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霍格沃茨的亲世代 > 351迷离幻境,禁忌者,魔药,希望

351迷离幻境,禁忌者,魔药,希望

    在林弗雷德的视线下,詹姆不由自主移开了目光——这或许是因为他在为之前的愤怒而感到愧疚。

    “闲人.......”

    詹姆注视着永不熄灭的古卜莱仙火,这是一个很容易被别人开玩笑的姓氏,他的父亲弗利蒙就因此锻炼出一身厉害的决斗技巧——但在如今,这却成为了实实在在的祝福,来自于波特家族的祖先林弗雷德的祝福——永远不再受跳跳埚的胁迫,能够真正活的像是闲人一样。

    就在这时,卡兰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

    他注意到先前被落在地面上的猫豹身体和白格特巫袍出现在实验室的角落,而且眼前的林弗雷德看起来实在是太真实了,他的目光甚至还在随着詹姆的移动而移动,再加上周围并没有出现场景破碎的画面——

    “这不是林弗雷德的记忆!”

    卡兰连忙喊道:“都小心眼前的这个家伙!”

    “什么?!”詹姆受到了惊吓,如果他们不是在记忆里面,那装作林弗雷德的家伙又会是谁?!

    众人连忙后退了好几步,雷古勒斯慌张不安的想要打开房门,可却怎么也拧不开门把手。

    这时,林弗雷德说道:“冷静,孩子们,我确实是我,我就是林弗雷德。”

    他在说话的同时还在继续搅拌着魔药,一副赶时间的样子。

    “但这确实并不是记忆。”林弗雷德继续说道:“或者说,先前的那四段是我曾经的记忆画面。但现在不再是了。”

    詹姆的身子紧紧贴在身后的墙壁上,他目光怀疑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刚刚是记忆,但现在却不再是了?”

    林弗雷德观察着魔药的颜色变化,他的脑袋被悬浮的蒸汽蒙了起来:“这都要归功于你们眼前的这个东西——跳跳埚。”

    “刚刚你们见到的记忆中的我其实并没后彻底抛弃跳跳埚,在伊格诺图斯回到斯廷奇库姆后,我们又发现了跳跳埚一些其他的用途——这其中就包括可以熬制记忆并贮存下来,供其他人观看。”

    “我把白格特的事情告诉了伊格诺图斯,我们一致认为它还会回到这里,为了避免波特家族再次跳跳埚诅咒,也为了避免白格特造成的灾难,我将一部分记忆放进跳跳埚里面。当我的后代再次回到这里时,跳跳埚的血魔法就会因为相同的血脉而将对方认出来,并主动拉到记忆里面。”

    “也就是刚刚的那四段记忆。”

    “但也不止于此。”

    林弗雷德抬头注视着众人,他问道:“你们知道迷离幻境么?”

    “迷离......什么?”

    詹姆困惑的皱起了眉,其他人也和他差不多一个样子,他们都没听说过这个所谓的迷离幻境。

    除了卡兰。

    他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随后在不经意间扫视着实验室里的布置——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

    迷离幻境是一种介于生与死之间的状态,既是现实也是虚幻。

    在未来的哈利被伏地魔杀死后,他就进入了迷离幻境,看到的场景是国王十字车站,并见到了已经死去的邓布利多。二人进行了一场长久的交谈,随后哈利选择回到现实,重新活过来,继续阻止伏地魔的计划。

    林弗雷德瞥了卡兰一眼,也不知道他是否知晓了卡兰的内心想法,但他还是在自顾自的继续解释道:“迷离幻境,我与伊格诺图斯都没想到这会成功。这还要归功于跳跳埚,真不愧是黑暗时代的造物。”

    “在这之后,我因为对波特家族的牵挂而选择进行尝试,但伊格诺图斯却毫不犹豫的放弃了——他从不惧怕死亡,只会欣然接受。”

    突兀的,在其他几人还在迷茫的时候,卡兰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那个问题:“这么说,伊格诺图斯真的活着回来了?在他和两个兄弟进入拱门的帷幔之后?”

    林弗雷德看向卡兰,他语气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安提俄克的后裔。放弃你不切实际的想法吧,那是连伊格诺图斯都忌讳如深的经历。哪怕是你疯狂的祖先,也不曾亲口提及过。”

    几人都注意到了林弗雷德的异样——他在对待卡兰时的态度明显不像是在对待詹姆时那样温和。

    这不难理解,安提俄克欺辱了林弗雷德太久,林弗雷德没在此时此刻报复卡兰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毕竟活在数百年之后的只有卡兰自己,而眼前的林弗雷德可没有忘却过那段卑劣的记忆。

    可在接下来,林弗雷德就解释道:“别误会,我对你并没有恶意。事实上,我早就想明白了一切——无论如何,在血魔法的事情上,我都不能没有安提俄克的帮助,尽管方法并不容易令人接受,而且他也有着拿我与伊格诺图斯进行试验的心思,但那同样是帮助,否则的话,我永远也摆脱不了跳跳埚的束缚。”

    “安提俄克.......”

    林弗雷德摇摇头,目光变得复杂了许多:“他从来不会是在意这种小事的人,为了魔法他可以放弃一切。那么我也不应该在意。我只想让波特家族继续安然无恙的活着,而不是让仇恨继续延续下去。”

    在听完这些话后,詹姆只是沉默不语,既没答应也没反对。

    卡兰则是在想了想后再次问道:“无法言说?这会不会是因为他们并非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就像刚刚模糊掉的那段记忆一样?”

    “在拱门的帷幔后面,他们遇到了黑暗时代的......鬼东西?”

    林弗雷德手头的动作微微一顿,他仔细打量着卡兰。

    “没错。”他说道,目光还在审视着卡兰。

    “这同样也是我的猜测,所以我才没有继续追问过伊格诺图斯。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卡德摩斯带了一块石头回来——只不过在那之后不久,卡德摩斯就自杀了。”

    “至于那些鬼东西,我们则是将他们称呼为【禁忌者】——不可言说,同时也带着可怕的诅咒,或许.......也无处不在。”

    “于是,他们便成为了禁忌,在整个魔法界中,也没有与他们相关的事迹流传出来。”

    卡兰对上林弗雷德的视线,他低声喃喃道:“因为与禁忌者接触过的巫师都差不多死光了.......”

    斯蒂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雷古勒斯的眼中隐隐有些恐惧。

    小天狼星则是在警惕的盯着跳跳埚,似乎是在担心才见过不久的禁忌者再次跳出来。

    “放心吧。”林弗雷德宽慰道:“这里是迷离幻境,禁忌者无法出现。刚刚模糊掉的记忆,也只是为了让你们在回去后不会受到影响。”

    这时,坩埚里的魔药似乎已经熬制好了,林弗雷德在仔细检查了一遍后分别倒入了三个杯子里面。

    “我能帮助你们的并不多,有关禁忌者的许多事情我也没有搞明白。当然,我的建议是最好永远也不要接触禁忌者,只不过......”

    林弗雷德的目光逐一扫过众人的面孔上,还在卡兰与詹姆那里停留了片刻。

    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这不会是这群孩子们第一次与禁忌者打交道。

    而有些人,没准还不是第一次......

    “喝下这些魔药。”

    林弗雷德突然飞快的说道,他把视线从卡兰身上移开,分别放在了詹姆,小天狼星,以及雷古勒斯身上。

    他端着杯子走过来,同时说道:“你们的嘴里都含着曼德拉草的单片叶子,这是为了阿尼玛格斯准备的,没错吧?”

    卡兰愣住了,随后他直勾勾的盯向雷古勒斯——雷古勒斯心虚的撇开了视线,为了避免被追问变形术的复习状况,他一直也没敢说出这个事实——早在离家出走的第一天,詹姆就劝说过他们兄弟二人尽早准备阿尼玛格斯。

    “可是我们还没......”詹姆犹豫着说道:“还没做好充足的准备。”

    成为阿尼玛格斯的方法简直困难到难以想象,不仅要有月光,还要等待暴风雨,之后还要施展高级魔咒,即便成功了也要花费很长的一段时间。

    “没关系。”林弗雷德信心满满的说道:“只要把魔药喝下去就好了。”

    三人都有些犹豫,他们没法不犹豫,这实在是太过异想天开。

    但卡兰却立马意识到了其中的关键。

    “是因为跳跳埚?”他问道。

    这是林弗雷德唯一可能做到让三人成为阿尼玛格斯的原因。

    “没错。”林弗雷德再一次审视起卡兰,看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这种审视的目光不止一次出现在林弗雷德的眼中,就像是在判断着些什么......

    “那我呢?”卡兰干脆问道:“魔药有我一份吗?”

    他当然不会想要放弃这个成为阿尼玛格斯的机会。

    唯一剩下的小巫师斯蒂夫也跟着紧紧盯着林弗雷德。

    “不。”

    林弗雷德突然拒绝道:“你不能,也不应该。”

    卡兰眨了眨眼,他在思索这是否是由于林弗雷德还在记恨安提俄克,但看起来又不太像......

    不同于卡兰,林弗雷德并没有拒绝帮助斯蒂夫。

    “可惜你并没有事先含上一片曼德拉草的单片叶子。”林弗雷德走向装的满满的配料柜,他头也不回的说道:“而我也没有时间配制新的魔药了,但我能看得出来,你对那只受伤的猫豹似乎很关心。”

    他带着一堆碾碎的草药走了回来,斯蒂夫也由失望逐渐转变为欣喜——猫豹受的伤很重,在他的预想中,即便是纽特先生也没法彻底治愈黑魔法的痕迹。

    在斯蒂夫的视线中,猫豹身上的伤口奇迹般的愈合,它抖动了两下眼皮,随后缓缓苏醒。

    “这样就好了。”林弗雷德轻轻拍了拍猫豹硕大的脑袋:“等你们回去后,它也能保护你们。”

    在猫豹轻轻点头后,卡兰隐约观察到林弗雷德的身影似乎模糊了一下,但还没等出声询问,卡兰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另一边的惨叫声吸引了过去。

    詹姆三人脸色痛苦的伏倒在地,他们已经喝下了各自手中的魔药,身体逐渐发生变化。

    “这是成为阿尼玛格斯必经的痛苦。”

    林弗雷德不断大声喊道:“不要抗拒,也不要慌张,顺从你们体内的第二个心跳声!”

    他的话语声似乎蕴含着莫名令人心安的力量,很快,三人的模样变化就愈发加剧,连带着他们身上的物品也逐渐开始变形。

    最终,一头牡鹿,一只大黑狗,以及......一头体型不大的狮子出现在空地上。

    狮子?

    尽管早就提前预料到詹姆和小天狼星变形后的样子,但卡兰却没想到雷古勒斯居然会变成一头狮子。

    雷古勒斯明明是斯莱特林,却变成了格兰芬多的象征!

    “雷古勒斯......”这时,林弗雷德在安抚他们的同时低声呢喃道:“这个名字来源于轩辕十四,是狮子座最明亮的恒星。至于布莱克家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的家族格言是永远纯洁?”

    正在熟悉变化的狮子默默点了点头。

    “那可别让你的父母知道你的阿尼玛格斯。”

    林弗雷德好言劝道:“他们是绝不会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的。”

    三人又熟悉了一阵阿尼玛格斯的状态,随后他们在斯蒂夫羡慕的目光中重新变回人形。

    这个时候,不只是卡兰,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林弗雷德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他的身影正在逐渐变得透明。

    “是跳跳埚!”

    卡兰突然说道,他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林弗雷德的草药和魔药会真的起到作用,因为他在利用跳跳埚的能力——而且还是在以自己为代价!

    “别紧张,孩子们。”林弗雷德笑着宽慰道:“这无关紧要,在我决定投身迷离幻境时,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好在你没有让我失望。”

    他注视着詹姆说道,嘴里念出了他视为珍宝的姓氏。

    “波特,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詹姆莫名的感觉心里面有些发酸,他看着眼前为波特家族奉献了一切的老人,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想我终于明白伊格诺图斯的想法了。”

    随着林弗雷德的身影逐渐变淡,周围的场景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他微笑着说道:“死亡,只不过是一场伟大的冒险。”

    “我们该怎么办?”眼看着迷离幻境即将消散,卡兰焦急的大声喊道:“石眼,还有白格特,我们该怎么对付它们?”

    林弗雷德转头看向卡兰,眼中再一次流露出审视的目光。

    “躲避石眼有两个方法。”他说道。

    “一是具备安提俄克的血脉,二是利用波特家族的隐形衣。”

    卡兰又一次皱紧了眉头:“但石眼为什么会攻击我?”

    “或许,是因为血魔法。”林弗雷德思索着说道:“永远不要成为你疯狂的祖先,永远别。我听说过他在晚年时尝试过的一些事情,那都是些无比可怕的念头......”

    “永远别。”他再次说道。

    “利用希望!”

    没等卡兰从林弗雷德的劝诫中回过神来,他就听见对方在摇晃的场景中大声喊道:“滑稽咒已经无法应对白格特了,但希望可以!”

    “爱与希望,这才是真正的无所不能!”

    迷离幻境消失了。

    等再次睁开眼时,卡兰注意到跳跳埚绽放的金光已经全部消失,转而被浓稠的黑暗所替代,天花板上有两只白茫茫的眼睛在注视着他们——是白格特!它完整经历了再一次恐怖的转变,正在将黑暗往天花板上收缩,缓缓形成一道散发黑雾的身影,无穷的恐惧与冰冷充斥了所有人的心底!

    “卡兰!”

    同样醒来的斯蒂夫慌张喊道,猫豹正在将他与杜戈尔护在身后,竭力抵抗着眼前的恐惧。

    “我们该怎么办?!”

    禁魔长廊的效果还在,除了卡兰以外,其他人都无法使用魔杖,也无法施展出任何咒语!

    就在这时,杜戈尔的双眼散发出一层蓝芒,它紧忙将斯蒂夫向身后拽去,还在不停用力拍打着猫豹的身子!

    就在下一秒,白格特莫名向斯蒂夫袭来,好在他们早就得到了杜戈尔的警告,这才没让白格特碰到他们!

    但小天狼星没有!

    他恰好站在斯蒂夫身后的不远处,眼前的白格特已经伸出了一只漆黑的手掌,那上面缭绕着黑雾,没有任何人会想要接触那诡异的手掌!

    就在小天狼星闪避不及的时候,一股巨力忽然将他推开,白格特从二人之间穿过,没有碰触到任何人!

    “好险!谢了,伙——”

    道谢的话语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继续说下去,小天狼星目光呆滞的看向同样一脸震惊的克利切——它差一点就得到了大少爷的感谢,这从未发生过。

    “都让开!”

    卡兰的喊声让二人回过神来,他正站在实验室的另一侧,举起了手中的接骨木魔杖,遥遥对准了另一头的白格特!

    爱与希望......

    卡兰终于想明白了林弗雷德的用意,对方似乎毫不怀疑自己这个孩子能够做到这一点。

    “呼神护卫!”

    他大声念出了这个高深的咒语!

    这是用来对付摄魂怪的魔法,是极其高级的魔咒,也是最强大的防御咒之一。施咒者必须集中回忆他们能够想到的最幸福的记忆,才能成功施展出这道魔咒,而且记忆带来的愉快越强烈,魔咒的作用就越强大!

    而类似的记忆,卡兰早就有过了。

    他毫不犹豫,也义无反顾。

    冰冷的雨夜,肮脏的罪犯与勒索,莫名插入心脏的尖刀,以及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安东尼先生。

    在那一刻,卡兰终于意识到——他是一名巫师。

    一名无所不能的巫师!

    从接骨木魔杖的杖尖挣脱出一个东西,那是一头灿烂夺目的银色动物,看起来有些像是一匹马——直到它将身侧的翅膀张开,卡兰才用于明白为什么林弗雷德不肯给予自己成为阿尼玛格斯的魔药。

    那是一匹夜骐。

    卡兰的守护神,是一匹夜骐。

    通常来讲,守护神与阿尼玛格斯是相同的,但是夜骐却是【神奇动物】。在整个魔法界中,从未有过阿尼玛格斯是神奇动物的记载——这似乎是无法做到的。

    在成为守护神后,只有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到夜骐的特点也跟着失效了——众人的目光随着夜骐的飞翔而移动,它冲破白格特造成的黑雾,张开如同火龙一样的嘴巴,大口吞咽着白格特的身子,让黑暗一点点消逝。

    最终,在黑雾的不甘中,白格特彻底消失了,只剩下夜骐还在原地打转,低头嗅着为数不多的黑烟。

    “它还会再次出现么?”雷古勒斯呆坐在地面上,他喃喃着询问道:“非存在不会死亡,只会再次出现......”

    卡兰低声回道:“就算出现,估计也只会变成普通的博格特了。”

    他的回答让众人安心了许多,与此同时,夜骐也在惊叹的目光中走回到卡兰身边。

    他抬起一只手,轻轻触碰着夜骐的银色脑袋。

    这是他的守护神——一只夜骐。

    卡兰想到的还有更多——老魔杖的杖芯,林弗雷德的警告,以及诡异的血魔法......

    “真是一个糟糕的发现。”

    卡兰轻声呢喃道,他低头看向手中的接骨木魔杖,用手指缓缓摩挲着杖身。

    “坏孩子,坏孩子......”

    夜骐一点点消失了。

    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卡兰重新举起接骨木魔杖,将其对准了一脸惶恐的克利切。

    他平静的念道:

    “一忘皆空。”

    待咒语闪过后,克利切的表情顿时变得迷茫起来。

    “你在做什么?!”

    雷古勒斯慌张的大声喊道,但小天狼星的反应要比自己的弟弟快得多——他愤然起身,毫不犹豫的挥舞起拳头,朝卡兰冲了过去!

    “速速击退。”

    又是一道咒语,小天狼星不甘的倒飞出去,没等他再次起身,也没等其他人朝自己冲过来,卡兰就平静的解释道:“你们想要让克利切把之前发生的一切都说出去吗?他无法违抗布莱克夫妇的命令,也无法隐瞒跳跳埚和禁忌者的事实。”

    斯蒂夫这才意识到他们到底经历了一段多么难以置信的遭遇,即便没有未知的禁忌者,光是凭可怕的跳跳埚就足以让许多家族不得安生。

    “别忘了还有神秘人。”卡兰继续说道,他转头看向詹姆:“如果被他知道了跳跳埚的隐秘,一定会想法设法得到它。”

    詹姆紧紧皱着眉:“所以你也要消除我们的记忆么?”

    出乎意料的,卡兰轻轻叹了口气,随后摇了摇头。

    更加出乎意料的,詹姆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他坦然接受了卡兰的提议,没再如同以往唱反调。

    “他们这是怎么了?”斯蒂夫惊恐的问道。

    雷古勒斯眨了眨眼:“应该是因为如果卡兰想要使用跳跳埚的话,就没法避开詹姆的死亡圣器隐形衣,只有这件隐形衣才能抵挡住跳跳埚的诅咒。”

    “至于詹姆......或许是因为林弗雷德的影响,刚刚经历的一切对他来说好像比跳跳埚要重要的多。”

    被戳破心思的二人齐齐盯着雷古勒斯,在他们尖锐的目光下,雷古勒斯脸红着变成了阿尼玛格斯状态的小狮子,不敢再说话。

    “算了吧,伙计。”

    詹姆走到小天狼星身边,伸手将他拽了起来。

    “这里可不是一个闹冲突的好地方,我们都没法使用魔杖。而且......”

    詹姆刚刚咧开的嘴角逐渐变成了苦笑。

    “林弗雷德,我的祖先......我需要好好静上一阵子。”

    小天狼星瞥了卡兰一眼,他拍拍身上的灰尘,在冷哼了一声后什么也没说。随后他默默走到一脸惶恐与莫名其妙的克利切面前,提防着卡兰是否又做了什么其他的手脚。

    “好了,该走了。”

    在与猫豹同样沟通好后,卡兰注视着它庞大的身子,有些头痛的说道:“一件死亡圣器可遮盖不了我们所有人,看样子我们得走两趟了。”

    “然后,就去唤醒正在做好梦的大人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