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七十七章咦,胤禟也来了?

第七十七章咦,胤禟也来了?

    他看见了那个男人将她带走,也许是因为看见馨兰眼中的愕然,也许是因为她似乎在看到那个人之后哭得更加厉害了,在黑夜中,董之轩无法看清他的脸容,只能确定他很高大,而且馨兰很依赖他,她会抱着他的腰间,就像平日抱着自己一样,等董之轩回过神来的时候,馨兰已经离开了。

    他拨打着馨兰电话,却无法接通。

    心不断往下沉。

    她哭得好伤心,恨不得赏眼前这个男人一巴掌,恨他为什么不能早些出现,尽管现在的情景如此荒诞,她却非常确定是真的。

    只为他一句“兰儿。”

    车缓缓停下,在海边一栋独栋的别墅,他抱着馨兰,一刹那恍如从前。

    太多的疑惑到了嘴边都成了说不出口的话,馨兰只能呆呆的看着胤禟在屋子里头忙活,为她用风筒吹干头发,为她换上现代的衬衫,还开火煮着热水。他此刻更像是在厨房忙碌打点的小丈夫,为妻子服务,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只能激动着流泪。

    她走到胤禟的身后,紧紧的从身后将他环住。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可能会来这里,真的是你吗,真的吗?!”

    胤禟叹息,他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何醒来就在这里,在这个奇怪的世界。他只记得来这里之前,自己是被人打昏了过去,至于那个人当然是十三弟。

    不论如何他来了这里,一醒来就在医院。

    机缘巧合底下,他看见了出院的馨兰,不敢确定是不是自己眼花,在这里从新学习生活是一件困难并着快乐的事情,所有认知都在一瞬间改变。

    他醒来便依附在这个男人身上,样貌竟与自己一样。然而这个男人似乎很孤独,并没有太多朋友和亲人,他寻思着变卖了些物品,凭着旧时常识买卖着古董,倒也开着小店,想起当日在医院见到馨兰的模样,他便用馨兰往日最常用的发梳做了倒模。在陌生的日子等待着她到来,直到那一日跟她相遇,一切都明了。

    他转身,拥抱着馨兰“是我,我是胤禟,当日发生了些事情,我醒来时候就到这个世界。”

    “我一直想着我是不是死了,所以才回到这里,可是你怎么会在这呢,难道在那个世界里,你也出事了。”她愕然,心中一阵想法“不可能的,九阿哥不会这么早死的。”

    “你很清楚我的事情。”他打量着眼前的馨兰,证实了心中的想法。

    他明白在这个时代,一切都可以放手去做。之所以她当时看到洋文书会笑,可以轻易的分辨出时间,都因为她是现代人,如果这个解释可行,那么他相信,自己的到来是有理由的。

    馨兰笑笑,又将他拉到沙发上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个日思夜想的男人,果然这才是他。

    “我是现代人,但却在古代遇到了你。从前是我回去,现在是你来了,胤禟,现在这个我才是最真实的我。”

    “除去你大胆的衣着,和你的新情人以外,我并不讨厌现在的改变。”

    他搂着眼前的人儿,好生珍惜。

    可叹是历史并不如意,他想得到的,该得到的始终没有,还连累了家人去铸造他心底的梦。而他更相信,终有一日他会回到清朝去完成这场历史,这种预感他不敢跟馨兰说,他不知道馨兰是否愿意一起。

    馨兰咬着嘴唇,为自己的失误而难过。

    “我把他当成是你了,而且他是我刚认不久同父异母的亲哥哥。”

    胤禟低头,吻住她的唇,也许是怕更多的事实从她嘴巴说出。而馨兰的愧疚终究没有放下,她做错了很多事情。

    “胤禟,我发现自己爱你比想象中还要多。”

    “我知道,十三弟告诉我了。”

    “你知道?你知道,为什么这么久才来找我,我都快想你想疯了。”馨兰唠叨着。

    他抚着她的发,眼中尽是爱怜“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跟他在一起了,我不知道应不应该来打扰你的生活,毕竟我也还在努力适应中。”

    “那你今天怎么找到我了,莫非”她看了看胤禟可疑的眼神,恍然大悟“你在跟踪我!”

    胤禟没有反驳,这是事实。

    “傻瓜,我一直在想着你呀。”她叹气,道出心底话。

    “所以我才说我错了。”

    馨兰心底高兴着,倒也忘了在方才跟董之轩的轰轰烈烈,只觉得现下安心得有点困了。

    这一夜,他们相拥而睡。

    整整三天,馨兰就这样在他世界里面整整消失了三天,电话关机了,人也不知所终。他强忍着快要抓狂的意志力,让自己专注在工作上。都是成年人,该有成年人的心态,也许不过是馨兰今天为了躲避他而没有回来,等事情淡了,自必然会回家。

    他生气,他懊恼,无人可接近。

    而她就这样人间蒸发了,跟着那个人离开,心底的不安和焦虑越来越大,他不得不去找馨兰回来,质问她一切的因由。

    深呼吸,她还是来道别。

    她就这样开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一如从前不懂规矩,一如从前是他头也不抬的怒吼。

    “是我。”她上前,敲了敲桌子。

    他迅速抬头,盯着眼前这个消失了几天的女人,她过得很好,她的笑意告诉自己之前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

    董之轩压下心底突然升起的怒火“你掉下工作就这样走了,这是你应该有的工作态度吗。”

    馨兰失笑,眼中略过一丝失望“所以我是来辞职的。”

    “我不批准。”

    “可是我已经决定要离开了,无论是公司,还是家里。”

    心中落石,他抬头,对视馨兰并无波澜的眼神“是为了躲我吗?”

    “不是,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爱的人。”

    董之轩此刻心中无来由的一阵刺痛,他不再从馨兰眼中看到爱恋,她的眼神平静得像一谭死水,深深的刺痛着他。

    “我不知道你还有其他爱人。”

    “你有兴趣知道的话,以后大可问高以文,但是你们永远都猜不出他是谁,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男人,不会再有了。而且我们决定好了,离开这里会去国外生活。”

    他握着墨水笔好用力,良久才缓缓说到“祝你们幸福。”

    如此,他还是被亲爱的妹妹摆了一道。

    转身离开,她还是伤心了,伤心了这个相处了一段时间的男人也就一句祝福将她送走,别离来的如此轻巧,之前又为何为他流泪伤神。

    他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眼睁睁看着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将馨兰接走。想起她突然的闯入他的生活,又突然的离开自己。

    心中一阵失落。

    至此,他才反应过来,迅速拾起外套离开办公室。

    开车回到家中,他像疯子一样闯进了馨兰的房间,摆设俨然如她从未离开,唯有衣柜消失的衣服证明她早已收拾细软离开,他颓然坐在地上,仿佛心被抽空。

    说舍得是不可能,她唯有握紧着胤禟的手,去面对一片空白的未来。

    提着行李,他们看着窗外的飞机升起,在天际划出一道漂亮得痕迹。

    “穆景远就在西班牙,那里就是他的故乡。”

    “我想你去到那里看到一大堆说着洋文的金发碧眼的人,一定会后悔让我带你去。”

    “他是我的老师,我真想去他出生的地方看看。”

    “嘿嘿,呆会你就知道了。”

    时间一到,两人兴高采烈的登上了飞机,馨兰没坐过飞机,胤禟也没有。不过这一切都很顺利,多亏某人爱好玩着手机将要注意的事项一一记下。

    登机坐好在位置上,胤禟主动将手机调到飞机模式,然后又愉快的玩起手机来。

    馨兰鄙夷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耍着手机游戏,翻了个白眼说到“连这点时间都不放过,你这个网瘾大叔。”

    “大姐,我现在跟你同年,刚才明明看到了你的身份证了。”

    啊啊啊啊!馨兰无力吐槽,是她在现代的年纪竟然与胤禟相仿,感觉自己无形中老了几岁。倒是胤禟笑着,还好她长成了女人也一样好看。

    “你叫我大姐!今晚罚你不准玩电脑!”

    他笑着,快速的偷亲了馨兰的脸颊。

    飞机缓缓升起,穿越过云雾到天空之上,胤禟看着窗外的景色,愣是看得入了迷。时间还有很长,馨兰不如某人兴奋,便靠在他肩膀上入睡了。

    不知道她睡了多久,突然一阵摇晃将她吵醒,馨兰揉着眼睛迷糊起来。

    “各位乘客,飞机正遇上空不稳定气流影响,请各位乘客回到位置上并扣好安全带。”

    馨兰有些紧张,握住胤禟的手,真是糟糕的旅行开端。

    “我们会不会死掉。”

    “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度蜜月旅行,真是奇怪了。”

    “傻瓜,怎么可能,我们还在飞机上面了。”她笑着,是因为胤禟眼底的轻松,他果然在现代更适合。

    此时飞机变得更加剧烈的震动。

    她的不安在心中扩大,还来不及惊讶,剧烈的震动让上方的吸氧器砰一声的下来了。她惊呼,害怕得闭上双眼缩在胤禟的怀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