她都一直在看着兰花,可能这是她喜欢的花?

    董之轩不走,馨兰也没有离开,直到此刻会议室里面只剩他们二人,馨兰躲避着他有些炽热的目光。

    “你在生气。”他确定的说到。

    “没有,我只是在发呆。”说话,馨兰直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董之轩转身靠近馨兰,握住她的脸仔细的看了起来。她的皮肤很好,以至于不擦粉更加好看。她的眼睛很大很有神,不需要靠假眼睫毛来撑大双眼,她的嘴巴也很好看,而且是健康的红润,倒是涂了淡淡的润唇膏。

    “你不会化妆吗?”他问道。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馨兰有些脸红,她并不太管理自己的脸,在从前都是翠儿帮她擦粉化妆,自己从未理解古人的妆容。尤其是回到现代没人管着,当然是省去了这层麻烦,她宁愿睡多十分钟,总好过早起一小时化妆。

    “不会。”她小声唠叨。

    该不会是董之轩这句话的意思是嫌弃自己丑吧,那也许她是要打理一下自己。

    那真奇怪,他怎么可能被眼前的小女孩吸引。低头,然后亲吻,然后确认,然后愕然,他再次狁吸着馨兰的唇,更像是惊喜。一整天的烦躁不安在此刻落幕,像是尝到蜜糖的小孩,他终于知道让馨兰留在身边的意图,这一个不起眼的女人竟然对极了他的胃口,不论是心理还是生理,这是从琳琅身上从未获得的快感。

    这是馨兰看过他脸上最多表情的一次,她想询问,又怕打扰了他思考。

    馨兰揪住他的衣领,露出了他结实的胸膛,惹来脸上两片红晕。

    “总经理,你这是在干嘛,这里是会议室。”

    他低笑,故意逗趣着馨兰“所以你的意思是回办公室了。”

    可恨馨兰真心看不得董之轩笑,他一笑就更像胤禟了。只让馨兰低着头,脸色潮红上了耳根子,恍如从前,此时对李琳琅的歉意似乎都飞到九霄云外了。

    她果然是个坏女人。

    打从他们回到办公室后就没消停过,从关上门的那一刻,他们激烈的拥吻着,仿佛要将彼此融为一体,她叹息着让董之轩在身上狂妄,如果要怪就怪自己脆弱,还有无法寄托的爱情,尽管她并不爱这个人。

    窗外的天空下起了雨,她突然就迷糊了。

    这样下去自己真的可以潇洒离开吗,这个答案没人可以告诉她,只有馨兰自己知道。

    “在想什么。”他温柔的轻抚着馨兰的发梢,他爱上了这样柔顺的感觉。

    “在想我们这样和谐关系能维持多久,可能我必须得在自己爱上你之前离开,这种感觉不应该存在的。”

    董之轩压抑着心中一样的感觉,翻身将她压在下方,眼神变得好冷,在她承认自己可能爱上他的时候“你不能爱上我,绝对不能,我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

    良久,馨兰才艰难的点头,推开他起身,快速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穿上,这一场沉默并解决她的疑问。

    手搭在门把,她还是转身回答了董之轩“刚才这句话,更像你在说服自己,而不是我。”

    她关门离开,他暗自苦恼。

    离开公司之后,她忍不住在街上哭了,街道上人来人往,突然就好想那个人,她喜欢胤禟对她的好,把她宠得像皇后,以至于在别离之后她再也找不到像他这样的人,以至于她性格变得越来越放肆,她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延绵的雨水将她衣服打湿,头发黏在脸上显得好生狼狈。

    这个时代不属于她,那个时代她又回不去,左右为难。其实转心一想,她该在这里像个正常人一样好好活下去,可是她的心底却爱着过去,爱着那个不存在的世界。她好恨,恨自己一点也不女主角,一点也不够阳光,越作越受伤。

    她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狗。

    董之轩沉默着看着在街上任性的她,他该开车扬长而去,可是却没有,只因馨兰现在可怜得让人无法忽视,他却犹豫了,这个真是糟糕的想法,他竟然爱上了同父异母的妹妹,在拒绝她的表白之后。这些念头在他脑海里盘旋,他说不通,也解释不了。

    也许她说得对,总该有一个人要先结束这段关系,只是他没想到自己陷得比想象之中深。

    她颤抖着,直到那人蹲在身旁,将伞撑在她头上。

    “是我错了,兰儿。”

    这一声兰儿,喊得她慌了神,这一抬头恰巧对上了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