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陆少的离婚罪妻 > 第二百一十章一场算计,一场空2

第二百一十章一场算计,一场空2

    可作为兄弟来说,他劝过,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他肯定还是向着自己兄弟的,人都是这样,即便知道陆靳寒这个人之前做的有多过分,多没人性。

    其实,按理来说,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两个人放过彼此不好么?

    偏偏陆靳寒这个人,偏执的可怕。夏今惜那四枪都打不死他的执念,所以,要他放过,怕是难了。

    所以如果夏今惜能原谅陆靳寒,得一个圆满的结局,那自然是皆大欢喜。而他对顾乔安……

    没有再想下去,贺临洲也觉得自己挺可悲的,不但可悲,似乎还不要脸了些。

    贺临洲心思弯弯绕绕,又一字一句,

    “是他的母亲以死相逼,要他离你远些。”

    夏今惜听着,脸上淡漠的仿佛是意料之中一样。其实早就料到的事,陆妈妈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只是她没有想到,她和陆靳寒那四年的婚姻,这本来就是一个局。

    不过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夏今惜心里也算波澜不惊。只是淡淡的,“后来为什么又来找上我了?因为要不顾一切的算计我,报复我的爸爸,让榕城的夏大小姐,沦为陆家的保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五年前陆靳寒亲口说过的话吧。原来这一场算计里,已经牵扯了两辈人。她还说呢,当初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到了陆靳寒的床上,原来是有人精心算计,有人充耳不闻,所以后来,才会有一桩一桩的悲剧。

    不对啊,算起来,只是她夏今惜的悲剧而已。

    “不是,夏今惜,你不能那么去看他,你不能带着现在的看法,去看那个时候的他。他那个时候是……对你很不错的,”这并不公平,对谁都不公平。

    那时候,陆靳寒要瞒着两个人去爱一个人,一个是陆母,一个是夏今惜本人,可是连陆母都察觉到了,偏偏夏今惜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到底是瞒的太好么?

    贺临洲顿了顿,嘴角有些许嘲讽,

    “算了,反正话我已经放在这了,信不信由你。在你心里,陆靳寒已经是罪人,陆司璟什么都好,那你知不知道,陆母真正偏袒的人,其实是你的阿璟。陆司璟是你父亲的亲生儿子,她舍不得下手,所以只有挑陆靳寒下手,陆伯父为什么将陆氏尽数留给陆靳寒,一大部分原因,也是为了补偿他。”

    这是夏今惜头一次听到这些话,不得不说,还挺新奇的,不过真假,她毫无兴趣,只是应和了一声,“是吗?”

    “是真的,夏今惜,你再好好的想一想吧,他是真的……即便后来是亏欠了你,可你想想,那四年里他对你并不差。而你夏氏的破产,是本来就不可挽回的事了,即便陆靳寒伸手,也帮不了你父亲。”

    “还有你父母跳楼的事,你不能都算在他的头上。陆司璟的死,他本来就有心脏……”

    “说够了没有?”

    夏今惜还是打断了他,她听不下去了。原来伤疤被一层一层的揭开,是那么难受。

    贺临洲说了那么多,夏今惜也算捋得清楚,大抵无非就是陆靳寒有多难,有多少无奈,有多少迫不得已啊,她明明是在笑的,可再看,那双眼里波澜不惊,那张脸上无悲无喜。

    “陆靳寒其实一直都不算幸运,大多数时候,他都在被动的选择。”即便已经惹了夏今惜补快,贺临洲还是把这句话加了进来。

    但他怎么都说不出来陆靳寒也算悲哀,那样的一个人,骄傲,自负,又怎么能用悲哀来形容。可是他小时候被灌输的那些思想,直接影响了他的一生,甚至导致他失去了追求幸福的权利。

    还不算悲哀吗?

    夏今惜也懂这一层意思,面目微恍,淡道,“你说这么多,其实那又怎么样呢?”

    “什么怎么样?夏今惜,你就这么无动于衷么?他当初对你造成的那些伤害,他自己也已经够可怜了,错也不是全在他!”

    “他小时候过的不尽人意,就可以将一切不幸都施加在我的身上么?呵,凭什么?谁欠他的他找谁,他欠我的,我一定要他血债血偿。”

    夏今惜眼里含着戾气,又慢慢的淡化下去,又剩下一脸的从容。

    贺临洲心凉了一下,他没有想过夏今惜一点儿机会都没留。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松动也好啊,可是,他一丁点儿都没看出来,所以今天这一趟,可能是白来了。

    好一会儿,贺临洲将手里的一根烟头扔了出去,还有些唏嘘,

    “夏今惜啊,你还真的是,冷血。”

    也不愧是昔日榕城的高贵名媛夏今惜,要的是骄傲,怎么样被折碎的傲骨,就怎么样拼回来。

    “你们女人,是不是都是这样啊?”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贺临洲眼眶带了些涩意。虽然他一直都在说,他和陆靳寒是不一样的,他没有陆靳寒那么狠,可是,伤害确是同样的,是不可磨灭的。

    “我们女人怎么样,不都是被你们男人逼的么?我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啊,贺少不是应该最清楚的么?顾家二小姐,以前也不是这样的……”

    “所以,贺少下一次不要浪费这个时间了,我和陆靳寒,死生不共戴天。以前的爱是真的,我现在,想和他同归于尽,也是真的。那四枪,还不够你们看到我的决心吗?”

    夏今惜并不怕贺临洲在陆靳寒面前说什么,不是说陆靳寒爱她爱到非她不可,走火入魔吗?书上说,爱一个人,你不用用什么心机骗他,他都会自己骗自己的。正好让她试一试吧,看看书上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反正,她的目的显而易见。即便愿意和那个男人虚以委蛇,那种拙劣的演技,她也不确定能不能过关呢。

    “贺少,你也以为无论你们做什么,女人都该傻傻的站在原地,即便被你浑身的刺扎得伤痕累累还要对你无怨无悔吗,是啊,女人嘛,多傻啊……”

    夏今惜眼里透出含着戾气的讽意,往后面退了两步,这一次是真的转身,没有拖泥带水的往前面走。