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八十四章怀毒
    他心里已经明白有些事需要得到理解,只是当推门而进的那一刻,馨兰笑意满脸却不到眼。

    两人视线交汇而后一人左顾右盼,一声叹息,还有道不尽的心底话。

    “九阿哥这几日看似过得不错,好些天没有回家,东子带来换洗的衣服还够吧,往后我会把你生活用品往这里送的。”

    “馨兰,我……”

    “什么都不必解释,你一定有你的理由,看到你还活着就够了!”

    胤唐上前双手将她环绕,下巴顶着她一丝不苟的发稍“此刻,我必须作出选择,无论如何我都放不下八哥。”

    “我知道,可是这毒药你万万不能吃,我不能就这样的失去你,你要就这样丢下我去了,我就随你去。”

    “这些都是以防万一,我就不信皇阿玛会让我们死,我们现在每日都会在这里跟八哥互通信息。”

    抬头看着他精光的眼神,倒是狡猾“怎么通?”

    “有钱有人,没什么办不了。还有其他几位阿哥也时有联系,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看这里是温柔乡,迷得男人神魂颠倒的地方。”馨兰玉指戳着他坚实的胸膛,突然想起了那一抹紫衣“不知你认不认识一位叫百音的姑娘,她是这里的人可心地善良,既然这次来了这里,若遇到她我可想给她赎身了。”

    “哦?你怎么就认识她了。”

    “缘分总是特别的,好不好嘛,刚才让媚娘带她来的,怎么还没到呢。”

    馨兰低头尽量不让胤禟发现她的小情绪,她只是想做个顺水人情而已。

    胤唐轻笑,点头示意门外女子进来。

    再次相见,百音显然对馨兰的身份感到惊慌,从前记忆突如其来的涌入了脑海,她强忍着落差感行了礼,这是如此幸运的女人,不但得到孙大人的爱护,又是身份尊贵的九福晋,再怎么比,她可不够幸运。

    “奴婢见过九福晋。”她略过了馨兰的笑脸,有些冷漠躲开了她的手。

    心头异样的感觉总是莫名的存在,但是她可以假装得很愉快,馨兰的模样显得有些兴奋,她上前握住救命恩人的双手“还记得我不,当时真是太感谢你了,百音,我若想为你赎身,你愿意不?”

    恩惠不会无缘无故,如果她真的感谢,不会等到此刻才来找自己。

    欢场情义有几分,她百音怎么看不出来馨兰眼底的情绪,只是假装好人罢了。

    百音推开她的手,礼貌的说道“谢谢福晋的心意,百音在这里住习惯了,天大地大赎身以后我也不知道要去哪。”

    怎么剧情和电视剧的总有落差,她想着也就随她便,反正就顺手救人,人家不领情能怎么办。难得她想了一个合乎情理的办法,也别怪她没有报恩。

    胤唐自然猜得出百音的心思顾虑,可他却没什么想法,这个女人爱走不走,这等小事反正他夫人说了算,他知道百音不是贪慕虚荣的女人,如果真有心人替她赎身又怎么不愿意从良呢。只是此刻的恩惠来的轻巧,她不敢冒险。

    一番推躺,还是劝不动百音,馨兰喃喃自语“还想给孙之顶一个人情,算了哎。”

    百音一愣,没想到她是这个意思,心底一阵失落。

    这下终于明了,胤唐伸手拦住馨兰口无遮拦的嘴,有些尴尬的笑着将她拉走,百音再怎么说都不能知道太多。

    这是在很久以后他们共骑一匹马,微风拂过脸庞,她腰间微微捉紧的力道提示着身后男人其实有多喜欢自己。

    对此,她心满意足。

    直到马儿停下,直到他们置身于一片密林。

    他深深的吻住馨兰,尽管动作有些急切,还有无穷的**,而她则抓住了信仰,当时美好。他们紧贴着彼此的身躯不肯离开,互相厮磨只为一丝的慰藉,这一刻胤唐才发现,她不应该牺牲,怎么说她不过是女人,是自己亏欠了。

    “馨兰,我爱你。”

    “爱我就回家吧,这家里没了你多冷清,八阿哥的事总有办法解决的,我只是奇怪在现代你应该看过历史才对呀。”

    “看过,回来这里之后就变得记不住了。”

    馨兰皱眉,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那她的记忆没有丧失,难不成因为她本是现代人所以不受影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和胤禟在现代的记忆会不会也丢失了。

    “那你还记得我们当时在一起的记忆吗。”

    “大部分,我不敢保证,只是一天天过去,在那边的世界的记忆就会消失,放心,我还记得你是我的九福晋。”

    “哎,早知道当时就看看清史稿再走了。”

    “人定胜天,不是吗?”

    馨兰抱着他坚实的胸膛,在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也许忘记对于胤禟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吧,只是现在又剩她一个人默默的着急,人定胜天,人怎么可以与天比,对于胤禟莫名奇妙的优越感,她只感到有些害怕。

    “总之我是你的结发妻,早就决定了患难与共,以后不能再撇开我一边了。”

    “不会了,我知道你对我的好。”

    回去的路上馨兰却无心欣赏风景,她的脑海里快速转动相关的资料,只是关于胤禟她有太多的不确定,真是该死难得回去一次怎么就鼓不起勇气再看看历史。

    两人一起回到府中,家里也似乎一如从前。

    只是有些压抑是他们的笑容明显变小了,懂得察言观色的下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这一日馨兰借故拜佛出门,只是连日以来她该想到了几个关键词,也许冒险一搏事情会有所转机。她没信心却要尝试。

    寺庙庭院之中。

    “这封信请务必转交三阿哥,事关八阿哥性命。”

    而这一次胤祥什么都没有问,直接接过了她的信,此时的馨兰显得如此无助,楚楚可怜。

    “太子之位空缺,皇阿玛要群臣在众位阿哥中选出人选。过半数大臣支持八阿哥,又有人举报八阿哥刚当上官就谋私,如今又有张刺杀太子一事,皇阿玛最讨厌就是结党营私之事,要救他不易。”

    “我想救的岂是八贝勒,只是我夫君因此事与皇上闹翻,随身携笔毒药以表八贝勒的兄弟情谊,真怕他冲动。现在只有三阿哥可以救到八阿哥,只是这个风头他未必肯出,事关神术,也是皇上所厌恶的事情。”

    “这件事为何不跟九哥说明,他跟三哥素有些交情。”

    “我就怕他冲动累事,如今他跟皇阿玛起了冲突,首先皇阿玛未必会再信他说的话,二来我知道的情况只是大概,最终掌握证据的还是三阿哥本人,他向来中立,如由他亲自说出口,信服力会更大。”

    胤祥打量着眼前这个说话句句在理,心思细腻的馨兰,心头有些感觉又压了下去,何时开始连她也变得世故起来了。

    “好,这封信我会亲自交到三阿哥手上,馨兰莫慌。”

    “那就有劳十三阿哥了。”

    “朋友之间不需要多谢。”他轻笑,有些无奈。

    她点头,看向胤祥改变了些许的容颜,相遇不是很迟便是恨早,如果当时遇到现在的他,会不会更加适合。“如有一日,我们成了对立,希望你还记得我这个朋友。”

    胤祥不解“我跟你,怎么会对立呢。”

    “没有,只是突然想到这个可能而已,是我多虑了。”

    香火的味道让人感到片刻的宁静,从前她不曾信命,也不信有天意,如今在这里人如浮萍除了信服还能做些什么,她真的不知道了。

    她的信只有一句话“巫术镇魇,暗害亲兄弟。”不明所以的人自然不当一回事,只是她确信三阿哥掌握了更多的证据,这一封信会令他有所行动,当这件事有第三个人知道,他就必须权衡是继续隐藏还是大胆突围。

    同年,三阿哥掌握大阿哥严魔证据,呈交皇上。皇长子与一个会巫术的人(蒙古喇嘛巴汉格隆)有来往。经查,发现胤禔用巫术镇魇胤礽,阴谋暗害亲兄弟,并有物证。康熙对胤禔所作所为极为气愤,宣示其为"乱臣贼子。"其母惠妃绝望,向康熙帝奏称胤禔不孝,请置正法。康熙帝不忍杀亲生儿子,夺郡王爵,严加看守,在府第高墙内幽禁起来。

    在这一场争斗之中,出头的两位阿哥谁都没有赢,太子之位一直悬空,反而让康熙看清了形势,也看清了人心。

    这一件事让馨兰对他冷了几分,不是懊恼他为八贝勒辩护,而是他带着毒药一副准备随时跟随八阿哥慷慨就义的模样,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夫人,什么时候能消消气。”

    “不要嬉皮笑脸的,我还没有气完。”

    “那一定是我还不够努力,没有让夫人感到幸福。”

    馨兰往前小跑着,只感觉到腹部闷闷的,要不就是葵水要来了。

    “不跟你扯。”她快步逃开。

    此时,管家却急忙前来通报。

    “老爷,八贝勒在大厅等候,似乎是有急事,让你马上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