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八十二章一废太子

第八十二章一废太子

    “胡闹,福晋胡闹就算了,你身为皇子这一去就是多久,除夕行礼不来,现下皇上出游你也不去,额娘想问问你到底几个心思。”

    “额娘,你怎么不知道我的心思了,跟他们出去累人,还不如打打算盘。”

    “你就知道算账算账,那你能算得出要不是额娘在宫中打点,你能活得如此潇洒吗?你得有多没出息。”

    胤禟没有回话,两人陷入僵持之中。

    馨兰在一旁就没敢跟宜妃娘娘对上眼,就这样站了一个多时辰。终究还是一个性子的人,谁也不肯低头,这是宜妃娘娘很少出现的一面,她是拿了心肝出来宠着儿子,可惜胤禟的行为之于她心想的偏差了不少,也可以被当做不上进。

    如果她这时候为胤禟辩护,会不会被当成箭靶,所以说还是继续保持沉默是好。

    就这样足足站了两个时辰,母亲心软的唤来奴才上椅,给儿子坐。是的,她这个媳妇并没有得到原谅。

    可恨胤禟竟然一屁股坐下还喝了口茶,也没有理会馨兰还在站着。

    “额娘,我”馨兰鼓起一半的勇气,鄙视的看了胤禟一眼。

    “还没说你,跪下!”

    话刚落音,馨兰的膝盖噹一声应声跪地,看来她的奴性也是极强的。

    “额娘,我错了”她点头说到。

    宜妃看着这个不管用的福晋就是头痛,一点儿也没有规矩,还盼着她给好好管管胤禟,现下竟然两个人走一道上了,也是她当初看走眼。

    “身为福晋,理应辅助九阿哥,你说你错得离谱,这次要怎么罚。”

    “我我愿意罚跪直到额娘心里头舒服为止。”她低头,心里唾弃着又是这一招。

    自从遇上了宜妃娘娘,这膝盖真受罪了。

    “那成,我现在要去听曲,回来之后还要看到你跪着。”

    “是,馨兰知道了。”

    宜妃娘娘留下了个嬷嬷看守着,又回头看了看胤禟“别耍滑头,桂嬷嬷可不好收买。”

    胤禟点头,表示同意。

    如果不是桂嬷嬷在,馨兰可能会上前掐住胤禟的脖子然后在给一个左勾拳,然后让他收起那可恶的笑容。

    然而这个想法只维持了半个时辰,当胤禟跪在她身边之后,就只剩下愕然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起来呀。”馨兰推了推他。

    “我猜桂嬷嬷一定忍不住,让我两都起来。”

    馨兰抿嘴一笑,看着桂嬷嬷一阵青白的脸孔“你耍滑头。”

    “还不是为了你。”

    他们两人这一起跪着,让桂嬷嬷心里头慌得很,不过半刻,立马就过去扶起胤禟。

    “小祖宗,赶紧起来,这要折了奴才的命。”

    “桂嬷嬷,要起来就得两个人一块起来,你可想清楚了。”

    “起来起来,宜妃娘娘不过是气头,一回回来就消气了。”

    桂嬷嬷是宜妃娘娘的陪嫁丫鬟,在这宫里头一呆就多少个十年,她自然了解宜妃的性子,这要真罚吧不舍得,不罚面子又挂不上,只好留她来放水。

    得到桂嬷嬷的允许,两人便匆匆离开了。

    她很少在御花园里玩着,原来细看下的御花园其实也不过尔尔,不见得百花齐放,倒是亭台楼阁别致得不像这个冰冷的紫禁城。

    当成故宫一天游也还生有趣,难得胤禟在身边陪着,倒也开怀。

    当他们回到府中已经是傍晚的事了。然而这一天并不寻常,刚下了马车,就见九阿哥大门一直开着,管家张望到他们回来面露喜色赶紧邀了九阿哥进去。

    他们来到正厅,只见一传话官员早已在内等候。馨兰自觉退出正厅,又见门内两人密聊的身影映在门纸上,看来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当天夜晚胤禟便收拾行装前往行定。

    “到底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馨兰有些着急,折叠着这趟行程的衣服。

    “皇上决定废黜皇太子,让我们皇子过去一趟。”

    果然如此吗,馨兰皱眉心中隐约有些不安“胤禟,你还记得多少历史。”

    “还来不及详细看就回来了。”

    “真的吗,你真的没有看完吗。”

    “真的。”他轻笑,安抚着拍拍她的头“没什么事情值得害怕的。”

    她踮起脚尖,吻了胤禟的唇“一切小心,等你回来。”

    康煕四十七年九月初四日,事情来得太突然,不过半月时间,从前太子便成了阶下囚,回来京城时候脖子上还上了铁锁,他不再是风光任性的太子,看上去十分潦倒。而宣布拘执胤礽同时,即明确宣谕:"朕前命直郡王胤禔善护朕躬,并无欲立胤禔为皇太子之意。胤禔秉性躁急、愚顽,岂可立为皇太子"

    众人暗自打算。

    馨兰一直在等他们回来,记忆中的历史并不十分准确,她只能想起大概发生的事情,之于胤禟,她更怕出事。

    如意料之内,回来时候由四贝勒和直郡王看守着。

    馨兰随着观看的人群走动着,也许是她的装束太过惹人注意,四贝勒看着她失落的眼神,若有所思。

    知道他们回来了,馨兰也在人群散去之后急忙回到家中。

    胤禟脸色并不好看,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未想过太子倒台之后的一连串影响。当着家仆的面,馨兰将他抱得好紧,也许怕胤禟会胡思乱想,也是 因为自己也怕,这一连窜的变故太过让人措手不及。

    “我刚才在在市集里看到四贝勒了。”

    “四哥因胤礽被废斥十分着急,很想要救他。”

    “皇上现在一定还在生气,凭你,凭四贝勒又能做些什么。”

    他点头,微微垂下眼睑。他敢肯定这次巡幸皇上突然要废除太子,大阿哥一定有份谋事,可惜他野心外露,皇阿玛早已洞悉他的心机,如若皇阿玛彻查大阿哥,势必为八哥有所牵连,这是这个结果未必为八哥满意。

    是夜,这三个男人聚集在百音阁之中。

    丝竹声抑扬顿挫,掩盖了房间内的寂静。

    “四哥,我认为此事关系甚大,而且皇阿玛怎么会在巡幸时贸然废太子,个中必定有因由,理应上奏。”胤禟说罢,却是看向神色不定的大阿哥。

    四贝勒本有这样的心思,见由胤禟说出,也看向大阿哥说到“九弟说的是,这件事既然无法为太子脱身,也该为他奏一奏,大阿哥意思如何。”

    “我认为不妥,这样只会让皇阿玛迁怒我们。”

    四贝勒神色暗了几分,起身拍桌说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不奏我就奏。”

    大阿哥咬牙切齿,真着了他们的道。

    “事不宜迟,明日就进宫面圣。”胤禟挥手,对四贝勒微微点头。

    翌日,大阿哥与四阿哥一同上奏皇上,终知皇上其实是不舍得太子,因此当他们上奏请保太子时候,他面露喜色一下就批准了解除太子脖子上的枷锁。

    听到从宫里头传来的消息,胤禟才舒了一口气,好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怎么说太子都是他大哥,知天命,尽人事罢了。他修剪着盆栽,却心思不在此处,等馨兰经过发现时候,树枝已经被修剪得参差不齐,估计再一刀下去就该永远不会发芽了吧。

    馨兰捉住他握着剪刀的手“冒芽的都给你剪光了,你说他还有活着的机会吗?”

    胤禟错愕,看着眼前零落的盆栽,摇头一声叹息。

    “不是太子,是大阿哥,他的动机太不纯了,加之他之前与八哥走得太近,怕会连累八哥。”

    “夫君”她微微垂下眼帘,有些犹豫的说道“形势如此,不如趁此机会跟大阿哥和八阿哥他们断了关系,也就”

    还没等馨兰说完,胤禟随即打断“不可能,我不能弃八哥顾,就算他怎么错都是我的哥哥。”

    “四贝勒也是你哥哥,你该明白我指的是什么,我只是不想你被八贝勒利用了。”

    “这件事不要再提了。”他否决了这个提议。

    馨兰咬着唇用力的掐着他腰间上的肉,胤唐只是微微皱眉,却不作声。一番沉默,两两较量,她怎么舍得他痛。“随你!”她负气离开。

    胤唐叹了一口气,将盆景的主干剪掉。

    他所心忧竟成事实。

    大阿哥见自己失势已无希望,竟转了风头跟康熙推举八贝勒坐拥太子之位,虽然八贝勒未曾出声阻止,而胤禟和十四阿哥都心知不妥,也阻止不了大阿哥那雷厉风行的处事。大阿哥竟妄想利用张明德相面事,为胤禩制造舆论,面见皇上竟推举说到说:"相面人张明德曾相胤禩,后必大贵。"

    神怪力学本就不被康熙看中,他迅速的想到大阿哥是否已跟八阿哥结盟,又想到朝中数位大臣推举八贝勒当选太子,关系之庞大。

    派人一查,张明德此人并不简单,还曾谋欲行刺皇太子。

    当夜,胤唐和十四阿哥就因此事半夜被召唤进宫受到领侍卫内大臣等问讯,只为品明此事。

    “你可知张明德跟八阿哥的关系?”

    胤禟看向坐在高堂上的康熙,只见他龙颜阴晴不定,怒而不发。

    “八阿哥曾和我说过,有一个姓张的看相的人说,皇太子行事,凶恶至极,他有武艺高强的人可以行刺太子。八阿哥对他说:此事甚大,你是什么人,竟敢说这样的话,你是疯了吗?这是坚决不行的,所以让他离开了。”

    他思索着,该是十四弟也进来了吧。

    与此同时,一听见胤唐被召进宫,她紧张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该死的她应该当时好好的看看关于九阿哥的历史的,怎么只有现在的狼狈。

    她紧张的咬着指甲,就这样直直的坐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