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七十九章度蜜月
    看着眼前执迷的八贝勒和大阿哥,他早就该知道说什么都太迟了,党派千丝万缕的关系,环环相扣已不得解脱,而他也不过深陷其中,想要抽身又谈何容易。

    捧着酒杯举杯同庆,他突然有些厌倦眼前的场景。

    眼看九阿哥兴致并不高昂,一方商贾唤来了莺莺尔尔,香艳丽人前来靓丽了包间,四处环绕着脂粉的香气扑面而来的诱惑,他笑着,搂过其中一人,眼底却透漏着轻蔑的神态。

    “不知九阿哥是否满意今晚的安排。”商贾陪笑,皆因知道九阿哥的财力。

    “满意。”他低头,喝着酒。

    今晚的反应尤为冷淡,往日招呼商事关系的事情多数他在打点,八贝勒又岂会看不出来,他今晚的无心,他笑着与他人碰杯,举止如此优雅。

    一曲起一曲罢,轻纱后的人儿在忘情的弹奏却无有心人欣赏,她漠然的看着众人举杯庆祝,手上的动作却未因此停下,也许众人皆醉为她独醒,可是她的心又如何自命清高都不过最后沦为别人玩物,百音阁最为盛赞的卖艺不卖身的姑娘-乐音。

    一番虚伪,想不到哪里是头,是他看不到目标。

    琴声抑扬顿挫,胤禟对帘内美人微微点头,借故离开。

    胤禟推门离去,八贝勒笑着看他提前离场的背影,对于九弟的走远,他必不愿意,于时局于人情,九弟之于他更不可缺失。

    离开百音阁,他归心似箭。

    睡眼正是朦胧,感觉床边微微下陷,床上的人儿下意识的缩了缩。胤禟大手一捞,将她抱了过来,感受着这份踏实。

    嗅到不属于自己的脂粉味,她转身揉着睁不开的眼睛“去哪了,才回来。”

    “去听了一曲就回来了。”

    “哼哼,看样子今晚不止听曲,还有佳人相伴呢。”

    他低声笑着,捧起馨兰的粉颚,四目相对他就知道夫人并没有生气,因为她笑着,将胤禟抱紧。

    “确实百音阁的姑娘都一等一的美貌,可惜都不及我夫人半分。”

    “那是。”她决定奖励胤禟一个吻。

    馨兰将他搂紧,又说道“那你有没有听过里面有个姑娘叫乐音,她不仅美貌是一等一的漂亮,还有品性也是一等一的好,当时我离家出走差点被拐了进去,是她救了我的。”

    “还有这样的事!?”他诧异又心疼“你从来没告诉过我遇到危险。”

    “不危险,我还好好的呢。”她笑着轻抚胤禟的胸膛,不就因为有这种种因由才有今天确定了心意。

    心痒,是难耐。

    胤唐亲吻着她的手指,轻轻的将它放在心脏的位置“我的心都给你了……”

    馨兰红了脸,点点头。

    他握着馨兰的下巴细细的亲吻着,俯身将她压在身下,多少日子怎么也看不够她,多少日子对她的爱越加浓厚。

    如此着迷,是他从一而终的爱。

    “胤唐,我爱你……”

    她沉醉其中,终于承认了爱,千回百转,你就是那个刚刚好的人。

    一夜温存,如沐春风。

    九阿哥对福晋的情深已经到了极致,莫怪其他几位小妾像是闲人,这也好断了她们不该有的念头,从前的刘氏一个就足矣,他们如果够清楚的就该感谢刘氏生下了长子,而不是她们;他们如果够清楚就该知道现在府里头谁才是主人。

    而馨兰这次受伤,是因刘氏刺中了她的下腹,再加上坠湖寒气入体,身子骨早已经不住其他折腾,莫说是生产,连怀孕恐怕已经不可能了,庆幸的是还有新惠和弘政。

    休息了些日子,眼见身子好了些,她便到小房看着弘政,没见那么多天,他似乎又长大了些,对着弘政她不忍心也觉得亏欠。

    看他圆滚滚的双眼,可爱极了。

    “政儿政儿,额娘一定护你周全。”她抱着弘政,微微摇晃着。

    而弘政则好像感受到她内心深处的温柔,对着馨兰微微一笑。

    她好生欢喜,也一同的笑了起来。一旁的奶娘和翠儿见到如此情况,自然乐得高兴起来,一别往日府里头的晦气,又如从前般轻快。

    为了补偿西班牙的蜜月之旅,胤禟决定等馨兰的伤好了之后,动身去杭州看看新惠。

    路途遥远,归期未定。

    他们打算从北京城一路游玩直到杭州,当胤禟说出这个决定时候,馨兰就预感这会是艰苦的旅程,上次到杭州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想起来屁股还硬生生的发疼呢。

    可这些话在她看见胤禟眼中的兴奋便果断吞回到肚子里头了。

    出发这天,馨兰依旧换上了少女装束,一来这样会比较轻松,二来不用这么引人瞩目。当她来到马车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胤禟同样的想法,想必上回的豪华,这次他们出行可算低调多了,不过两架马车再伴随着几个家仆,怎么看都是普通的出行。

    见她来了,胤禟一把将她抱到马车上。

    他总是见不得馨兰站太久,怕累着。

    享受过好,就会埋冤苦。加了好些软垫,车子依旧抖得厉害,她怎么想到无比期待的国外旅程变成国内游。

    一路上她都依附在胤唐怀中,自从确定心意之后,似乎怎样也抱不够。

    他看见馨兰眼中的依恋,心情大好。

    “上次都没好好到处走走,胤唐,我们这次能出来多久呀。”

    “多久都成,玩累了再回京城可好?”

    馨兰抬头,有些疑惑这个向来工作狂人为什么突如其来的变化“好是好,可这样走不是要好长时间嘛,虽然你是个闲人,总归有皇上找你的时候吧。”

    他低头吻了吻馨兰的脸颊,说到“要找不到我才好,天大地大也不够陪夫人事大。”

    她抿嘴一笑,低头就是瞧他胸口一粉拳。

    说到做到,最快活是没有负担的旅行,你负责花钱,他负责给钱。

    遇到穷人就施舍,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就称为朋友,这一段路并不孤单,反倒让胤唐心情舒畅了几分。

    一路游到济南,他们打算在此游玩一番再继续前行。

    因为到客栈打点好行礼都不过午时,翠儿和嬷嬷在整理行装,馨兰也精神得打算到附近看看有什么特色之处,胤禟笑着陪她一起走。

    这不踏出门口没多久就听见身后起了动静,馨兰回头,就见一书生,连着包袱被掌柜的赶了出去,模样好生狼狈。

    “没钱学什么人住客栈,天天多得是人上京赴考,我这里不是开善堂的。”

    掌柜的毫不客气的将他赶出门外。

    馨兰本来也是看的热闹,可那穷酸秀才竟然跌到自己跟前也太倒霉了点吧。两两相望,她终究是不忍心的伸手将他扶起。

    “这位公子,你没受伤吧。”

    “没事,没事,姑娘有礼。”他连忙起身,抬头瞧了一眼眼前扶起自己的女子,心底由衷的感激,他笑着也是腼腆,又自觉于理不合的将馨兰推开。

    每天小城里的八卦逸事多于繁星,众人见没有什么乐子也自觉散去了。

    然而散去之后,唯独还有一个身材高大,气度不凡的男子在一旁等着。他在等人,更像在四处看着风景。

    书生有些疑惑,也是不解。

    馨兰知道书生的目光,看着胤禟的侧脸微微一笑“他是我的表哥。”

    这么一说,书生也点头会意了。

    见他有些窘迫,馨兰抽出银袋子塞到书生手上“公子,听说你要上京赴考,这些银子就当我表哥借给你,希望你能达成所愿。”

    “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就借钱给我,这些钱我是不会要的”

    听闻有些读书人是个死脑筋,想不到今天就让她遇上,不都已经被赶出门口,眼下无地方可住,就是个倔骨头,可转心一想这种人要对你上了心也是铁打的好友,可惜在这混世偏偏选择傲骨清风,不知到该走多少弯路才是尽头。

    馨兰摇头,故意压下声音对他低语“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但若有天你飞黄腾达了就来京城报答那边站着的恩人,他姓黄,家中排行第九。”

    “可是京城这么大,我怎么找到你们。”

    “你进城就会看到我们家了。”

    她笑着,起身离开。

    书生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轻声呢喃“这些钱,我一定会还的。”

    在外围等了些许时间,又见馨兰快步走过来拉着自己走,胤禟有些疑惑,瞧了一眼身后的书生。

    “你们干嘛了。”他问道。

    “别回头看呀,不走快点待会那死脑筋想不过来,要追过来把钱还给咱们。”

    “娘子,你该不会给他很多银子了吧。”

    馨兰狡猾的对他眨眨眼睛“你猜!”

    着实馨兰也没数过荷包里装了多少,只是沉甸甸的应该不少于一百两吧。想到此处,还是赶紧走人为妙。

    这不果然身后一阵惊呼。

    “姑娘!姑娘!”

    胤禟笑着“那应该是挺多的,看你把那书生吓得。”

    她笑了,乐得开花。和胤禟左闪又躲的在街上乱串,未曾见过给了钱还要躲的,看来想帮助别人也不容易。她便走边笑着,直到身后没了叫唤的声音,他们才停了下来。

    而此时,一旁传来大婶的呼喊。

    “赵世扬,回来要你好看的!”

    馨兰听到这名字,迅速回头看着那个跑得极快的小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