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八十三章青楼寻夫

第八十三章青楼寻夫

    “福晋,福晋,老爷回来了!”

    就在她差点儿要睡觉的时候,在天几乎要亮起来的时候,胤唐终于回来了。

    她快步走了出去,见胤唐似乎没穿没烂这颗飘在空中的心脏才得以安心。她想上前,又犹豫得止住了脚步。

    胤唐看着她“八哥是被陷害的,张明德是大阿哥招来的人。”

    “八贝勒如今情况如何。”

    “不好,皇阿玛把他囚禁起来了,一定是大阿哥试的诡计!他做不成太子,也要把八哥拉下马,我一定要把八哥救出来。”

    这一出头,不就是给康熙证实了他是八阿哥党的人吗,只是看着眼前胤唐义愤填膺的模样,她该如何选择,终究是自己的丈夫。

    “这件事你可不可以不要出头,皇上对八阿哥的厌恶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的。”

    “我只知道这一次八哥是无辜的,他不应该被受到牵连,如果这时候我不为他做些什么,谁又能挺身而出为八哥辩护。”

    “你真的觉得八贝勒可以当上皇帝吗,他不是,也不可能。”

    “在你眼中我是看中权力之争的人吗?就一个意思,他做不做皇帝是他的事,我跟他兄弟之情断不了。”

    “我不想看到你受伤,你现在的行为就像在老虎头上拔毛。”

    他搂着馨兰的肩膀“我不会有事的,大不了被皇阿玛一顿骂。”

    馨兰当然不会相信,这事关刺杀太子一事,后果太严重了,她脑海不断搜索着有用的信息,紧张得快要冒烟。

    她所想,他所要做的,两个意见不一致的人走不到一块去。

    而可惜的是,唯一证人张明德之后在狱中自尽,随即宫中流言蜚语,更有称八贝勒担任的内务府总管时候以权谋私,给予官员方便,可恨康熙平生最痛恨就是这样的人。

    九月二十九日,康熙帝召诸皇子入乾清宫,下谕责备胤禩妄蓄大志,党羽相互勾结,妄图谋害太子胤礽,下令将胤禩锁拿,交与议政处审理。

    她失神跌坐在椅子上,是胤祥宫中传来的信。

    可恨她在这之后就只能见到胤禟匆匆离开的身影,原来还发生了这等事情。

    胤禟认为胤禩被冤屈,遂不顾皇上正在盛怒之中,与胤禵一起为之保奏。皇上十分生气斥他为“梁山泊的义气”,而后打了胤禟两个耳光。

    这件事在宫中传得沸沸扬扬,现下只有她一个蒙于鼓中,难怪他不肯回家!

    更甚,九阿哥跟十四阿哥随身携带毒药,以名八阿哥青白。

    馨兰可恨胤禟神龙见首不见尾,她总捉不住胤禟回来的时机,只有落下的脏衣服。馨兰心里快要纠缠成一团了,她思量着左右踱步,总该先找到人在问过清楚,可是如今他人能在哪里,在生了这么大的事端之后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这日她整理着胤禟的衣服,从其中掉落一包黄色小纸包。

    就凭着直觉,她迅速的捡起并打开,这是淡黄色晶体粉末,该不会就是胤祥信中所写的毒药吧。她念起一撮粉末,着实猜不出来。

    但她知道,有个人可以猜出来。

    馨兰来到了孙之顶的医馆,门庭若市,一如从前。

    她进去边看见了从前的药童。只见馨兰的到来让这里的气氛突然安静起来,她身份高贵,锦衣华服实在与这里不相衬,而她此刻的脸色更像是来讨债的差劲,仿佛盯人一眼就会浑身发抖。药童的秤砣因惊慌而掉了下来,瞬间四周让开了好宽的一条路。

    孙夫人见状,有些犹豫的上前询问“你是?”

    她笑着看着孙夫人,倒是自然的握住她的手,说到“这么快忘了我呀,我是馨兰。”

    孙夫人看着眼前身穿华衣的妇人,清晰的记得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说到“九福晋?!”

    “你可以叫我馨兰呀,我来找孙大夫的,他在吗。”

    “在后院呢,进来这边坐。”孙夫人这回终于看到了馨兰的气势了,不得不承认,她的气质会让人信服。

    被孙夫人请了进室内,这时候孙之顶正给她离开之前种的草药在浇水。

    他似乎瘦了一些,神情却无比轻松。似乎在这场纷扰之中,他并无太多忧虑,也是,正如他从前所说,他不过区区一太医院院士,任何权力纷争之于他不过一个流言,一出折子戏罢了。

    对着孙之鼎,她总是言不由衷,或是亏欠或是莫名的疏远。

    “你还好吗?”她蹲下。

    孙之鼎点头,又看着同样有些消瘦的她。

    “是你还好吗,前几日九阿哥跟我拿了些毒药。”

    “原来是毒药。”她点头,拿出从胤唐衣裳偷偷拿出的一点儿纸包粉末。

    “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我猜想过这是毒药,只是不知道是从你那拿的,你真不该给他这东西,这可是毒药,他吃了就会死了,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低头,是一声叹气,也许八贝勒对他来说是超乎意料之外的重要。

    “他不一定用得上。”

    “孙之顶,我该怎么办才好。”她红了双眼。

    “也许事情并没有到这么坏的地步。”

    这句话很轻,并没有重量,馨兰的心还是很重,想不出如何帮助胤唐。

    “他死了我就跟着他一起走,真的,我说真的。”

    孙之鼎愣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淡淡的说到“他不会死的。”

    馨兰诧异的看着他一丝露出破绽的脸容,“因为药是假的……”她直直的注视着孙之顶,终究是两人沉默的较量,馨兰略胜一筹。

    他停下手中的工作,微微摇晃“什么都瞒不过你。”

    “我就知道你不会舍得让我伤心的。”

    她笑着,安心的跌坐在地上,模样并不像高高在上的九福晋,却像一个任性的孩子,院子里一阵灵脆的笑声。

    他又怎么舍得,让馨兰失望。

    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她又不得不担心另外一件事,就是胤禟脑袋转不过弯来,馨兰很确定此刻的八贝勒不会死,但这样将他圈禁起来模样是让人极其难受的,潦倒又憔悴。而她亲爱的夫君又何其心软,在面对从前至亲的兄弟。

    轿子左右摇晃着返回府中,她突然就猜不出来此刻九阿哥会躲在哪里。

    撩开窗帘,路过的店铺并没有他忙碌的身影,她失神。直到东子略过了熟悉的身影让她十分疑惑,是这个让人熟悉的地方罢了。

    “停轿!”她呼喊着。

    这一声冷意,喊得翠儿心慌,因为她刚才看到东子哥进去了进去了那种地方,该不会被福晋给看见了吧。轿子就这样悻然的停在百音阁门口,尽管百音阁还未到时辰开店,她们这样的举动还是十分引人注目。

    翠儿弯下腰,小心翼翼的问道“福晋,什么事情?”

    “翠儿,东子在哪里。”

    “啊,福晋,东子跟老爷出店里了,一直都没有回来。”

    她皱着眉头,又咬着唇看向百音阁的大门。馨兰并非妒忌,只是对他会去这里,而感到失落。她并不喜欢被人摒除在这件事情之外,也许她有办法可以救得了八贝勒呢?

    “我明明看到东子进去了,翠儿,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说谎。”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眼色变得有些冷漠。

    这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场所,她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要不是胤禟在这里,她也不会来来百音阁找自己的老公,就像个妒妇一样。

    以这样的行头踏进百音阁,着实像极了该死来抓奸的夫人,莫怪百音阁的老鸨吓了好大一跳,连忙唤了些壮汉来顶着。她也想不明白是谁一大中午的来踩场,可惜这种贵妇模样的女人她见多了,就没见过这种从背后莫名让人发凉的眼神。

    “这位夫人,来这里有什么指教!”

    “我找人。”

    “呵呵,魅娘我在这这么多年,多少女人要来找人,怎么着,我不就不用做生意”

    看着老鸨手帕在她眼前挥挥挥,还有一股莫名熟悉的脂粉味,她想她现在生气了,如果赏那人一巴掌,会不会让壮汉把自己给架着扔出去?

    她摇头,从兜里掏出一叠银票“我们不是来捣乱的,这叠银票够包起一间厢房有余,然后请魅娘通传一下九阿哥,表妹在这里等他。”

    魅娘一边数着钞票一边疑狐得看着眼前这位妇人,倒是来了个讲理的,这厚厚的银票显示出她着实富贵,从前多人来抓回男人的,没见过这么温柔的,说是表妹谁信,都不过是眼前女子拉不下脸皮的借口。拽紧了银票不舍得放开,想想着九阿哥到底在哪里,好像在百音房里,真是奇了怪,这两什么时候好上的。

    “得得得,我这就去通传,可来不来这钱我可不退啊。”

    “当然,魅娘也是个好相处的人,那还请将这包东西一起带上去,请问百音姑娘在吗,在的话也一并请她过来坐坐吧。”

    魅娘笑嘻嘻的接过小纸包,也猜不出是什么就揣在腰间上去通传了。

    馨兰嘴角不自觉露出一丝冷笑,手指节都用力的泛白。

    等待良久,她还是忍不住虚掩的门出去打探,百音与九阿哥一起从房里出来,出来时候还特地整理了一下衣服,两人自然而亲密的举动在此刻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回到厢房,她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