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火鸦 > 第507章为什么不敢杀她

第507章为什么不敢杀她

    “你,终于出现了!”

    众人都惊愕之时,程紫山一点儿没有吃惊,而是冷冷的说。

    “谁!”许久不见出声的大花,尖着嗓子问了一句。

    “当然是我!我是天地之境的主宰!小花鸟,你可以跪下膜拜了!”一个尖尖的声音出现之后,所有人的神经都不由一滞。

    “果然是你,跑到云雀的体内作祟,让一个堂堂正正的骄傲的杀手,成了一个见利忘义的小人!”银狐狠狠地说,对于云雀,自己跟庄紫娟一样,都想将他争取过来,成为对抗海州强敌的帮手,没想到还是被这个恶魔利用了。

    “他本来就是个出尔反尔的小人,我在他身体里,说好了要把你们一网打尽的,却不想他既害怕又多情,急急忙忙地想借机逃离,我才不得不激发他的**和贪心!”

    说话的,当然是这天地之境的恶魔,它似乎很兴奋,也很得意,似乎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在它的算计之中一般。

    “我若是没想错的话,在上面,你就已经在他身上埋下了伏笔了吧!”程紫山盯着在不断抖动的云雀的手臂。

    看起来,云雀已经是没气了,现在在动的,想必是云雀体内的恶魔乌鸦。

    “程,程大哥,那恶魔不是已经被装进打火机里了么!怎么还在,在外面!”银狐有些不解,疑惑地问。

    “打火机…”

    程紫山刚吐出来这几个字,却又被“嘎嘎”的鸦叫打断了。

    “打火机,这个狐媚子,你终于说到了重点,我的本体,当然是在这个打火机里,也必须在这个打火机里,那个已经僵化的老妪,如何能住下我这骄傲的灵魂!”

    “咦!你这话里,好像是很乐意钻进打火机里面!我没有记错的话,刚刚,你似乎还在拼命反抗!不想钻进去!”银狐听到恶魔的话,她听出来了一点与自己想像不同的意思。

    “我若不这样!你们,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怎么可能相信!怎么可能帮助我!”恶魔乌鸦的语气很兴奋,像是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

    “原来你一直在利用我们!引我们上钩,一次又一次地制造危机,目地却是将你弄出来!”银狐吃惊地问。

    “你不是也曾…出入于那个胖孩子,老婆婆,还有海州的战士之身!并没有什么障碍么!”庄紫娟亦是一头雾水,一脸疑惑,“何必要费这么大的周折!”

    “周折!这不是周折!是一种煎熬!”熟悉的鸦叫,似乎又让所有人拉回到某个危险时刻:

    “没有人会理解,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进行分割的痛苦!

    也没有人会理解,自己的灵魂被迫一次次地分割出来,就像飞蛾扑火一般,分离出去就再也回不来!

    更没有人能够理解,一次次地看到从自己的身体里剥离的那部分,被你们肆意地残杀,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看来!之前所有的人,所有的载体,都不是你的本体了!”程紫山若有所思地问,“我猜得不错的话,你的本体也是有限的吧!”

    “不!你错了!”此时,云雀的脸上,血已流尽,但是他的手臂却是扬起来,拿着打火机的手,竟是挥舞起来。

    “那个腐朽的老妇人!她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不知有多少年月!只有她,才让我也存活了下来!”乌鸦痛苦地回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乌鸦就感觉自己与一个老朽得不可开交的老妪有了联系,这种联系,让一个曾经主宰世界的灵魂,心里是那么的憋屈!

    可是,乌鸦回忆不起来,那之前,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在自己所处的这个地方发生了什么?它只是从老妪的残存不多的记忆里,探知道这个世界的来源!

    但是,从心底里,它对这些认识是鄙夷的,是否认的,甚至是反对的!

    直到某一天,当它发现自己可以通过这个老妪主宰这里!可以控制这里的一切时!乌鸦突然间对这个自己原本鄙夷的世界有了兴趣!

    它控制了整个地下空间,又根据老妪的残留的意识,创造了许多演武的界面,让这个空间里面,开始变得热闹而繁荣!

    可是,它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这里,是不是自己与这个世界有联系,好像要恢复,或者是还原某些场景一般,只是按照一种意识里的冲动,不断地创造,设计,建构!

    “是那个老妪!这是她看到的世界!只不过被我还原了而已!她不仅驱使我不停地建造,还时刻拘禁着我的魂魄!让我无论使用什么办法,都难以从那个脑袋里逃出去!”

    乌鸦的手臂有力地舞动,就好似它已经是从那个老妪那里逃出来似的!

    “那个老婆婆,是她约束了你!哦,应该是对你的拘禁和管束吧!”庄紫娟急忙问,“现在她死了!也是你估计设计的吧!”

    “不!我没有想着要她死!”乌鸦否认了。

    “哦!这件事情,你竟然还否认!”程紫山不由得笑了,“我想你应该是要将这件事怪罪到身上吧!”

    “本来就是你!是你带着剧毒的纸片,让她中毒化脓血!变成现在只剩下一个骷髅头!”乌鸦似乎很得意。

    “这么说来!你应该是完全有机会有能力杀死她!”程紫山没有给这手臂更多的得瑟时间,而是紧接着问。

    “嗯!哦!现在要这样说也可以!但是她终究不是死在我手下!”乌鸦依然是很得意。

    “但是,我很想知道,你,你为什么不想杀她,或者说不能杀她呢!”庄紫娟紧紧逼问道,她当然明白了程紫山的用意。

    “…我!我怎么能杀死自己的身体!我若是杀了自己的身体,我又怎么能够获得…”乌鸦激动地说,但是说了一半,又戛然住口了。

    这种失常的行为,好像,害怕又透露什么重要的秘密似的。

    “获得什么!失去什么?”庄崇娟大声问。

    “没!什么都没有!”乌鸦的声音突然间变小了,它有了一点胆怯!

    “当然是有!”程紫山厉声说。

    “你是怕一但你杀了她,你的所有能力将会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