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七十八章永远的朋友,十三阿哥

第七十八章永远的朋友,十三阿哥

    黑暗之中她握紧的是胤禟温暖的双手,仿佛他还在身边。

    腹部微微的刺痛感让她睁开了双眼,空气间被火盆的气味熏着显得有点拘束,她侧头是胤禟握着自己的手,传来了暖心的温度。

    她抬手,他起身,四目相对刹那间嫣然一笑,他们两人似乎都做了好久的梦。

    “没想到坐飞机去西班牙会飞到这里来,看来我们的蜜月旅行就此结束了。”

    “而且你醒来的时间比我还迟。”

    他笑着,抚摸馨兰有着憔悴的笑容。而他,何尝不是如此,在经历了巨大震撼之后的不安全感,是他既定的命运。

    “胤唐……”她看着胤唐眼底的沉重,一时间竟找不到安慰的说话。“回来了就不要多想,你还有要走的路。”

    “这条路可不好走。”

    “无论好不好走,历史都不会因你而改变,胤唐,我嫁给你就是历史既定的事实,但不管如何,我愿意陪你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胤唐轻笑,看着她认真的神情“得妻如此贤惠,夫复何求。”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面,馨兰都留在东院里面休息,九阿哥吩咐下去东院除去常配备的几个奴才外,其他人不准进入。谁都看的出来,这场福晋受伤另有内情,也就不能张扬出去。

    腹部的刀伤还是比较难好的。她几乎更多的时间躺在床上,她突然好想念电视机。

    可惜这里并没有这种东西,只有翠儿喋喋不休的嘴巴,这也好让馨兰明白她昏睡的这段空白时间里,府中所发生的大小事情。

    她意外被刺客刺伤,凶手没有人知道止水,而且她昏迷期间十三阿哥也跑来看望了好多回,这可好,突然有一天这两个大男人就在房里打了起  来,弄了好大的事,还得让精瘦的十三阿哥将九阿哥打昏了过去,这一睡就是好些天了。

    府里头乱成一团,幸好九阿哥醒来了,之后自己也就醒来了。

    馨兰听了,微微抿嘴一笑。她还以为自己死了,却还活着,想必现在胤禟也有千百种想法,对于未来的渴望,对于现状的困惑。

    在醒来不久,她终于看到孙之鼎,只是现在他的样子却有些不安。

    他小心翼翼却又沉默不说话,一点也不像从前的他。

    馨兰挥手遣去房里的奴才,收起手来不让他珍脉。

    “孙之鼎,你的样子好奇怪。”

    她还是察觉到的,是孙之鼎怪异的脸色。谁晓得馨兰遇刺之后他的惊慌并不亚于其他两位阿哥,他悔恨着自己的犹豫所造成的憾事,他有五分怀疑这个行凶者的身份,也有五分确定。他很后悔因为一时的仁慈而造成馨兰受伤,他不愿意,也不想这样。

    是的,说到底,他还是后悔了,后悔救了刘琳琅。

    他低头,收起诊脉的红线,缓缓说到“腹部的刀伤是行凶者面对面将你刺着的,你看清楚那人的样子了吗?”

    “知道,她是刘琳琅。在大家都以为她死了的时候,她却来杀我。”馨兰看着孙之鼎眼中并未有惊讶的神色,心中竟然多了几分想法,假如是他!

    孙之鼎神色有些受伤,他救了一个人也害了另外一个人,只因他存了一丝善念。

    “馨兰,我真是对不住你。”

    馨兰叹气,微微摇头“不会是你救的刘琳琅吧,孙之鼎,在宫中这么多年还学不会心狠一些吗,她可是九阿哥要杀的人。”

    “不止九阿哥,还有宜妃娘娘。”他失笑,又沉默。

    “如果宜妃娘娘知道这件事,她不会放过你的,你又何必为心存仁念倒害了自己,傻不傻呀。”

    孙之鼎心中一惊,抬头看着馨兰平静如水的眼神,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曾几何时这个丫头还跟在他身后认着草药,一转眼就是心冷。

    “我没想到她反过来害你。”

    “斩草必须除根,弘政留在我身边喊我做额娘,刘氏一天不死她都会来谋着我,只因为弘政是我孩儿,宜妃要她死自必然有她的道理。血脉相连,如今刘氏不死又被赶出府外,倘若有一天作为长子的弘政知道了这个事实,你说他会怎么做,是恨我一辈子,还是让我赎罪。”

    谁不知道刘氏的事是众望所归,连馨兰都想明白的道理,他却糊涂了。

    “我会向宜妃娘娘请罪。”

    馨兰上前拉着他的衣袖,摇摇头“我可不想看你受罚,刘琳琅是凶手这件事我只跟九阿哥说过,我会跟他说明,你不要出头请罪,想想孙夫人,你怎么舍得让她受苦。”

    “可是这件事我该承担责任,你受伤也是因为我,可知从前你已经氏难以受孕的体质,现在可是不能再怀小孩了。”

    她摇头,并不因此伤神。

    “也许从一开始就是因为我想她死,我想她消失在眼前,才会让九阿哥动了杀机,才会招来恶果呢。孙之鼎,这件事对于你来说已经结束了,你什么也不知道,对不对?!”

    她很倔强,也不容别人否定。

    眼前的女子已经长大,她的纯真沾染了人间的气息。孙之鼎突然想起初见的画面。

    “你是大夫吗?”

    “我只是个打杂的,倒是你,我还没见过会有女子读这些书的。”

    “读医书,只是想必要的时候可以救自己的命罢了。”

    “学医是为了救更多人的性命,并非为己。”

    “如果每个大夫亦如你这般思想就好了,阎罗王也乐得清闲些。”

    她曾经感叹过孙之鼎的救人精神,如今又怪他救了别人的性命。可是他又何尝不是,救过人也杀过人,好比纸上泼墨,永远的污点。

    胤禟站在门外许久,在他们结束对话之时又转身离开。

    需要原谅和救赎的人,又岂止孙之鼎一个,然而庆幸,在这一趟轮回,他找到了生命中最爱的人,她愿意跟这样的自己一同前行。

    “老爷,已经备好马了。”

    他点头,深深的叹着气,即使被规劝,即使不被理解,他该去提点八贝勒的。

    送走了孙之鼎,馨兰心中却放不下他,她该知道这个人有多顽固,顽固而自命清高。细想了一下,她又命人送了几本医书到孙之鼎家中,只望他会清醒。

    刚送走了孙之鼎,十三阿哥又来了。

    都是趁着九阿哥离开,他才来探馨兰,因为不想再跟他起冲突,特别是在馨兰面前。

    今天可真是热闹,听到翠儿通传,馨兰头也晕了一半。不是不想见他,只是今天心情实在沉重,只怕胤祥的担心又多了几分。

    她刻意让翠儿帮自己打扮得精神几分,才让胤祥进来。

    她总不愿让他看到自己失态的一面。

    久别重逢是朋友之间的默契,她微笑,他也同样的笑了。在确认馨兰醒来之后的开怀,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还记得初时在湖中盛开的血色,还以为又要再一次失去馨兰了,而他们在同一时间跳到湖中,在大家诧异的情况底下,是他将馨兰抱起。

    也许到了生死关头,什么礼仪通通抛之脑后,当他看到九阿哥失神的像只失去灵魂的野兽,他才赫然明白馨兰到底爱这个男人的什么,这不就是自己所欠缺的在众人面前表现爱意的勇气。然而今天的他做到了,不顾他人眼色,不管他人闲言闲语去痛心馨兰,昏迷的她却一点也不知道。

    看着九哥着急如焚的神态,就好想揍他一顿,不为什么,就为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爱恋着馨兰。所以看到在病床前憔悴的他,胤祥没有来由的就爆发了脾气,他多希望在馨兰身边的是自己。

    说来也奇怪,这一打斗强壮如九阿哥却败下阵来,一点都不像他平日的精神。

    一拳就给打昏过去,为了这事,四哥气得将他狠骂了一顿,就连皇阿玛也因为此事照见过他,而他却没有愧疚,反而爽快。

    “十三阿哥倒是快活,走路跟生风似的快。”

    他笑着,看见坐在床上的馨兰,样子倒十分精神,不像前些天,脸色白得吓人,他随意的搬了木凳坐在床边,说道“听说你醒了,就赶着过来了。”

    馨兰有着惊奇他的举动,试探性的问道“老往这跑,你不怕别人说的闲话。”

    “估计现在流言已经够多的了,我真觉得应该早点这样做,为何从前就想不通自己。”

    “所以你现在决定做真正的自己咯?”

    “正有此意。”他微微一笑,溺爱的看着馨兰。

    她虽然不明白为何胤祥会突然变化如此之大,但看到他此刻脸上的笑容,这种感觉并不坏,仿佛有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

    “那我这一刀可没算白疼了,说老实的,谢谢你揍了胤唐一拳,我们才得以相遇。”

    想起在现代的三天,她甘之如露。

    也许是因为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跟胤唐坐到一块去看电视,去玩电脑,随便一个疑问都可以笑翻了大家,大家都不过是常人,如此没有负担的相处,多难得。

    沉寂的时间有些长,是胤祥看着她的神色“你走神了,是不是还累着?”

    她好笑着摇头,这些事情怎么了能细说。

    “没有,只是想到些好笑的事情罢了,胤祥,你也该回去了。”

    “就这么急的赶我走?”

    “我只是不愿明珠因此而受到伤害,而且你要一个女人提你一同承受流言蜚语,一点也不好,我会看不起你。”

    “你对我一点爱也不剩了吗。”

    “从前的记忆和感情铭记心中,我现在更想与你成为互相依托的挚友。”

    “挚友吗……那我明白了。”

    馨兰伸手,挽着他有着伤神的身子“挚友是无论患难还是欢乐时都可互相依托的人,就像从前一样,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那嫣然一笑看得他失神,耳边忽然又响起了馨兰稚嫩的声音。

    “不然我们比赛跑步,如果我赢了,你就带上我!”

    少年抿嘴一笑“与我比跑步?好,绕着前方的树返回这算终点,我让你半圈。”

    说罢,少女立马脱下旗鞋,随意的将它放在一旁的草地上,等了一会儿,趁着少年不太注意的空档,忽而对着天空大喊一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